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七〉(AK0107)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7月04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416頁
ISBN:9571334294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3

見到歌舞伎團的排演,項少龍明白到詩、歌、樂、舞是渾成一體的。以往他看歌舞,不是漫不經心,就是注意力只集中到最美麗的台柱身上,少有像這刻般身歷其境的全神欣賞。只是雲娘率領那隊近三十人的樂師隊便夠好看。雲娘負責的編鐘由大至小共八件,代表原始的八音,掛起來占去艙廳五分之一的空間,而她敲鐘的姿勢更充滿令人眩迷的曼妙姿態和舞蹈的感覺,難怪如此令鳳菲器重。不由想到鳳菲會不會私下告訴她舞伎團解散的事,因為看她對肖月潭投懷送抱的情況,可能正是她在替自己找尋好歸宿。人的年紀大了,總會變得更實際。換了自己是她,也會挑「有成就」的肖月潭而不會揀「落魄」的自己。

大廳充盈著由石磬、編鐘、陶塤、鏞、鐃、鈴、銅鼓等組成的和諧樂聲,溫柔敦厚,絕不會使人生出嘈吵的感覺。幸月、祝秀真等十個歌姬隨樂起舞。鳳菲和董淑貞則立在一旁,觀看眾伎舞姿,不時交頭接耳的研究,在外表看絕不知兩者正勾心鬥角。其他婢子負責為各女換衣遞茶,各有各忙,平添不少熱鬧。這次鳳菲並沒有邀肖月潭來給意見,所以項少龍只好獨自作個旁觀者,幸好只是眾姬已足可使他飽餐秀色,目不暇給。尤其幸月常常不忘向他拋來兩記媚眼,使他並不覺得被冷落一邊。祝秀真卻擺出仍在惱他的樣子,只狠狠瞪他一眼,沒有再看他。

忽地一陣冷冰冰的聲音在旁響起道:「你在看誰?」

項少龍愕然望去,只見仍是一身男裝的小屏兒繃緊粉臉瞪著自己,神色不善。呆了一呆,才懂得答道:「當然是在看排舞!」

小屏兒哂道:「我看你只是在瞪著幸月小姐吧!」

項少龍暗忖關妳的鳥事,表面只好忍氣吞聲道:「小屏姐不覺她的舞姿特別好看嗎?」

小屏兒跺足道:「你分明對她別有居心,所以看得那麼入神。」

項少龍聽她口氣妒意十足,而自己卻仍是與她沒有半點感情關係,不禁心生反感,故意氣她道:「見色起心,人之常情。若幸月小姐在大庭廣眾前表演,小屏姐豈非把數百人逐個去罵嗎?」

小屏兒俏臉倏地脹紅,負氣走了。項少龍頗有如釋重負的感覺,此女天性善妒,橫蠻無理,還是不惹她為妙。

此時鳳菲招手喚他過去,問道:「沈管事覺得這首新編的舞樂還可以嗎?」

董淑貞的目光落到他臉上,灼灼注視。雖明知此女非善女,但既知她是可採摘的花朵,又聽過她放浪時的呼聲,現在可於觸手可及的距離細看她,不由泛起非常刺激的感覺。

項少龍乾咳一聲道:「我對音律毫不在行,不過仍覺非常悅耳。雲娘的編鐘更是清脆嘹亮,像統帥般駕御全軍。」

董淑貞媚笑道:「沈執事還說不懂音律,兩句便點出樂隊的重心,編鐘的金石之聲是固定的清音,負起音準和校音的重要任務。無論引序收曲,均少不了它們。而在琴、瑟、管、簫等絲竹之樂演奏主旋律為歌者伴奏時,鐘音更有點睛之效,渲染出整個氣氛來。」

項少龍見她對自己眉目傳情,雖明知她弄虛作假,仍有點受寵若驚,只好唯唯諾諾的作洗耳恭聽狀。嗅著兩女迷人的幽香,置身於鶯燕滿堂的脂粉國,於這艘古代的大船上,漫航於冬夜的長河中,誰能不感動心。

鳳菲出奇溫柔地道:「詩言其志,舞動其容,歌詠其聲,三者渾為一體,組成此特為齊王賀壽的『仙鳳來朝』,可惜我的主曲遇上點困難,只希望可趕在壽宴前完成,否則將大為遜色。」

董淑貞的美眸掠過奇怪的神色,項少龍雖心中訝異,卻無從把握她心中所想。

項少龍目光回到正在歌舞中幸月等諸女身上,隨口道:「是否每節舞蹈配以不同的曲詞,表達不同的情節,最後以主曲帶起高潮,合成一個完整的故事?」

鳳菲和董淑貞不能控制地嬌軀劇顫,兩對美眸異采漣漣,不能相信地杏目圓瞪的看他。

項少龍感到有異,回頭看到她們的表情,大感尷尬道:「小人只是隨口亂說,兩位小姐萬勿放在心上。」

兩人仍未能作聲。這次輪到項少龍心中一震,恍然而悟。對二十一世紀的人來說,以歌舞表達某一情節或故事,是所有歌劇的慣常手法,沒啥半點稀奇。但在古戰國的時代裡,從韶樂脫胎出來的樂舞,仍保留在原始祭舞的形式,並不著重「劇情」,那要到宋元時漸趨成熟。所以這番話對鳳菲自然可說是石破天驚之語。

鳳菲動人的酥胸急劇地起伏幾下,吁出一口氣道:「你的想法非常特別,唉!沈良你本身是個很特別的人。」

董淑貞道:「他的想法不但特別,還非常新鮮,大小姐可用作考慮。」

鳳菲那對能勾人魂魄的美眸閃爍動人的光采,目光在項少龍臉上留連片刻,香唇輕吐道:「淑貞你也想想看,我要回房休息一會。」

言罷逕自去了。

項少龍不知所措中,董淑貞靠近的酥胸差點碰上他的手臂,低聲道:「從沒有人能令鳳菲如此動容的,沈良你是第一人。」

項少龍不好意思道:「二小姐不要損我。」

董淑貞笑臉如花,以腳尖輕鬆地撐高嬌體,湊到他耳旁道:「人家也為你動心呢!」說完還吹了一口氣到他耳內去。

項少龍明知她在色誘自己,以遂其某一不可告人的目標。但仍泛起想碰碰她的衝動,忙壓下誘人的想法,苦笑道:「二小姐勿要如此,給人看到不太好的!」

董淑貞嫣然一笑,挪開少許,白他一眼道:「有空可到人家房中來,那時只有我們兩個人,不是可放心交談嗎?」

項少龍心想那豈非是「送羊入虎口」,墮進妳的色慾陷阱。口上答道:「小人不敢,更恐大小姐怪責。」

董淑貞甜笑道:「你的拳頭這麼硬,想不到膽子這麼小,大小姐怎會管我的事?唔!你不是對大小姐生出妄想吧!」

項少龍一怔道:「二小姐說笑,小人是下人身分,怎敢生出癩蛤蟆吃天鵝肉這種非份之想。」

董淑貞嬌軀一顫道:「蛤蟆吃天鵝,這種形容的語句你是怎麼想出來的。」

項少龍又知此俚語仍未被發明,尷尬道:「只是隨口說吧!」

董淑貞像首次認識他般用神打量他,好一會道:「你每有驚人之語,又是發人深省,這般人才,埋沒了實在可惜,沈良你究竟有沒有為自己將來的前途著想過?」

此時樂聲倏止,眾姬停下來嬉笑,等候董淑貞的指示。只有幸月立在一旁,帶點妒意的在瞧兩人親密地交談。小屏兒則不知到哪裡去了。

項少龍只好道:「小人當上執事之職,已心滿意足,啊!她們在等候二小姐的指示呢!」

董淑貞低聲道:「告訴你一個祕密,歌伎團很快便要遣散,知情者無不在為自己找尋後路歸宿,像我這種不想淪為貴族姬妾的更是煩惱。沈良你若有志向,來找人家談談吧!」又伸手捏他的手臂,輕笑道:「你真壯健。」含笑到了眾姬處。

項少龍不敢看幸月的反應,匆匆走了。回房途中,他首次對董淑貞生出同情之心。她或者只是忠於藝術的人,不希望這麼年輕就失去了這時代女性唯一可享有的事業。在某一程度上,鳳菲是相當自私。她只為自己打算。若她如張泉所說是找自己作替死鬼好轉移其他人的注意,就更不可原諒。假若有個方法可使董淑貞成為鳳菲的接班人,而鳳菲則可安然作她的歸家娘,那豈非皆大歡喜。這是很難辦到,卻非沒有可能辦到。問題仍在鳳菲處。回到房中,肖月潭配合新的染料,為他動手易容。

項少龍告訴他小屏兒差點看破他改裝的事,後者笑道:「保證沒人可看出破綻,最妙是你瘦了至少十斤,連眼形都改變了,所以你最好不要吃那麼多東西,若養胖了反為不好。」

項少龍苦笑道:「我已很有節制,現在頭痛的是小屏兒和幸月都似看上我,董淑貞更對我擠眉弄眼,你說該怎辦?」

肖月潭笑道:「項少龍畢竟是項少龍,你既能使紀才女為你傾心,其他鶯鶯燕燕不為你顛倒才怪。嘿!給你看一樣東西。」

項少龍朝他張開的手掌看去,見到一顆似是某種果物堅硬的核心,大小如指頭,奇道:「是什麼?」

肖月潭道:「這是什麼不打緊,只要你放到舌底下說話,可把語氣聲調改變過來,完全不似項少龍。」

項少龍皺眉道:「若讓鳳菲她們聽到,豈不非常古怪?」

肖月潭道:「你還以為自己是以前的身分嗎?當鳳菲和外人交談,你在場的機會是絕無僅有,縱然在場亦沒有插口的資格。當遇上熟人,先把果核往口一塞,保證可瞞過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