回王文華流行館首頁
   
關於王文華 作品集 活動報報 讀者作品集 訂閱電子報 王文華回覆讀者留言
 

 




2001年 11月 25日(日) 05:31:21 pm

Momo,我學過「邏輯」,但不敢教你。它是在平順的生活中非常有用,困境中卻完全使不上力的東西。

YOKO,我很好奇你和你阿嬤一起看同性戀題材的節目時互動的情形。當時你們的每個眼神、呼吸,應該都充滿諜對諜的趣味吧。

娃娃巫婆,很高興在演講會見到你。你說「覺得自己活像個國中女生」。等一下,你不就是國中女生嗎?我覺得你看起來像國中女生ㄝ。

你不需要被我傳染,你已經很浪漫了。任何會拿著一本簽名書傻笑的人,都是很浪漫的。你慢慢長大,生活慢慢豐富後,會有更多情況和場合刺激你做一些浪漫的事。幾年後,你會打敗我、我的朋友、徐凱……

你說,「有時我覺得藝術..當你沒有現實目地單純的接觸...才會得到最大的快樂」,我很同意你的講法,我更覺得不僅是「接觸」藝術,「創作」藝術也是。越自然越輕鬆的狀態下,創作的東西越是動人。生活中其他的任何追求,其實也是這樣。

Ling,捷運「台北車站」站因為颱風關了好一陣子,最近又開了。我一直覺得,捷運是一個很好的愛情場景。它是如此科技、實際、日常、平凡。但它的很多景象,比如說慢慢下降的手扶梯、長長的月台、地面閃爍的圓燈、一眼可以看到底的車廂,又有無窮的浪漫。

捷運站又開了,很多比靜惠更美的愛情故事會像列車一樣一班一班地開過來。

Wednesday,你可以去晶華酒店樓下的免稅商店,那埵釩雃h進口化妝品,應該找得到「Remember Me」。

NiNi,謝謝你如此熱情地參加我的活動。

^_^||ㄚ志,寫作的動力應該是熱情。有很多想法、很多情緒,有時未必可以傳達給一個特定的人,就用寫作,傳達給很多人。當然,因為你看不見讀者,有時感覺像是沒有傳達給任何人。

我一直不覺得寫作是一個傳達熱情的好方式,我甚至覺得它是最差的一種方式。為什麼,因為它是如此容易,任何時候都可以關上門、拿出紙筆,假裝聽不到現實生活中的噪音。我們逃開比較艱難的生活,躲在比較容易的寫作中。

去熱情地生活吧,累到想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寫不出一句漂亮的成語。寫作,只是第二手的人生。

小呆,沒錯,「追根究底」,是靜惠很大的痛苦來源。程玲不是勸她嗎?「水清則魚不游」。靜惠其實也懂,只是忍不住。她看得透,但看不開。

明明知道你應該怎麼做,卻又不斷延遲做那件事的時間。我們每個人都在追趕,那個我們真正要的生活。

程玲,你的文字有一種熟練和自信,有一種不輕易大驚小怪,看過很多的平常心。我可以猜出你得年齡,有經歷過侯麥「綠光」流行那段時期,應該跟我同齡吧。我喜歡「那一顆你指過的遙遠星球」。我喜歡一種愛情,其中的兩個人覺得地球太小,太貧乏,不夠他們揮灑。

Jane,你是除了我姪子之外,唯一叫我「叔叔」的人。我還記得幾年前我第一次被叫「大哥」時,深覺年華老去,剩日無多,於是發憤寫了一本「蛋白質女孩」。現在被你這麼一叫,不由得又熱血沸騰起來,謝謝你激發我寫下一部作品。

Jane,你叫我叔叔,我應該叫你…..姪女吧。姪女,你這麼年輕,怎麼可以聽有「催情作用」的「卡農」呢?還不趕快把CD拿來孝敬叔叔。

饅頭,謝謝你來,很高興看到你。你從一個名字,變成一個活生生的可愛女孩。

想望,如果我把結局再說一次,就沒有意思了。你多看幾遍,你體會到的,就是結局。

曼妮,把閱讀比成沐浴很有原創性。這個故事有些部分應該是熱呼呼的盆浴,可以泡一個小時。有些部分是三分鐘的淋浴,熱水器壞了,很冰冷。

Chris,你說「雖我壓根兒也不知蛋白質女孩是在寫啥,但我讀得很愉快,很高興就是了」。這可能是我得到最好的讚美!單純的愉快高興,應該是寫作和閱讀最初的目的。不知為什麼,越來越難尋。

Amy和 JOAN,這個網站有一塊是「活動訊息」,你可以在其中看到我的活動資訊。

Nympheas ,我並不知道RENE在法文中是「重生」的意思。現在知道了,更喜歡這個名字。我很高興蛋白質女孩是你們的珍藏品,你年底回來,讓我為你簽名。

夜蛹,我們都是靜惠,或都在人生中某一段時間扮演過靜惠,或都在人生中某一些事情上扮演過靜惠。你並不孤單。

徐凱改變了靜惠的世界,但你不一定需要一個像徐凱的人才能改變你的世界。隨著你上大學、進社會,你的世界會自然改變。隨著你自己有意識地去努力追求一些東西,你的世界會自然改變。你會得到自由,當然也會因為自由而受到痛苦。

我猜你才高三吧。你的人生還有很多的翻轉等著你呢。我相信那每一個翻轉都會是一個比「61 x 57」更好的書。千萬不要焦慮,你還有很多時間。

包子,你的留言好像高中的周記,非常可愛。你和饅頭的問題不蠢,手不冰。你們都非常年輕、美麗、勇敢、真實。

唯一令我失望的,是你們沒有在演講現場尖叫。

念萱,見到你是一個意外的驚喜,沒有預期,所以快樂也加倍。我還記得你說你的名字時,小小聲的,好像我是網咖堿d身分證的刑警。

你是74年次的?呼……我們年紀差這麼多,見面卻覺得這麼親近。

饅頭,我的朋友就住在環亞樓上,也沒看他下來。你從中壢趕來,當然令我感動。你要繼續心跳啊,不然怎麼看得到明年的生日禮物呢?

Patricia,很高興在環亞 5F見面。希望我的書,讓你始終微笑。

怡欣,先看「61x57」再看「蛋白質女孩」,會是一個奇妙經驗。你可能會覺得不是同一個人寫的,讓我知道你看完「蛋白質女孩」的感覺。

我很喜歡你寫的「不踏實的快樂著」這幾個字。

Laumi,你的留言讓我想起高中的自己。在「北市青年」的「飄落」是我第一篇發表的文章,以抒情的筆法,講南海路上一名賣茶葉蛋的老人故事。當時用了筆名,叫「湘弦」。「飄落」,是我寫作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一篇作品。

我後來出版的書,和高中時期的作品有相當大的不同。很多朋友都有過懷疑。我在現實生活中走的路,也曾讓很多師長朋友擔心,或失望。我對文學有很大的熱情,台大外文系畢業,考上台大外文研究所,卻選擇去美國念企業管理,後來去華爾街工作。很多人跟我說:「你背叛了文學!」

兩年前,我離開紐約回台灣,很多紐約的朋友也不了解。他們說:「你發什麼神經?」

我對生活有很多截然不同的興趣,我都想去追求。文學和金融,我一樣著迷。

在創作上我一樣想追求不同的風格。

從湘弦的「飄落」到今天,我的作品中有很多的變化,但我的人,對文學的心,其實沒什麼改變。舉例來說,不論就形式、內容、風格、觀點上,「蛋白質女孩」和「61 x 57」如此不同,但創作時間只差一年。這一年我的人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蛋白質女孩」、「61 x 57」,和當年的「飄落」,對我來說一樣真實,讓我同等驕傲。

謝謝你提起「飄落」,喚醒了很久不流行的一些感情。

王文華

▲TOP

Editor:Symour Designer:Niko (c) 2006, China Times Publishing Co.回時報悅讀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