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試閱
第一百零五章 高麗吐蕃相繼來擾
第一百零六章 道宗請戰徐真力挺
第一百零七章 拜會諸友準備出征

作 者 作 品

唐師 初章 偷梁換柱
唐師 貳章 扭轉乾坤
唐師 參章 多事之秋
唐師 伍章 峰迴路轉
唐師 陸章 以退為進
唐師 柒章 龍困淺灘
唐師 終章 滾滾紅塵
唐師全集套書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明長歌 卷一 採蓮曲
大唐李靖卷二:龍戰于野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唐師 肆章 禍起蕭牆(ACP0067)
唐師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歷史小說
作者:離人望左岸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5年11月13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40頁
ISBN:9789571364377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試閱第一百零五章 高麗吐蕃相繼來擾第一百零六章 道宗請戰徐真力挺第一百零七章 拜會諸友準備出征



  第一百零六章 道宗請戰徐真力挺

自古父母多情深,豈不聞舐犢之深切,吳樹燕雲斷尺書,迢迢兩地恨何如?夢魂不憚長安遠,幾度乘風問起居。

若李無雙嫁到了吐蕃去,今生今世,又如何再見一兩回?這姑娘家雖然喜愛舞槍弄棒,到底是個思家思父母的嬌貴丫頭,真個兒嫁到了吐蕃去,雖榮寵尊貴,到底是孤獨異客,免不得老死在外,怎叫父母不疼惜?

河廣難航莫我過,為之安否近如何,暗中時滴思親淚,只恐思兒淚更多!

李道宗捨不得這女兒,李無雙又如何放得下自家父母?一時間淒淒切切,生在帝王家,多有身不由己,但作為皇家宗室,許多時候亦是做不得自家的主,為官多圓滑的李道宗,今次卻不得不逆流而上,為自家姑娘爭取一番!

聖人近日多煩憂,二子相爭無結果,心中兀自左右為難,高句麗之情勢同樣刻不容緩,如此才聽取了朝臣的諫言,暫時任由吐蕃放肆一回,搜羅宗室之女和親息事,心裡頭卻頗不舒暢。

他李世民征伐半生,何曾示人以弱,東西突厥、吐谷渾、回紇等諸多異邦,哪一個不是俯首稱臣,偏這吐蕃如此逼迫,縱使尋常人家,以嫁女來求和,亦是一樁恥辱,又何況堂堂大唐天國上邦?

為了這事情,李世民也是心中多有懊悔,然而君子一言九鼎,語出擲地有聲,前日才說了同意和親,又豈有今日反口之事?

這日大朝,諸事議論完畢,李道宗終於出班而表奏曰:「臣有事啟奏聖聽,而今內外事多,實不該提及,然心中眷顧國威,卻是茶飯不思多日,今日也就斗膽請聖人垂聽........................」

李道宗說得真切嚴謹,諸文武無不側耳,聖人也是心中疑惑,這李道宗前者因貪墨而被罷黜,過後才復用起來,到了吐谷渾又建立了好大一番功勞,這才重見於朝廷,凡事也不敢爭先恐後,只顧著埋頭低調,今日怎地如此作態?

「皇叔有事儘管奏明,諸多愛卿一同參詳則個。」

長孫無忌等老謀臣見李道宗這軟骨頭居然硬朗了起來,心知他要提及吐蕃之事,一個個以眼色相溝通,多有聯合抵制之意。

果不其然,李道宗也不賣關子,開門見山道曰:「聖上英明,目下大唐聲威並重,遠播于四海,萬國來朝,無不臣服,這吐蕃雖非彈丸之地,但也是一個個野蠻生人,無甚教化,堪稱烏合之眾,卻寇邊以求親,臣以為此非求親,實乃逼親!若我大唐示敵以弱,今後少不得震懾不住,今日有吐蕃逼親得果,他日必趁機侵犯我天朝國威,諸多番邦異族又如何看待?」

「雖知陛下體恤子民,不願勞師動眾,傷了民力根據,然為了以儆效尤,說不得要敲山震虎,免得讓這吐蕃開了先例,使得諸多小國野人都以為我大唐安生懼戰!臣不肖,願請為先鋒,驅逐吐蕃野人,以振國威!」

李道宗奏完,微微抬起頭來,雙目之中盡是熱切的希冀和戰意!

李世民為這吐蕃之事,心中正懊悔不已,這幾日也沒個貼心的臣子提及,還以為諸多武將都偏安一隅,不願征伐,今聞皇叔上表請戰,心頭頓時激奮,然表面上卻不置可否,丟給了諸多文武。

「眾位卿家以為皇叔之言如何?」

長孫無忌等一幫老臣早已溝通完善,此番一個個深埋著頭,並不表態,卻是暗中掇使幾個不甚要緊的小官小吏,諫言聖上以立儲和遼東大事為重,年前才平蕩了吐谷渾,餘威尚存云云。

聖人見如此熱血之時,一干武將竟無一人應答,心中不禁憤慨,正欲發作,卻見一人長身而出,朗聲道:「徐真附議,願為李將軍馬前之卒,驅逐吐蕃,以振天國上邦之聲威!」

諸多老謀臣子聽聞徐真之言,一個個咬牙切齒,心中暗罵道:「豎子恁地如此多事!」

這些人經歷風雨太多,深知大唐如今之繁盛得之不易,而國君乃根本所在,若立儲之事久久無定論,其他事情再如何籌謀,也是無法心安。

然他們卻沒有徐真這般的眼力,所謂立儲,所立者無論是魏王,還是晉王,皆為李家親血,聖人雖左右搖擺,但心中或許早有底氣,只不過尚需時日來緩和罷了,諸多臣子卻為了自家權益而日夜相逼,又如何能得聖人歡心?

李世民見徐真出列力挺,眼角頓時浮現笑意,拍於龍座之上讚了一句:「我道朝中已無英豪,徐將軍果真讓朕欣慰!」

其時徐真雖平叛齊州有功,然出師之際已經封了上府折衝都尉,這年前年後不足四個月,卻也不便於再次封賞,然而諸多弟兄和熟人,文武百官的面上,也都玩笑調侃,稱呼一聲將軍。

但今次卻不同,今次卻是聖人親口稱徐真為將軍,這是要真個兒封他徐真一個將軍不成!

長孫無忌本欲諫言阻攔,然察言觀色,審時度勢,卻發現自己錯會了聖人之意,原來聖人也並非那麼擔憂立儲之事,反倒對吐蕃耿耿於懷,卻是早已動了戰意!

到了這等時機,長孫無忌卻遲疑了起來,這徐真已經幫了魏王一次,雖然而後不再有所動作,但此子詭思異想實在太多,若真留在長安,怕是經不住魏王的拉攏,不如將他推到吐蕃戰場上,遠離了長安,這邊才好排擠魏王!

況且那吐蕃大軍也並非浪得虛名,前方戰報送將回來,說那吐蕃發兵橫掃吐谷渾、党項和白蘭羌,到了如今,號稱二十餘萬進軍松洲(今四川松潘,治嘉城)西境,遣使進貢金帛,強稱迎娶公主,那都督韓威匆忙率軍出戰,卻是大敗而歸,羌族首領、唐闊州刺史別叢臥施、諾州刺史把利步利相繼降了吐蕃。

這徐真雖有些伎倆,但胤宗和高賀術、薛大義、謝安廷等一眾死忠護衛,如今都到幽州與營州,追隨營州都督張儉,警戒高句麗方面的軍情,身邊除了周滄等一十四紅甲衛士,再無他人保得他周全!

若將徐真推到吐蕃去,給他個先鋒軍的職務,少不得親冒刀矢,若再安插一兩個得力的能人在軍中,說不得這徐真就永遠回不來長安了!

短短眨眼之間,長孫無忌已經將諸多因素都考慮周到,待得出班之後,開口卻轉了個口風,不再阻擾李道宗,也不壓制徐真,反而力排眾議,支持道。

「承范(李道宗表字)所言甚是,今日縱容吐蕃,必成他日之大患,我大唐當揮師蕩寇,以壯國威!臣以為徐真都尉年少有為,前番征討吐谷渾又有奇功,對周遭地勢異常熟悉,今次足可獨當一面!」

長孫無忌此言一出,諸多文武卻是不明所以,皆不知這老狐狸在耍些什麼詭計,前番分明視徐真為肉中釘眼中刺,如今卻又吹之捧之,莫不成學了那侯君集,打算捧殺這徐真?

若果真是如此,長孫無忌也太過狹隘,需知侯君集當初也想著捧殺徐真,卻讓徐真在吐谷渾戰場之上殺出一條血路來,屢建奇功,深得李靖和聖人賞識,卻是平白為他做了墊腳石!

然而他們轉念來想,這徐真如今孤家寡人,也就剩下十四近衛在身,只要長孫無忌與契苾何力溝通一番,使周滄等人無法隨徐真出征,又有誰人能保護其左右?

念及此處,這些人一個個又開始活絡起來,紛紛支持長孫無忌的言論,李世民頓時大喜,即命李道宗為當彌道行軍大總管,右領軍大將軍執失思力為白蘭道行軍總管,左武衛將軍牛進達 為闊水道行軍總管,右領軍將軍劉蘭為洮河道行軍總管,徐真為松洲諸府統軍,加忠武將軍,隨軍抗擊吐蕃大軍!

前者李道宗親自請戰,得了大總管也無可厚非,執失思力等人都是能戰的猛將,又有聲名,同樣是當之無愧。

徐真已是正四品上的上府折衝都尉,可領兵一千二,統領一府軍兵也是理所當然,可聖人加了個忠武將軍給徐真,雖然只是一個武散官的號,但徐真卻已然成為了實至名歸的將軍!

事到如今,還有誰敢懷疑當今聖人對徐真的重視和恩寵。

李道宗並不知曉女兒李無雙私下找過徐真,他只道徐真忠勇於國,這才力挺他出戰,未免心懷感激,想起當初在鄯善與徐真相識,心中也是唏噓不已。

當初的徐真只不過是個親兵隊正,拚死了守護晉陽公主,如今終究是羽翼豐滿,成為了統軍一方的人物了!

徐真也沒想到自己真的得了忠武將軍的銜,與李道宗等人慌忙謝恩,當場表態,必將吐蕃掃蕩踏平!

聖人好生撫慰激勵一番,大喜退朝,李無雙收到消息之後,見徐真言出必信,心頭感激,又與李明達說了徐真這份情誼,對徐真大大改觀,然而李明達卻擔憂徐真上戰場,心頭難免抑鬱。

長孫無忌緊鑼密鼓,派了要緊的心腹人去契苾何力那裡溝通,妄圖將周滄等人留在長安之中,然契苾何力與徐真是何等交情,他是個死忠於李世民的人,史料記載,李世民去世之後,這契苾何力還要自願求著殉葬,長孫無忌又豈能說得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