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五〉(AK0105)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7月0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60頁
ISBN:9571334219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3

天尚未亮,田獵的隊伍出發。隊伍裡少了太子丹的人,不知是否因被呂不韋故意羞辱,故沒有顏臉參加田獵,又或藉此以作抗議。呂不韋神采飛揚地主動向項少龍示好和打招呼,當然因他認定這是項少龍最後的一天。管中邪與項少龍碰頭,少了點往日信心十足、穩吃住對方的神氣,卻多了兩分尊敬和三分惋惜。劍術臻達管中邪的境界,難尋對手,而像項少龍如此旗鼓相當的對手,今晚便要「一命嗚呼」,試問管中邪怎會不心情矛盾,為自己永無擊敗項少龍的機會而「惋惜」。朱姬、琴清和紀嫣然諸女都在這場早獵裡缺席,由小盤之下至昌文君等人無不心神悠閒,虛應故事般打些飛禽走獸,收隊回營。至於其他人不知就裡,仍在大草原上盡情放獵。

回途時呂娘蓉故意策騎來到項少龍身旁,瞪了李斯一眼,嚇得後者忙藉故後退,道:「項少龍,你是否故意不取勝,免得要娶你心內討厭的人為妻?」

項少龍大感頭痛,這仇人之女的脾氣既剛烈又反覆,既說明不願嫁給自己,更明知自己過不了今晚,偏又執著於自己是否討厭她,但無論如何也可由此清楚她對自己並非全無愛意,否則何須斤斤計較。苦笑道:「非不願是不行也,嚴格來說我還算是輸了。因為管大人迫得我腿上傷口復裂,只不過我因怕失去爭逐三小姐的資格,捫著良心不說出來吧!三小姐可滿意嗎?」

呂娘蓉給他盯得俏臉微紅,聞言先露出些微喜意,旋又神色一黯,垂下頭來,咬著唇皮,欲言又止,說不出話來。項少龍明白她正飽受良知的煎熬,更怕她忍不住告訴自己被下毒一事,正要岔開話題,呂不韋在前方揮手喚呂娘蓉過去,旁邊還有莫傲,顯是和項少龍有著同樣的恐懼。
呂娘蓉瞥他一眼,輕嘆一聲,趕了過去。接著輪到昌文君來到他旁,苦笑道:「嬴盈的事,項大人不須再放在心上,我昨晚向她提及與你的親事,她卻諸多推搪,唉!這種事看來勉強不得,但我兩兄弟對少龍仍是非常感激。」

項少龍不但沒有受傷害的感覺,還輕鬆起來,暗忖管中邪必然在肉體上予嬴盈極大的滿足和快樂,所以她在未試過自己的能耐前,不肯以身相許。真想不到和管中邪既要在戰場上分出高低,還要和他在情場上見過真章。唉!坦白說,自己哪還是以前般喜愛爭風吃醋的人?她嬴大小姐愛嫁誰嫁誰好了,他項少龍才不放在心上呢。回到營地,項少龍剛安排了親衛保護諸位嬌妻,鹿公遣人來找他。到了鹿公帳內,徐先、王陵和幾位心腹將領正在密議,敗在周子桓手下的白充亦在其中。

鹿公欣然著他在身旁坐下,親切地拍他肩頭道:「昨晚少龍的表現精采絕倫,殺得管中邪那傢伙全無還手之力,又先發制人阻止自居仲父的老賊中斷比武,著著領先。教人大為嘆服,若你領軍沙場,必是無敵的猛將。」

王陵皺眉道:「少龍昨晚為何不趁機把管中邪幹掉?若他今晚躲在暗處以冷箭傷人,恐怕我們這裡有很多人會沒命。」

項少龍明白管中邪兩箭四鵰的絕技,已震驚大秦。而自己昨晚則成功營造劍壓管中邪的偽象,所以目下亦不宜說出自己根本沒有本事殺死管中邪的真相,苦笑道:「我因腿傷復發,不得不反採守勢,至於管中邪無論箭術如何高明,休想有發放冷箭的機會。」當下順便將小盤對高陵君的估計說出來,同時道:「此回應敵之策,全由儲君一手策畫,我們只是遵令而行吧!」

鹿公嘆道:「老夫總共先後侍奉過我大秦五位君主,卻無人及得上政儲君般以弱冠之年,便顯露出一代霸主的識見、手段和氣魄。我大秦有望了,只不知老夫能否在有生之年,見到天下統一在政儲君手上。」

項少龍聽得心中欣慰,知道小盤由於這一段時日表現出色,又經證實不是呂不韋的賊種,已贏得秦國以鹿公為首本地傳統和保守的軍方將領竭誠效忠,只是這些籌碼,已可保他穩坐秦君之位。

徐先也讚道:「以政儲君的年紀,不但事事合度,最難得是有膽有識,深藏不露,在兩位君主連續被人毒害的危急之時,我大秦出了如此明主,確是我大秦的福氣。」

王陵加入讚了兩句後,道:「對付高陵君還容易,但由於有莫傲為呂不韋暗中策畫,屆時使出我們意想不到的手段來,確是防不勝防,為何少龍卻不太把呂不韋放在心上?」

項少龍道:「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們現在既對高陵君的布置動靜瞭若指掌,呂不韋有多少人手,又全在我們的掌握內,到時莫傲更要毒發身亡,我則安然無恙。那在政儲君的領導下,縱使孫武復生,亦難以為呂不韋挽回頹局。」

徐先沉聲道:「我們應否布下陷阱,讓呂不韋露出狐狸尾巴,好把他乘機除掉?若證據確鑿,蒙驁也要無話可說。」

項少龍大感頭痛,幸好鹿公道:「若要同時對付呂不韋,會把事情弄得非常複雜,我們恐怕應付不來。現在蔡澤、王綰那批傢伙,都靠往這他娘的什麼仲父,一下吃他不住,給反咬一口,又有太后站在他那邊,好事恐怕反變成壞事。老徐你最好多點耐性,莫忘了杜壁那方的勢力亦是不可小覷。」

王陵道:「現在蒙驁領軍在外,他對呂不韋是死心塌地,若聞變造反,又或擁東三郡自立,我們便麻煩了。」

徐先嘆一口氣,沒有堅持下去。項少龍愈來愈明白什麼叫命運,明明眼前有個可殺死呂不韋的機會,偏是動彈不得。眾人再商量一些細節後,鹿公、徐先和王陵三人齊往謁見小盤,而項少龍因怕惹人注目,沒有隨行,逕自離開。剛出營地,迎面遇上鹿丹兒和嬴盈二女,兩人應是今早田獵時大有所穫,故趾高氣揚。見到項少龍單身一人,俏目都亮了起來。

鹿丹兒頑皮地施禮道:「大劍客你好!」

嬴盈因拒絕他的提親,神情有點尷尬道:「我正想找你。」轉向鹿丹兒道:「丹兒!先讓我和大劍客說幾句話好嗎?」

鹿丹兒不依道:「妳不能把他霸著哩!」又捂著小耳朵嗔道:「快說吧!」

嬴盈拿她沒法,拉著項少龍走開兩步,耳語道:「人家不是不想嫁給你,只是事情來得太快,給點時間人家想想好嗎?」

項少龍暗忖妳想給管中邪點時間才真,沒有好氣地盯她一眼。

嬴盈頓足道:「不要歪想,我絕非你想像中那回事哩!」

項少龍嘆道:「妳若要拒絕一件事,自然可找到藉口,以後我若不再理妳,嬴大小姐最好莫要怪我無情。」

嬴盈吃了一驚,仔細看他,鹿丹兒早衝過來,扯著項少龍道:「來!我們到河邊釣魚,今天不知是否所有人都失常了,連小俊那頭頑猴都說沒空陪我們,由你項大人來代替他好了。」

項少龍縱是有閒,也不想和她們鬼混,何況現在情況是每過一刻,多添一分緊張,說盡好話,脫身溜了。午前時分,出發田獵的隊伍陸續回來,自然有一番熱鬧。禁衛軍和都騎軍,前者主內,後者主外,默默地進入戒備的狀態,以應付即將來臨的動亂。當然不會讓人見到大規模的調動布置,以免打草驚蛇,把高陵君的人嚇走。荊俊成為小盤的探子頭頭,以來自烏家精兵團的親衛,組成一個籠罩營地內外的偵察網,監察高陵君和呂不韋等人的動靜。這個偵察網仍是處於半靜止的狀態,因為任高陵君如何膽大妄為,絕不敢在晚獵前人人整裝以待之際,前來偷襲。兼且若在白天燒營,只是笑話鬧劇一場而已。

午膳在平靜的氣氛裡度過。有資格參加晚獵的人,都到營內小休片刻,好養精蓄銳。時間一分一秒地溜走。當號角聲響,田獵的隊伍奉召到王營前的主騎射場集合,氣氛開始緊張起來。小盤、朱姬偕一眾大臣,在看台處檢閱前往西狩山晚獵的隊伍,看著精神抖擻的參加者逐隊開出,知情的人無不感到山雨欲來前的壓力。嬴盈等一眾女兒軍,亦隨大隊出發去了。太陽逐漸往西山落下去,營地的燈火亮起來,炊煙四起,木寨內更見熱鬧,禁衛在準備晚宴的場地和食物。此時太子丹和從屬突然離去,返回咸陽。這一著出乎呂不韋意料之外,但仍沒有惹起他的警覺,只以為他因昨晚手下受挫,故沒有顏臉參加今晚的宴會。

暮色蒼茫中,行動終於開始。首先調動的是由桓齮指揮的都騎軍,部分悄悄渡過涇水,在兩岸高處的隱蔽點布防,所有人均不准離隊,以免洩漏風聲。營地內的禁衛軍,則暗中加強對王營的防守。荊俊的偵察隊伍活躍起來,營地內外盡在他們耳目的嚴密監察下。這批人曾受過項少龍這精通間諜偵察的人的訓練,對此並不算困難的任務自是應付自如。進入晚宴場地前,項少龍、鹿公兩人,站在木寨外的斜坡頂上,感受原野的長風朝涇水吹去,看著落日下昏茫的大地,大感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