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書摘 6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三〉(AK0103)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6月1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84頁
ISBN:9571334162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書摘 6



  書摘 1

第一章 迎刃而解

言復劍出,眾人立知他了得。無論角度與速度,手法或步法,都在此看似簡單但卻矯若遊龍的一劍顯示出來,不愧是負有盛名的劍手。最精采處是他借腰腿扭動之力發勁,匯聚全身的氣力,迅若閃電,事前又不見警兆,說來就來,有如猛爆火山,霎那間劍鋒直抵凝然不動的滕翼胸前數尺。眾人代滕翼設想,眼下唯一方法,是退後拔劍,不過這會徒令對手氣勢暴漲,殺氣更滾滾而來,直至斃命劍下。換言之,無論如何,滕翼已因自恃不先行拔劍而失去先機。

滕翼嘴角逸出一絲笑意,倏地拔劍,卻沒有後退。眾人心中暗自感嘆,郭秀兒和趙雅更嚇得閉上雙眼,不忍目睹這大漢濺血倒地的慘況。

「噹!」全場目瞪口呆,滕翼抽離劍鞘只有兩尺的劍柄,竟毫髮無誤地猛撞言復劍鋒。儘管言復的力氣要比滕翼大,劍鋒怎也及不上劍柄用得出來的力道,何況言復的手勁根本不是滕翼對手。言復出道以來,從未見過有人能打開始便以劍柄克敵,整把劍竟給硬盪上半天,可是前衝的情勢卻沒法停下來,投懷送抱般往滕翼湊去。正叫糟時,滕翼的鐵拳在眼前由小變大。「砰!」言復口鼻鮮血狂濺,往後拋跌,竟給滕翼出的左拳活生生打暈,而滕翼的劍仍只是出了半鞘。「鏘」的一聲,劍又滑進鞘內。

全場人鴉雀無聲,好一會行館的武士爆起漫天喝采聲,為滕翼驚人的技藝和替他們爭回一口氣歡叫如狂。

李園哪想得到滕翼厲害至此,鐵青著臉喝道:「把沒用的傢伙抬走!」此語出口,連他旁邊的趙雅都蹙起眉頭,感到李園此人寡恩薄情,對失敗的手下沒有半點同情。言復被迅速移離廣場。

滕翼戟指向樓無心喝道:「輪到閣下!」

眾人目光全落到樓無心身上,看他有沒有應戰的膽量。

項少龍是場內唯一預知戰果的人,滕翼自得到他的墨氏補遺,劍術與武術修養無不更上一層樓,自己都沒有把握穩勝他,何況是言復。此時大笑道:「樓兄若因休息時間太短,氣力尚未回復過來,大可讓東閭子兄或其他人先戰一場。」

樓無心推無可推,霍地起立,冷哼一聲,走入場內。全場霎時靜下來。

紀嫣然湊到項少龍耳旁道:「我從未見過比你二兄更詭奇的劍法,比起李園毫不遜色。」

趙穆則是心花怒放,暗忖難怪「馬癡」如此大言不慚,原來從人裡竟有能以一擋百的不世劍手。

樓無心拔出長劍,擺開架勢,卻不搶攻,好先認清對方劍路和手法。滕翼仰天一陣大笑,右手按在劍把上,踏前一步,作勢拔劍。樓無心受他氣勢所懾,竟往後退一步,使兩人間仍保持著七至八步的距離。滕翼閃電移前,搶到樓無心左側,長劍離鞘而出,幻出令人難以相信無數朵似有實質的劍花,若攻非攻,有若盤餅毒蛇,昂首吐舌,隨時可猛噬敵人一口,且必是無可解救的殺戮。

項少龍拍腿叫好,滕翼這招以守為攻,使得出神入化,盡得墨氏補遺的真髓。樓無心完全看不透對手的劍路,雖叱喝作勢,卻再退一步,任誰都看出他是心生怯意。高手對壘,豈容一再退避。在微妙的感應裡,滕翼驀地劍勢大盛,由以守為攻化作以攻為守,長劍振處,有似長虹,隨著精奇偏險的步法,搶到樓無心左側,強攻過去。「鏘!」的一聲,樓無心吃力地硬架滕翼這無論氣勢力道均達巔峰的一劍。

滕翼冷笑道:「不過如是乎!」長劍滑出來,迅又改為橫掃。

「噹!」樓無心惶亂下仗劍一擋,竟給滕翼掃得橫跌開去,全無還手之力。

李園方面的人無不臉色大變,要知樓無心在他們間臂力堪稱第一,哪知遇上「龍善」,卻給比下來。此刻眾人無不知滕翼要在力道上挫辱此人。趙霸看得心花怒放,也是心中暗驚,他一向自恃力大過人,見到滕翼的威勢,始知一山還有一山高。

後面的樂乘湊上來道:「你的家將神力驚人,怕可和囂魏牟媲美。」

項少龍心中暗笑,若樂乘知道囂魏牟是給滕翼活活打死,不知有何想法。歷史在重演,剛才是伏建寅被樓無心以一輪重手硬拚,殺得全無還擊之力,直至落敗﹔這次卻是滕翼步步進迫,殺得樓無心汗流浹背,不斷退避。樓無心亦算了得,到擋得滕翼變化無窮的第二十五劍,才門戶失守,空門大露。滕翼閃電飛出一腳,踢在對方小腹處。樓無心連人帶劍往後拋跌,痛得蜷曲地上,除呻吟外再無力爬起來。眾人受慘厲的戰氣所懾,竟忘記喝采。

李園丟盡臉面,命人移走樓無心,見眾人和龍善的目光全集中到自己身上,心中叫苦。若自己出場,雖非必敗無疑,卻亦沒有制勝的把握,不過此時勢成騎虎,冷哼一聲道:「董先生手下原來有此能人,由此推之,先生必然也是高手,為何不讓我們也玩上一場,免得別人說在下趁貴僕力戰身疲去撿便宜。」他雖是言之成理,但無人不知他其實是對滕翼顧忌非常。

項少龍先招手喚滕翼上到看台來,悠然起立,慢條斯理道:「董某的深淺,李兄早應由你的家將知個一清二楚,不過耳聞怎及眼見,李兄既有此雅興,董某自當奉陪。」

李園想不到他竟肯動手,大喜落場。除李園方面的人和滕翼外,無不為項少龍暗暗擔心。李園號稱楚國第一名劍,觀之樓無心等人的身手,可推知他的厲害。董匡則並不以劍知名,高下可想而知。紀嫣然擔憂得黛眉緊蹙,若項少龍落敗,李園雖未必敢公然取他一命,但傷肢殘體,必不能免。

項少龍解下血浪寶劍,交給旁人,笑向李園道:「我們怎可學兒郎般以命拚命,甲冑大可免了,但仍是用木劍較宜,大家點到即止,貫徹以武會友的精神。」

李園雖不情願,總不能擺明要殺死對方,表面從容笑道:「董先生既有此提議,在下自然遵從。」

項少龍心中暗笑,自己是用慣木劍的人,只此一項,李園便注定有敗無勝,接過木劍,試試重量,雖只及得墨劍的七成,已比一般鐵劍重上許多。

李園隨手揮動木劍,暗忖若能刺瞎對方一目,那就最理想。

項少龍忽地喝道:「趙館主,給我們來點鼓聲助興!」

眾人愕然,負責擊鼓力士的鼓棍已狂雨般擊下,製造出震耳的鼓聲。李園英俊的臉龐陰冷下來,抱劍卓立,配合他高秀挺拔、玉樹臨風的體型,確有非凡的姿態。項少龍劍柱身前,凝然如山,雙目射出鷹隼般的光芒,鎖定對手。兩人對峙,立顯高手風範,場內各人受風雨來臨前緊張的氣氛所懾,頓時全場無聲。

經過大半年的潛心修劍,項少龍由鋒芒畢露轉為氣定神閒,連多次看過他動手的趙穆等人,亦不能由他的動靜聯想起以前的項少龍。紀嫣然是用劍的大行家,只看項少龍隨便一站,有如崇山峻嶽的氣度,心中大感驚訝,難說上次和自己交手,他竟是未盡全力嗎?怎知項少龍是因得到墨氏補遺,劍法大進。趙致此刻眼中只有一個董馬癡,那種自然流露的英雄氣質,縱是外型比他更悅目好看的李園,亦要稍有遜色。趙雅看看李園,又看看項少龍,感覺雙方均對她生出強大的吸引力,但項少龍那種永不給人摸著底子和酷似項少龍的氣概,卻非李園能及。郭秀兒則是另一番感受,李園正是她憧憬中的理想夫婿,文武全才,既軒昂又文秀,兼且有身分有地位,雖明知他風流好色,可是所知的男人誰不如此,只好逆來順受,遵從父命,嫁與此君。但董匡的出現卻使她受到另一類男人的引誘力,粗豪奔放中顯出扣人心弦的智慧和與眾不同的識見,令她願意被他征服。這處於兩個選擇間的矛盾,值此美少女心亂如麻,取捨兩難。現在兩人終於要一較高低了,這是不是能予她一個決定的機會呢?在這戰爭的年代裡,無人不習技擊,劍法早成為量度一個人本領的標準,劍法高明者,自然會得人看重和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