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王文華流行館首頁
   
關於王文華 作品集 活動報報 讀者作品集 訂閱電子報 王文華回覆讀者留言
 

 


2006 年 01 月 04 日(三) 12:43:17 am

朋友們,好久不見了。

上次留言是去年八月,五個月過了,但我並沒有遠離的感覺。這五個月,我還是透過廣播、演講,聽到大家的聲音,看到大家的人。

希望你們也不覺得疏遠。這段時間我雖然沒有在這堹d言,但寫了很多東西。在中時、聯合,以及雅虎的網站上,你也許都讀到我的生活和心情。

今天想留言,因為覺得一年過去了,大家都有了新開始。此時聊聊,是不錯的時機。

先說,我沒有大新聞。這不是一篇開羅宣言,只是午後小點。

先這樣說了,接下來我寫、你看,都會輕鬆一些。就好像我一直主張約會的第一件事就是接吻。吻過了,你們就能享受接下來的電影和美食。否則你整晚想的,都是要怎樣才能吻到她。

去年八月留言時,每個人碰到我的第一句話,都是《桃色蛋白質》。最近,每個人碰到我的第一句話,都是「2006年要幹嘛?」

看過我寫的《白天紐約、黑夜巴黎》的朋友,一定知道我的答案。聽《愛你22小時》、看過《聯合晚報》採訪我的朋友,也知道。

這半年,我藉由美食和旅行來追求「好好生活、天天快樂」。發現這真是一個不容易做到、卻因此更值得追求,的境界。縱使在最令我快樂的巴黎,我也曾因為背痛,沮喪了一整天。

要「好好生活、天天快樂」,需要很多條件。除了經濟基礎,還要有好奇心和想像力。

享受人生,有時比努力工作,更花腦筋。

但花這腦筋,就像是挖空心思去取悅愛人一樣,絕對值得。

38年的人生中,我從沒有像這半年一樣,活得這麼從容、平穩、自覺、而深切。我對生活,有90%的主控權。雖不完美,但比以前上班時的比例,已高出很多。

這麼說並不是鼓勵大家不要上班,相反的,這一年不上班的生活,讓我體會到上班的很多優點,像「固定的社交生活」,像「歸屬感」。不上班的日子,很多時候我是一個流浪漢。比如說禮拜四的早上,當所有的朋友都在公司打世界大戰,我漫步在下雨的七星山。

這樣的生活好不好,要看你自己。我覺得很棒。那個禮拜四的早上,山堨u有四度,我第一次體會到「斜風細雨不須歸」的感覺。坐公車下山,雨滴在車窗上織了一個淚水的蛛網,我發現我已經慢慢學會遺忘。

當你學會遺忘自己,不時時刻刻把自己當宇宙的中心。你會發現好人和好事,反而向你聚集。

當好人或好事像我聚集時,我學到一個捕捉他們的技巧。這項技巧,叫「美好片刻」。

這半年,我要自己每天去遇見,或是創造,一個「美好片刻」。這片刻可以是一個畫面、一個聲音、一種味道、或一種感覺。我有一本「美好片刻日記」。每天睡前,我會記下,今天的美好片刻是什麼。有時是看到一名美麗的銀行行員,有時是咬一口陽明山多汁的美人柑,有時是一大早在Cinemax頻道看到40年前的老電影,有時是在計程車上清喉嚨然後司機轉過身來拿一張衛生紙給我。

這半年,也有很多不好的片刻,比如說巴黎背痛那天。但我沒有一本「不好片刻」日記。不管你修養多好、境界多高,壞事還是會發生在你身上。修養和境界無法阻止壞事發生,只能幫你把壞事迅速忘掉。

很多的美好片刻,是來自這個網站。半年來,我在這網站看到很多新的朋友,和幾位舊的朋友。我雖然沒有個別回覆你們的留言,但你們的留言都在我心中攻下堅固的據點。謝謝你們,新朋友smile、愛玉子、rita、maetri、Limin、Julia、劉怡伶……等等。老朋友詩芳、AC、阿蓮、Ring、Daphne……等等。

小時候,每天存一塊錢到撲滿,小學畢業後,自己竟然可以買腳踏車了。長大後,每天存一個美好片刻到撲滿,畢業後,自己竟然也可以說:我活過,而這是多麼美好的一年!


王文華

▲TOP

Editor:Symour Designer:Niko (c) 2006, China Times Publishing Co.回時報悅讀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