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日本文學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編輯推薦:幸好我沒有錯過這本書
回憶《盡頭的回憶》 文/吉本芭娜娜

作 者 作 品

蜥蜴
甘露
哀愁的預感
廚房
白河夜船
蜜月旅行
無情/厄運
身體都知道
N‧P
不倫與南美

譯 者 作 品

麵包店再襲擊
這樣那樣生活的訣竅
電視人
麵包店再襲擊
電視人
象工場的Happy End
雨天炎天:希臘.土耳其邊境紀行
懷念的一九八○年代
蘭格漢斯島的午后
雪梨:村上的奧運日誌

日本文學

【類別最新出版】
花開小路四丁目的聖人
逃亡作法 TURD ON THE RUN
深夜食堂 22
四萬十食堂
聽風的歌(創作40周年紀念新版)


盡頭的回憶(AI0816)
吉本芭娜娜自寫作以來,最喜歡的作品。

類別: 日本文學
叢書系列:吉本芭娜娜作品集
作者:吉本芭娜娜
譯者:張致斌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7年12月17日
定價:230 元
售價:182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40頁
ISBN:978957134764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內 容 簡 介

這本名為《盡頭的回憶》的小說,是我自寫作以來,最喜歡的作品。也因為寫出了這樣的作品,我覺得能當個小說家真是太好了。──吉本芭娜娜

2003年日本《達文西雜誌》讀者票選最好的愛情小說第一名


打造出一個時代的作家本人表示「因為寫出了這樣的作品,我覺得能當個小說家真是太好了」,即便不是她的書迷,看了也覺得心動。那描述「無可取代的,心底傷口逐漸治癒的時期」的故事,將對於微小事物的關懷,以及哲學的廣度化為一體,正是獨特的「芭娜娜的世界」


《盡頭的回憶》是吉本芭娜娜2003年七月的暢銷作品,收錄〈朋朋的幸福〉等五篇愛情小說,訴說著女性質感的時光故事。小說裡每個人心中都有個沉睡中的寶藏,儘管時光流逝也無法忘懷,鮮明地描寫無可替代的「瞬間」,讓生命充滿意義的記憶,被譽為傑出的短篇小說。

這本短篇小說集是吉本在不斷自問:「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把自己最拙於面對、覺得最痛苦的事情寫下來呢?」的情況下寫就的作品。每一篇都是令人感傷的愛情故事。吉本說也許是因為待產,才會急於將過去所有的傷心往事做一個清算總結吧!雖然書中的故事沒有任何一個是吉本的親身經歷,但她卻覺得這是她自開始創作以來最像私小說的小說,也是她非常重要的作品。




讀者的心聲

◎絕對是今年好書榜首,芭娜娜最棒了!(22歲‧女‧大學生)
◎令人回味無窮。有種「儘管人生不可能事事順心,但終究得以圓滿收場」的感覺。(31歲‧女‧上班族)
◎書中的空氣與溼度,以及其中隱含的輕與重,實在是安排得非常巧妙而高明。(22歲‧女‧大學生)
◎打造出一個時代的作家本人表示「因為寫出了這樣的作品,我覺得能當個小說家真是太好了」,即便不是她的書迷,看了也覺得心動。那描述「無可取代的,心底傷口逐漸治癒的時期」的故事,將對於微小事物的關懷,以及哲學的廣度化為一體,正是獨特的「芭娜娜的世界」(29歲‧女‧公務員)

吉本芭娜娜的感言

很高興能獲得第一。
儘管細膩的性愛描述也很美,可是我個人一直以為,戀愛最深層的妙趣,應該還是在精神層面吧。所以我想要描述的是,好比在那之後將會經歷什麼樣的時期,或者在那之前「彼此越來越喜歡對方」的部份……在我心中,戀愛小說就是這個樣子。雖然諸多批評令我相當氣餒甚至有種「我就是孩子氣啊,怎麼樣!」的感覺,但只要有人能夠了解,我就非常開心了。


作 者 簡 介

吉本芭娜娜
1964 年生,東京人,日本大學藝術學文藝科畢業。本名吉本真秀子,1987 年以《我愛廚房》一文獲第六屆「海燕」新人文學賞,陸續又獲「泉鏡花」、「山本周五郎」等大獎。1989 年崛起後,迅即成為日本當代暢銷作家,著有《廚房》、《泡沬/聖域》、《甘露》、《哀愁的預感》、《蜥蜴》、《白河夜船》、《蜜月旅行》、《無情/厄運》、《身體都知道》、《N‧P》、《不倫與南美》、《柬鳥》、《王國vol.1 仙女座高台》、《虹》、《羽衣》、《阿根廷婆婆》、《原來如此的對話》(和心理學家河合隼雄對談)等。

譯 者 簡 介

張致斌
現為專職翻譯。譯有村上龍作品《共生虫》、《希望之國》、《五分後的世界》、《到處存在的場所 到處不存在的我》、《69》,村上春樹作品《麵包店再襲擊》、《電視人》、《象工場的Happy End》、《雨天炎天》、《懷念的一九八○》等書。

目 錄

幽靈的家
「媽--媽!」
一點也不溫暖
朋朋的幸福
盡頭的回憶
後記

讀 者 書 評

  讀者評鑑等級:★★★★☆ ,共有 2 位網友寫書評

1. 愛永 2009.11.12 ★★★★★ 看愛永的所有評論

在Carla Bruni低沉且充滿磁性的聲音中,看完了吉本芭娜娜的最新小說《盡頭的回憶》。窗外陽光正好,花園滿地燦爛,廚房飄來菜香,房裡爵士飛揚,感覺週六早上的明媚時光,正以舒緩的的神態悠然而逝,像這樣轉瞬即逝的動人時刻,我所能做的只有專注凝望,把它輕輕刻在心中,把它悄悄留在記憶裡,書中的畫面依然在腦中駐留,音樂反覆縈繞,不曾停歇的只有時間,不斷改變的就是人生…………

書中五篇短篇小說,籠罩著吉本芭娜娜式的「感傷」氛圍,無論是生離或死別,書中的人們不斷經歷殘酷人生接踵而來的打擊:

〈幽靈的家〉,開始相愛卻不得不分離的戀人,男孩將遠赴法國唸書,無法預知歸期,兩人陷在是否該為對方留下更深記憶的矛盾中?後來還是順應當下的感覺發生了關係:

『或許我之前想做的,就是這樣緊緊抱著一個人睡,比吃火鍋更想。』男孩說。

『無論做什麼事情都非常快樂,卻又帶著一絲感傷。』女孩說。

雖然日後的痛苦將因此刻的擁有不斷加深,然而,他們還是選擇面對當下真實感受,離別之後,繼續如常地生活,各自為未來而努力,把那份相擁的暖意留在心頭。

〈媽─媽!〉,無意中在員工餐廳吃到被離職員工下毒的菜的女孩,自鬼門關走了一回,體內殘留的毒素召喚出長期積累在她心底的毒素,父親早逝,遭到精神狀況不佳的母親虐待,後來在祖父母的照顧下成長,她心裡有道隱隱的傷痕,卻沒有根深的痛。

〈朋朋的幸福〉,年輕女孩朋朋,少女時代不幸遭同學強暴,父親又因外遇棄他們母女而去,最後母親死於急病,孤獨無依的她,喜歡上午餐時常遇到的一位三澤先生,喜歡他珍視寵物的生命勝過工作的善良心性,雖然不知道兩人能否有未來?但能遇見已是福氣,朋朋殘破的心,透進了一絲陽光。

〈盡頭的回憶〉,無預警被未婚夫拋棄的女孩,遠離家人的關愛,想靜靜療傷,在舅舅店裡遇見在那裡工作的男孩,男孩小時候曾被父親軟禁,然而,內在那股旺盛的生命力讓他並未變得行為偏差,反而生出一種向上的力量,藉此安慰了差點想不開的女孩。

吉本芭娜娜筆下的人生殘酷而真實,然而,故事裡相遇的人,往往又帶著無比的溫柔走近受傷的心,被人所傷害,也被人所療癒,感傷卻不絕望,這就是黑暗人生依舊存在的光亮:所以,忍痛分離的戀人八年後重遇,少了年輕時的不顧一切,卻多了成長後的相知相惜,他們自然而然走進婚姻。

『原以為當時因為年輕,我倆才會藉性愛來心連心,但事實並非如此,只是像這樣閒聊著,心底便開始湧現無法言喻的活力,進而認為,啊,就是這樣,這樣便已足夠。這種念頭化為確信,我倆只是滿臉笑意,非常滿足,這種時刻將會永遠持續下去。過去一直覺得寂寞,原因就在於欠缺了這個,因為過於寂寞,甚至無法想到這一點,我的靈魂深處這麼說。內部的光,外面美麗而透明的光線,以及我倆之間亮起的光全部合而為一,照亮了未來。』

一直覺得時間很無情,八年的時間可能改變一切,然而,真正心意相通的人,是不會受到時空的阻隔,只會經過時間,更加了解自己,也更能體諒對方。這世上只要那個人存在就能令自己感到安心,只要能和他說話就心滿意足,確信自己活在一個人的內心深處,即使眼前分離,只要天時地利人和,只要還有緣份,或許仍會有幸福的可能,這種「確幸」是人之所以能歷經傷痛仍可安然活下去的動力。原本看來陰森恐怖的幽靈房子,也因為愛,有了溫暖的回憶與色彩。我喜歡故事裡他們彼此確定的感覺,雖然沒有承諾,也無法阻止時間的流逝,可是就因著那份隱密卻相通的確幸,讓他們得以攜手共度未來的人生,時間看似無情,其實也隱含了無限慈悲。

誤食毒菜的女孩,差點被「人」殺害,又被「人」所救,內外失衡的情況之下,失控的舉止象徵她潛在的困境,虛弱的身體映照出底層的回憶,雖然爺爺奶奶對她呵護備至,交往三年的男友細心體貼,仍無法消除她失去父母的創傷。透過一個美好的夢境,她感受到母親對她的愛,事實的真相已不再重要,她體會到那些無法在現世相處的人,只是因為緣份不夠,不見得是故意要害她,人難免受命運擺佈,然而真正左右人心的仍是自己的意志,體會到每個人各自的難處,就能以較為寬闊的心態,看待生命中的偶發事件,並深信那不會影響往後的幸福人生。

『在這個世界,由於是以那種方式相遇,我與那些人無論如何都無法順利相處下去。可是在某個遙遠的、深之又深的世界,想必是在一處美麗的水邊,我們彼此都帶著微笑,只會互相體貼,一同度過美好的時光,一定的,我的心裡這麼想。』

書店老闆的女兒,那個長大成為小說家的女孩,想起童年時友伴無預警的就被母親帶走並同日赴死的悲傷回憶,經過時間的沉澱,她開始能在無情的事件裡拼湊出兩人之間溫暖的輪廓。聽說長得像天使的孩子總是不長命,小男孩靈透的雙眼,彷彿早已看透人世的無常:

『人啊,是不是自然而然就會覺得生活中的燈光象徵溫暖呢?』小女孩問。

『我是覺得應該是燈火中的人,他們內在的亮光反映在外,才會令人覺得命亮而且溫暖吧。畢竟,即使電燈開著,卻令人覺得十分寂寞的情況也非常多啊。人內在的氣,是會發光的。一定是的。所以才會令嚮往,才會令人想要回家吧!』小男孩說。

世界上的溫度始終來自於人,就像黑暗也是來自於人一樣,人這奇怪的的動物,能用美好的愛溫暖身邊的人,也能用自私冷漠裁害身邊的人。我腦海裡不斷出現最後那晚,小女孩枕在小男孩腿上,津津有味地吃著女孩母親做的難吃糕點,一邊談著小孩所理解的世界,群書圍繞的小天地裡,他們共度難得的幸福時光,就算已成絕響,也將成為女孩心中的一方永恆。

一點都不幸福的女孩朋朋,並沒有太多的憤世嫉俗,她只是看著降臨在身上的各種禍事,少女時被性侵,父親外遇拋下他們母女,而後母親急病過世,最後剩下朋朋孤單一人,慶幸的是她並未失去愛人的能力,雖然此刻淡淡的喜歡未必能讓她走向幸福,但至少她仍以無比堅強的心,看待人生的起落,生命中有些重要的東西,仍凝聚在她心裡。

『神只會袖手旁觀,但是那力量微弱實在不足以稱之為神的目光,卻持續注視著朋朋。並未以熱情或是眼淚來聲援,只是隱身起來,單純看著朋朋,仔細看著朋朋努力不懈積攢那些重要的動西。』

這是五篇小說中,最令人感到悲慘的一個故事,然而,遭受命運不公對待的女孩,仍未放棄人生的希望,依然對人性保有溫暖和善意,她看起來什麼都沒有,卻有一種尋常人沒有的生命力,因為,太幸福的人總是很難珍惜垂手可得的幸福,總是任意揮霍,直到幸福消失殆盡才開始後悔。朋朋從來沒有得到過幸福,反而相信只要好好走下去,總有一天幸福會悄然而至,彷彿在黑暗中被什麼所擁抱,生命中所有的失去,因為一個溫暖的擁抱,不再那麼悲傷,也不再那麼沉重了。幸福,是一種人生態度,只要心裡有溫度,就不會離幸福太遙遠。

原本幸福洋溢的女孩,莫名其妙被論及婚嫁的男友甩掉,親眼看見未婚夫的新女友取代自己的位置,內心的創傷難以平復。因緣際會之下遇見在舅舅店裡工作的男孩西山君,他小時曾被父親軟禁,被救後,不但沒有被內在陰影擊倒,反而突然有所領悟,頓時洞悉了世間人情,他以溫柔卻堅定的態度開導女孩,幫助她走出難以釋懷的傷痛。

這世上最大的傷害也許不是別人給的,而是自己作繭自縛的心態使然,改變一定有跡可循,只是有時候我們太一廂情願,以為說好的事,以為夠堅定的感情,就不會再改變,然而改變總是說來就來,重要的是傷害來臨時,該怎麼面對?為一個不再愛自己的人痛哭,輕生,也不能改變既定的事實,這就是人生最殘酷的部分,給了你美好的回憶,又在此刻將你和回憶隔離,接受現實,需要時間,或許是需要一個適當的時機:

『自由自在,無邊無際,有如歌曲一般,有如旋律一般擴展的,某種心的狀態………我要繼續去追尋這種狀態,自己還有能力,現在的我這麼認為。我那原本散漫對疼痛感覺遲鈍的心,感覺像是被撥了一層皮。痛還是會痛。但是與繼續傻傻地過日子相比,皮膚所接觸的空氣變得新鮮多了。』

如果少了回憶,人的心會輕盈很多,可是少了回憶的人生,似乎不再有重量,沒有愛恨的人生會十分乏味吧!而最難忍受的是有一天當你發現每天第一個想起的人已經離你遠去,他往後的人生都與你無關,那種感覺就像是天地突然消失,彷彿自己也即將消失,可惜最後我們總會發現生命依然繼續,沒有你的他,安然的活著,沒有他的你,也尚未死去,這世界上沒有誰失去誰就活不下去的事,只是不習慣,只是還需要時間淡化傷口。人總是要受過傷,體會過黑暗的恐怖,才會開始懂得珍惜眼前的溫暖亮光。就像小時候的西山君,經歷了被軟禁的黑暗生活,他更珍惜往後所看到景象,大自然熱烈鮮活的生命力,給予他重生的勇氣,讓他看見更寬廣的世界,也讓他在無垠的世界裡守護別人受傷的心。

吉本芭娜娜的小說最奇妙的地方,就在於她總能不露痕跡的將讀者變成故事中的人,然後你會發現她緊握著我們的手,用一貫溫柔的微笑,說起一個又一個令人感傷卻不悲傷的故事,當心裡的悲傷化為感傷,不再有強烈的怨懟之情,人也會變得平和許多,如果還學不會原諒,至少試著體諒別人的難處,相信沒有人故意要傷害對方,只是緣份僅止於此,讓傷害遠走,讓盡頭的回憶留下一點暖。

我很喜歡這本小說,它依然保有吉本芭娜娜的獨特情懷,細膩地撥開曲折的心,不強說道理,只是讓你自然領悟,人生就是這麼回事,總是可以過下去的,不放棄希望,也不強求未來。燦亮的紅色封面,林間,女孩向前的腳步,不管前路還會遇到什麼,只管向前走就是了。

Carla Bruni 依舊愜意地唱著詩意的英文歌,我喜歡那不經意的歌聲隨性而至,像是吉本芭娜娜小說中那些自然生活著的人們,不管曾遭遇怎樣的創傷,仍然能感受到生活中隨處可得的小幸福,也許是一杯咖啡的時光,也許是一個閱讀的瞬間,也許是一抹善意的微笑,也許是一聲親切的問候,也許是一個溫暖的回憶,也許是一首陽光的歌曲,相信初始的光亮與暖意不曾消失,我們就能擁有一個確幸的人生。

2. 米堤卡 2007.12.27 ★★★☆☆ 看米堤卡的所有評論

剛拿到書時,對於純白色紙張的印刷,以及譯者的更換,有些微的違和感。總覺得過於潔白的紙張對閱讀來說有點傷眼力,些許的昏黃比較適於閱讀,也較貼近吉本芭娜娜作品的色調。至於譯者,我想純粹只是習慣問題。

此書由五個短篇故事,故事中的角色或多或少都在生活中遭受傷害。並且試圖接受、正視,然後,或許,走出?

我最喜歡的是第一個短篇「幽靈的家」。一對已然於睡夢中瓦斯中毒的老夫婦,依然留在過往居住生活的屋子裡,重複著相同的生活方式,一切是那麼地自然而沈穩,透過文字,可以感受到寧靜而悠遠的幸福躍然於紙上。時間似乎就停止在最美好的時候。

大致說來,一貫維持了作者的寫作調性,以往閱讀短篇故事總有看得不夠過癮之憾,但「盡頭的回憶」一書卻讓我覺得每個故事都停頓在最適切的地方。有那種「故事在這裡結束正剛好」的感覺。即使只是短篇故事,並不會不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