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六〉(AK0106)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7月0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84頁
ISBN:957133428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4

伍孚不愧歡場中吃得開撐得住場面的人,這麼一說,眾人都不好怪他。

驀地一聲冷哼來自國興那席,只聽有人冷言冷語道:「官當得大確是不同凡響,無論多紅的姑娘都要委屈相從。」

這句話明顯是針對眾人而來,各人無不色變。看來嫪毐的人要比呂不韋的人更有所恃,囂張得教人難以相信。要知項少龍此席他們認識的無一不是當朝紅人,昌平君更貴為左相國,比嫪毐高了數級,而他們仍敢出言嘲諷,自是由於有朱姬作他們的大靠山之故。眾御衛人人手按劍柄,只等小盤一聲令下,立即過去斬人。小盤終親身體會到嫪黨的氣燄,龍顏寒若冰雪,兩眼厲芒閃爍,看得眾人和伍孚心生寒意。在這劍拔弩張,千鈞一髮的時刻,李斯含笑站起來,朝韓竭、國興那席走過去。全場靜下來,觀望雙方形勢的發展。不但國興等不知李斯過來幹什麼,小盤和項少龍等亦大惑不解。

李斯直抵國興一席,俯身低聲說了一番話,只見國興、韓竭等人人色變,噤若寒蟬,然後瀟瀟灑灑地走回來。廳內立時響起嗡嗡細語,當然是各人均在猜測李斯究竟變了個什麼把戲,竟能使氣燄沖天的嫪黨立即收斂。

李斯坐下後,在眾人詢問眼光中,若無其事道:「在下只是如實告訴他們,儲君下了嚴令,在決戰前誰若斗膽干擾項大人,立斬無赦,故特別派出御衛貼身守護,負責執行命令。」

伍孚亦在俯身聆聽,聞言與眾人一起拍案叫絕,他尚以為李斯只是假傳聖旨。小盤龍顏大悅,一方面是李斯急智過人,更因國興等終懾於他的威勢,不敢逾越。

就在此時,有人隔遠笑道:「本來還不相信,原來真是少龍來了,我們兩個老傢伙沒有白走一趟。」

眾人望去,原來到的是王齕和王陵,顯是正在其中一所別院作樂,現在聞風而至。

眾人暗呼不好,兩個秦國重將來至近前,一見小盤,同時失聲道:「儲君!」

◆ ◆ ◆ ◆

當全場聞得「儲君」而往他們望來,一直半聲不吭的桓齮霍地起立大聲道:「兩位大將軍說得對,正是儲君著我等陪項大人來散心,兩位大將軍請坐。」

眾人一聽原來是這麼一回事,為之釋然。王齕和王陵此時注意到小盤下頜那撮假鬚,又見他穿的是一般貴族的武士服,醒悟過來,入席坐下。忽聞牙關打顫之音,原來伍孚臉青唇白,不知應否下跪才好,顯是看穿小盤是誰。眾人又叫不妙,伍孚雙腿一軟,跪了下來。滕翼人急智生,一手探出,就在他雙膝著地前,扯得他側坐到身旁來,像是坐入席內的姿態。

昌平君湊到他耳旁道:「若伍樓主外尚有人知道儲君來此之事,我就把你的醉風樓封了,再抄你的家,清楚嗎?哼!不准叩頭。」

伍孚嚇得手軟腳軟,失去點頭的力氣。

小盤輕聲讚嘆道:「只看眾位臨危不亂,應變有方,便知我大秦之興,指日可待。」

項少龍知有伍孚在,不便說話,溫和地道:「伍樓主只要依命行事,我項少龍可擔保你沒有麻煩,還不去打點一切,記得絕不可暗中通知四位姑娘。」

伍孚勉強爬起來,打恭作揖後,滾著去了。

王齕舉杯想向小盤敬酒,記起一事道:「這些酒驗過沒有?」

坐在他身後那席的御衛道:「報告大將軍,全檢驗過。」

王齕這才向小盤敬酒。眾人均不敢舉杯,到小盤示意各人,才轟然痛飲。經過一番「驚險」,氣氛又熱烈起來。小盤順口問起,原來王齕和王陵均是應蒲之邀來見面的。

王陵冷哼道:「蒲心懷叵測,甫坐下便批評朝政,盡說呂不韋的不是,又隱隱牽連到太后。話不投機半句多,後來我們見伍孚前來通知侍酒的白蕾和楊豫說項大人來了,要召她們去,我們乘機告退。」

小盤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王齕笑道:「少龍的魅力真大,兩位姑娘聽到被召,均恨不得立即溜走,卻給伍孚阻止,只許輪流來此。目下楊豫回去更衣,該快到哩。」

小盤訝道:「兩位大將軍是否看錯,她們不是呂不韋的人嗎?」

王齕道:「說到底,她們只是無主之花,誰的權勢大,便依附誰人。但姐兒愛俏,少龍現在又是我大秦的英雄人物,更得紀才女委身下嫁,天下女子,誰不希望與他親近?」

小盤欣然舉杯向項少龍勸飲,後者慌忙喝了,眾人均對小盤的風度暗暗心折。環珮聲響,在伍孚親自引路下,兩名小婢伴著盛裝的楊豫到,玉步輕移下,確是婀娜多姿,綽約動人。

小盤大樂道:「果然名不虛傳!」

忽然有人嚷道:「豫姑娘請留步!」

眾人愕然望去,原來是有上蔡第一劍手之稱、年青英俊的呂府新人許商發話。只見他一臉不悅之色,走了過來。楊豫停下步來,蹙起黛眉,看看項少龍這邊,又瞧瞧正大步走來的許商,有點不知如何是好的神態。最焦急的的伍孚,向兩婢示意,要她們把楊豫拉到小盤那席去,卻給楊豫揮開兩婢。

反是小盤大覺有趣,笑道:「難得這麼多人到青樓來,正因有這種你爭我奪的樂趣。」

許商臉上像外面的大地般覆上一層寒冰,先冷冷對伍孚道:「伍樓主剛才不是說豫姑娘給杜將軍預約,為何現在又可出來侍酒?」

楊豫顯然對許商頗有好感,湊到許商旁說了幾句話,又指點項少龍這一席,說的當然是好話。

王齕乃秦室軍方現時的重量級人物,冷哼道:「這小子是誰?是否活得不耐煩了,儘管呂不韋來,也不敢不給我面子。」

項少龍笑道:「大將軍莫要為這種人動氣,呂不韋的人一向橫行慣了,遲些我們才和他們一起算賬。」

王齕悶哼一聲,沒再說話。

伍孚再匆匆走來請罪,尚未說話,小盤已道:「此事與樓主無關,樓主不用自責,豫姑娘愛來便來,不來就拉倒。」

伍孚哪想得到秦國之主如此好相處,大感愕然。昌平君拉他說了幾句話,伍孚又匆匆去了。許商此時似仍欲要往他們走來,卻給楊豫扯著,隱隱中聽她提及王齕之名。

楊端和乃王齕手下第一號大將,勃然色變,霍地立起,正要喝罵,給另一邊的李斯扯得坐下來,後者笑道:「楊將軍何用與這種人一般見識?」

此時許商狠狠瞪項少龍一眼,返回己席去,楊豫則盈盈而至,未語先笑,登時沖淡不少劍拔弩張的氣氛。楊豫在項少龍指示下,一頭霧水地坐到小盤之旁,雖然只知小盤姓秦名始,卻不知是何方神聖,但總知此人能令昌平君、王齕、項少龍等對他恭恭敬敬,剛才伍孚又千叮萬囑她要悉心服侍,自是不敢怠慢。展開渾身解數,敬酒陪笑,口角生風,不半晌服侍得小盤妥妥貼貼,氣氛融洽熱鬧,就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般。不一會歸燕也來了,場中其他賓客不感意外,只是王齕一人,便有足夠資格要兩位紅阿姑來侍候。

歸燕親熱地坐到項少龍之旁,先敬過各人,最後敬項少龍時,低語道:「項大人大人有大量,再不要與小女子計較好嗎?」

項少龍暗忖就算以兵刃架頸,再不敢輕信她,表面當然客客氣氣的接受。

此時楊豫告辭離去,臨行時大有深意地幽幽的瞧項少龍一眼,不一會換了白蕾來,但四花之首的單美美仍是芳蹤杳然。四女中,以白蕾與項少龍等最沒有過節,對小盤逢迎周到,使氣氛更是融洽。

歸燕湊到項少龍耳旁道:「項大人今晚留下來好嗎?讓奴家盡心侍候。」又飛他一個媚眼。

項少龍心想人說家花不及野花香,老子的感覺卻剛好相反,而且哪知妳會不會再來害我,婉言拒絕。

歸燕難掩失望之色,伍孚一臉苦惱回來,欲言又止道:「美美怕不能來了。」
昌平君皺眉道:「美美竟敢不給我們面子嗎?」

伍孚大吃一驚,搖手道:「不!只是她被召了到仲父府去,我三次派人去請,都給趕出來。唉!我又不能說出──嘿!沒有什麼。」

眾人均感意興索然。

小盤雙目寒芒一閃道:「這事就此作罷,今晚亦到此為止。哈!很不錯的一晚哩!」

伍孚放下心來,歸燕和白蕾卻是連聲不依,媚態畢呈。

豈知這些對任何男人都有效的招數,到小盤身上卻一點都派不上用場,未來的秦始皇淡淡一笑,站了起來,負手便去,眾人慌忙追隨左右。

項少龍勾著歸燕的脖子,吻她臉蛋,柔聲道:「美人兒若想幸福快樂,安享大好年華,要好自為之。」

歸燕神色一黯,垂頭道:「燕燕定會謹遵大人之命,只望大人能有三分憐惜之意,燕燕已感恩不盡。」

項少龍向另一邊的白蕾含笑回禮,灑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