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書摘 6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三〉(AK0103)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6月1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84頁
ISBN:9571334162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書摘 6



  書摘 6

紀嫣然道:「最近李園行為失常,全是因嫣然之故,他對你的最大心結,亦因嫣然而起,所以只要我明示對你沒有興趣,還與他虛與委蛇,再設法使他感到若以卑鄙手段對付你,我會不再理睬他,那他雖然恨你,也不敢貿然加害你。」

項少龍大感洩氣,道:「這怎麼行,最怕是弄假成真,李園這種人為求目的,往往不擇手段,像韓闖便給了我一瓶春藥,要我用來對付妳。」

紀嫣然忿怒地道:「韓闖竟然這麼無恥!」定定神後,摟緊他道:「嫣然早應付慣各種心懷不軌的男人,對付用藥更別有心得,包管不會讓李園得逞。何況人人均知嫣然不肯與人苟合,李園若想得到我,只有明媒正娶一途,那應是到楚國後的事。」

項少龍更感不妥,道:「現在他成為國舅,自然急於回楚培植勢力,好對付春申君黃歇,若他提出要把妳帶回楚國,妳若不肯依從會露出底細。」

紀嫣然道:「拖得一天是一天,現在邯鄲人人爭著巴結李園,你的境況愈來愈危險,若不急急穩住李園,可能明天都過不了。希望合縱之約沒有這麼快擬好,那李園就不能在短期內離趙回楚。」

項少龍暗忖最佳之策,莫如立即逃走,不過活擒趙穆的任務勢將沒法完成,回去怎樣向呂不韋和莊襄王交待?自己的血仇亦沒有雪清,為公為私,他也不可在眼看成功的時刻打起退堂鼓。猛一咬牙道:「如此難為嫣然了!」話尚未完,女婢來報,李園來找嫣然一道往趙宮赴宴。項少龍心底不舒服之極,心頭滴血的溜出去。



項少龍剛抵竹林,那頭大黃犬吠了起來。

他這次循正門入屋,由趙正迎他進內,老儒扯著他喟然道:「勸勸小柔吧!她從不肯聽任何人的話,田單的運勢如日中天,老夫實不願見小柔作飛蛾撲火的愚蠢行為。」

項少龍嘆氣道:「我也沒勸服她的把握。」

趙正道:「她表面雖擺出惱恨你的樣子,但老夫卻看出她常在想念你,這幾天她不時露出前所未有的惆悵神色,更會不時使性子,顯然是為你氣惱呢。」

項少龍想起那晚她被自己壓伏地上,下裳敞開,露出一對雪白渾圓的美腿,不由吞了口涎沫,朝後進走去,奇怪地道:「你們沒有書僮婢僕的嗎?」

趙正道:「老夫愛靜,晚飯後婢僕到書院那邊留宿,這對小柔也方便點,她是不可以露面的。」

項少龍恍然而悟,趙正把他送到天井處,要他自己進去。項少龍拋開煩惱,收攝心神,來到門前,剛要拍門,門已拉了開來,換上荊釵裙布,又是另一番動人風姿的趙致像守候夫郎回家的小賢妻般,喜孜孜道:「董爺請進來!」

他忍不住狠狠打量她幾眼,舉步進入小樓的廳堂。

趙致給他盯著看,不但沒有怪他無禮,還喜翻心兒的扯扯他的衣袖,指指樓上道:「姊姊在上面,你去找她好嗎?」

項少龍忍住先與她親熱一番的強烈衝動,奇怪地道:「你不陪我上去嗎?」

趙致嫵媚地笑道:「人家正在弄糕點來侍奉你這位貴客,希望藉此使你高抬貴手,再不要懲治人家,別忘了趙致曾說過任你打罵嘛。」

項少龍給她的媚態柔情弄得慾火大作,更不忍再次傷害她,並知道自己對趙致兩姊妹愈來愈泥足深陷。這叫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兩女的遭遇又這麼令人生憐,只是男人保護女人的天性,足令他疼惜她們。罷了!既來之則安之。項少龍忍不住順手在趙致臉蛋輕輕地擰一把,拾級登樓。趙致紅著臉回去弄她的糕點。他來到那天與兩女糾纏的樓上小廳,看不到善柔,目光掃過,右方兩間房子,其一門簾深垂,另一顯是無人在內。項少龍故意脫掉長靴,往門簾處走去。

房內傳來善柔冰冷的聲音道:「誰?」

項少龍應了聲「我」後,掀簾進房。善柔靠在秀榻另一邊的長几上,正坐起身來,在燭光的映照中,玉頰朱唇,加上有點散亂的秀髮,竟有股從未在她身上得見、嬌怯慵懶的動人美態。項少龍雖見慣美女,也不由雙目一亮。

善柔望著他時的眼神很複雜,自然地舉手掠鬢,站起身來,有點不好意思地道:「這幾晚睡得不好,剛才靠著小歇一會兒,竟睡著了。」

項少龍還是首次看到這美女風情無限的一面,暗忖在她堅強的外表下,實是另有真貌。若非親耳聽到,誰猜得出她能以如許溫柔的語調說話。

善柔見他目不轉睛看自己,臉微泛紅霞,語氣卻回復平時的冰冷,不悅地道:「董先生請在外面稍等,待我梳理好後……」

項少龍打斷了她道:「哪用梳理,柔姑娘現在這樣子最好看。」

善柔美麗的大眼睛不解地眨幾下,卻沒有堅持,冷冷地道:「你真是個怪人,衣髮不整還說更好看。好吧!到外面說話。」

正要跨過門檻,步出廳堂,倏地停下,原來項少龍大手一伸,攔著去路,若她再前移兩寸,酥胸就要撞上對方粗壯的手臂。善柔一點都不明白他為何攔著房門,不讓她走出去,一時忘掉抗議,愕然望著他。

項少龍自己也不明白為何對她如此放恣,卻知道若沒有合理解釋,美女刺客絕不肯放過他。隨口道:「是不是無論我怎麼說,都不能打消妳行刺田單的決定?」

善柔果然給他分了心神,徐徐地道:「你並不是我,怎會明白我的感受?那時趙致還小,印象不深,但我卻親眼看到爹娘兄姊和所有平時愛護我的親人忠僕,給鐵鍊像豬狗般鎖成一串長隊,綿延數里,被那些狗賊兵趕押回齊國去,由那時我心中只有一個願望,就是殺死趙穆和田單。」

項少龍點頭道:「確是人間慘事,假如妳只可殺死趙穆和田單其中一人,你會選誰?」

善柔顯然從未想過這問題,秀眸忽明忽暗,好一會道:「我會殺死趙穆。」

項少龍鬆了口氣,也大惑不解,道:「田單不是罪魁禍首嗎?」

善柔露出悲憤的神色,咬牙切齒地道:「若非趙穆,我的親族不會遭此滅門慘禍,最可恨他是以朋友的身分出賣我們,行為卑鄙,只為討好田單,做出傷天害理的事。」

項少龍柔聲道:「好吧!假若妳答應沒有我同意,絕不輕舉妄動,我就助妳刺殺趙穆,又讓妳們姊妹重聚,妳肯答應嗎?」

善柔大感意外,現出迷惑之色,打量他好一會,忽地向他直瞪眼睛,射出冰冷的寒光,冷冷地道:「你根本沒有理由來幫助我們,上次連小致在未得我同意下,提出兩姊妹從你的條件,仍不能打動你,為何現在突然改變了心意,你不怕毀掉你在邯鄲剛開始的事業嗎?」

項少龍大感難以招架,善柔因己身的遭遇,長期處於戒備的狀態中,絕不輕易信人。自己若沒有令她滿意的答案,怎能取得她信服,遑論還要得到她的合作。看來唯一之法,是揭開自己是項少龍的身分。那會帶來什麼後果,他真的無法知道。思忖間,他的目光無意落到她一對赤裸的纖足上,只見膚色圓潤,粉緻生光,極具動人美態,不由發起怔來。

就在此刻,一把鋒利的匕首抵在他脅下,善柔寒若霜雪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道:「你連騙人的話都找不到嗎?我早和致致說過,你只是垂涎我們姊妹的美色,故不將我們舉報,現在終洩出底細。哼!她還為你辯護呢。」

項少龍知她為了報仇,心態有異常人,仍想不到她會動輒出刀子,不過此刻卻有直覺感到她不會不給他辯白機會,便殺死自己。搖頭苦笑道:「若妳知道趙穆怎樣在趙王跟前搬弄是非,說我會影響趙楚的幫交,弄到現在我投閒置散,一心要離開趙國,當知我絕對有助妳對付趙穆的理由。」

善柔目不轉睛瞪他半晌,收起匕首。項少龍這番話真真假假,但孝成冷落董匡的事,善柔早從趙致那裡得到消息,只想不到是和趙穆有關,倒相信了大半。善柔忽地把嬌軀前移少許,讓充盈生命感覺的豐滿酥胸輕輕地抵在這男人的手臂上,帶點羞澀地道:「若你真能助我們殺死趙穆,善柔便是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