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延伸閱讀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新聞稿
第一章 姓氏筆畫 (二)
第三章 神祕女郎 (三)
第六章 她有一個夢想 (一)
第七章 血腥之旅 (二)

作 者 作 品

英雄
十面埋伏+英雄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明長歌 全系列套書
大明長歌 卷四 小重山
大明長歌 卷三 覓封侯
大明長歌 卷二 前出塞
大明長歌 卷一 採蓮曲


十面埋伏(AK0088)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新人間叢書
作者:李馮
導演:張藝謀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4年07月05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36頁
ISBN:9571341428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十面埋伏+英雄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新聞稿第一章 姓氏筆畫 (二)第三章 神祕女郎 (三)第六章 她有一個夢想 (一)第七章 血腥之旅 (二)



  第七章 血腥之旅 (二)

第七章 血腥之旅 (二)

小金的嘴發苦。
他還沒有吐,可感覺卻跟宿醉差不多。
他拄著刀,跪在那裏,肩膀的血在湧,浸濕了整條胳膊。他感到惡心、暈眩、困惑、乏力。
他不是沒有殺過人,江洋大盜、地痞無賴、快刀手、夜行賊,哪一種人他都殺過,可哪一回也不比這回感覺壞!
他根本不明白對方為什麼來殺他?
他已經殺掉了兩名藍盔武士。
殺掉他們,比想像的艱難!
他們全身都是重甲,頭上是硬盔,此外加上盾牌,就像是刀槍不入的鐵龜。
起初,他不想傷他們的性命,只打算將他們擊倒,可他很快明白,他們不會被輕易擊倒!
八隊選擇的武士,都是千裏挑一的壯漢,跟千年老樹一樣壯實,能夠想像一刀劈倒一棵千年老樹嗎?
何況他們也有刀,雖然沒有小金的刀快,但比小金的沉,若被他們砍中了,滋味也不妙!
小金已經挨了一刀,痛得夠嗆!他絕對挨不起第二刀!
打得越久,肩膀的血流得越快!他悲哀地發現,如果不想挨第二刀,就得速戰速決!
可他發現,殺他們居然無從下手。
他的快刀轉眼砍出七八十下,按理說就是樹也砍斷了,但對方的重甲發揮功用,有許多刀砍中了他們,卻勉強傷了他們一些皮肉,相反他的鋼刀捲了刃,皮肉之損卻激發了兩名武士的鬥志!
他倆咆哮著,像嘶啞粗魯的公牛朝他衝來!
小金一輪快刀,僅在兩面盾牌上砍了一道道深痕!
小金終於發現,在他們身上,唯有一個部分是致命而且可以刺入的──
咽喉!
於是他揮刀,直刺!
一股鮮血從那兒激射而出!噴了他滿胸!
小金頓覺腥臭欲嘔。
他一轉身,再刺入另一名武士頸中。
又一股鮮血!
小金顫抖著,拄刀跪下,他難以忍受這殘忍的殺戮方式!
是他們逼著他殺的!和八隊這樣的對方作戰,誰都會變得殘忍!
殺完他們,他幾乎崩潰了。
他的意志崩潰,這是無謂的犧牲。
他突然發覺人生醜惡可怖!
即便是豔陽明媚,他也覺得眼前黑暗寒冷!
他聽到了輕輕的腳步,還有棍子在花叢的探索聲。
小妹扔下藤棍,焦急地抱住他,「你在流血?」她說。
小金仰起了臉,看到她不加掩飾的心疼、關切!她從衣裳上飛快撕下一條布,要給他包紮傷口。
小金喉嚨一熱!
他猛然間有一種體會,這個被他欺騙、誘使她帶著路的飛刀門盲女,才是世間真正關心他的人!因為她雙眼那麼明亮,雖然看不見,卻寫滿了溫情!
「我沒事!」他哽咽著說。
他真的想要跟她訴說。
然而他心中迷惘,竟不知如何跟她說?
「你不要說,」她輕輕說,「他們想殺的是我。」
「不,不……」小金茫然道。
「還疼?」她聲音很溫柔。
「不……」小金道。
「他們再來,讓我對付!」小妹安慰道。
小金苦笑。
她以為面對的是怎樣的敵人,居然像姊姊安慰幼弟,或一個孩子安慰另一個?
他意識到,自己正越來越多地苦笑。
他一驚──因為他又意識到,她竟從他身邊飛走了!
她真的是飛,藤棍一點,衣裳被風鼓起,像一隻盈盈優雅的鳥,飛向了花地深處。
那端,八隊的第二隊,兩名藍甲武士已經逼來!
同樣的盾,同樣的鬼頭刀。
小妹的聽覺比小金敏銳,所以便搶在他之前躍出!
小金很憂慮。
他本能地抓過刀。
他不能讓嬌弱的小妹被那兩柄大刀斬成碎片!
藍甲武士開始揮刀進攻,空氣嗡嗡,花瓣像受驚一樣飛舞!
小妹持棍側耳,聽他倆的方位。
然後棍一點地,人飛起,棍擊下!啪啪兩棍,打得鬼頭鋼刀噹噹有聲!
小金看得驚訝。
他雖然在牡丹坊看過小妹出手,但她的機敏仍讓他覺得很美。
他自己也奇怪,生死關頭,竟有閒暇領略她的美?
也許,是她在他心裏的位置,已發生奇妙的變化了吧!
小妹兩棍打得武士停住。
她也收棍,側頭立在花叢中,風吹動她的鬢髮。
她要以靜待動。
她像靜靜的花。
兩名武士一停又動,攻法硬朗凶悍。
小妹的身形也轉起,像蝴蝶一樣與兩人周旋。
小金已經看出──憑小妹的棍法,雖然打不倒二人,但一時也敗不了。
他忽然想了一件事,於是朝兩名被死殺的武士爬去,八隊的第一隊。
他扒開其中一名屍體的頭盔。
他的心涼了──
他發現死者的兩隻耳洞,都塞著棉團,難怪他低聲喊話時,兩人聽不到,只像聾子一樣蠻打硬衝!
他不清楚這是否八隊的規矩?他們塞了耳朵上陣,怕臨陣被擾,還是為了屠殺方便,不去聽被殺者的呻吟尖號?
他聽到一聲嬌叱,顯然是負痛而喚!
他猛回頭,發現小妹踉蹌,腿上已被鬼頭刀劃破!
她奮力連點藤棍,退出數步。
他同時推理出,既然八隊的一隊塞了耳朵,二隊、三隊……直至八隊都相當於聾子!也就是說,今天在八隊的眼中,他無論如何都是逃犯了,他喊破了喉嚨也沒用──
他顫抖著提刀站起──
他只有去割他們的喉嚨!
可小妹迎風一晃,掌中已多了閃亮之物!
飛刀!
小妹素面一沉,將飛刀冷冷扣緊。
兩名武士舉盾衝鋒,藍盔猙獰可怖。
陽光、鮮花、氣流,盈盈飛動的衣袖,刀光!
小金眼前一花!
兩柄弧形飛刀分成兩道,先後從小妹掌中射出!
刷刷的美麗弧線,烏光掠過花海,詭魅無聲。
閃電般地恰好繞過盾牌,消失在盾牌後。
小金瞪大眼睛看。
他看到兩面沉重的盾牌墜落!
他看到兩名重甲壯漢仰頭翻倒!
每名壯漢倒下的瞬間,頸中都有一點閃亮!
小金頭一次目睹飛刀門的飛刀。
他覺得小妹的刀法雖然不如傳說中的「飛刀殺」,能發不能收,但手法之妙,封喉之準,已世屬罕見!
──他不知該慶幸還是悲哀?小妹身懷飛刀,接著搏殺時必能助自己一臂之力,可她殺的兩個畢竟是官府中人。
──他還一閃念,幸好在樹林時她的刀囊掉了,否則二馬屎坨子他們將枉為刀下鬼!
──他不敢想太多。
他朝小妹奔去。
小妹喘息著,掌中扣起第三把刀。
他知道是最後一把。
他拉住她,說:「留下這一把,不可妄用。」
他看到了她臉上的疑問,於是不等她開口,便主動解釋道:「因為,對方還有十二個!」
小妹輕輕地問:「他們來了?」
小金一愣,他知道小妹這樣問,就有她的道理,他朝四周環望。
花叢中,立著六隊武士,卡住六個方位,橫刀持盾,蓄勢待發。
連被小妹飛刀射殺的兩具屍體旁邊,都立著一隊!
小金發覺真的不能低估八隊了。
他根本就沒注意他們怎麼潛過來?應該是趁著小妹與上一隊搏殺時,悄悄伏在花叢中,無聲無息的摸近,而那時候,小金的注意力全在小妹身上。
既然被訓練成殺人的部隊,他們殺人的時候也會偷襲或不擇手段!
也許從頭一隊被消滅的情形,他們意識到小金不能低估。
小妹面無表情,慢慢地把最後一把飛刀放還刀囊。她緊握著藤棍。
小金知道便想去屍體那兒取回上兩把飛刀,也不可能。
他和小妹只有兩件武器:
一柄砍捲了刃的刀、和一把細小的飛刀,此外還有一根棍子,那根本不算武器,不過是讓小妹用來探路的。
可兩人已用不著探路,因為所有的路已封死!
鋼刀捲了刃,砍出去便大打折扣;而飛刀射出,亦有去無回。
小金忽然想起,自己身上還有弓箭。
不過他實在沒把握,箭能不能夠射中盾牌後的武士,因為箭不能像小妹的飛刀一樣轉彎!
花海中一片寂靜,他與小妹背靠背站著,面對著十二名武士。
「他們為何不動?」小妹問。
「在等我們動。」小金苦笑道。
他覺得那十二個藍甲武士就像十二塊寒冰!他不由打了個寒顫!
小妹的脊背一動,察覺了。
「八隊一出,絕無活口?」她輕輕問。
「是。」
「你擔心打不過?」
「是。」小金承認。
「我們會死在這兒?」
小金不能回答,他想告訴她實話──這種可能性很大!但是他說不出口。沉默就是回答。
她也沉默了──然後她慢慢說:「請你答應一件事!」
「好。」小金說。
他想都沒有想,本能地答道。他沒有去考慮,她要他答應的事情有多難?在他眼中,她只是個單純的女孩子。
再說答應不答應,有什麼區別呢?過一會兒,他也許就是死人!死人什麼事也答應不了──
她輕輕地說出來:「讓我摸摸你的臉。」
小金怔住。
他絕對沒想到,在生死關頭她居然有這樣孩子氣的念頭?
別人要他倆的命,她卻想摸他的臉?
她慢慢地轉身,手顫抖著,開始尋找。
她為什麼抖?是知道生命即將結束了嗎?
她的手抖得很厲害,竟摸不準。
小金不忍心,將臉湊近她。
他倆一動,對面的八隊也動了!其中的一隊冷冷邁步,踏過花叢而來!
花瓣在風中飛動,迷彩般碎屑,蔥玉般的手在彩屑中穿行。
小妹的手。
小金握住了她的手。
他把那隻手輕輕按在自己臉上。
她靜靜地摸,很仔細,像不知道兩柄鬼頭刀正陰森逼近。
小金也不理會那兩柄刀。
如果非要和它們決一死戰,他寧願先享受手的溫柔。
小妹低聲說:「我想記住你的樣子!」
她的聲音很寧靜,也有感激。
兩柄大刀呼嘯著劈來了──
誰能願意讓這樣一個單純的女孩子死?
她從出世起,眼睛就看不見,她只能帶著對一個男人的記憶死!
可是她感謝他,她臉上的表情很滿意。
小金的血發熱了。
他忽然覺得,自己有了生的勇氣和戰的決心!
他甚至覺得,自己真成了無所不能、挑戰官府的隨風大俠!
他都忘了自己本來就是官差!
於是,他低吼,舉刀!
刀很快,噹噹兩下,格住了兩柄鬼頭刀!
刀雖捲刃,可他的信心沒捲刃!
於是,一場慘絕人寰的廝殺就開始了!
──這場仗將從午後打到黃昏,從黃昏打到天黑!
──這場仗將把刀客變成魔鬼,人變成野獸!
──花海嗚咽,殘陽如血,天空變色!
腥紅的夕陽中,一切都被染上了血光!
八隊的血、小金和小妹身上的血!
八隊源源不斷,用厚盾和鬼頭刀從各個方向輪番攻來!
秩序井然,冷酷也瘋狂!因為八隊成名以前,還很少碰到這樣倔強和刀快的對手!
他們有的人被打倒了,可仍然從地上爬上,憤怒地用頭盔中的牙齒齧咬小金的腿!
小金也竭盡全盡阻擋他們。
他用刀砍!
他用箭射!
他用身體撞!
他用拳頭打!
他一次次地負傷,也被刺激得瘋狂!
他瘋狂地怒吼!他知道他們聽不見!他只是要激發自己的意志,像求生的野獸一樣,以免被他們殺掉!
於是他吼叫著,搶過一具屍體中的鬼頭刀。
他發狂般一揮!一股鮮血像爆炸般噴灑向天空,使滿地的花朵也為之黯淡!
天邊的夕陽,像是被這股鮮血噴紅!
血光中,高高飛起的是一顆連盔頭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