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四〉(AK0104)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7月0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68頁
ISBN:9571334200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4

冬去春來,每過一天,項少龍便心驚一天,怕聽到莊襄王忽然病逝的消息。根據史實,他登基後三年因病辭世,到現在已是頭尾整整三年。這天烏應元和烏卓由北疆趕回來,到牧場立時找了滕翼、荊俊、蒲布、劉巢、烏果和項少龍眾烏家領袖去說話,剛由關中買貨回來的烏廷威,亦有參與這次會議,除陶方因要留在咸陽探聽消息外,另外還有烏應元的兩位親弟烏應節和烏應恩,烏家的重要人物可說差不多到齊。各人知烏應元有天大重要的事情公布。在大廳依席次坐好,門窗給關起來,外面由家將嚴密把守。

烏應元的一族之長嘆道:「少龍與呂不韋的事,烏卓已告訴我,少龍切勿怪他,你大哥終須聽我這做家長的話。」

烏卓向項少龍作個無可奈何的表情,烏廷威等直系的人均臉色陰沉,顯已風聞此事。嚴格來說,項少龍、滕翼等仍屬外人,只是因項少龍入贅烏家,滕翼、荊俊又與烏卓結拜為兄弟,更兼立下大功,故被視為烏家的人。蒲布、劉巢則是頭領級的家將,身分與烏果相若。

烏應元苦笑道:「我們烏家人強馬壯,擅於放牧,難免招人妒忌,本以為到大秦後,因同根同源,可以相安無事,豈知卻遇上呂不韋這外來人,尤可恨者是我們對他忠心一片,又為他立了天大功勞,豈知換來的只是絕情絕義的陷害,若非少龍英雄了得,早慘死洛河之旁。先父有言,不能力敵者,唯有避之而已矣。」

烏應節道:「國之強者,莫如大秦,我們還有什麼可容身的地方?」

烏應恩也道:「六國沒有人敢收容我們,誰都不想給呂不韋找到出兵的藉口。」

一直與項少龍嫌隙未消的烏廷威道:「呂不韋針對的,只是少龍而非我們烏族,為大局著想,不若……」

烏應元臉容一沉,怒道:「住嘴!」

項少龍與烏卓對望一眼,均感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兩句話的至理。

烏廷威仍不知好歹,抗議道:「我只是說少龍可暫時避隱遠方,並不是──」

烏應元勃然大怒,拍几怒喝道:「生了你這忘情背義、目光短少如鼠的兒子,確是我烏應元平生之恥,給我滾出去,若還不懂反思己過,以後族會再沒有你參與的資格。」

烏廷威臉色數變,最後狠狠瞪項少龍一眼,憤然去了,廳內一片難堪的沉默。烏應節和烏應恩兩人眉頭深鎖,雖沒有說話,但顯然不大同意烏應元否決烏廷威的提議。項少龍大感心煩,他最大的支持力量來自烏家,若根基動搖,他再沒有本錢。以他的性格,若不是有小盤這心事未了,定會自動接受離開秦國的提議,現在當然不可以這麼做。

烏卓打破僵持的氣氛道:「此回我和大少爺遠赴北疆,是要到塞外去探察形勢,發覺那裡果然別有天地,沃原千里,不見半片人跡,若我們到那處開荒經營,將可建立我們的王國,不用像現在這般寄人籬下,仰看別人的臉色行事。」

烏應恩色變道:「大哥千萬慎慮此事,塞外乃匈奴和蠻族橫行的地方,一個不好,說不定是滅族之禍。」

烏應元道:「我烏家人丁日盛,每日均有出生的嬰兒,這樣下去,終不是辦法,唯有建立自己的國家,方是長遠之計,趁現在諸國爭雄,無力北顧,正是創不朽之業的最佳時機,何況我們有項少龍、滕翼如此猛將,誰敢來惹我們?」

烏應節道:「建族立國,均非一蹴可成的事,大哥須從長計議,現在大王王后對少龍恩寵之極,呂不韋應不敢公然對付我們。」

烏應元容色稍緩,微笑道:「我並沒有說現在走,此回到北疆去,曾和少龍的四弟王翦見面,坦誠告知他我們的情況。王翦乃情深義重的人,表示只要他一天鎮守北疆,會全力支援我們。居安思危,我們便用幾年時間,到塞外找尋靈秀之地,先扎下根基,到將來形勢有變,可留有退路,不致逃走無門,束手待斃。」

烏應節道:「不若請少龍去主持此事,那就更為妥當。」

滕翼等無不心中暗嘆,說到底,除烏應元這眼光遠大的人外,其他烏系族長,均是只圖逸樂之輩,捨不得離開豐饒富足的大秦。

烏應元臉色一沉道:「那豈非明著告訴呂不韋我們不滿此地嗎?若撕破臉皮,沒有少龍在,我烏家豈非要任人宰割。」

烏卓插嘴道:「創業總是艱難的事,但一旦確立根基,將可百世不衰,我們現在雖似是不得以而為之,說不定可因禍得福。到塞外開荒一責,交由我去辦,憑我們幾位兄弟一手訓練出來的一千烏家軍,縱橫域外雖仍嫌力薄,自保卻是有餘,各位放心。」

烏應元斷然道:「就此決定,再不要三心兩意,但須保持高度機密,不可洩漏出去,否則必以家法處置,絕不輕饒。」轉向烏卓道:「你去警戒那畜生,令他守祕,否則休說我烏應元不念父子之情。」

敲門聲響,一名家將進來道:「呂相國召見姑爺!」

眾人齊感愕然。呂不韋為何要找項少龍呢?

◆ ◆ ◆ ◆

項少龍、滕翼、荊俊偕同十八鐵衛,返回咸陽,立即趕往相國府,途中遇上數十名秦兵,護著一輛馬車在前方緩緩而行。

項少龍不知車內是哪個大臣,不敢無禮搶道,唯有跟在後方,以同等速度前進。前方帶頭的秦兵忽地一聲令下,馬車隊避往一旁,還招手讓他們先行。項滕兩人心中大訝,究竟誰人如此客氣有禮,偏是簾幕低垂,看不到車內情形。

荊俊最是好事,找得隊尾的秦兵打聽,馳上來低聲道:「是咸陽第一美人寡婦清!」

項少龍回頭望去,心中湧起一種奇妙的感覺。

◆ ◆ ◆ ◆

項少龍很想能先碰上圖先,先探聽呂不韋找他何事,卻是事與願違。

在書齋見到呂不韋,這個正權傾大秦的人物道:「少龍你為何如此莽撞,未向我請示,竟向大王提議任徐先這不識時務的傢伙作左丞相,破壞我的大計,難道我走開一陣子都不行嗎?」

項少龍早知此事瞞他不過,心中早有說辭,微笑道:「那時大王要立即決定人選,相國又不知何時歸來,可是少龍的提議卻是絕對為呂相著想,只有讓秦人分享權力,才能顯出呂相胸懷廣闊,不是任用私人之輩。這麼一來,秦廷誰還敢說呂相閒話?」

呂不韋微一錯愕,雙目射出銳利的神光,凝神看他好一會,才道:「少龍推辭了這僅次於我的職位,是否亦為同樣的理由呢?」

項少龍知他給自己說得有點相信,忙肯定地點頭道:「呂相對我們烏家恩重如山,個人榮辱算得什麼?」

呂不韋望往屋頂的橫樑,似乎有點兒感動,忽然道:「我有三個女兒,最小的叫呂娘蓉,就把她配與你吧!好補替倩公主的位置。」

驀地裡,項少龍面對一生人中最艱難的決定。只要他肯點頭,呂不韋將視他為自己人,可讓他輕易捱到小盤二十一歲行加冕大禮,正式成為秦國之君,再掉轉槍頭對付這奸人,烏家也可保平安無事。但亦只是一點頭,他便要乖乖做大仇人的走狗,還加上呂娘蓉這沉重的心理負擔,對深悉內情的紀嫣然等更是非常不公平。呂不韋乃此時代最有野心的奸商,絕不會做賠本生意。現在既除去以陽泉君為首的反對黨,項少龍又得秦王秦后寵愛,除之不得,遂收為己用。招之為婿的方法,確是高明的一著。

項少龍猛一咬牙,跪拜下去,毅然道:「呂相請收回成命,少龍現在心如死灰,再不想涉及嫁娶之事,誤了小姐的終生。」

呂不韋立時色變,正要迫他,急密的敲門聲傳來,一名家將滾進來伏地跪稟道:「相爺大事不好,魏人信陵君率領燕、趙、韓、楚、魏五國聯軍,大破我軍於大河之西,蒙大將軍敗返函谷關,聯軍正兵臨關外。」

這句話若晴天霹靂,震得兩人忘記僵持的事,面面相覷。

呂不韋跳了起來,道:「此事大大不妙,我要立即進宮晉見大王。」

看著他的背影,項少龍記起紀嫣然的預言,想不到竟然應驗,也使他避開與呂不韋立即撕破臉皮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