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王文華流行館首頁
   
關於王文華 作品集 活動報報 讀者作品集 訂閱電子報 王文華回覆讀者留言
 

 




2003年 7 月 31 日(四)02:36:46 am
今天是七月三十一號,是定期要回覆大家留言的日子。抱歉,這次要延遲了。由於暑假是電影的旺季,公司特別忙,所以暫時不能回覆大家的留言。雖然如此,還是要說,每個人的留言我都有看到,也記在心堙C

怎麼證明呢?就拿最近的情書比賽做例子吧。很多留言希望我也寫一封情書,讓我認真地想了好幾天。情書不能造假,告白要有對象。我現在沒談戀愛,寫得出情書嗎?你如果問我,我可以告訴你:我不會做飯,但寫得出食譜。我不會唱歌,但寫得出音符。我沒談過幾次戀愛,但可以寫蛋白質女孩。我自己比較像黃明正,但創造了徐凱。這些我都可以做到,運氣好還可以暢銷。但不在戀愛的狀態,我寫得出情書嗎?

我當然可以寫一封情書給全人類之類的,但那太虛偽了。情書就像愛情本身,不應該是團體活動。最好的情書,旁人都看不懂。

所以我問自己,我有沒有寫情書的對象?講起月球,你會想起阿姆斯壯。講起枕頭,你會想到床。講起對象,我自然也有幾個聯想:朋友介紹的,工作認識的,打錯電話的……但我跟她們有沒有到可以告白的程度?嗯......這樣一想,好像只剩下一個。這個人是誰,大家一定都沒有興趣知道,所以我就不說了。今天早上賴床時,我想起她。坐捷運去上班時,我拿出紙,試著寫一篇情書給她……

這時候,我看到車廂另一邊一名北一女的學生,突然間我想起高中時所迷戀的那個女生(喔,她的名字有聽愛你22小時的人都知道,叫王小琪)。她總是那麼遙遠,那麼美麗。我寫了那麼多文章給她,她卻從來沒有回音。為了看清楚她,我提早去補習班搶位子。為了向她示愛,我在建中的校刊上寫了一首詩。

當時的我,寫愛情的能力比談愛情的能力強。當時的我,愛上一個人後要逼全世界分享。當時的我,對愛有一種理直氣壯。只要是為了愛,哭的時候都神采飛揚。

王小琪今天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說話時聲音很大。我對於她當初沒有嫁給我,還是覺得她傻。她偶爾打電話給我,是跟我要「海底總動員」的電影票。她對我後來交的女朋友,評價通通不高。但就算是這樣,在早晨的捷運上,當一名北一女的學生站在遠方,我還是會顫抖一下,想起王小琪。

然後我突然明瞭:我在騙誰?我其實再也寫不出當年那麼好的情書。當我終於稍稍懂得了愛,了解了自己的情感,不管我再怎麼會寫,就都不會有當年魯莽的情懷。

所以我今天能做的,是跟大家分享我高中時的情書。這首詩叫「風鈴」,登在1986年6月9日的「建中青年」84期。當時沒有電腦,我沒有電子檔。所以現在我要一個一個字重打,就當做是重溫美好的回憶。

我待會兒又要去忙「絕地戰警」了,但在這情人節前夕,讓我用這首詩,送給每個人心中的王小琪。

風鈴

微風的時候
你總是故意避開我
一個人躲到角落哭泣
我想向你走近
你卻任性地遠離
孤零零
懸在屋簷下輕輕
低吟
你的心事好細(叮叮 叮叮)
我記不清你每一句的絮語
你的心事好密(叮叮叮叮)
我走不進你瘖啞的心
唉!你的心事好靜(叮……)
在微風和悲傷的時候
我們之間沒有聲音

小雨的時候
你總愛故意不穿雨衣
蠻不在乎地
揮灑著年輕
你溼淋淋的記憶
當簷間的雨滴將我喚醒
我走出沉默的相思林
和濃濃濃濃的睡意
睜開眼睛
卻望著雨中的你
偷偷地
為你擔心
我想將你抱緊
為你擋雨
想為你拂去額前的雨滴
拂去心中鬱積的烏雲
但你的咳嗽聲拒我千里
敲打者我害羞的心
害羞的憧憬
這就是我們的聲音嗎?(叮叮?)
唉!這只是我未醒的夢境
在小雨和擔心的時候
我仍只能靜而遙遠地看你淋雨
我們之間沒有聲音

風大的時候
你總愛翩然舞一曲
印象派的德布希
我喜歡靜靜地欣賞你
歪著頭
我你的舞步看成東方
像一首風所寫的小令
我忍不住讚美你的美麗
唉!我真的忍不住
跑過來將你抱緊
再不害羞
再不猶豫
讓我們敲醒串串的清音
細細的旋律
是我夢中尋索了很久的
愛情
我說我喜歡你(叮叮 叮叮?)
你細碎的笑聲灑了一地(叮叮 叮叮)
說你不信(你總愛笑著說不相信)
我說我真的喜歡你(叮叮 叮叮!)
你認真地
說你不能相信(叮……)
只因你是天上的雲
是憂鬱
和藍色的星
漂流不定
總有一天要遠離
唉!我細碎的心灑了一地(叮叮 叮叮)
一朵小小的祥雲
可望而不可及
在風在雨的一年四季
我們永遠是一串沒有聲響的
風鈴

王文華

▲TOP

Editor:Symour Designer:Niko (c) 2006, China Times Publishing Co.回時報悅讀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