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書摘 6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三〉(AK0103)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6月1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84頁
ISBN:9571334162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書摘 6



  書摘 5

趙穆握拳頓足道:「此回真是給這小賊占盡便宜,他可以公然成為國舅爺,爹爹卻要擔心給楚王知道那是他的兒子,就此一點,爹已盡處下風。更何況李嫣嫣根本只是在利用爹,沒有任何情義,現在她登上后座,要操縱楚王更是易如反掌。李園在楚國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項少龍想起李園的人格和心術,駭然道:「君上危險了?」

趙穆憂心忡忡地道:「你也看出這點,現在李園最大的絆腳石是爹,若我是李園,首先要對付的人是楚王。大王體質一向不好,只要李嫣嫣誘得他夜夜縱慾,保證他捱不了多久。楚王一去,李嫣嫣和李園可名正言順通過小雜種把持楚政。爹又沒有防備之心,還以為他兩兄妹仍是任他擺布的棋子,那對狗兄妹要害他是易如反掌。」

項少龍冷冷地道:「唯一之法,是趁李園回國之際,由我假扮馬賊把他幹掉,那就一乾二淨。」

趙穆臉上陰霾密布,久久沒有說話,最後吐出一口氣道:「恐怕沒有那麼容易,李園本身劍術高強,這次隨來的家將侍從接近五百人,實力比你更雄厚,而且他現在身價十倍,孝成必會派軍送他回楚,途經魏國時魏人也不會疏於照顧,你若魯莽動手,必不能討得好處。」

項少龍心中暗笑,你既有此說,自是最好,省卻老子不少麻煩。

趙穆顯然非常苦惱,唉聲嘆氣後,斷然道:「你有沒其他應付良方?」

項少龍故意道:「讓我立即趕回楚國,向君上痛陳利害,好教他妥為預防。」

趙穆不悅道:「那麼這裡的事誰給我辦,而且爹連我這親兒的話也經常不聽,怎會聽你一個外人的。」

項少龍早知他是個自私得只認利害,不顧親情的人,所以絕不肯放他走。但如此擺擺姿態,可令趙穆更信任他。沉聲道:「那我們須加快行動,否則沒有君上的支持,侯爺縱使登上王位也會惹來別國干預。」

趙穆面容深沉,皺著眉道:「本侯想要你為我查清楚一件事。」

項少龍道:「侯爺請吩咐。」

趙穆頹然道:「孝成近半年來,對我冷淡多了,像最近幾次和李園密議,又如今天接見田單,都不讓我參與,其中自是出了點問題。」

項少龍對此也感奇怪,只是沒有深思,隨口道:「是否因郭開在搬弄事非?」

趙穆不屑地道:「郭開算是什麼東西,哪有能力離間我和孝成,我懷疑的是趙雅。因我壞了她和項少龍的好事,所以一直含恨在心,只是想不到有什麼把柄落到她手裡?使孝成對她深信不疑。」

項少龍渾身出著冷汗,知道自己千思萬慮,卻忽略一個最重要的問題,是曾告訴趙雅趙穆乃楚人派來的間諜這件事。看現在的情況,自然是趙雅把此事密告孝成王,使孝成王動了疑心。於是把郭開由趙穆處收買過來,讓他掉轉槍頭對付趙穆。說不定連樂乘也背叛趙穆,否則孝成王怎安心讓樂乘繼續掌握邯鄲城的軍權。原本簡單的事,忽地變得複雜無比。像趙穆這種長期掌握實權的大臣,即使趙王要動他,亦非一蹴可幾的事。必要按部就班地削弱他的權力,不讓他參與機密,離間依附他的其他大臣將領,否則定會橫生禍亂。尤其在烏家一役後,趙國再經不起另一次打擊。項少龍自問若與孝成王掉換位置,最佳方法莫如拋除成見,設法把廉頗或李牧其中之一調回邯鄲,可穩操勝算。趙國一天有這兩位蓋世名將在,誰想對付趙人恐都要付出慘痛代價。不過李牧和廉頗一在北疆與匈奴作戰,一個則正與燕人交鋒,誰都難以抽身,否則趙穆早就完蛋。可以說廉李任何一人回邯鄲之日,就是孝成王對付趙穆的時刻。

自己的處境亦非常危險,郭開並非虛言恫嚇,趙穆真是連邊兒都不可沾上的人,否則動輒有抄家滅族之禍,那就更是無辜。形勢的複雜還不止於此,李園現在榮陞國舅,身價一日間暴漲百倍,孝成王更要看他臉色做人,誰說得準這昏君會不會忍痛犧牲自己這養馬人來討好他呢?想到這裡,更是頭痛。

趙穆見他神色凝重,忽明忽暗,還以為他與自己憂戚與共,壓低聲音道:「我看趙雅對你動了春心,以你的才智,定可由她那裡探出口風,看她究竟抓到我什麼破綻,若事情不能補救,我們只好殺掉昏君,只要能控制邯鄲,可以從容對付李牧和廉頗兩人。」

項少龍心中一驚,聽這奸賊的口氣,似乎頗有一套把持朝政的方法,並不急於自己登上王位,心念一動,立時想起晶王后。趙穆既懂用藥,又能隨意進出深宮,把這怨婦弄上手可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有她與趙穆狼狽為奸,把持朝政,確非難事。乘機問道:「真個出事時,邯鄲有什麼人會站在侯爺一方?」

趙穆猶豫頃刻,道:「真能助我的人只有樂乘和幾個由我一手提拔的大臣將領,幸好有你來了,加上我的二千家將,要攻入王宮應不太困難,不過這只是下下之策,若換了以前,我要殺孝成王是舉手之勞,包管事後沒有人知道是我做的手腳,現在他處處防我,就不是那麼容易了。」接著興奮道:「你現在應清楚項少龍是誰了吧!」

項少龍吃了一驚,點頭應是,不知他為何忽然提起自己。

趙穆道:「我剛接獲秦國來的密告,項少龍正率人來此報仇,待會我入宮見孝成王,陳告此事。任項少龍其奸似鬼,也猜不到咸陽竟有與我互通消息的人。」

項少龍很想問他告密的人是誰,隨即壓下不智的衝動,假作奇怪地道:「項少龍和我們的事有什麼關係?」

趙穆道:「關係大哩,像你和那龍善兩人,體型均與項少龍非常相近,只要佩多把木劍,可冒充他刺殺孝成王,倘再解決了逃走的途徑與時間,事後誰都以為是項少龍幹的好事,我們就可開脫關係。」

項少龍暗呼好險,表面上則拍案叫絕道:「君上想得周到,只要孝成王離開王宮,讓我預先知道時間地點,鄙人必能做得妥妥當當,包管不留下任何把柄。」

趙穆興奮起來道:「由今天開始,我們若無必要,儘量不要碰頭。你也要小心李園,現在不但孝成王對他另眼相看,田單知他成為國舅,也撇開我而轉和他接近。你或者尚未清楚田單,這人比信陵君更精明,絕不容易對付。」

項少龍此回是煩上加煩。在爭奪魯公祕錄一事上,他早察覺到楚人和齊人一直祕密勾結,力圖瓜分三晉,現在李園既有機會成為楚國最有權勢的人,田單自因利害關係加以籠絡巴結,亦使自己的處境更是危殆。若被李園和田單兩人一起向孝成王施壓,他的小命更是隨時不保。有什麼方法可應付這艱難的險局呢?趙穆又千叮萬囑他去向趙雅探詢口氣,方讓他離開。

項少龍心內暗自感嘆,這次想不再與趙雅糾纏不清怕都不行,趙穆在邯鄲廣布線眼,若知他從沒有找過趙雅,必會心中起疑。同時另有隱憂,若趙雅把他上次離邯鄲前曾將與趙穆聯絡的楚使抓起來一事洩漏出來,輾轉入到趙穆之耳,以他的精明厲害,必可從中看出自己很有問題。又想起郭開,他曾說過找自己去逛官妓院,但卻一直沒有實踐諾言,可能正是因李園成了新貴,所以孝成王態度再改,郭開是趨炎附勢之徒,對他自是避之則吉。忽然間他感到在邯鄲優勢盡失,變成四面受敵孤立無援的人。



項少龍策騎離開侯府,心中一片茫然。華燈初上的時刻,秋風吹來,不由湧起一陣寒意。滕翼已離城到了藏軍谷,想找個商量的人都沒有,又不宜去見紀嫣然,怎麼辦才好呢?想起趙致的約會,心情好了點。對他來說,每逢在心情苦惱的時候,唯一的避難所就是美女動人的肉體。旋即靈光一閃,暗忖自己雖不可公然去找紀嫣然,總可偷偷地前去會她。旁觀者清,她說不定可為自己想到辦法,好安渡目前的險境。想到這裡,忙策馬回府,換過衣裝,輕易地溜入劉府,在紀嫣然的小樓找到俏佳人。紀嫣然見到他,歡喜若狂,項少龍把從趙穆那裡聽來的事,不厭其詳地告訴她。

美女伏在他懷裡苦思良久,坐直嬌軀道:「嫣然想到一個辦法,雖是不大甘願,卻是應付目前難關的唯一可行之道。」

項少龍心感不妙,連忙問個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