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日本文學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得獎記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關於筒井康隆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譯 者 作 品

三個阿道夫套裝(全7冊)
布宜諾斯艾利斯午夜零點
宿命的AV女優
三毛貓追蹤:三毛貓福爾摩斯系列
給我搖擺,其餘免談

日本文學

【類別最新出版】
村上T 我愛的那些T恤
我的戀人
沒有你,我無法成為小說家
花開小路三丁目北角的小昴
接著,只要再貼上一枚郵票


爺爺(AI0062)

類別: 日本文學
叢書系列:藍小說
作者:筒井康隆
譯者:劉名揚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10月04日
定價:160 元
售價:126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168頁
ISBN:9571334960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關於筒井康隆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



  書摘 1

珠子在八歲時第一次看到「囹圄」這兩個字。當時奶奶還住在家裡。

她看到爸爸的日記中寫著「父親身陷囹圄」。沒錯,珠子是偷看了爸爸的日記,但當時並不知道這是一本日記,只是不經意翻開爸媽臥室書桌上那本真皮封面的本子時,才發現它是本日記。

爸爸筆下的「父親」指的一定就是爺爺吧,但大概是她一直很在意爺爺為什麼不住在家裡,珠子在整篇艱澀難懂的文章中只注意到這一句。

雖然很想知道「囹圄」是什麼意思,但珠子還不知道怎麼查字典,甚至連可以從字典上查到都沒想到。偷看別人的日記並不是值得褒獎的行為,所以珠子也不敢問爸爸,只把這兩個字記在筆記本上,第二天就拿去請教新橋老師。

「老師,這兩個字怎麼念啊?」

「你怎麼知道這麼深的字?」級任老師新橋反射性地回答道,大概認為珠子正在考驗他吧。「念成『零雨』,有人會念成『零悟』,但正確的發音是『零雨』。」老師一說完,她馬上露出了心虛的表情,彷彿終於瞭解這兩個字的意思似的。

「是什麼意思啊?」

珠子這麼一問,老師馬上透過深度近視眼鏡猜疑地看著她。

「妳在哪裡看到這兩個字的?」

「不告訴你。」

剛步入老年的新橋老師露出他慣有的調皮表情微笑著說:「那,老師也不告訴妳。」

「小氣鬼。」

珠子心想要是被問出在哪裡看到這個詞就不妙了,丟下這句話便走出了教室。國語課剛結束,同學們都跑到操場上去了。國語成績優異的珠子是新橋老師的得意門生,因此總會任她口出狂言或撒撒嬌。

現在知道囹圄的念法了,但珠子還想知道它的意思;是用來表示性格或修養呢,還是指某種職業或場所?她從前後文裡都推敲不出絲毫端倪。

珠子的爸爸五代惠一出身名門的國立大學,年紀輕輕就在一家穩定的電器公司擔任業務課長,手下有四名員工。他總是很晚才回家,因此除了每星期六日以外,珠子都沒和爸爸一起吃過晚飯,就連週末以外的早上兩人也沒機會碰到面。珠子的小學離家跑步只需兩分鐘,所以要比得花五十五分鐘才能到市中心上班的惠一晚起床。

她認為奶奶應該不懂「囹圄」這麼艱澀的字,而若要問和她感情並不算好的媽媽千惠子,珠子還寧願直接問爸爸。在她偷看了日記的一個星期後,隨著罪惡感日漸淡去,她在週日晚飯後一家四口喝咖啡的時間問道:「爸爸」。上小學後,珠子就不被允許再喊「爸」了。

惠一在晚飯後喝了四杯摻冰塊的威士忌,已經略有醉意,但一聽到自己的女兒問起「身陷囹圄」是什麼意思,醉意旋即消失無蹤。他警覺到女兒偷看了自己的日記,想來他可能早就料到遲早會發生這種事,當初才會不自覺地用了「囹圄」這麼艱澀的字眼吧。

「妳偷看了我的日記,對不對?」戴著黑邊眼鏡的惠一慢條斯理地瞪著女兒問道。

珠子知道爸爸並沒有生氣;爸爸大多時候都會原諒她,現在只是在假裝生氣來爭取一點時間罷了。看來「囹圄」指的果然不是什麼好事。

「爸爸還不是偷看過我的日記?」

「那不一樣吧?」爸爸笑了起來說:「妳的圖畫日記不是學校的作業嗎?是妳問我這樣寫可不可以,自己拿來給我看的呀。」

「『囹圄』指的就是脾氣古怪、不好相處的人啦。」媽媽面無表情地說道,只見她那張美得帶點神經質的臉龐正微微地抽搐著。

這下爸爸鬆了口氣。

「真的嗎?」珠子再次向爸爸問道。

「沒錯。」爸爸回答。

他們在騙人,珠子心想。

「你們是在說他嗎?」奶奶阿操有點不耐煩了;「別再提他了。要的話你們自己去聊,我要去睡了。」

奶奶說罷站了起來,爸媽也隨之離開,這段會話就到此結束。

爺爺謙三在珠子懂事時就已經不在家裡了。珠子總覺得家人和親戚都不想讓她知道爺爺在哪裡。

「現在人在南美洲。」

「嗯……好像在東南亞的哪個國家吧……」

「我聽說他在香港。」

每次一問起,大家似乎都在敷衍她,答案也都是五花八門。不過珠子現在也到了應該知道真相的年紀了,雖然身邊的大人都知道這點,但由於不忍看到珠子知道真相後的驚訝,因此仍舊採取拖延戰術。

珠子升上五年級時,有天突然心血來潮地在國語辭典上查了「囹圄」兩個字。以前她以為這種中學程度的辭典裡不會有這麼艱深的字彙,但裡頭居然有這個詞,而且字義還比以前想像過的任何解釋都要糟:

囹圄音 "ring-yu",監獄,牢房。也作「囹圉」。

「原來爺爺在坐牢啊。」

說起來,爺爺似乎從來沒有和家人通過信。他應該有寫信回來才是,可能是家裡有人擔心被珠子看到,才拜託哪位親戚家幫忙收信的吧。事前多少也想到了有這種可能,因此珠子並沒有受到太大的衝擊。現在知道了囹圄的意思,對爺爺究竟做了什麼壞事觸法倒也不太好奇,反而只想知道他什麼時候可以回來。不過爺爺出獄的日子似乎不遠了;在親戚的聚會裡,或是住在名古屋的鱒二叔叔來訪的時候,常會談到爺爺的事,珠子在隔壁房間豎著耳朵偷聽時,常聽到他們悄聲說「還剩四五年吧?」「不,還有三年左右就可以回來了吧。」這種時候,奶奶總是會渾身顫抖地喊道:「完啦!他回來就完啦!」

從媽媽以前說過的話裡很容易的就可以想見,奶奶阿操為什麼討厭爺爺、甚至怕他。爺爺大概是個脾氣古怪、難以相處的老人吧,在相簿裡看到的謙三還很年輕,甚至還長得帶點稚氣,怎麼看都不像是個難相處的人,但不知他會怎麼對待珠子這個孫女?素未謀面的爺爺看到她會討厭她嗎?還是會很疼她?常被大人批評自以為了不起的珠子,對爺爺是否會喜歡她並沒有什麼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