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資策會董事長史欽泰 推薦序
比爾蓋茲 序
書摘:摘自CHAPTER 1 願景
電子記憶機器/摘自CHAPTER 1

譯 者 作 品

物理之書

科學

【類別最新出版】
死亡的臉:一位外科醫師的生死現場(二十七週年紀念版)
日常生活的能源革命:八個臺灣能源轉型先驅者的故事
給STEAM的14個酷點子
科幻小說不是亂掰的:白日夢世界中的真實科學:the real science in science fiction
不情願的達爾文:《物種起源》誕生的故事


數位記憶革命(BE0171)──未來生活趨勢與10大商機
Total Recall: How the E-Memory Revolution Will Change Everything
如果你再也不會忘掉任何事,而且可以完全掌握你所記得的事情呢?

類別: 自然‧科普‧數理>科學
叢書系列:NEXT
作者:高登.貝爾&吉姆.金默
       Gordon Bell &Jim Gemmell
譯者:顏誠廷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0年03月22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0頁
ISBN:978-957-13-5182-7

停售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資策會董事長史欽泰 推薦序比爾蓋茲 序書摘:摘自CHAPTER 1 願景電子記憶機器/摘自CHAPTER 1



  比爾蓋茲 序


比爾蓋茲 序

即時便捷地存取資訊,已經是數位時代最重要也最令人興奮的成就之一。1990年的一個演講中,我首先提出「指尖上的資訊」的概念。當時我是這樣描述的:

某人可以坐在自己的電腦前,看到對他們而言重要的資訊。如果他們需要更多細節,只要再點一點滑鼠,螢幕上就會出現那些細節……所有這個人感興趣的資訊,包括一些我們在今天還無法取得的資訊。

這段期間我們有讓人驚訝的進展。與1990年的電腦及裝置相比,我們的運算與儲存能力增加了數百倍,再加上網際網路,以及用來尋找和處理資料與內容的搜尋引擎和各種軟體,已經讓我們擁有非凡的存取資訊能力。現在我們幾乎把打開網頁、針對任何主題連結到無窮無盡的資訊來源視為理所當然─我也是用這種方式,在幾秒鐘內找到我在二十年前某次演講的一段話。

多數人都把「指尖上的資訊」這個概念,當成是走一趟圖書館的進化版本。當然,這的確是一個巨大的全球網路,其中連結了許多包括書籍、期刊、報告、報紙、雜誌的資料庫,還有和公司、組織、產品以及服務有關的資訊,甚至任何你能想像的主題,都有專家與非專家透過部落格和其他社交網路在發表看法。

和這個清單一樣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有些重要的資訊很少被納入──個人資訊和個人體驗。

每一天,不管我們去到哪裡──工作、學校、家庭、商店、瀏覽網頁或是觀看電視,我們都接觸到數量驚人的字彙、資料和媒體。我們和許多人互動─有些很熟悉,有些可能很少或再也不會見上一面。我們的體驗從不中斷。還有金融交易、醫療資料、學校文件、家庭照片等等,這清單可以一直列下去。

這些東西都跑到哪裡去了?我們把其中的一小部分存放在腦袋裡,有些則存在紙張或電子檔案裡。但事實上,許多事都被我們遺忘,更多的被丟到一旁。

我們拋下了許多東西。

如果我們可以方便快速地存取我們一生中經歷過的任何資訊的話,那是什麼樣的情景呢?如果有方法可以讓你回想起已經兩年沒見過面的某個朋友的所有事情?如果你可以告訴醫生,自己在起疹子之前一整個星期吃過的每樣食物,不管是昨天還是六個月前?

我想不出有誰比高登.貝爾更適合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過去十年來他和吉姆.金默一直都在執行一個觸及所有這些問題的專案:MyLifeBits(我的生命位元)。

現在這些對我們來說不再僅僅是一些抽象的問題。現在我們可以用負擔得起的價格,把數百小時的影像、幾萬張照片、幾萬份文件儲存成數位形式。十年內,我們就能夠以比現在更為低廉的成本儲存百倍於此的資訊。

更重要的是,我們很快就可擁有能讓你整理和挑選這些資訊的軟體,讓你很快找出需要的資訊,即使你不太確定自己要找的是什麼。

MyLifeBits專案開始的時候,只是要將高登寫過的書數位化,後來變成一個把他所看到、聽到、知道和體驗過的一切化成數位形式的先導計畫。

這項計畫的意義深遠而且非常令人興奮。正如高登和吉姆在這本重要的書中所解釋的,這些成果將會改變我們對記憶的看法、管理健康的方法和其他人分享體驗的方式,甚至改變往後的世代。

對我來說,高登開創了這樣一個新領域一點都不讓人驚訝。他是電腦科學真正的先驅者之一,他的貢獻對這個產業的重要性無庸置疑:1960和1970年代他在迪吉多電腦公司(DEC)發展出全世最早的微電腦;他是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的資訊超級高速公路計畫的主持人;1995年以後,他在微軟的遠距會議與遠距運算上也貢獻良多。

他也是這個產業最重要的原創思想家之一,他不只思考該如何促進數位科技的進展,也反省科技在社會和人類生活上所扮演的角色。我對高登的思考深度和工作品質充滿了崇敬。

我認為自己認識高登大概有二十五年了,但我不是很確定。開始著手寫這篇序言的時候,我問高登記不記得我們第一次碰面是什麼時候。

我印象中第一次碰到他是在1983年9月高登辦的一場龍蝦晚餐上,地點在麻州的萬寶路,當時我正開始參與他所創辦的電腦歷史博物館事務。但是他認為我們應該在幾個月前就碰過面,當時他飛到西雅圖商討在迪吉多的Rainbow電腦產品使用DOS的授權事宜。高登也詢問了一個當時在迪吉多的同事,他說那應該是1982年的事,那時正在進行Rainbow與DOS的交易。

我希望可以更準確知道我們第一次會面到底是什麼時候。隨著「完全記憶」(Total Recall)的進展,這類資訊對我們來說將會變成理所當然。我知道我們將會歡迎這樣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