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五〉(AK0105)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7月0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60頁
ISBN:9571334219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5

莫傲驚疑不定地道:「伍孚樓主贈項大人寶槍,於我莫某人究竟有何關係?」

呂不韋臉色沉下來,剛才項少龍祝他長命百歲,擺明是反話,但念在他命不久矣,當然不會蠢得在朱姬和小盤面前和他衝突。鄰席的蔡澤、王綰等人,開始感到他們間異樣的氣氛,停止交談,朝他們望來。小盤知道項少龍在給他製造機會,藉口如廁,遁了開去。呂不韋等不是不知小盤離開,只是項少龍語出驚人,使他們再無暇去理這之外的事。

項少龍雙目寒光一閃,盯著莫傲道:「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我只說伍孚贈我飛龍,卻沒有說是槍是劍,為何莫先生卻知飛龍是寶槍呢?」

莫傲愕然以對,管中邪沉聲道:「項大人第二件要謝莫先生的,又是什麼事呢?」

項少龍仰天笑道:「當然是歸燕小姐深情一吻,莫先生嚐慣美人香吻,當然比小弟更知箇中滋味。」

呂不韋三人因控制不住,同時臉色大變。

莫傲終是才智過人,倏地摸著喉嚨,大駭道:「你──」

項少龍仰首望天,喟然道:「時間差不多了,莫先生一向精於計算,對自己的生時死忌當不會有失誤。」接著雙目射出兩道寒芒,罩定莫傲,一字一字道:「算人者人亦算之,莫先生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嗎?」

呂不韋冷喝道:「少龍!」

項少龍冷然與他對視,沉聲道:「周子桓和魯殘兩人到哪裡去了?現在外面情況混亂,不要被人錯手殺掉就好了。」

呂不韋臉色再變,暴喝道:「項統領這幾句話是什麼意思。」

「呀!」

莫傲臉色劇變,兩手緊握喉嚨,「呵呵」的說不出話來,兩眼射出恐懼的神色。

管中邪搶前把他挽著,駭然道:「什麼事?」

莫傲搖晃一下,豆大的汗珠從額上流下,嘴角逸出血絲,形狀可怖至極點。

項少龍向管中邪道:「管大人最好不要離開這裡,否則莫怪我以軍法治你以擅離職守之罪。」再轉向呂不韋淡淡笑道:「今晚月色暗晦,仲父走路過橋時小心點。」

當莫傲倒入管中邪懷內時,項少龍早昂然遠去。火光和喊殺聲同時由木寨背河一方傳來,小盤接位後的第一次叛亂終於開始。

◆ ◆ ◆ ◆

與會的數百公卿大臣、王族眷屬正慌惶失措的時候,小盤在徐先、鹿公、王陵三名大將陪同下,威風凜凜的回到場地,大喝道:「高陵君叛亂作反,寡人立即親自出戰,爾等各人留在原席,待寡人收拾亂賊,再來和各位卿家喝酒。」

眾人雖聞陣陣喊殺火燒之聲,但只局限在寨後遠處,更見周圍的禁衛軍陣容整齊,心下稍安,齊呼萬歲。

朱姬長身而起,瞥了面無血色的呂不韋和呆抱著毒發的莫傲的管中邪一眼,顫聲道:「王兒!這是什麼一回事?」

小盤冷然道:「太后放心,一切有王兒處理,人來!先扶太后回營休息。」

朱姬知道在這種情況下,實在不宜向這個莫測高深的兒子追問,茫然在內侍宮娥禁衛簇擁下,回營去了。

小盤轉向呂不韋道:「仲父和三小姐受驚了,請到寡人帳內小休片刻,亂事敉定後,寡人再請仲父出來喝杯祝捷酒。」

呂不韋有點不知所措地望向已是出氣多入氣少的莫傲,十多名禁衛來到他處,請他到王帳歇息。此時涇水上游方向傳來隆隆水響和巨木撞橋的可怕聲音,更把緊張惶懼的氣氛推上巔峰。不過看到小盤指揮若定,胸有成竹的樣子,眾人又稍覺安心。呂不韋知道如若違令,立即是人頭落地之局。頹然一嘆,回頭再看管中邪和莫傲一眼,與呂娘蓉隨禁衛去了。

禁衛準備好戰馬,小盤再安慰群臣幾句,在鹿公等大將和禁衛前呼後擁下,昂然跨上戰馬,蹄聲轟隆中,馳出木寨去。莫傲此時剛嚥下最後一口氣。管中邪只覺全身發麻,首次感受到與項少龍對敵的可怕感覺。今晚他們已一敗塗地,現在呂不韋和呂娘蓉父女等若給軟禁起來,自己更成眾矢之的。假若離開席位,週遭的禁衛軍將群起攻來,把自己亂劍斬殺。同一時間,他知道魯殘和周子桓已完蛋了,項少龍絕不會放過他們。

◆ ◆ ◆ ◆

火勢剛起時,昌平君兄弟率領伏在兩旁的五千禁衛軍,殺進高陵君的營地,擒殺叛黨。救火的隊伍把預備好的沙石覆蓋在草地樹叢之上,隔斷火勢的蔓延。高陵君潛進來的三千多人,被禁衛重重圍困,打一開始就成困獸之鬥,陷於一面倒的形勢下。荊俊則領二千都騎軍把由魯殘接應而來的近千呂不韋的人截個正著,先是一陣驟箭,射得他們人仰馬翻,接著再由兩旁殺出,下手當然絕不留情。這時四道木橋均被撞得中分而斷,乘筏隨水而下的高陵君叛兵,被伏在上游兩岸由桓齮率領的五千都騎軍以矢石作居高臨下的截擊,登時潰不成軍。木盾雖可擋開勁箭,但那堪由投石機彈出的巨石,兼且河道上無險可守,數百條木筏被打沉近半,其餘匆匆靠岸,給深悉兵法的桓齮率人斬瓜切菜般斬殺。小盤則縱橫於兩個戰場之間,以燈號指揮進退,一派威凌天下的「小霸主」氣概。

項少龍自領兩千都騎軍,沿河搜索,卻找不到周子桓和呂不韋那幾百家將的蹤影,知道對方見勢色不對,游過對岸潛走。不禁暗嘆呂不韋氣數未盡,若周子桓和這批家將被一網成擒,那縱使呂不韋口才和演技如何了得,都要百詞莫辯,可見冥冥之中,自有主宰。只不知他項少龍這個角色,是不是天意中的一個環扣。

◆ ◆ ◆ ◆

朱姬和呂不韋被請出來,鹿公等重新入席。紀嫣然等見愛郎無恙歸來,都眉開眼笑,連一向吝嗇笑容的琴清,亦破例的向他甜甜淺笑。群臣全體向小盤下跪,高呼萬歲,小盤興奮得臉都紅了,與對他敬酒的公卿王族舉杯痛飲。項少龍心中欣慰,知道經此一役,小盤已確立他在秦人心中的地位。荊善又來報告道:「給魯殘溜掉,由他接應的人均是來自外地,非是呂不韋在咸陽的家將。」

項少龍暗忖這才是道理,以莫傲的才智,怎會留下把柄給人抓著。想到這裡不由望向呂不韋一席處。莫傲已給抬走,管中邪木無表情,但呂不韋不但神態如常,還頻頻向小盤和朱姬勸酒,不禁打心底佩服他的演技。叱喝聲中,給綑綁的高陵君和十多個將領,推到場心,被押送的昌平君和禁衛硬迫跪了下來。全場立時肅靜無聲。

小盤先向朱姬請示,朱姬嘆道:「王兒看著辦吧!」

高陵君披頭散髮,身上沾滿血污,眼睛噴射怨恨的毒火,怒瞪小盤。

禁衛正要把他的頭按在地上,小盤伸手阻止,淡然道:「叛上作反,陰謀不軌,高陵君你可知罪。」

高陵君破口大罵道:「呸!你這野種何來──」

還沒說完,旁邊的昌平君把預備好的布團塞進他口內,另一邊的禁衛一掌劈在他的背脊上,高陵君慘哼一聲,痛倒地上,狼狽之極。

小盤若無其事的向呂不韋道:「犯上作反,仲父以為該治以何罪?」

呂不韋慷慨激昂道:「自是罪該萬死,儲君先把他收入監牢,再昭告天下,擇期行刑。」

小盤在全場肅然中,點頭道:「仲父所言甚是,不過何須擇日行刑,給我把他們全部推到涇河旁立即斬首,死後不得安葬,任由屍身曝於荒野,以佐猛獸之腹。」

眾人哪想得到仍未成年的儲君如此狠辣,要知高陵君身分尊崇,若非莊襄王異人的介入,差點就作了秦君,現在竟死無葬身之地,聽得人人噤若寒蟬,被未來的秦始皇威勢震懾。高陵君一呆下掙扎抬頭,卻苦於雙手反綁,口內又塞了東西,說不出話來。和他同時被擒的手下中有幾人抖顫得軟倒地上。昌平君一聲令下,眾禁衛牽羊趕狗般把高陵君等押出木寨行刑去。

小盤仍是那毫不動容的樣子,冷冷道:「凡與亂黨有關的家屬,男的發往西疆開荒,女的充為官婢,高陵君子子孫孫全體處死,凡有異心者,均以此為戒。」

整個宴會場中數百大臣與權貴內眷均鴉雀無聲,靜得落針可聞。項少龍聽得心中不忍,但只要看看身旁的李斯等人個個若無其事,便知道這種禍及親族的不仁道手法,實在是當時的常規。假若換了小盤作階下之囚,同一樣的事情會發生在小盤和他身上,沒什麼話可說的了。這種一人犯事全族當誅的做法,正是君權至上的社會壓制人民的方法,如此情況下,誰敢不規行矩步?

小盤續道:「這次功勞最大者,是剛加入都騎軍的桓齮,全賴他先一步識破叛黨的陰謀,寡人得以從容布置,將賊子一網成擒,應記首功。寡人把他破格陞為將軍,而王翦薦人有功,兼之在北疆戰績彪炳,擢陞為大將軍,立時生效。」

小盤挾清除叛黨的餘威,作此人事上的陞遷,即使朱姬亦難以異議。呂不韋更是啞子吃黃連,有苦自己知。這些事均早徵得鹿公、徐先和王陵同意,他們當然更不會反對。桓齮和荊俊仍在外四處追截叛黨的逃兵,暫時未能知道這天大的喜訊。小盤這番話有真有假,目的還是在依項少龍之言,以桓齮為首成立一支直接由小盤指揮的快速應變部隊,用於將來對付嫪毐和呂不韋兩股大勢力。小盤本想把項少龍同時陞為大將軍,但卻被項少龍以尚無戰功婉言拒絕,因他根本對權位沒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