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三〉
尋秦記〈卷四〉
尋秦記〈卷五〉
尋秦記〈卷六〉
尋秦記〈卷七〉
大唐雙龍傳【卷一】: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二】: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三】: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四】: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二〉(AK0102)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6月1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92頁
ISBN:9571334049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5

次日黃昏時分,四人來到滋縣城外進入趙境的關防,趙倩扮作男裝,充當荊俊的弟弟,由於根本沒有任何戍軍的將領曾見過美麗的三公主,所以在進入邯鄲之前,不怕被人揭破。

城牆上的守軍剛喝止四人,看清楚是項少龍,把關的兵頭不待上級下令,立即開關放人入城,態度恭敬得不得了,可見項少龍在趙軍中建立起崇高的地位和聲望。事實上項少龍不斷把戰勝後斬獲的賊眾首級,俘獲的武器馬匹送回趙國,首先知道的正是這些守軍,對項少龍自然是刮目相看。

項少龍等四人在趙軍簇擁下,策馬朝滋縣馳去。趙倩騎術相當不錯,高踞馬上,儼然是個美少年。尚未抵滋縣,忽地前面一隊趙軍馳來。

兩隊人馬逐漸接近,項少龍認得帶頭的兩名將領,一人為守城將瓦車將軍,另一人赫然是大仇家趙穆。趙倩和項少龍臉色大變,卻是避無可避,唯有硬著頭皮迎上去。趙穆拍馬衝來,瓦車緊追在他身後。兩隊人馬相會,紛紛跳下馬來。

趙穆看到女扮男裝的趙倩,立刻認出,兩眼閃起貪戀的光芒,跪下施禮道:「巨鹿侯拜見三公主!」

嚇得瓦車和其他人忙拜伏地上。

項少龍心中叫苦,趙穆出乎意外的現身,破壞他本以為天衣無縫的安排,還得應付趙倩被查出破去處子之軀的後果。

趙倩反出奇地鎮定,道:「巨鹿侯請起!」

這回輪到項少龍領滕翼和荊俊向趙穆行禮,兩人清楚項少龍和趙穆間的關係,扮出恭敬的神色,心中當然在操這奸鬼的祖宗十八代。

趙穆吩咐瓦車道:「三公主沿途必受了很多勞累驚嚇,快護送鸞駕回城休息。」

趙倩相當乖巧,望也不望項少龍,隨瓦車先行一步。

趙穆和項少龍並騎而行,讚許道:「雅夫人和成胥早將大梁發生的事報告大王,大王對少龍應付的方法和機智非常欣賞。唯一的麻煩,是安釐那昏君遣使來責怪大王,說連三公主都未見過,便給你劫走。這事相當麻煩,看來還有下文。」

項少龍假裝完全信任趙穆,道:「還請侯爺在大王前美言幾句。」

趙穆言不由衷應道:「這個當然!」

問起滕翼和荊俊兩人。

項少龍道:「他們是曾幫助過卑職的韓人,卑職已把他們收為家僕。」卻沒有說出囂魏牟的事。

趙穆問道:「少龍回來途中沒遇上敵人嗎?」

項少龍直覺感到趙穆這話大不簡單,而且以趙穆的身分,怎會特地到這裡等他?難道趙穆和囂魏牟有不可告人的祕密關係?同時記起囂魏牟曾說過不可傷害趙倩的話,說不定因曾應諾趙穆要把人交給他。

口上應道:「卑職碰到囂魏牟,斬下他的首級!」

趙穆一驚失聲道:「什麼?」

項少龍更肯定自己的猜測,趙穆若不是清楚囂魏牟的實力,怎會如此震驚。

聽項少龍重複一次,趙穆沉吟頃刻,側過臉來,盯著他道:「據我們在大梁的探子說,你逃出信陵君府那晚曾被囂魏牟和他的手下圍攻,後來有人救了你,還把你送出大梁,那人是誰?」

項少龍更肯定趙穆和囂魏牟兩人祕密勾結,因為當時事情發生得非常快,那處的居民又怕惹禍不敢觀看,旁人不清楚圍攻者是囂魏牟和他的手下,只會誤認是魏國兵將。趙穆現在如此清楚當時發生的事,唯一道理是消息來自囂魏牟。心中暗恨,表面卻若無其事地嘆息道:「我也想知道仗義出手的好漢是誰,但他把我和公主帶離險境立即離去,沒有留下姓名。」

趙穆皺眉道:「你當時不是身受重傷嗎?」

項少龍肚內暗笑,奸賊你終於露出狐狸尾巴,若不是囂魏牟告訴你,怎會老子受傷多重也一清二楚。故作奇怪地道:「誰告訴你卑職受重傷,那都只是不關緊要的輕傷。」

趙穆也知自己洩了底,乾咳兩聲掩飾心中的尷尬。人馬進入滋縣的城門,項少龍心道放馬過來吧!看看誰是最後的勝利者。

次晨項少龍等和趙穆天明起程,沿官道兩天後回到邯鄲,立即進宮參見趙王,滕翼和荊俊則被他安排先到烏家去。趙王在議政廳接見他,只有趙穆相陪一側。

行畢君臣之禮,孝成王由龍椅走下石階,來到他身後負手道:「少龍!你教我怎樣處置你才好?你成功盜回魯公祕錄,殺死灰鬍,去我大趙一個禍患,立下大功。但你卻又不遵照寡人的吩咐,自作主張把三公主帶回來,教我失信魏人,說吧!寡人應賞你還是罰你。」

項少龍裝作惶然,跪下說道:「小臣知罪,但實是迫於無奈,魏人根本──」

趙王打斷他道:「不必多言,你要說的話雅王妹早告訴寡人,但終是沒有完成寡人交給你的使命。安釐王若違反婚約,便由得他失信毀約,現在卻變成是他可來指責寡人,你教寡人怎樣交待?」

項少龍無名火起,差點想把孝成王活活捏死,這麼不顧女兒幸福死活的父親,怎配作一國之君,沉著氣解下背上載有囂魏牟首級的包裹,放在身前道:「大王把這個囂魏牟的首級送回給魏王,他當知道與囂魏牟合謀的事被我們識破,再不敢追究此事。」

趙王愕然看著包裹,然後望著趙穆,有點不知如何處理項少龍的提議。

趙穆故作好人地道:「少龍你的提議很大膽,可是魏王隨口一句可把與囂魏牟的關係推得一乾二淨,甚至可說是你陷害他。唉!少龍的經驗仍是嫩了一點。」

項少龍早預料到奸鬼會這麼說,微微一笑道:「他和我們都是在找藉口吧,大王只須對安釐說,我為拯救公主,被迫躲避囂魏牟的追殺逃回邯鄲。魏境實在太不安全,魏人若想迎娶公主,請他派人來迎接公主好哩,看他怎麼辦?」

趙穆想不到項少龍竟想出這麼一個方法來,一時無言以對。

趙王呆了半晌,點頭道:「不失為權宜之計,就這麼辦,看看安釐那老傢伙如何應付?」

再對項少龍道:「暫時算你功過相抵,保留原職,好好休息幾天,有事寡人自會召你入宮。」

項少龍抹一把冷汗,連忙告退。

◆ ◆ ◆ ◆

項少龍剛離殿門,成胥迎上來,卻沒有久別重逢的歡欣,沉著臉低聲說:「雅夫人在等項兵衛。」嘆了一口氣。

項少龍湧起不祥的感覺,深吸一口氣,問道:「發生什麼事?」

成胥眼中射出悲憤神色,咬牙切齒道:「妮夫人死了!」

項少龍大為震驚喊道:「什麼!」

成胥神色黯然道:「事情發生在你離去後的第三天,早上侍女進她房內,發覺她拿著鋒利的匕首,小腹處有個致命的傷口,床榻全被鮮血染紅。」

項少龍像由天堂墮進地獄,全身血液凍結起來,胸口若被千斤重鎚擊中,呼吸艱難,身體的氣力忽地消失,一個踉蹌,差點仆倒地上,全賴成胥扶著。他臉色變得蒼白如紙,淚水不受控制地流下面頰。想起妮夫人生前的一往情深,溫婉嫻雅,如此橫死,還有公道可言嗎?

成胥扶他站著好一會後,項少龍咬牙問道:「她絕不會是自殺的,那些侍女什麼事都不知道嗎?」

成胥嘆道:「我們回來後就知道這麼多,那些侍女全被遣散,想找個來問問也辦不到。朝內的人又懾於趙穆淫威,不敢過問,大王現在完全被趙穆操縱,不會反對。」

項少龍失聲道:「趙穆?」

心中逐漸明白過來。趙穆見妮夫人從了他,妒念大發,向趙妮用強,趙妮受辱後悲憤交集,竟以死亡洗雪自己的恥辱。

趙穆這個禽獸不如的奸賊!

一陣錐心刺腹的痛楚和悲苦狂湧心頭,項少龍終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