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日本文學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踏上旅程吧,收集從天而降的點點微光》 作者序
《名為我的天體,名為他的宇宙》 序

作 者 作 品

第八日的蟬
踏上旅程吧,收集從天而降的點點微光
名為我的天體,名為他的宇宙--關於我那些莫名其妙的愛情、閱讀及平凡日常

譯 者 作 品

日日100
撫慰身心、恢復健康的100道特效食譜:日本醫學博士石川瑞惠親身實踐!改善體質,擺脫小病痛!
品味,從知識開始──日本設計天王打造百億暢銷品牌的美學思考術
日本酒之書:20堂課讓你搞懂現在最流行的酒!
日本橋木屋:二十四節氣料理道具生活帖
四季天然皂方帖:日本手工皂療癒系達人24款手工皂生活提案
壞事不要來
很多很多幸福的事
女子人際學:受男性欣賞,女性喜愛,人際關係瞬間提升的100個教戰守則
踏上旅程吧,收集從天而降的點點微光

日本文學

【類別最新出版】
村上T 我愛的那些T恤
我的戀人
沒有你,我無法成為小說家
花開小路三丁目北角的小昴
接著,只要再貼上一枚郵票


【角田光代的生活散策套書】:踏上旅程吧,收集從天而降的點點微光+名為我的天體,名為他的宇宙(1LY0004)
降り積もる光の粒、今、何してる?

類別: 日本文學
叢書系列:人生散步
作者:角田光代
譯者:葉韋利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1年10月17日
定價:620 元
售價:490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520頁
ISBN:978957136773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踏上旅程吧,收集從天而降的點點微光》 作者序《名為我的天體,名為他的宇宙》 序



  《名為我的天體,名為他的宇宙》 序

《名為我的天體,名為他的宇宙》
序  

    
現在,在做什麼呢?──百分之百的平凡
    
長久以來,我都認為自己的想法差不多是一般標準。這完全不是囂張認為「我就是宇宙的中心」,只是我覺得自己「非常平凡」。
    
非常平凡地成長,非常平凡地戀愛,非常平凡地閱讀,有非常平凡的感想,過著非常平凡的生活。
    
而且,我也深信絕大多數的人都是這樣,過著非常平凡的每一天。每個人都在差不多的日子中,思索著差不多的事情。
    
說來我一向不喜歡展現個性。日本人的民族性就是缺乏個性,或是個性太鮮明的話會被要求低調,跟別人一樣才安心,在群體中標新立異容易遭受批評,於是所有人打扮得一樣,時不時要東張西望,留意自己的生活得跟其他人差不多。這樣的提醒在我的成長過程中不斷    時有所聞,另外,我自己的小小腦袋也想得很多。最後得出結論。我最討厭有個性,還是跟大家一樣最踏實。非常符合日本民族性,非常消極的結論。
    
好比制服。制服,多麼令人安心!我從小穿制服長大,進了大學突然再也沒有制服,讓我不知所措。先別說不知道該穿什麼才好,就連要買什麼也沒頭緒,甚至我曾因此想過乾脆退學算了。
    
時至今日(三十六歲了),我仍心想要是有制服就好了。如果有類似「不滿三十歲」、「不滿三十五歲」這樣依照年齡來區分也無妨,總之好想穿制服。這麼一來,就不必每天煩惱要穿什麼了。
    
這當然是比較誇張的想法,不過,我的想法是,個性實在不需要培養、發展,或是特別重視、強調,總之它就在那兒了,剩下就是自己該如何跟個性協調、磨合。
    
因此,我最喜歡平凡、平均值、跟大家一樣。多年來,若要問我什麼是最有個性,我會回答平凡最有個性。
    
面對二選一的狀況時,一個選項是極其平凡,另一個選項是非常罕見,我百分之百會投平凡一票,無論另一個選項多罕見、多吸引人。我就過著這種沒什麼不好的日子。跟大家都差不多的生活,談著差不多的戀愛,度過差不多的假日。多年來人生的目標就是當個平均值正中央的人
    
我的工作主要是寫小說,此外常接些撰寫愛情散文或是新書介紹的案子。其實這也是因為我自認是在平凡平均值中的人,才有辦法辦得到。畢竟我對於戀愛的種種並非熟悉到能信手拈來,大書特書,談戀愛的成功率還有效率都不怎麼高;閱讀方面也稱不上有什麼特殊的自信,況且我閱讀的領域非常另類(倒不是個人喜好,純粹是機遇的問題)。不過,正因為覺得自己的行為、自己的感受,百分之百都極其平凡,才能夠寫出這些內容。
    
然而,這實在太諷刺了。因為在我撰寫收錄於本書中的愛情散文時,才發現「咦?不太對呀!」
    
這些內容是由《PERSON》這本雜誌在兩年之中連載的文章集結而成。當初的主題訂為愛情,每次寫完都會跟責編(女性)或是剛好讀過文章的熟人、朋友、工作夥伴等聊起來。好比算計著退一步或是進一步……還是在這種狀況下的戀情會怎麼發展……不對不對,男人啊都是這樣……總之,聊開之後每個人都暴露了過去的各段情史。
    
從這些對話中,我彷彿發現自己的過去、經驗,以及培養出的愛情觀、男性觀,還有自己整理思緒的方式,根本不是我過去相信的「極度平凡」,簡直是非常極端。而極端的方式又不是那種帥氣的類型(宛如戀愛傳奇,或是宛如戀愛高手),完全是走窩囊、悲慘的極端路線。
    
當然,回過頭來,包括我的責編在內,跟我聊過的眾人就「平凡」了嗎?也沒這回事。怎麼好像大家都有很罕見、轟轟烈烈的戀愛經驗。於是,我發現我又再次無可救藥地衝撞上面前的「個體」。
    
其實,從過去我心中就一直有個謎。凡是在戀愛時接受我的建議而且執行的朋友,毫無例外都沒有好結局。我喜歡愛情,也熱衷聊這類話題,因此如果有人找我商量,我會非常認真為對方解答,「如果是我就會這麼做。」而我也真心相信會成功。然而,從來沒有半個朋友照做之後成功的。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我不禁納悶,但謎底終於也揭曉了。因為一個「個體」無論對另一個「個體」說了什麼,問題本身都在於「個體」,好的建議也派不上用場。啊啊,這「個體」真討厭。
    
既然這樣,不如全都反過來。因為每個人都有特殊的戀愛怪癖,使得這才是平凡。偏激扭曲的愛情,才是這世界上的平凡。如果有人在平均年齡跟一般人談戀愛,以平均次數接吻、肢體接觸,那麼,這種人才真的非常特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