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書摘 6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尋秦記〈卷四〉
尋秦記〈卷五〉
尋秦記〈卷六〉
尋秦記〈卷七〉
大唐雙龍傳【卷一】: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二】: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三】: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四】: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唐李靖卷二:龍戰于野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尋秦記〈卷三〉(AK0103)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6月1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84頁
ISBN:9571334162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書摘 6



  書摘 4

烏果在入門處把他截住道:「雅夫人和致姑娘都在等候三爺,我把她們分別安置到東軒和西軒。」

項少龍一聽立時頭大如斗,正事尚未有任何頭緒,男女間的事卻是糾纏不清,不禁英雄氣短,思忖片刻,決定先見趙致。步入西軒,趙致又乖又靜地坐在一角發怔,聽到足音垂下頭去,不知是表示仍在惱他,還是因被他目睹任李園輕狂而羞愧。項少龍來到她身旁隔几坐下道:「致姑娘不用陪李園嗎?」

趙致臉色變得蒼白無比,咬著嘴唇答非所問道:「師傅要趙致來請董先生到武士館一敘。」

項少龍心內明白她只是藉口來找自己,否則趙霸怎會遣個美麗的女徒獨自來約他,那並不合乎禮節。嘆道:「過兩天好嗎?現在我的心很煩。」

趙致仍低垂臉,以蚊蚋般的聲音道:「有什麼好煩呢?今天你既大顯威風,又贏得紀才女的青睞,我還以為你不會那麼早回來呢?」

項少龍忽然明白她來找自己的心意,是要向他顯示並沒有從李園,對這心高氣傲的美女來說,實是最大的讓步。亦可見她對自己是到了不克自持的地步。

趙致緩緩抬起臉,淒然地看著他道:「打我罵我都可以,因為是趙致不對。」

項少龍心中叫糟,當一個美人兒心甘情願讓你打罵,等於是任君處置。假若自己仍斷然拒絕,她除自殺外再沒有可挽回顏面的方法。不禁頭痛起來,立起身來。趙致惶然看他。

項少龍道:「致姑娘在這裡坐坐,我頃刻再來。」

匆匆離開往東軒去,趙雅正憑窗呆望著外面的花園,夕照下花木更帶著濃重的秋意。聽到他的足音,趙雅嬌軀微顫,轉過身來,含笑看他道:「紀才女沒有請先生留宿度夜嗎?」

項少龍冷哼一聲道:「你當她是那麼隨便的人嗎?老子連她的小指都沒機會碰過呢。」

趙雅知他是借題發揮,暗諷自己對李園隨便,心生羞愧,垂頭嘆道:「人家現在來向你賠罪,先生肯接受嗎?」

項少龍心中叫苦,今天實在不應出手,在重武輕文的時代裡,美女無不愛慕劍術高強的英雄,自己逞一時快意,雖挫李園的威風,亦使兩女同時向他傾倒,使他窮於應付。在那麼多急待完成的事情等著他之際,哪還有空去應付她們。趙致還易應付一點,趙雅則使他大傷腦筋,矛盾不已。最大的問題是他對趙雅仍有點愛意,仍迷戀她的肉體,所以很易生出妒恨的情緒。而基本上趙雅並非壞人,只是意志不夠堅定。但要原諒她是沒有可能,且亦不敢再信任她,只是過分傷害她有時又於心不忍。苦笑著說:「夫人說笑,妳又沒有開罪鄙人,有什麼須賠罪的地方呢?」

趙雅婀娜多姿地往他走來,快碰上他時,仰臉無限溫柔地道:「趙雅今晚留下不走好嗎?」

看著她吐出這麼誘人的話,感受她如蘭的氣息,項少龍像回到昔日與她恩愛纏綿的快樂時光中,一時不知身在何處。

趙雅見他神色迷惘,踏前小半步,嬌軀立時貼入他懷裡,意亂情迷地道:「先生對趙雅竟是不屑一顧嗎?」

項少龍一震醒來,暗忖幸好身上塗了點「情種」的汁液,否則說不定趙雅已把他辨認出來。伸手抓著她的香肩,振起堅強的意志,硬起心腸把她推開少許,免得受不了她驚人的誘惑。眼中射出銳利的神色,哈哈一笑道:「夫人怎會有此想法,只要是正常男人,就不會放過夫人。」

趙雅含羞道:「你還等待什麼呢?」

看她擺明車馬,任君品嚐的浪蕩樣兒,項少龍既心動又有氣,眼光放肆地落到她不住起伏聳動的美麗胸脯上,苦笑道:「若李園要妳明晚陪他,夫人能拒絕嗎?」

沒有人比他更明白趙雅放浪多情、意志不堅的性格。縱使以前深愛他時,仍忍不住齊雨的引誘而和他鬼混。與趙穆決裂後,現在又甘被奸賊狎弄。所以這句話是重重擊在她要害上。

趙雅果然立即花容慘淡,垂頭道:「不要問這種問題好嗎?人家很難答你的。」

項少龍無名火起,掉頭便走,冷冷地道:「夫人回府吧!董某還有客人要招呼!」

趙雅淒然叫道:「董匡!」

項少龍聽她叫得淒涼悲淒,心中一軟,停下來,沉聲道:「夫人還有什麼指教?」

趙雅來到他背後,不顧一切地攬上他的熊腰,貼上他的虎背,忽地痛哭起來,說不盡的淒涼苦楚。項少龍天不怕地不怕,卻最怕女人流眼淚。想起往日的恩情,把她摟到身前來,手忙腳亂地以衣袖為她拭淚。豈知趙雅愈哭愈厲害,一發不可收拾,把他衣襟全染濕了。無論項少龍如何恨她,在這一刻再不忍苛責。

好一會後,趙雅平靜下來,輕輕離開他的懷抱,紅腫的秀眸幽幽看他一眼,低聲道:「趙雅走了!」

項少龍大感愕然,隱隱感到她的失常是因為憶起他項少龍,故悲從中來,並且對其他男人意興索然,一時不知是何滋味。點頭道:「我送夫人到大門吧!」

趙雅神情木然道:「先生不用多禮!」轉過身匆匆離去。

項少龍回內宅更衣,同時使人把久候的趙致請入內堂。他有點口渴,差人沖兩盅熱茶,與趙致對坐廳中品茗。趙致有點受寵若驚,不時偷看他。項少龍心中一熱,暗忖若要占有她,她定然不會拒絕,只這個誘惑的想法,他便要費很大的理性才能勉強克制內心的衝動。這時的趙致,另有一股楚楚可憐的神態。事實上連他亦不明白為何自己沒有動這美女,只是為了荊俊的理由似未夠充分,因為她顯然沒有愛上這小子。

趙致輕輕地道:「那奸賊入城了!」

項少龍一時沒會過意來,不解地道:「奸賊?噢!妳在說田單?」

趙致垂頭道:「我真怕柔姊會不顧一切去行刺他。」

項少龍嚇了一跳道:「妳須勸她千萬不要魯莽行事,否則悔之不及。」

趙致欣喜地道:「原來你是關心我們的。」

項少龍知道無意間洩露心意,苦笑道:「由始至終董某都關心妳們。」

趙致臉上重現生機,白他一眼道:「為何你又處處要對人家冷淡無情呢?」

項少龍沒好氣地道:「那晚鄙人一心以為可與致姑娘共嚐交歡美酒,卻落得弩箭指背,差點小命不保,還要我對妳怎樣多情呢?」

趙致乃黃花閨女,聽他說得如此坦白,俏頰生霞,又是芳心竊喜,赧然道:「對不起!那只是一場誤會,趙致現在向你叩頭賠罪好嗎?」

竟真的跪下來,嚇得項少龍走了過去,一把將她扶起。

趙致任他扶著香肩逼得坐了起來,滿臉紅暈地橫他一眼,幽幽地道:「不再惱人家嗎?」

項少龍感到她的嬌軀在他手裡像吃驚的小鳥般顫抖,憐意大生,柔聲道:「姑娘何苦如此?」

趙致兩眼一紅,淒然道:「趙致幼逢不幸,家破人亡,柔姊又整天想著報仇雪恨,所以人家的脾氣有時不大好,所以才開罪先生。」

項少龍更是心生愛憐,暗忖其實她所有無情硬話,全是給自己逼出來的。忍不住一陣歉疚,騰出右手捧起她巧俏的下頷,微笑道:「不要說誰對不起誰,總之由現在開始,舊恨新仇,全部一筆勾銷如何?」

趙致臉上紅霞更盛,垂下秀長的睫毛,半遮美眸,在他手上輕輕頷首答允。那種少女的嬌態,誰能不怦然心動。項少龍忍不住湊過去,在她香唇上淺淺一吻。趙致嬌軀劇震,紅透耳根,反應比項少龍那天在馬背上輕薄她,還要激烈。

項少龍衝動得差點要把她按倒蓆上,合體交歡,不過靈台尚有一絲清明,勉強放開她,問道:「田單在什麼地方落腳,跟他入城的有多少人?」

趙致聽到田單之名,冷靜過來道:「他住進趙宮裡,多少隨從就不清楚,不過通常無論到哪裡去,總有很多衛士貼身保護他。」又道:「今晚趙王會設宴歡迎這奸賊,各國使節都在被邀之列。」

項少龍立刻知道又沒有自己的份兒,現在趙王是擺明礙著李園,要故意冷落他。

趙致有點羞澀地道:「先生可否去勸柔姊,我看她肯聽先生的話。」

項少龍無論如何,絕不能讓善柔冒險去行刺田單,爽快地站起來道:「好吧!我們去見妳姊姊。」

項少龍與趙致策馬馳出行館,一騎由遠而近,大叫道:「董爺留步!」

兩人愕然望去,赫然是蒲布。

項少龍趁機向趙致道:「妳先返回家中等我!」

趙致柔順地點頭,逕自離去。

蒲布來至身旁,喘著氣道:「侯爺請董先生立即往見!」

項少龍點頭答應,隨他往侯府趕去。他幾次想向蒲布表露身分,但最後都苦忍住了。半年前和半年後,人的心態說不定會起變化。項少龍在侯府的密議室見到趙穆。

這奸賊神色凝重,劈頭就道:「李嫣嫣真的生了個太子出來!」

項少龍好半晌會意過來,一震叫道:「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