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作 者 作 品

西遊記:取經的卡通

古典文學

【類別最新出版】
逝去的武林(第二版)
唐詩三百首評註(典藏版)
苦苓開課!國學系列:苦苓開課,原來國文超好玩!+煩事問莊子
紅樓夢醒 : 茶與器.假作真.有還實
林庚《中國新文學史略》


取經的卡通(XD0045)──西遊記
出版已久封面陳舊,但不影響閱讀,請確定後再購買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古典文學
叢書系列:中國歷代經典寶庫(25開)
作者:黃慶萱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1998年10月27日
定價:200 元
售價:15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12頁
ISBN:9571327220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



  書摘 4

銀角大王不覺哈哈大笑,將孫行者扯住,搜出身上的紅葫蘆和玉淨瓶,直帶回蓮花洞,把他綁在柱子上。那吊在樑上的豬八戒,見弼馬溫也被捉來,嘻笑地說:「哥哥呀,耳朵吃不成了!」

孫行者不理睬豬獃的譏笑,見四下裏無人監視,弄個神通,掙脫繩子,再拔下一根毫毛,變作假行者,拴在柱子上,他自己卻搖身變作一個小妖,立在那兩個正在猜拳吃酒的魔頭旁邊。只聽八戒又在樑上亂喊:「不好了,拴的是假貨!」

老魔停下酒杯問:「那豬八戒在吆喝些什麼?」

行者變的小妖連忙稟告:「大王,是豬八戒要慫恿孫行者變化逃走,孫行者不肯,兩個正在那裏爭吵哩。」

二魔也停住酒杯:「還說豬八戒老實!原來這般不老實,該打二十記嘴棍!」

行者就去地下拿了一根棍子,上前要打。八戒笑說:「你打輕一點,若重了些兒,我就發喊起來,看你溜得了?」

悟空低聲罵說:「獃子!老孫變化,也只為了你們!你卻要扯我的後腿?可是話說回來,這一洞裏的妖精都認不得我,怪哩,怎麼偏偏你認得?」

八戒努著嘴笑說:「哥呵,妳離變了嘴臉,還不曾變得兩塊紅屁股呢!」

行者一聽,默不吭聲地溜到後面廚房,在鍋底摸了一把,將屁股抹黑,再回到前頭。八戒見了,又忍不住笑說:「這個猴子去後面混了一會兒,倒弄出個黑屁股來。」

孫悟空不理豬八戒,自個兒挨近魔王身邊說:「大王,你看那行者,被拴在柱上,仍一勁地左掙右扯,恐怕弄壞了我們那條幌金繩,得換上一條粗麻繩才好。」

老魔聽說有理,便把腰間的獅蠻帶解下來,交給小妖。行者接了帶子,上前把假行者拴住,換下幌金繩,暗中塞入自己袖內,又拔一根毫毛,吹口仙氣,變出一條假的幌金繩,雙手呈給魔頭。那魔頭只管貪酒,也不曾仔細看,就收了下來。孫行者得了寶貝,捉個空隙,溜出洞外,現出原形,挺著金箍棒,厲聲高明:「潑魔,我是孫行者的弟弟者行孫,快出來受死!」

老魔接獲小妖通報,大驚:「拿住孫行者,怎麼又有個者行孫?」

二魔放下酒杯說:「哥哥,難道怕他不成?寶貝都在我們手裏,等我拿葫蘆去把他裝回來。」說著,整頓披掛,拿了紅葫蘆,走出洞外,但見來人長得跟孫行者一般的模樣,只是屁股黑黑的,喝聲便間:「既然來人是者行孫,你敢應我一聲嗎?」銀角大王把話說完,將葫蘆朝地,叫一聲:「者行孫!」

孫悟空想:「孫行者是我的真名,者行孫是假名,大概不會被裝進去吧?」想著,挺起胸膛,當真應了一聲。說也意外,他應了一聲,颼的被吸入葫蘆裏。銀角大王連忙貼上封條,帶回洞中。原來這寶貝不管名字真假,只要對方應個聲音,就會被裝入裏面。那大聖到了葫蘆裏面,黑漆漆的一片,用頭往上一頂,那裏頂得動?不免著急起來。忽聽葫蘆外老魔的聲音:「放著不要動它,等一會兒搖得出聲響,再揭開封條看看。」

行者暗想:「我這樣一個硬幫幫的身子,怎可能搖得出膿水的聲響?也好,等我撒泡尿哄哄他們。」忽又一想:「不行,不行,尿液雖然搖得聲響,卻可惜污了我這條虎皮裙!不如等他搖時,我在口裏聚集些唾液,稀哩呼喇地漱著,哄他揭開。」行者做好了準備,就是遲遲不搖。

那兩個魔頭只顧痛快喝酒,一霎時把什麼都忘了。忽聽葫蘆裏傳出者行孫的聲音:「天呀!我的孤拐腿化了!」魔王且不去搖它,不一會兒又聽:「娘呀!連腰骨都化了!」老魔一聽,呵呵笑說:「化到腰際,差不多都化盡了!老弟,揭起封條看看。」孫悟空聽見,馬上拔了一根毫毛,變作半截身子,擱在葫蘆底下,真身卻變隻蟭蟟蟲兒,釘在葫蘆嘴邊。當二魔王揭開封條,他早已飛出去,打個滾,又變成一個小妖,侍候在魔頭旁邊。只見銀角扳著葫蘆嘴,送給老魔看。那金角大王瞇著眼,瞧了一下,見還剩半截身子,也認不出真假,慌忙明說:「兄弟,快蓋上!他還沒有完全化掉!」

銀角聽說,忙把封條貼上,然後順手把葫蘆交給身邊的小妖收著,又繼續喝他們的好酒。不想那小妖正是孫行者變的,他接過手,趁魔頭忙於傳杯不注意的當兒,把葫蘆蓋塞入自己袖裏,拔根毫毛。變顆假葫蘆,托在手上。托了一會兒,嫌累贅,又拔根毫毛,變出個小妖模樣,讓他托著假葫蘆。孫悟空又趁大家忙於吃慶功宴,自個兒偷偷溜出洞口,現出原形,掣出金箍棒,高聲罵戰:「潑魔,快滾出來!我是者行孫的弟弟,特地來替我的兩位哥哥報仇!」

老魔聽見小妖通報,大驚:「哇,惹動他一窩孫了!幌金繩拴了孫行者,紅葫蘆裝了者行孫,怎麼又來個行者孫?」

二魔笑說:「哥哥放心,葫蘆可以裝得下一千人,才裝了者行孫,我再去裝行者孫來湊雙!」說著,拿起假葫蘆,仍像前番雄糾糾、氣昂昂地踏出洞口,瞥了一眼來人說:「你叫行者孫嗎?本爺爺剛才吃飽酒菜,肚裏撐得很,不想陪閣下廝打,你若有種,敢應我一聲嗎?」

行者孫笑說:「你叫我,我就應了你;我叫你,你也敢應嗎?」

一語甫出,把銀角大王唬了一跳:「我叫你,是因為我有個裝人的寶貝;你叫我,難道你也有個什麼東西,可以裝人?」

只見行者孫從腰間摸出一個葫蘆兒,笑說:「潑魔你看,這不是嗎?」

銀角大王見了,不勝詫異地說:「怪怪,你的葫蘆怎跟我的一模一樣?就是同一根藤結的,也有個大小色斑的差異!」

行者孫笑說:「這有什麼好怪怪的?我這顆是雄的,你那顆卻是雌的哩。」

魔王把葫蘆拿起來幌了一幌:「管你是雄的雌的公的母的?只要能裝得人,就是好寶貝。」

大聖笑說:「那麼我讓你先裝裝看。」

魔王心下暗喜,急忙跳到半空中倒提葫蘆口,叫了一聲:「行者孫!」大聖一聽,一口氣連應了八、九聲,只是裝不了。慌得魔頭跳件地面,槌胸頓腳說:「天哪,時代變了!我這個寶貝竟也怕起老公來了!」

惹得孫大聖哈哈笑說:「說話算話,輪到老孫叫你的魂哩。」說罷,急縱觔斗,跳到半空中,把葫蘆口朝地,對準魔王,叫聲:「銀角大王!」

那魔頭正在驚疑之間,不覺應了一聲;說也奇怪,倏地就被吸入裏面。行者見裝進去了,立刻貼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的封條,然後再跳回地面,跳到洞口繼續罵戰:「老潑魔,快滾出來,我已替你弟弟辦好喪事哩!」

老魔一聽小妹通報,唬得魂飛魄散,骨軟筋麻,撲的跌倒在地,放聲大哭;滿洞群妖,也一齊痛哭流涕。哭了一個段落,又聽小妖報告:行者孫打破洞門了。老魔跳起來,咬牙切齒地罵:「這潑猴,也太可惡了!什麼者行孫、行者孫,原來都是你孫行者一人搗兒的!小的們,洞中還有幾件寶貝?」

眾妖應聲:「還有七星劍、芭蕉扇、玉淨瓶三件寶貝。」

老魔焦躁起來:「那瓶子也是用來裝人的,已被孫行者識破竅門,沒用放著!快把七星劍、芭蕉扇拿來!」不一會兒,穿好披掛,把芭蕉扇插在領子背後,把七星劍綽在手裏,點動大小群妖,一起殺出洞口。

孫悟空見來勢洶洶,立刻拔了一撮毫毛,丟入嘴裏嚼碎,噴出去,變出千百個孫行者,個個手執金箍棒,上前迎敵。老魔急了,立即喝退眾妖,拔出芭蕉扇,刷喇喇的一扇,搧出一道熊熊的火焰出來,又一連搧了七、八下,燒得烈火騰空。大聖從來沒見過這般猛烈的人,不免也膽戰心驚,急把毫毛收回身上,只將一根變作假身,裝作左閃右閃的樣子。他的真身,卻一個縱跳到老魔及眾妖的背後,溜入洞裏。只見一個放光的寶貝擱在桌上,卻是那只玉淨瓶,他也順手撈了;然後去褪掉八戒、沙僧身上的繩子,各執武器,一起殺出洞口。

又是一場混戰,殺得那些大妖小妖,喊爹叫娘沒命地逃。老魔見行者、八戒、沙僧衝入陣中,怕傷著自己的手下,便把芭蕉扇收起來,只仗著七星劍迎敵。行者見他們殺得激烈,一個觔斗,跳到半空中,從懷中掏出玉淨瓶,掩在老魔的背後,叫一聲:「金角大王!」

那老魔以為是自家的小妖呼叫,急回頭應了一聲——不想,颼地被吸入淨瓶裏。孫行者趕緊又貼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的封條。眾小妖見老魔也完了,哄地一聲,四處逃散去了。不一刻鐘,洞裏洞外又恢復原來的平靜。

行者、八戒、沙僧三人,見剿除了妖魔,連忙進入洞裏解下唐僧。師徒們休息了一會兒,不敢逗留太久,收拾好行李擔,牽出馬匹,一行四人,又上路往西方前進。

行不多久,忽從路旁閃出一個瞎眼的老頭,扯住三藏的馬頭說:「和尚,哪裏走?還我的寶貝來!」

孫行者睜開火眼金睛一看,如是太上老君,慌忙上前施體:「老官兒,還你什麼寶貝?」

太上老君急忙昇上空中:「葫蘆是我用來盛丹的,淨瓶是盛水的,寶劍是煉魔的,扇子是搧火的,繩子是我用來勒緊袍子的。那兩個孽畜,一個是我看金爐的童子,一個是我看銀爐的童子。只因他倆偷了我的寶貝,私走下凡,我正派人追蹤,卻被你這猴頭拿住!」

大聖跟著跳上天空,笑說:「你這老官兒,也實在疏懶!竟放縱手下行兇,該判你個管束不嚴之罪哩。喏,寶貝拿去!」

李老君收回五件寶貝,揭開葫蘆與淨瓶的封條,倒出兩股仙氣,用手一指,化為金銀二童子,帶在左右,逕回兜率天宮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