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四〉(AK0104)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7月0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68頁
ISBN:9571334200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1

由趙返秦後,命運不斷作弄他。若非因婷芳氏的病逝,致心念一動下,把烏廷芳和趙倩帶在身邊,後者不用橫死,春盈等亦可避過大難,翠桐翠綠更不用以身殉主。當日在大梁,縱使在那麼凶險的環境,加上少許運氣,他仍可保著美麗的趙國三公主,可是在洛水旁的紅松林處,卻要她飲恨收場。說到底,是他警覺性不高,給呂不韋這陰謀家算中一著。他再不會給呂不韋另一次的機會,因為他根本消受不起。

七位青春煥發,正享受大好花樣年華的美女,就這麼一去無跡,仿如一場春夢。他永遠忘不掉翠桐翠綠那比對起她們平時花容月貌,更使人感到有著驚心動魄、天壤雲泥的可怖死狀!來到牧場已有半年的時間,他的心境逐漸平復過來,絕口不談朝政,暗中卻祕密操練手下的兒郎,全力栽培出一支人數增至五千人的古戰國時代的特種部隊,他將以之扶助小盤登上王座,應付呂不韋的私人軍團。這些戰士除原先由烏卓一手訓練出來近三千人的烏家子弟,以及由邯鄲隨來的蒲布等人及荊族獵人外,新近更通過烏卓和滕翼,祕密由廣布於六國的烏氏族人和荊家村裡再精選一批有資質的人前來。五千人分作五軍,每軍千人,分別由烏卓、滕翼、荊俊、烏果和蒲布率領,平時以畜牧者的身分作掩飾,訓練集中在晚上進行,使他們精於夜戰之術。課程主要由他和滕翼設計,不用說多是以前他在二十一世紀學來的那一套,稍加變化後搬過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了紀嫣然的越國工匠,配合項少龍這二十一世紀人對冶金的認識,製造出超越當時代的優質兵器。那時的劍多在三尺至四尺許間,過長便易折斷,但他們卻成功鑄造出長達五尺的超薄超長的劍,只是這點,已使特種部隊威力倍增。烏應元又派人往各地搜羅名種,配出一批戰馬,無論在耐力和速度上,均遠勝從前。肖月潭說得對,有烏家龐大的財力物力在背後撐腰,確是別人不敢忽視的一件事。項少龍本身曾受過間諜和搜集情報的訓練,深明知己知彼的重要性,於是挑數百人出來,進行這方面的訓練,由經驗老到的陶方主持。經過半年的努力,他們已成立一個能自給自足的祕密軍事集團。

呂不韋不時遣人來探聽他的動向,但由於有圖先在暗中照拂,當然查不出任何事情來。日子在表面相安無事、暗裡則波洶浪急的情況下過去。這天陶方由咸陽回來,在隱龍別院找不到項少龍,由紀嫣然、烏廷芳和趙致三女陪同趕到正在拜月峰訓練戰士攀山越嶺的項少龍處,向他匯報最新的情況發展。項少龍和陶方返回營地,在一個可俯瞰大地的石崖處說話。

陶方劈口道:「蒙驁攻趙,連戰皆勝,成功占領成臬和滎陽,王齕則取得上黨,現在繼續對榆次、狼孟諸城猛攻。六國人人自危,聽說安釐王和信陵君拋開成見,由信陵君親赴六國,務要再策動另一次合縱,好應付秦國的威脅。」

項少龍色變道:「趙雅危險了!」

陶方微一愕然,不悅道:「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少龍還要理會她嗎?」

他當然明白項少龍的意思,現在真正操縱趙國的人,不是尚未成年的趙王而是晶太后,為那有理說不清的情仇,晶后說不定會開列出處死趙雅的條件,才肯與信陵君合作。

項少龍默然半晌,沉聲問道:「趙人仍與燕國交戰嗎?」

陶方道:「燕人仍是處於下風,廉頗殺掉燕國名將栗腹,燕人遣使求和,當然要給趙人占點便宜。信陵君此行,首要之務是要促成燕趙的停戰。」

項少龍的臉色更難看,道:「信陵君出發有多久?」

陶方知他仍是對趙雅念念不忘,道:「消息傳來時,信陵君離魏赴趙最少有五個月的時間,若信陵君和韓晶間真有祕密處死趙雅的協議,我們已來不及救她。」

項少龍一陣心煩意亂。

陶方道:「現在我們是自身難保,呂不韋的聲勢日益壯大,家將食客達八千人,還另建比現在相府規模大三倍的新相府,左丞相一職更因他故意刁難下,一直懸空,使他得以總攬朝政,加上捷報頻傳,現時咸陽誰不看他的臉色做人。」

項少龍暫時拋開趙雅的事,道:「陶公這次匆匆趕來,還有什麼事呢?」

陶方神色凝重起來,道:「此事奇怪之極,大王派了個叫騰勝的內史官來找我,召你入宮一見。所以我立即趕來通知你,騰勝神神祕祕的,內情應不簡單。」

項少龍的心打個問號,烏廷芳的嬌笑聲傳來道:「項郎啊!你快來主持公道,評評人家和致致誰是攀山的能手。」

項少龍心中暗嘆,與世無爭的生活恐怕要告一段落。

◆ ◆ ◆ ◆

項少龍和滕翼領著十八名手下,急趕一天一夜的路,第三天早上返抵咸陽城,立即入宮見秦王。這十八人被滕翼稱為十八鐵衛,包括烏言著和烏舒兩個曾隨他出使的烏家高手在內,烏族占十人,荊氏獵手占六人,其他兩人分別來自蒲布那夥人和紀嫣然的家將。十八鐵衛在嚴格的訓練下,表現出驚人的潛力,故能在五千人中脫穎而出,當上項少龍的親衛,可見他們是如何高明,是特種部隊裡的頂級精銳。自紅松林一役之後,各人痛定思痛,均發覺到自保之道,唯有強兵一途,打不過也可突圍逃走。

莊襄王早有吩咐,禁衛見項少龍到,著滕翼等留在外宮,立即把項少龍帶到書齋去見莊襄王。莊襄王神采如昔,只是眉頭深鎖,略有倦容。揮退下人,莊襄王和他分君主之位坐下,閉門密語。

這戰國最強大國家的君主微微一笑道:「不知不覺又半年有多,寡人和姬后不時談起你,前天早朝,寡人忽發奇想,想到假若有少龍卿家在朝就好了。現在看到你神采飛揚,盡洗當日的頹唐失意,寡人心中為你高興哩!」

項少龍聽得心頭溫暖,權力使人變得無情和腐化的常規,並沒有發生在這氣質高雅的人身上。同時亦黯然神傷,皆因想起他命不久矣,但更奇怪他好端端的,怎像生命已走到盡頭的人。這種種想法,使他湧起複雜無比的痛心感覺,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莊襄王點頭道:「少龍是個感情非常豐富的人,從你的眼神可以清楚看到,你知否陽泉君三天前去世,少龍的喪妻之恨,終於得討回公道。」

項少龍愕然道:「大王處決他嗎?」

莊襄王搖頭道:「下手的是不韋,他以為寡人不知道,軟禁他後,隔不多少天便送上烈酒和美女給陽泉君,此人一向酒色過度,被寡人嚴禁離府,更是心情苦悶,漫無節制,半年下來,終撐不住一命嗚呼!這樣也好,只有一死才可補贖他曾犯過的惡行。」

項少龍心中暗嘆,他對陽泉君雖絕無好感,但說到底陽泉君只是權力鬥爭的失敗者,和呂不韋相比,他差得實在太遠。

莊襄王不知是否少有跟人說心事,談興大發道:「以前在邯鄲做質子,以為可以返回咸陽,再無苦惱,哪知實情卻是另一回事。由太子以至乎現在當上君王,不同的階段,各有不同的煩惱,假若真如右相國的夢想般統一天下,那種煩惱才真教人吃不消,只是我們大秦已這般難以料理。」

項少龍暗嘆這些煩惱將是小盤的事,想起秦代在各方面的建設,順口道:「小有小管,大有大管,不外由武力和政治兩方面入手,前者則分對外和對內,對外例如連起各國的城牆,防止匈奴的入侵,對內則解除六國的武裝,加以嚴密的監管,天下可太平無事。」

這些並不是項少龍的意見,而是歷史上發生了的事實。

莊襄王一對龍目亮起來,興奮地問道:「政治方面又該如何?」

項少龍背誦般隨口應道:「大一統的國家,自然須有大一統的手段,首先要廢除分封諸侯的舊制,把天下分成若干郡縣,置於咸陽直接管轄之下,統一全國的度量衡和貨幣,使書同文、行同軌。又再修築驛道運河、促進全國的交通和經濟,久亂必治,大王何用心煩?」

莊襄王擊節嘆道:「少龍隨口說出來的話,已是前所未聞的高矚遠見,左丞相一位,非少龍莫屬。」

項少龍劇震失聲道:「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