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六〉(AK0106)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7月0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84頁
ISBN:957133428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5

回到家中,荊俊仍非常興奮,甫進大廳,扯著正想各自溜回嬌妻處的項少龍和滕翼道:「伍孚這混蛋真懂見風駛舵,見到王齕王陵等擁戴儲君,出門時竟偷偷對我說遲些要親來拜候三哥,哈!這混蛋真行。」

滕翼哂道:「我卻看他是夾在呂不韋和嫪毐之間,兩邊都不敢開罪,故苦不堪言,剛才白充告訴我,呂不韋有意收單美美為妾,伍孚自是非常苦惱。」

項少龍笑道:「今晚似乎是胡混了一場,其實卻是意義深遠。首先儲君清楚了解到呂嫪兩黨的鬥爭,其次是無意知道蒲正和杜壁圖謀不軌。而另外有三個得益之人,二哥不慕富貴,可以不論。李斯和桓齮剛才表現出來的急智,深得儲君之心,於他們的官運勢將大有裨益。」

再談半晌,項少龍酒意上湧,支持不住,回房睡覺去也。眾嬌妻愛婢不免責他幾句,糊里糊塗間,醒來已是日上三竿。田貞田鳳服侍他起床穿衣,取出百戰寶刀,找滕翼鬆了筋骨後,只覺氣爽神清,充滿活力。

紀嫣然訝道:「為何夫君昨夜才花天酒地,酩酊而回,今天卻是神采飛揚,尤勝往昔,真不合常理。」

項少龍一擺百戰刀,笑道:「若說我不把管中邪和今晚勝敗放在心上,就是騙妳,但昨晚這一醉卻恰到好處,使我忘卻一切,因而得到這些天來難得的鬆弛,又睡得比平時多點,現在自是狀態不差。」

滕翼咕噥道:「還說只是不差,劈得我差點連墨劍都丟掉。」

眾女齊聲嬌笑,喜形於色。談笑間,陶方和荊俊陪著烏應元到。喜氣洋洋下,眾人共進早膳,一點沒有山雨欲來前的緊張氣氛。荊俊和滕翼兩人返回官署治事,項少龍陪著岳丈在廳中閒聊,談起烏卓在塞外建立的大牧場,聽得項少龍心嚮神慕,恨不得明天是小盤加冕之日,後天就可去過自己的新生活。說著說著,項少龍竟然就在地蓆上睡著了。

他發了個奇怪的夢,夢見趙雅、趙倩和春盈等四婢,齊向他殷勤勸酒,預祝他旗開得勝,大敗管中邪,正陶醉其中,又隱隱知道是在作夢,給烏廷芳拍醒他。
項少龍愕然坐起來,烏廷芳道:「儲君派人來召你進宮,不知什麼事呢?他該讓你多點時間養精蓄銳才對。」

趙倩過世後,烏廷芳是滕翼外唯一知道小盤身世的人,說話間對小盤自沒有其他人般尊重。項少龍伸個懶腰,只覺精神和體能均處於最巔峰的狀態,暗奇自己大戰當前,竟仍能入睡。不過已無暇多想,匆匆沐浴更衣,入宮見駕。小盤照常在書齋接見,另外還有昌平君和李斯兩人。

小盤道:「五日後為立春,寡人決定是日到渭河春祭,項太傅那條黑龍沒有問題吧!」

項少龍道:「一切準備就緒,只要清楚知道祭河的地點,可預作安排。」

小盤雙目亮起來,旋又嘆道:「始終仍有太后那關最難闖過,看來不和她作點交易是不成的。」

李斯道:「最緊要是抓牢軍權,其他的讓她一步半步,該無大礙。」

小盤苦惱道:「只要想起要給那假太監封侯賜爵,寡人心中首先不服氣,現今太后到了甘泉宮,寡人對她和嫪毐間的事一無所知。」

昌平君安慰道:「嫪毐若有異動,茅焦自會暗通消息,儲君請放心。」

小盤怒道:「試問寡人怎能放得下心來,現在朝廷奸黨處處,人人各懷異心,若非還有這條黑龍,索性把他們全召進宮來,一股腦兒殺了,然後再想辦法收拾殘局。」

昌平君見他氣在頭上,哪敢說話。

項少龍笑道:「儲君息怒,別忘了今晚尚有場精采表演,只要斬掉管中邪,可以重新安排都衛的統領人選。」

小盤終於消氣,又商量了黑龍一事的細節後,各人先後辭出。項少龍和昌平君離開之時,均感到不斷成長的小儲君威嚴日增,自具不怒而威的氣勢,發起怒來當然更使人心寒膽顫。項少龍這「看著他大」的人都有此感覺,其他人的感受更是可以想見。剛步出書齋,一位俏宮娥截著項少龍,報上琴太傅有請。昌平君一臉羨慕識相地走先一步。項少龍隨宮娥穿廊過殿,暗忖朱姬搬往甘泉宮,小盤則尚未立后,宮內最具影響力的自然是琴清。

來到後宮一座幽雅的四合院前,宮娥跪下道:「項太傅請進。」

項少龍欣然內進,琴清正倚門待他,哪還客氣,擁到懷裡纏綿一番,琴清掙著仰後嬌軀,仔細端詳他好一會,欣然道:「算了吧!精神很好!你這人呢,昨晚仍要到醉風樓鬼混,弄得全城皆知。」

項少龍早知她耳目靈通,挽著她的小蠻腰,到一旁坐下,琴清服侍他脫去外衣,又為他按摩肩頭的肌肉。項少龍舒服得有若飄遙雲端,暗忖有了肉體關係,享受與前確有天淵之別,以前想碰碰她的小手已是難得,現在她的小手卻是自動送上門來。

琴清輕責道:「千萬不要輕敵啊!與管中邪接近的人都說他的劍法又上一層樓,劍法差點的人只要見他擺出架式,便心志被奪,不敢進擊。少龍雖得百戰寶刀,又練成絕世刀法,但若輕忽大意,說不定也會失手哩。」

項少龍心想自己確有點輕敵,不過亦正是因為不大在意,故而可以像目下般輕輕鬆鬆、氣定神閒。欣然受教道:「多謝琴太傅提醒,項少龍不會掉以輕心。」

琴清見他聽教聽話,喜孜孜道:「琴清沒有挑錯情郎,大多男人得到我們弱質女流的身心後,都像變了個人似的呼呼喝喝、頤指氣使,只有項郎永遠是謙謙君子。」

項少龍笑道:「琴太傅對這種事似乎見多識廣哩!」

琴清嗔道:「你想到什麼?人家只是聽得多嘛。」

項少龍慌忙道歉,琴清回嗔作喜道:「今晚的咸陽城,上至儲君,下至庶民,無不翹首苦待你和管中邪一戰的戰果。很多本來買你勝出的人,知你昨晚仍到醉風樓喝酒召妓,轉過來賭管中邪勝。」

項少龍呼冤道:「喝酒是真的,至於召妓只是儲君要見識一下醉風四花的姿色,喚到席上來亮相吧!」

琴清笑道:「人家可不是這麼想,況且傳言總是誇大的,街頭巷尾都有人傳你先來一場與醉風四花的大戰,看你還敢否不檢點自己的行為?」

項少龍忍不住哈哈大笑。

琴清又道:「現在開出的盤口,賭管中邪勝是三賠一,可知他的行情比你看漲多了。」

項少龍失聲道:「什麼?」

琴清笑得伏在他虎背上,嬌嘆道:「若琴清是好財貨的人,定要落重注在你身上,好大大賺上一筆。」

項少龍道:「究竟是何人在主持賭局,沒有點本錢和信譽,誰會信他?」

琴清道:「你聽過蒲嗎?他在屯留有幾間大賭場,若非咸陽禁賭,他早來開設賭場,現在便是他在此暗中主持賭局。」

項少龍訝道:「他不是昨天才到咸陽嗎?」

琴清道:「他是昨天才到,但他的手下三旬之前便來這裡開賭局,說到賺錢,沒有人比他更本事。」

項少龍好奇心起,問道:「蒲究竟是何等樣人?」

琴清道:「我不大清楚,只知他在東三郡很有影響力,與杜壁和趙將龐煖有很深的交情,這次他到咸陽來,四處活動送禮,是為給長安君成蟜造勢疏通。」

項少龍沉吟半晌,啞然失笑道:「好不好讓我們先賺他一大筆呢?說到財力,我烏家絕不比任何人差。若他不敢接受賭注,登時威望盡失。哼!一賠三,我看他怎賠得起。」

琴清忽然情動起來,從後把他抱個結實,嗲聲道:「項少龍啊!你的信心是否天生出來的呢?似是從沒想過自己會敗北的。」

項少龍把她摟到身前,一輪熱吻,依依不捨地離開。回到家中,把賭賽一事告訴烏應元,後者大感興趣,找陶方去商議。而項少龍則返回後堂,爭取休息的時間,與眾女愛兒調笑耍樂,不一會已是黃昏時分。

桓齮、昌平君、荊俊、滕翼、李斯、楊端和、白充等人不約而同齊集烏府,好與他一起赴會,以壯聲勢。項少龍沐浴更衣,換上琴清親手為他縫造的武士服,內加護甲,確是雄姿英發,神采飛揚。他使人把百戰寶刀和飛龍槍用布包著,交由荊善等運送,以惑呂府之人的耳目。一切妥當下,領著三位嬌妻,還破例把田貞田鳳帶在身邊,在眾好友前呼後擁下,朝仲父府出發,烏應元和陶方自然也在大隊之中。走在燈火特別輝煌、兩邊盡是王族公侯大宅的咸陽大道之時,項少龍感慨萬千。當初孑然一身來到這時代,哪想得到有今天的風光。可是他同時看穿繁華背後那殘酷無情的特質,即使小盤將來亦會因絕對的權力帶來絕對的專制。任何事往某一理想邁進,是最動人的時刻。但成功之後,為了繼續保持權勢和利益,在那種情況下,感情再無容身之地。至少他知道日後的李斯會變得比任何人更厲害,而他最不願是見到這些痛心的變化。就在此刻,他再下決心,只要鏟除嫪毐和呂不韋後,立即飄然引退,絕不遲疑。

宏偉的仲父府終於在望,斜對面則是嫪毐的內史府。兩處地方代表著小盤登基前的兩大勢力。而他將是在兩大勢力間暢游的得水魚兒。想到這裡,雄心奮起,差點要仰天嘯叫,洩出滿懷豪情壯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