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三〉
尋秦記〈卷四〉
尋秦記〈卷五〉
尋秦記〈卷六〉
尋秦記〈卷七〉
大唐雙龍傳【卷一】: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二】: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三】: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四】: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二〉(AK0102)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6月1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92頁
ISBN:9571334049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2

三天後,船隊進入韓境。

項趙兩人與韓非殷殷話別,韓非使人牽來一匹渾體烏黑,神駿之極的駿馬道:「項兄!這是紀小姐最寵愛的坐騎,特別囑我帶來好給你作路上腳力。」

趙倩「啊!」的一聲叫起來,認得是那晚紀嫣然來救他們時騎的駿馬,歡喜地撫牠的馬頭。
項少龍見美人恩深義重,不由滿懷思念。

韓非當然明白他的心情,伸手與他握別道:「此次魏國之行,最大收穫是認識嫣然這個紅顏知己和項兄這種胸懷遠大的英雄人物。這匹馬名『疾風』。珍重!」

項少龍收拾心情,與趙倩騎上疾風,電馳而去,老遠還看到韓非向他們揮手。兩人曉行夜宿,沿韓魏邊境北上,往趙國前進。紀嫣然還為他們預備乾糧和簡單營帳等荒野之行的一切必需品,使他們不用為此煩惱。

今次返趙的感受比之赴魏之行大不相同,心情輕鬆,趙倩初嘗男歡女愛滋味,由少女變作小婦人,快樂得像隻小雲雀般不住在項少龍耳邊唱著趙國的小調,令項少龍非常享受。

愈往北上,天氣愈冷,霜雪交襲,只好找山野洞穴躲避。十多天後,他們抵達韓國邊境廣闊的疏林區,越過此區,將再進入魏境,接著走三天可到達趙國的邊界。這是韓國著名的狩獵場地,屬於低山丘陵地帶,是針葉樹和闊葉樹的混雜林,喬木、亞喬木、灌木等品種繁多。黑熊、馬、鹿、山羊、野兔隨處可見,還有無處不在的野狼,有時整群追在馬後,要項少龍回馬用飛針射殺數頭,野狼爭食同類的屍體,才無暇追來。

兩人一騎,在白霜遍地的林木間穿行,樹梢披掛雪花霜柱,純淨皎潔。這天來到一條長河的西岸,河心處尚未結冰的河水夾著雪光雲影滾滾流往東北。氣候更轉嚴寒,兩人全身連頭緊裹在厚棉袍中,還要戴上擋風的口罩,勉強抵著風雪。地上積雪及膝,疾風舉步維艱,唯有下馬徒步行走,希望找到人家,借宿以避風雪。

雖然冷得要命,但一望無際的茫茫林海雪原,變幻無窮的耀目雪花,令這對恩愛的情侶目不暇給,歎為觀止。四周萬籟俱寂,只有腳下鬆軟的白雪被踐上時發出聲響。偶然遠方傳來猛虎或野狼的吼叫,則使人毛骨悚然。

午前時分,狂風忽起,雪花像千萬根銀針般忽東忽西,從四方八面疾射而至,令他們睜不開眼來,腳步不穩。捱了一會,疾風再不肯前進。項少龍暗忖怎也要避過這場風雪,只恨前不見人,後不見舍,忽然記起以前軍訓時曾學過造愛斯基摩人的冰屋,方便又舒適,童心大起,到河旁結冰處以利刃起出冰磚,在趙倩懷疑的眼光下,砌成一間可容人畜的大冰屋,下面鋪以營帳棉被,還斬來柴枝,在裡面生起火來,登時一屋暖氣,風雪反變成浪漫樂事,疾風回復平時的安詳神態。

趙倩見愛郎如此本事,對他崇拜得五體投地,益發誠心討好逢迎,讓他享盡溫柔滋味。兩人擁眠被內,細說永不厭倦的情話,最後相擁酣睡。天明時,忽被異聲驚醒過來。他們留心一聽,竟是雀鳥在天上飛過時嬉玩吵鬧的聲音。詫異中,爬起來從透氣的小雪窗往外望去,天色放晴,大雪早無影無蹤。

兩人大喜,連忙收拾行裝,依依不捨地離開留下甜蜜回憶的冰屋。項少龍怕凍壞疾風,以布帛把牠的四條腿裹緊,還以棉布包紮肚腹,以免寒氣侵入內臟。又造了一個簡陋的雪橇,行裝全放到上面去,由疾風拉扯而行,項少龍則牽著牠,和趙倩並肩繼續朝北而去,這時他們已分不清楚踏足處屬於韓國還是魏國的領土,畢竟邊界只是人為的東西,大自然本身絕不認同。

嬌生慣養的趙倩走不到半里路大喊吃不消,坐到雪橇上,由疾風輕鬆地拖拉。

林木像一堵堵高牆,層層疊疊,比比皆是,不見涯際,穿行其中,使人泛起不辨東西的迷失感覺,幸好項少龍行軍經驗豐富,幾天前趁天色好時,找到極星的位置,認定地形,不致走錯方向。腳下白雪皚皚,不時見到雪地上動物的足跡,縱橫交錯,織成一幅幅奇特的圖案,當然他們亦留下另一組延綿不斷的痕跡。

好天氣維持不了多久,午後又開始下雪,愈下愈大。項少龍心中叫苦,正不知應否停下來還是前進之際,七間木構房子出現左方林木之間。兩人大喜,朝房子走去。木屋築在石砌的基層上,松木結構,扶梯連迴廊,人字形的屋頂積滿白雪,屋前後墨綠和深褐色的林木參天而立,挺拔勁秀。他們看得心中歡喜,到了房子前,高聲呼喚,卻沒有人回應。

趙倩忽然尖叫一聲,指著最大那間木屋的門口處,只見上面血跡斑斑,怵目驚心。項少龍走近一看,血跡仍相當新鮮,顯然發生在不久之前。於是吩咐趙倩留在外面,自己推門進屋,不一會臉色陰沉的走出來,再查看其他屋子,回到趙倩身旁道:「倩兒不要驚慌,這裡剛發生了可怕的罪行和慘劇,看來這裡的所有男女老幼,均被集中到這間屋內虐殺,連狗兒都不放過,女人有被姦污過的痕跡。」

趙倩臉色大變問道:「是誰幹的惡事?」

項少龍道:「不是馬賊便是軍隊,否則不能如此輕易控制這些強悍的獵民。」

趙倩顫聲道:「我們怎辦好?」

項少龍尚未答話,蹄聲響起。

兩人驚魂未定,回頭望去,一人一騎,由遠而近,馬上坐著一名魁梧大漢,馬後還負著一頭獵來的野鹿。

那人年紀在二十五六間,手足比一般人粗壯,兩眼神光閃閃,面目粗豪,極有氣概,遠遠見到他們,高聲招呼道:「朋友們從哪裡來的!」又大叫道:「滕翼回家哩!」

項少龍和趙倩交換一個眼神,均為歸家的壯漢心下惻然。那叫滕翼的大漢轉瞬馳近,兩眼射出奇怪的神色,盯著沒有親人出迎的房子,顯是感到事情的不尋常處。

項少龍搶前攔住他,誠懇地道:「朋友請先聽我說幾句話。」

滕翼敏捷地跳下馬來,冷冷望向他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項少龍道:「我們只是路過的人,裡面──」

滕翼一掌推在他肩上,喝道:「讓開!」

以項少龍的體重和穩如泰山的馬步,仍被他推得踉蹌退往一旁,雖是猝不及防,已可見滕翼的膂力何等驚人。

滕翼旋風般衝入屋內,接著是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呼和令人心酸的號哭,正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趙倩鼻頭一酸,伏到項少龍肩頭陪其垂淚。

驀地一聲狂喝,滕翼眼噴血燄,持劍衝出來,指著項少龍道:「是不是你幹的。」

項趙兩人愕然以對,滕翼顯是悲痛憤怒得失去常性,一劍迎頭劈來。項少龍早有防備,拔出木劍,硬擋他一劍,另一手推開趙倩。項少龍被他劈得手臂發麻,暗忖此人臂力比得上囂魏牟,滕翼已不顧生死,狀若瘋虎般攻來,劍法大開大闔,精妙絕倫。項少龍怎想得到在雪林野地會遇到如此可怕的劍手,連分神解釋都不敢嘗試,運起墨子劍法,只守不攻,且戰且退,擋格對方百多劍後,滕翼忽地一聲淒呼,跪倒地上,抱頭痛哭起來。

趙倩驚惶地奔過去,躲在項少龍背後,叫道:「大個子!裡面的人並不是我們殺的。」

滕翼點頭哭道:「我知道!你用的是木劍,身上沒有血跡,只是我一時火燒脹腦。」哭得倒在雪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