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三〉
尋秦記〈卷四〉
尋秦記〈卷五〉
尋秦記〈卷六〉
尋秦記〈卷七〉
大唐雙龍傳【卷一】: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二】: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三】: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四】: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二〉(AK0102)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6月1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92頁
ISBN:9571334049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1

五天後,項少龍已能下榻行走,除脅下的傷口不時作疼,體力精神全回復過來。他和趙倩的感情進展至難捨難離的地步,雖終日躲在房內,日子毫不難過。紀嫣然自那日起,沒有來訪,據鄒衍說信陵君一直懷疑她,監視得她很緊。

項少龍相信大梁的戒備終會鬆弛下來,因為人性就是那樣,沒有可能永遠堅持下去。而且如此毫無遺漏的搜索仍徒勞無功,誰都會懷疑他們已遠走高飛。這一晚兩人郎情妾意,正鬧得不可開交,紀嫣然來了,看到臉紅耳赤的趙倩,自己的俏臉不由飛起兩朵紅暈,更使她明媚照人,美艷不可方物。

紀嫣然請來鄒衍,鶯聲嚦嚦說道:「我四日前派人到城外假扮你們,還背著假造的木劍,故意讓人發現蹤影。現在終於收效,昨天信陵君親自領兵,往楚境追去,大梁的關防放鬆下來,是你們離開的時候哩。」

項少龍和鄒衍同時拍案叫絕,想不到紀嫣然有此妙計。難得的是她直到成功方說出來,顯示出過人的涵養。紀嫣然幽怨地看項少龍一眼,俏臉現出淒然不捨之色。

項少龍一愣說道:「妳不跟我們一起走嗎?」

紀嫣然搖頭道:「嫣然想得要命,但假若如此不顧一切而去,誰也知道我和你有關係,那嫣然將會牽累很多人,包括鄒先生在內,信陵君那天來搜望天樓,正因嫣然常借口來觀星,所以惹起他的疑心。」

項少龍知此為事實,苦惱地道:「何時我們可再見面呢?」

紀嫣然嫵媚一笑道:「嫣然一生最大的願望是能輔助新聖人統一天下,使萬民不再受戰亂之苦,怎肯把你輕易放過。」

項少龍搖頭苦笑道:「我絕不相信自己是新聖人,縱使能回趙國,亦是艱險重重,危機四伏。妳若要找真的新聖人,最好耐心點去尋找,免得看錯人,將來後悔莫及。」語氣中充滿酸澀之意,自是因紀嫣然愛上他的緣故,只因以為他是新聖人。

紀嫣然臉上掠過奇異的神色,垂頭不語。

鄒衍正容說道:「你說的反證實你是新聖人,因為代表你那粒特別明亮的新星正被其他星宿凌迫,照天象看,你最少要二十年才可一統天下,目前自是危機重重。」

項少龍聽得渾身一震,瞠目結舌呆瞧鄒衍,首次不敢小覷這古代的玄學大師,因為秦始皇的確約在二十年後統一戰國,成為歷史上第一個皇帝。

紀嫣然忽然道:「鄒先生,倩公主,嫣然想求你們到廳外待一會,嫣然有話和項少龍說。」

鄒衍和趙倩會意,走出房外,還關上門。

紀嫣然仍低垂螓首,沉聲道:「項少龍,我要你清楚知道,紀嫣然喜歡上的是你這個人,與你是不是新聖人扯不上關係。」

項少龍曉得剛才的話傷害了她,大感歉意,伸手過來摟她。

紀嫣然怒道:「不要碰我!」

項少龍乃情場高手,知她放不下面子,哪會理她的警告,撲過來把她壓倒蓆上,深深吻著她的香唇。紀嫣然象徵式地掙扎兩下,熱烈回應,恨不得與他立即合體交歡。

二人分開後,紀嫣然淒楚地道:「明天清早,韓非公子會押解借來的一萬石糧回韓國,嫣然早和他說好,其中一輛糧車底部設有暗格,可無驚無險把你帶離大梁。項郎!嫣然注定是你項家的人,無論如何也會去尋你,切莫忘記人家!」

◆ ◆ ◆ ◆

項少龍和趙倩擁臥糧車底的暗格,果如紀嫣然說的無驚無險地離開大梁,往濟水開去,到那裡後會改為乘船,沿河西上韓境。

外面下著遲來的大雪,車行甚緩,加上暗格底墊有厚棉被,兩人並不覺辛苦,反成為溫馨甜蜜的小天地。兩人親熱一番,又努力壓下情火,免一時控制不住發生肉體關係。

趙倩看著暗格的頂部,由衷地道:「我從未見過比嫣然姐更美更有本事的女孩子,略施手法,便把我們舒舒服服送出大梁。」

項少龍欣賞她美麗的輪廓,想的卻是另一回事,微笑道:「妳會不會介意不當這個公主!」

趙倩側轉過來,用手支起白裡透紅的臉蛋,秀眸亮光閃閃,深情地瞧著他道:「倩兒只介意一件事,就是不能做項少龍的女人,其他的都不介意。」

項少龍沉吟道:「那就好辦,讓我設法把妳藏起來,然後報稱妳被囂魏牟殺害,那樣妳以後就不用回宮做那可憐的公主。」

趙倩大喜說道:「你真肯為倩兒那麼做?不怕父王降罪於你嗎?」

項少龍玩笑似地道:「我是新聖人,哪會這麼容易被人修理的。」嘻嘻一笑道:「其實我還是為了自己,我憋得實在太辛苦。」

趙倩霞燒玉頰,埋首入他懷裡,又羞又喜以蚊蚋般的聲音道:「項郎你什麼時候要人家,倩兒什麼時候給你。」

項少龍心中感動,用力把她摟緊。

趙倩柔情似水地道:「倩兒不是請項郎為我殺趙穆報仇的嗎?倩兒現在改變主意,只希望和項郎遠走高飛,其他一切不想計較。」

項少龍心中嘆息,那舒兒的仇又怎麼算?趙穆與自己,是勢不兩立。

車子停下來,原來已抵達濟水岸旁的碼頭。

◆ ◆ ◆ ◆

三艘韓國來的雙桅帆船,載著一萬石糧貨和這對患難鴛鴦,朝韓國駛去。

項少龍和趙倩在韓非的掩護下,脫身出來,躲在一個小船艙裡。船上雖全是韓兵,韓非仍小心翼翼,免得洩漏風聲。兩人樂得恣意纏綿,尤其解開了不能結合的枷鎖,想到很快會發生什麼事,項少龍這風流慣的人故不用說,連一向斯文嫻淑的公主也開始放浪起來。

韓非派心腹送來晚餐,兩人並肩坐在地蓆上,共進美食。

項少龍想喝點酒,趙倩硬是把他的酒壼搶走,嬌痴嗲媚地道:「不!趙倩不准你喝酒,人家要你清清楚楚知道在做什麼事。」

項少龍看她的俏樣兒,搖頭晃腦道:「酒不醉人人自醉,待會看到公主躺在被褥上的美麗身體,項某人定醉得一塌糊塗,怎還清醒得來?」

趙倩把一塊雞肉送進他口裡,喜孜孜地道:「說得這麼動聽,哄得本公主那麼開心,賞你一塊雞肉。」

項少龍用口接過雞肉,撲將過來,伸手解她的衣扣,笑道:「讓我來看看公主的嫩肉兒。」

趙倩大窘,欲拒還迎地以手遮掩,最後的勝利者當然是項少龍,伸手由領口探入她羅衣內。美麗的小公主全身酥軟,蜷入他懷裡,羞喜交集地承受,柔聲說道:「外面下著雪哩!」

項少龍一手溫香,哪有閒情理會外面下雪還是下霜,貼上她臉蛋揩磨著道:「我現在做的事算不算監守自盜?」

趙倩「噗哧」笑起來,手指括幾下他的臉,表示他應感羞慚。項少龍心中充滿溫馨,古代的美人兒比二十一世紀的美女更有味道。因為在這以男性為中心的社會,她們把終身全託付到男人手上,所以更用心,更投入,沒有半點保留,而他正是這不平等社會的得益者,想到此處暗覺慚愧。

趙倩忽然想起紀嫣然,道:「你曉得嫣然姐不是魏人嗎?她是越國貴族的後代,所以這麼美艷,武術這般好。」

項少龍給分開心神奇道:「妳怎知道?」

趙倩道:「當然知道,你昏迷時,她和我說了很多話。」又笑道:「你猜韓國借糧為何偏派個最不懂說話的韓非公子來?原來韓王惱他終日游說他改革政體,所以故意讓他做一件最不勝任的工作折辱他。」

項少龍搖頭嘆道:「韓國已是弱小,還有個這樣的昏君,拿借糧的大事來玩手段。」

趙倩道:「不過韓王此次料錯,韓非公子因為有嫣然姐為他奔走遊說,終於打動魏王,使他借出糧食,不過可是要歸還的。」

項少龍一驚道:「有點不對勁,看來魏國真的會來攻打趙國,否則不須討好韓國。」

趙倩嗔道:「不要提掃興的事好嗎?」

項少龍連忙認錯,笑道:「來!讓我看看公主的美腿!」探手來給她脫小棉褲。

趙倩一聲尖叫,離開他懷抱。

項少龍坐起來,移到她身旁,伸個懶腰,舒服得呻吟起來,含糊不清地嚷道:「來!讓我們幹一件畢生難忘的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