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六〉(AK0106)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7月0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84頁
ISBN:957133428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2

圖先道:「呂不韋新招的人中,以許商、連蛟和趙普三人最出色,其中最厲害是有上蔡第一劍手之稱的許商,此人現在是管中邪練劍的對手,看來並不比管中邪遜色多少。膂力確及不上管中邪,但其劍法的靈巧,卻可補這方面的不足。呂不韋有意讓他補上都衛副統領的空缺。」

項少龍笑道:「呂不韋當然有他的如意算盤,不過我倒不信他打得響。是了!還有沒有肖老的消息。」

圖先欣然道:「人才去到哪裡都是人才,現在月潭在韓頗為得意,化名邊談,當上韓相的幕僚,我也為他高興。」

兩人再聊一會,先後離開。那晚項少龍和滕荊兩位兄弟在官署吃飯,荊俊得知說成婚事,自是眉飛色舞,得意洋洋。

項少龍趁機道:「以後沒有什麼事,不要到醉風樓去,現在呂不韋和嫪毐爭單美美爭得焦頭爛額,我們犯不著混這淌濁水。」

荊俊呆了一呆,尷尬道:「今晚剛巧給昌文君約了到那裡喝酒聽樂,還有楊端和與白充。唉!頂多我怎麼都忍了他,保證不會犯事。」

滕翼淡淡道:「你不去惹人,人家不會來惹你嗎?莫忘記田獵時你折辱過周子恆,呂家的人無不含恨在心,摩拳擦掌要挫你威風。加上國興等人又恨你入骨,他們現在有嫪毐撐腰,若非你身居要職,早給他們宰了。自己仍不懂檢點嗎?」

荊俊不敢和滕翼爭拗,求情的目光移往項少龍。

項少龍念他仍是年輕,心中一軟道:「橫豎沒有什麼事,不若我們也去湊湊興,好看看那裡的情況。」

滕翼愕然道:「三弟莫忘了明晚要和管中邪動手,今晚若仍去胡混,嫣然等肯放過你嗎?」

項少龍笑道:「我正想讓管中邪知道我並不把明天的比武放在眼內,還可使他掉以輕心,以為可穩操勝券。只要早點押小俊回家,該沒有什麼問題。否則只是擔心這小子,我就要睡不著。」

荊俊感動地道:「三哥對我真好!嘿!不!二哥對我當然也很好。」接著興奮得跳起來,嚷道:「我要找昌平君,知道二哥三哥去而不喚他,他必會怪我。」

看著荊俊旋風般走了,兩人只好對視苦笑。兩人談了一會,遣人通知紀嫣然等須夜點回家,正要出門,桓齮來了。這年輕有為的新紮將軍雖是滿臉風塵,精神卻比前更好,顯是因大有作為,故心境愉快。桓齮一見兩人,拜了下去。兩人忙把他扶起來。

滕翼奇道:「小齮你不是正忙於訓練速援軍嗎?為何連夜趕回咸陽?」

桓齮道:「有小賁看著,有什麼放不下心的。最重要的是要回來為項大人明天之戰搖旗吶喊、喝采助威。唉!我不知費了多少唇舌才勸得小賁留下。我回來的事,已得左相批准,沒有犯規。」

滕翼笑道:「這也難怪,聽說很多有身分地位的人,不惜遠道而來,還千方百計託人關照,好能參與明天的壽宴。」

桓齮道:「剛才在路上碰上屯留的名人蒲,他的陣仗才厲害,家將多達五百人,還帶來大批歌姬,我很不歡喜這個人。」

昌平君的聲音響起道:「我也不歡喜這個人,大家是英雄所見略同。」三人正在大門處說話,回頭看去,竟是昌平君和李斯聯袂而至,隨護的人比平時多上三倍。桓齮並不像對項少龍和滕翼般與昌平君言語不禁,無拘禮節,慌忙施禮。

擾攘客套一番,李斯嘆道:「想起項大人明晚之戰,儲君和我均無心政事,忽然小俊來找昌平君說你要約他到醉風樓去預祝明天的勝利,我正悶得發慌,所以也來湊興。」接著壓低聲音道:「儲君也來了!」

項少龍、滕翼和桓齮齊齊嚇一大跳,往那隊仍高踞馬上的衛從望去,見到昌文君和荊俊伴著小盤,而這未來的秦始皇在下頷黏上一撮假鬍子,換上普通武士服,正向三人微笑點頭。

項少龍和滕翼仍未及反應,桓齮跪叩下去,給昌平君一把撈起,道:「儲君有令,不須遵君臣之禮,否則若讓人知道,必不輕饒。」

桓齮忙站起來。

小盤策馬而出,哈哈笑道:「時候不早,我們立即動程。」

項少龍等連忙飛身上馬,伴著小盤馳上華燈初上的大道,朝醉風樓進發。眾人中只有項少龍敢與小盤並騎而馳。

小盤顯是心情大佳,笑吟吟道:「師傅不會怪我當上儲君,仍愛胡鬧吧?」

項少龍怎忍掃他的興,笑道:「就算正式登了基,有時也須輕鬆一下的。」

小盤目下唯一怕的人是他,見他不怪責,欣然道:「聽得師傅決戰前夕仍要去花天酒地,寡──嘿!我只有高興之心,這才是真正的英雄好漢。太后剛才還找我去說話,要我阻止這場比武,說你贏面不高。哼!天下間只有寡──不!只有我知道沒有人可勝過師傅。」

項少龍知他自少崇拜自己,而他項少龍無敵於天下的形象,早深植他心內,誰都改變不了。幸好自己新得百戰寶刀,兼悟出百戰刀法,否則現在的壓力會大得吃不消,淡然道:「看來儲──嘿──究竟我該叫你作什麼好呢?否則說不定待會露出馬腳。」

小盤興致盎然地看著街上的行人和房舍,油然道:「不若叫秦始吧!秦當然是我大秦國,師傅曾說我將來一統天下後該稱作始皇帝,所以叫秦始好了!哈!名字相當不錯。」

項少龍聽得目瞪口呆,小盤召來昌平君,著他通知各人他新起的名字。

小盤又別過頭來道:「師傅剛才想說什麼?」

項少龍壓下因聽到「秦始」兩字而生的荒誕情緒,想了想,記起想詢問什麼,道:「我想問你明晚是否會到呂不韋的壽宴去?」

小盤奇道:「這個還用問嗎?我現在恨不得可立即到了明晚,太后也會去呢,現在咸陽誰都不肯錯過這機會。聽說還有人開出盤口來賭你們勝負。哼!據昌文君調查回來的報告,大多人都認為由於管中邪準備充足,必可雪前恥,只有我敢肯定勝的必然是師傅你。」

項少龍心中好笑,暗忖這個「賭」字必是自有文字以來就存在,因為那似是人類天性的一個主要成份,說到底是要預知未來。

此時醉風樓的大招牌已然在望,小盤興奮地左顧右盼,又道:「剛才桓齮說的蒲是屯留的首富,有人更說他是我大秦除你烏家外最富有的人,專做鹽鐵生意,還做得很大。此人野心極大,以前是陽泉君的人,現在則和杜壁很親近,我們對他要留神。」

昌平君此時趨前道:「儲──嘿!不!秦兄,我們究竟要去清靜點的別院,還是到大堂湊熱鬧?」

小盤理所當然道:「當然是到大堂去,我還要叫齊醉風四花來陪酒,看看她們究竟有何姿色絕藝,竟可迷倒這麼多人。」

此語一出,項少龍和昌平君登時面面相覷,暗忖今晚想低調點都不行。

◆ ◆ ◆ ◆

醉風樓今晚特別熱鬧,大門外車馬絡繹不絕,人們要排著隊進去。

項少龍和小盤研究過後,決定只帶十八鐵衛和另十八名御前高手入內,免致人們只看陣勢,看破有異平常。好不容易進入高牆內,未來秦始皇見到偌大的主樓和別院群無不燈火輝煌,一片盛世之象,登時心花怒放,與眾人指指點點,好不高興。剛巧一座別院處正有姑娘和客人在放煙花取樂,弄得滿天斑爛彩花、色光迷人,更添熾烈的氣氛。

樓主伍孚正在大堂入門處迎賓,見來的竟是昌平君和項少龍等人,雖是分身不暇,仍抽身迎上,一揖到地道:「大人莫記小人過,小人有時雖是口不對心,只因身不由己,請左相、項大人和諸位達官貴人。原諒則個。」

項少龍等心中叫絕,伍孚這麼來個「坦誠相對」,他們難道還要和他計較嗎?此時十多名姿色可人的俏婢簇擁上來,笑語盈盈中,為眾人脫去禦寒的外衣,又奉上熱巾拭臉抹手,服侍週到。趁此空檔,伍孚謙卑地逐一招呼拜見。此人顯是對朝廷人事瞭如指掌,聽到李斯、桓齮之名,立即肅然起敬,說了番得體的場面話。

項少龍介紹小盤,這傢伙聽到「秦始」之名,顯是一頭霧水,摸不著腦袋。不過見他既能和昌平君和項少龍等權貴一起來尋歡作樂,眾人又對他態度恭敬,兼之這突然冒出來的人樣貌雖老嫩難分,但方面大耳,不算英俊,卻自具一股威懾眾生的氣度,且雙目瞪來,自己立即湧起下拜的衝動,哪敢怠慢,忙恭敬道:「秦大官人一表人才,世所罕見,必非池中之物,請多多關照小人。」

這幾下馬屁拍得恰到好處,小盤本對他只有惡意而無好感,聞言立即改觀,哈哈一笑道:「伍樓主客氣,今晚寡──哈!今晚秦某遠道而來,正是要見識一下貴樓醉風四花的色藝,樓主給我好好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