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三〉
尋秦記〈卷四〉
尋秦記〈卷五〉
尋秦記〈卷六〉
尋秦記〈卷七〉
大唐雙龍傳【卷一】: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二】: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三】: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四】: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二〉(AK0102)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6月1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92頁
ISBN:9571334049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3

滕翼跪在新立的墳前,神情木然。在泥土下,埋葬了他的父母、兄弟、妻子和兒女親人。自給自足的幸福生活再與他無緣,他甚至不知仇人是誰,只好盡生命的所有力量去尋找。仇恨咬噬他淌著血的心,趙倩陪著流淚飲泣。

項少龍來到滕翼旁,沉聲道:「滕兄想不想報仇!」

滕翼霍地抬頭,眼中射出堅定的光芒,說道:「若項兄能使滕某報仇雪恨,我把這條命交給你。」

項少龍暗忖此人劍法高明,勇武蓋世,若得他之助,是如虎添翼。點頭道:「滕兄是否想過賊子為何把所有人集中到一間屋子之內?」

滕翼一震道:「他們是想留下其他六間屋住用。」

項少龍對他敏捷的思路非常欣賞,說道:「所以他們一定會回來,而且是在黃昏前。」

滕翼兩眼爆起仇恨的光芒,俯頭吻雪地,再來到項少龍身前,伸手抓著他的肩頭,感激地說:「多謝你!你們快上路吧!否則遇上他們便危險。」

項少龍微笑著道:「你若想盡殲仇人,不應叫我離去。」

滕翼瞥趙倩一眼,搖頭道:「你的小妻子既美麗心腸又好,我不想她遭到不幸,我的三個兄弟雖及不上我,但都不是容易對付的,可見敵人數目既多,武功又好,我們未必抵擋得住。」

項少龍充滿信心地道:「若正面交鋒,我們自然不是對手,但現在是有心計算無心,當是另一回事。趁現在尚有點時間,我們立即動手布置。」

◆ ◆ ◆ ◆

項少龍與滕翼挨坐在屋內窗子兩旁的牆腳,靜心守候凶殘敵人的來臨。滕翼的情緒平復下來,顯出高手的冷靜和沉穩,眼裡深刻的苦痛和悲傷卻有增無減。

項少龍想分他心神,問道:「滕兄是否自少在這裡狩獵為生?」

滕翼默想片刻,沉聲道:「實不相瞞,我本有志於為我韓國盡點力量,所以曾加入軍伍,還積功升至將領,後來見上面的人太不像樣,只知排擠人才,對外則搖尾乞憐,心灰意冷下帶著家人,隱居於此,豈知──」

蹄聲隱隱傳來,兩人精神大振,爬起來齊朝窗外望去。雪花漫天中,在這銀白色世界的遠處,一隊人馬,緩馳而至。

項少龍一看下眼也呆了,失聲道:「至少有六、七十人!」

滕翼冷冷地道:「是九十到一百人。」

項少龍仔細觀看,驚異地瞧他一眼,點頭道:「你看得很準。」

滕翼道:「項兄你還是走吧!憑我們兩人之力,加上陷阱仍無法對付這麼多人。」

項少龍本來頭皮發麻,暗萌退走之念,現在明知滕翼決意死戰,反激起豪氣,沉聲說道:「滕兄不要這麼快洩氣,只要我們能堅持一會,天色轉黑,將大利於我們的行動,哼!我項少龍豈是臨陣退縮的人。」

滕翼感激地看他一眼,再全神貫注逐漸迫近的敵人。

天色轉暗,項少龍用足目力,大吃一驚道:「囂魏牟!」心中湧起強烈的歉意。

滕翼早聽過他的事,一呆道:「是齊國的囂魏牟!」旋即沉聲道:「項兄不要自責,不關你的事,你亦是受害者。」

項少龍見他如此明白事理,心結稍解,更欣賞這甘於平淡隱居生活的高強劍手。這時大隊人馬來至屋前外邊的空地,紛紛下馬。

項少龍和滕翼兩人埋伏的那棟房子,正是慘劇發生的地方,照常理,囂魏牟的人絕不會踏進這間屋子裡來。

囂魏牟臉色陰沉,征勒站在他旁,臉色好不了多少。旁觀手下們把馬鞍和行囊由馬背卸下,搬進其他屋內,囂魏牟咒罵一聲,暴躁地道:「我絕不會錯的,項少龍詐作朝楚國逃去,只是障眼法。而他若要回趙,只有三條路線,諒他不敢取道我們的大齊和魏國,剩下只有這條韓境的通道,為何仍找不到他呢?」

征勒道:「我們是乘船來的,走的又是官道,比他快十來天沒啥出奇,現在我們布置停當,只要他經過這裡,定逃不過我們設下的數十個崗哨。」

囂魏牟道:「記得不可傷趙倩!」話畢朝項滕兩人藏身的屋子走來。

項滕兩人大喜,分別移到門旁兩個大窗,舉起弩弓,準備只要他步進射程,立即發射。

征勒叫道:「頭子!那間屋──」

囂魏牟一聲獰笑說:「這麼精采的東西,再看一次也是好的,我最愛看被我姦殺的女人。」

項滕兩人蓄勢以待。

忽地遠處有人大叫道:「頭子!不對勁!這裡有座新墳。」

項滕兩人心中懊悔,想不到囂魏牟這麼小心,竟派人四處巡視。知道機不可失,機括聲響,兩枝弩箭穿窗而出,射往囂魏牟。此時這大凶人距他們足有三百步之遙,聞破風聲一震往旁急閃。

他本可避開兩箭,但項少龍知他身手敏捷,故意射偏少許,所以他雖避過滕翼的箭,卻閃不過項少龍的一箭,貫肩而過,帶得他一聲慘嚎,往後跌去,可惜未能命中要害,不過也夠他受的了。

近百人有一半進入其餘六間屋內,在外的四十多人睹變齊聲驚呼,朝他們藏身的屋子衝來。項少龍和滕翼迅速由後門退去,來到屋後,燃起火箭,朝其他屋射去。這些屋頂和松木壁均被他們下過手腳,在外面抹上一層易燃的松油,遇火立即蔓延全屋,閉上的門窗亦被波及。北風呼呼下,進屋的人就像到了個與外隔絕的空間,兼之奔波整天,剛臥坐歇息,哪知道外面出了事,到發覺有變,六間屋全陷進火海裡。一時慘號連天,有若人間地獄。

朝屋子衝殺過來的十多個賊子,眼看衝上屋台,忽地腳下一空,掉進項滕早先布下的陷阱去,跌落十多尺布滿向上尖刺的坑底,哪還有倖免或活命的機會。瞬息間,近百敵人,死傷大半,首領囂魏牟受傷。

滕翼兩眼噴火,一聲狂喊,衝了出去,見人便殺。項少龍由另一方衝出,兩枝飛針擲出,先了結兩個慌惶失措的賊子,拔出木劍,朝囂魏牟的方向殺去。

囂魏牟被征勒和另一手下扶起來,移動間肩頭中箭處劇痛錐心,自知無法動手,雖見到大仇人項少龍,仍只能恨得牙癢癢的,而己方只剩下二十多人,憤然道:「我們走!」

征勒和手下忙扶他朝最近的戰馬倉皇逃去。

項少龍眼觀八方,大叫道:「囂魏牟逃哩!」

眾賊一看果然不假,又見兩人武技高強,己方人數雖占優勢,仍占不到半絲便宜,轉眼再給對方殺了五人,心膽俱寒下,一哄而散,紛紛逃命。項少龍和滕翼見機不可失,全力往囂魏牟奔去。幾個忠於囂魏牟的賊子返身攔截,給如猛虎出柙的兩大高手,幾個照面全數收拾。
項少龍踢飛一名敵人,迅速追到囂魏牟身後。征勒見離馬匹尚有十步距離,拔劍回身,攔截項少龍。

項少龍大喝一聲道:「滕翼!追!」一劍往征勒劈去。

征勒不愧一流好手,運劍格擋,奮不顧身殺來,一時劍風呼嘯,殺得難解難分,最要命是征勒全是與敵偕亡的招數,項少龍一時莫奈他何,唯有等待他銳氣衰竭的一刻。

囂魏牟跨上馬背,滕翼剛好撲至,一劍劈出。

一個手下要回身應戰,竟被他連人帶劍,劈得濺血飛跌七步之外,可知他心中的憤恨是如何狂烈。囂魏牟強忍傷痛,一夾馬腹,往外衝出。滕翼一聲暴喝,整個人往前撲去,大手一探,竟抓著馬的後腳。戰馬失去平衡,一聲狂嘶,側跌雪地,登時把囂魏牟拋下馬來。

征勒扭頭一瞥,立時魂飛魄散。項少龍哪肯放過時機,「嚓嚓嚓」連劈三劍,到第三劍時,征勒長劍盪開,空門大露。當滕翼撲過去與囂魏牟扭作一團,項少龍木劍閃電刺入,征勒一聲慘哼,整個人往後拋飛,立斃當場。

囂魏牟臨死掙扎,一手捏著滕翼喉嚨,正要運力捏碎他的喉骨,卻給滕翼抓住露在他肩外的箭鏃大力一攪,登時痛得全身痙攣,鬆手慘叫。滕翼騎在他身上,左手用力一拔,弩箭連著肉骨鮮血噴濺出來,囂魏牟痛不欲生時,他的右拳鐵鎚般連續在他胸口重擊十多記,骨折聲爆竹般響起,囂魏牟七孔濺血,當場慘死。然後滕翼由他身上倒下來,伏往雪地上,失聲痛哭。

意料之外地,項少龍由囂魏牟身上搜到他失去的飛虹劍,心中不由感慨萬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