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延伸閱讀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新聞稿
第一章 姓氏筆畫 (二)
第三章 神祕女郎 (三)
第六章 她有一個夢想 (一)
第七章 血腥之旅 (二)

作 者 作 品

英雄
十面埋伏+英雄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明長歌 全系列套書
大明長歌 卷四 小重山
大明長歌 卷三 覓封侯
大明長歌 卷二 前出塞
大明長歌 卷一 採蓮曲


十面埋伏(AK0088)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新人間叢書
作者:李馮
導演:張藝謀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4年07月05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36頁
ISBN:9571341428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十面埋伏+英雄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新聞稿第一章 姓氏筆畫 (二)第三章 神祕女郎 (三)第六章 她有一個夢想 (一)第七章 血腥之旅 (二)



  第三章 神祕女郎 (三)

第三章 神祕女郎 (三)

小金離開縣衙時,喝了三分酒,等到了牡丹坊,酒意便變成七分!
這正是他的絕妙可愛之處。
他赴京師公幹剛回,還沒有來過新牡丹坊,所以這裏沒有人認識他,可以盡情喬裝。
所以,他斜睨著眼,穿著那件繡金綠袍,腰間繫著一柄劍,大咧咧地站在牡丹坊樓下大堂。
四處都雕滿了牡丹花,牆壁、屏風、立柱、扶手。雖然假花無色無味,但金碧輝煌間,也顯出牡丹坊新開業的奢華淫靡!
一名鴇母領著龜奴,笑吟吟來迎客人。
那鴇母三十餘歲,柳葉眉帶著俏意,有無窮風月!
龜奴端著盤子,上盛葡萄美酒。
小金持酒一飲而盡,他喝酒的動作一向很快!
小金一笑:「好酒,好花!」
鴇母也笑:「既為牡丹坊,豈能無酒無花,就連小女子們,也以花為名。」
鴇母的聲音很沙啞。
鴇母拍拍手,出來了一排妓女,個個濃施粉黛,蛾眉顧盼,裙子上也繡著花,花色各異。
龜奴換過一只長方盤,盤中有一方方小木牌:桃花、楊花、杏花、菊花、桂花……分別是妓女名字。
每只木牌前,配有小酒盞。
鴇母示意,讓小金看中哪位姑娘,便取酒而飲。
豈料小金手一伸,啪啪啪啪啪,竟將十餘杯酒一氣飲盡!
這下鴇母、龜奴與姑娘們皆驚,難道這客人要通嫖牡丹坊?他們從沒有見過一個客人喝酒如此快!
小金卻醉眼惺忪,皺起眉:「你這些花,脂粉氣重,甚是無趣,酒倒不錯。」
鴇母試探:「不知客人喜歡什麼?」
小金酒氣醺醺:「聽說有一個新來的舞伎,舞跳得好!」
鴇母為難:「可這舞伎與別的姑娘不同,只為貴客舞,且不許客人近身。」
小金呢喃著,將三十兩銀子拋進龜奴托盤。
鴇母笑了:「客人莫忘了規矩,許看不許動!」
小金哈哈道:「既然賞花,當然只看不採!」
──於是,小金跟著鴇母、龜奴便上了樓。
──路過樓上浴池時,小金瞥見裏面紗簾輕垂,水氣彌漫,池底鑄有一朵碩大的牡丹花。
──數位丫嬛圍著浴池在忙碌,加熱水,試水溫,香料、皂莢、浴刷、絹巾不斷在傳遞。
──小金瞥得眼睛發直,鴇母笑著推他,「舞伎待客前,需得湯浴,客人急什麼?」
──小金便不好著急,老實跟著鴇母拐入隔壁內堂。
內堂很大,榻上也置有酒。
小金邊飲邊等,他想像著隔壁浴池的情形,一名舞伎如何寬衣入浴,「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扶起嬌無力。」大唐昔日貴妃入浴,恐怕也如此吧。
這樣一想,小金越發期待。
他的酒意便有十分。
他年輕英俊的臉上,也散發出狎邪之氣。
他聽到了侍女的聲音,「舞伎,請抬足──」他猛轉頭,看到兩名侍女扶著舞伎進來。舞伎動作遲緩,輕輕提起纖足,邁過了門檻。
舞伎被綢巾裹著。
侍女悄悄撤下綢巾,退出門去。
舞伎便立在紅線毯上。
舞衣湛藍,薄如蟬翼,透出裏面雪白隱約的胴體!
最特別的是舞伎的姿態,她不轉頭,卻輕輕伸出手試探,像尋找客人的方向。小金盯著看,瞧出些端倪了。
「你是盲女?」他好奇問。
舞伎不說話,點點頭。

小金的眼神放肆了,當任何人知道對面的美人看不見自己,多半都會這樣。小金從頭到腳、又從腳到頭地打量舞伎,她身材姣好,舞衣胸口開得很低,露出細嫩美麗的乳溝。
小金頭腦發熱,覺得酒意有十二分了。
但他很快就見識到這舞伎的厲害──
「既為盲女,如何來此?」小金問。
「誰說盲女就不能來此?」
「說得好!」小金一愣,不怒反笑,「你從小目盲?」
「是。」
「叫什麼?」
「小妹。」
「牡丹坊中,人人都以花為名,為何你的名字如此簡單?」
「小妹不願與尋常女子爭奇鬥豔!」
「怎樣算是不尋常?」
「此處的花,根本不能算花!真正的花,開在山野爛漫處!」小妹冷冷道。
小金痛飲一口酒,表情復萌狎邪挑逗:「只要使我高興,我便帶你去山野爛漫處!」
小妹立在那裏,卻不理他。
小金問:「你擅長何舞?」
小妹:「世間萬物,皆可為舞!」
小金:「好!」
他突然立起,猛地拔劍!
他酒意醺然,可身手依然非常矯健,能動作快時,他從來不會慢,劍聲嗡然,驚動了前面小妹。
小金:「你上前來!」
小妹聽到,猶豫片刻,伸著手摸索,朝小金的所在移步。
小金提劍睨著她,有意低沉地呼吸,像野獸暴露著自己的方位。小妹快靠近時,她就停住不動了。小金卻動。
他把劍探向小妹,將涼潤的劍刃貼住小妹纖秀的手臂,隔著那層薄薄的舞衣往下滑,像挑逗和撫摸。小金似乎很喜歡這個遊戲,他盯著小妹,劍越滑越慢。
小妹看不見,胸膛劇烈起伏,也不躲閃。
劍將要滑盡小妹腰肢時,小金刷刷數下,劍花一翻上挑,削斷了小妹舞衣細細的腰帶。舞衣更鬆弛了,像軟軟的雲,似乎只要有微風吹來,小妹的胴體便會畢現!
小金舉著劍,得意地微笑!
他的笑容向來迷人,很少有女性能抗拒。
但小妹是盲女,她突然抬手,輕輕捏住了抵著自己的劍尖!
小金一驚,他看著小妹順著劍刃慢慢摸上,貼近過來。他收住笑,疑惑地估判小妹是什麼意思?小妹一手握著劍柄,騰出的另一手卻輕觸小金身體的各個部位,肩、腰、腹。
小妹摸好了,輕輕奪過小金的劍,退回原處。
小金愈疑惑。
小妹提一口氣,卻「刷」地出劍!
她動作潑辣凌厲,快得不遜於小金,劍光一晃,連畫數下,將小金的綠袍割開!
──原來她剛才觸摸,是要辨明小金的身體方位。
──她劍鋒一挑,綠袍竟飄然飛起,像蛻皮一樣脫離了小金。
剎那間,小金只剩白色內衣長褲,頗有些狼狽。
他大概得慶幸面對著的是盲女。
可小金就是小金──
小妹冷冷道:「客人還想如何?」
小金一怔,隨即笑道:「原來小妹嫌這袍子礙事。」
小妹手一揚,把劍擲回給小金。
她靜靜而立,薄衫半掩酥胸。
十名藍衫女樂抱著琵琶悄然進,在一旁落座。
女樂們注視著小金,等待客人下令。
小金將劍歸鞘,順手擱在几案上,小妹靜靜地聽著。
小金舉杯示意,十雙纖手一起落向琵琶弦。
一陣清脆鳴響,猶如雨珠擊打水面。
琵琶聲嘈嘈切切,似疾風將小妹包圍。

一抹水藍破空!
小妹動了,她將湛藍長袖朝前一揮,幻化成千奇百異的優美姿態!
她收袖,再隨樂聲舞,長袖形狀復變,神奇莫測!
小金看得發癡。
琵琶聲密密如潮,小妹的舞也驟!長袖在空中縱橫,滿屋都是閃爍迷離的藍!
小金飲酒助興間,小妹已盈盈而歌:
「北方有佳人,
絕世而獨立。
一顧傾人城,
再顧傾人國。
寧不知傾城與傾國,
佳人難再得!
……」
這首歌,乃漢代李延年所做,為樂府中的絕唱,此時被小妹揮袖唱來,別有一種誘人!
經過一番舞,她舞衣凌亂,露出雪白肩頭,胴體也閃現。
小金看得酒意上湧,也不由握劍擊案,高歌作和:
「金樽清酒斗十千,
玉盤珍饈直萬錢。
停杯投箸不能食,
拔劍四顧心茫然。
……」
他把剛學過李太白詩歌縱聲唱來,雖不切景,有些不倫不類,也別有豪邁!
然而,他沒有拔劍。
他整個人卻拔地而起,像野獸一樣撲向小妹!
小妹猝不及防,被小金按住。
小金不容分說,便要剝去小妹的舞衣。
小妹驚叫一聲,掙脫這名醉鬼,欲逃向一旁,可盲眼人怎躲得過明眼漢,小金搖晃著一躍,又將小妹撲倒在女樂工中間。
這下屋中大亂,琵琶撞飛,女樂尖呼,小金與小妹翻滾著,場面十分不堪。
鴇母聞聲趕來,驚慌喊:「客人別壞了規矩!」
鴇母與龜奴想拉開小金,可小金年輕力大,根本撼不動。
忽然,有一個嚴厲的聲音──「住手!」
聲音並不高,但充滿執法者的威嚴!
凡是在街面上晃悠的小混混,都熟悉這種聲音!
小金當然也熟悉這聲音。
他就乖乖住手了。
──他早就等待著這一聲。
──因為這一聲是我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