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七〉(AK0107)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7月04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416頁
ISBN:9571334294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4

對肖月潭的周身法寶項少龍早見怪不怪,接過果核依指示放在舌底,在肖月潭指點下「牙牙學語」起來,果然音質都改變少許。肖月潭聽得連連失笑,敲門聲響,忙去開門。

項少龍見肖月潭似給人扯出門外,正大惑不解,肖月潭回到他身旁低聲道:「今晚我到雲娘房裡風流他一晚,你若要解寂寞,可把幸月等其中一人弄來。幸月的功夫如何我不曉得,卻可保證董淑貞在榻上精采絕倫。好自為之吧。」

房門關上,項少龍只有苦笑。旅途寂寞,有美陪寢自是人生樂事,不過他卻過不了自己的一關。呆坐一會,他收拾心情,鑽入被窩睡覺。現在他最大的樂趣,是到夢裡去會嬌妻愛兒。快要睡著,驀地驚醒過來。耳內響起關門的輕響。項少龍探手到枕旁握上血浪的把手。香風隨來,一個火辣辣的動人胴體鑽進他被內,八爪魚般將他纏個結實。

由於項少龍休息了頗一會,神經鬆弛過來,感官特別敏銳,更加上連對方是董淑貞、幸月、祝秀真,甚至較小可能的小屏兒都弄不清楚,那種刺激確是難以抗拒。費了很大的定力,閃脫對方的香唇,湊到她耳旁道:「妳是誰?」女子嬌喘細細道:「有很多女兒家這樣來找你嗎?」

項少龍仍認不出她蓄意改變了的聲音,笑道:「恰恰相反,假若以前有女孩子這麼來過,我會誤把妳當作是她,何用問妳是誰?」

女子用力摟緊他的腰,把俏臉埋到他胸膛上,以蚊蚋般聲音道:「也可以是因你有很多女人,所以一時弄不清楚是誰來相就。」

項少龍已可肯定此女絕非小屏兒或幸月,因為前者正生自己的氣,而後者則該知自己「守身如玉」,不受引誘。順手在她身上摸幾把,低笑道:「若是如此,我應在妳鑽入被內時立即以手認人,何用問妳?」

女子唔作聲,頗為情動。項少龍按捺不住,一個翻身,半抱半壓地把她摟個結實,同時探手到一旁的小几上拿火種點燈。

女子嬌吟一聲,把他的手扯回來,嗔道:「你難道不怕人難堪嗎?現在哪是點燈的時候?來吧!」

只要有點星光,項少龍也可勉強看到她的臉貌輪廓,偏在這寒冬之夜,又在船艙被窩之內,使他睜目如盲。而偏是這種情況,特別使他容易燃起情慾之火。尤其想到她是董淑貞、祝秀真又或小寧兒三女之一,無不是煙視媚行的惹火尤物,一顰一笑,皆使人欲醉,這種至為刺激的感覺,更使他難抵肉慾的誘惑。幸而隔著幾重衣物,否則可能已把持不住。項少龍隱隱覺得假若這樣占有對方,只代表自己與其他好色的男人毫無分別,是某一種形式的投降。

所以對方在懷內的扭動廝磨雖帶來強烈的誘惑,而自己亦起了生理上的反應,仍強壓下狂升的慾火,上身仰起一點,故意騙她道:「我知道妳是誰?」

體下的女人嬌軀微顫,道:「我是誰呢?」

憑她震驚的微妙反應,便知她以為自己沒法猜中她是誰的。這麼她便不該是董淑貞又或祝秀真,因為兩女對他早有撩逗,一再暗示以身相就,不該有此信心。

一個令他大吃一驚的想法湧上心頭,駭然道:「大小姐?」

女子頓時靜下來,噓氣如蘭地柔聲道:「正是鳳菲,你不歡喜嗎?」

項少龍一陣傷心,慾火消退,暗忖張泉說得不錯,她只是找自己作替死鬼,所以紆尊降貴的來獻身給他這個下人。若非如此,怎樣騙得他自以為是她的情郎呢?一向以來,他心目中的鳳菲高不可攀,這麼一來,自然在他心中大為貶值。

項少龍冷然道:「大小姐為何要這樣做?」

女子以帶點哀求的語氣輕輕道:「不要問這問那好嗎?好好的疼人家吧!」

項少龍忽然鬆一口氣,如釋重負道:「原來妳並非大小姐,而是小屏姐。」

若非她仍不敢以平常的聲音說話,他可能會繼續猜錯下去。小屏兒回復正常的聲音語調,嬌吟一聲,香唇再湊上來,熱烈地吻他。項少龍以一半的心神駕輕就熟的應付,另一半的心神卻在盤算思量。照理小屏兒應該與主子鳳菲共進退,換句話說她無需要像幸月等有急尋歸宿的要求。那她現在把自尊拋到一旁,向自己投懷送抱,一是她真的對自己情不自禁,而更有可能是奉鳳菲之命而來犧牲色相,好控制和駕馭他項少龍。他的想法不是沒有根據,雖然他仍把握不到鳳菲的退隱大計,更弄不清楚為什麼定要使自己變成替死鬼,肯定一點是鳳菲一直以謊言騙他,鳳菲沒有理由將她的前途幸福擺到他這陌生人手上去。

油燈燃亮起來。小屏兒抗議地「嗯」了兩聲,星眸半閉,不堪燈火的刺激,好一會才睜開美目。項少龍仰起上身,仔細打量換回女裝,秀髮披散枕上的美女,驚覺她的艷色實不遜於董淑貞諸女,只是平時被她的男裝和不假辭色的模樣瞞過。兩人目光相觸,小屏兒泛起既羞且喜的表情,灼熱的眼神裡隱含某種令人難解的迷悵。項少龍心中暗嘆,更堅定自己的懷疑。低頭吻了她兩片朱唇,柔聲道:「妳是否第一次和男人親嘴?」

小屏兒赧然點頭。

項少龍咬牙苦忍肉體緊貼廝磨所帶來的高度刺激,冷冷地道:「大小姐要妳這麼做嗎?」

小屏兒立時杏目圓睜,吃了一驚,好一會方寸大亂的答道:「你怎會這麼想的?」

只從她的反應,項少龍立知自己的猜測雖不中亦不遠矣。若她因自己情不自禁來向他投懷送抱,聽他這麼說,自然大受傷害,不是大怒而去,就是一副含冤受屈的可憐樣兒。像現在般的反應,只表示她確心中有鬼,故出言反駁,希望能瞞過他。項少龍近年來差不多每天在鬥爭中度過,一個年輕的女孩自遠不是他的對手。項少龍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瞧她。一滴清淚由眼角瀉下,沿嬌白粉嫩的臉蛋,滑到枕上去。

小屏兒別過俏臉,避開他無情的目光,神志崩潰了的默默灑淚抽泣,悲切道:「你不歡喜我?」

項少龍睡到她側旁,舉袖為她拭淚,淡淡道:「其實我該早猜到是小屏姐,換過是其他人,在鑽入我的被窩前,該懂得先脫掉衣服。」

小屏兒停止抽泣,無助地道:「你這人很精明,人家投降了,好嗎?」

項少龍心中一軟。自己是否太殘忍呢?竟以這樣的手段對付如此嬌痴可愛的一個少女,而她只不過是盡忠於主子。為緩和她的情緒,項少龍遂道:「妳這樣很好看啊!為何整天要以男裝示人呢?」

小屏兒淒然道:「若我常以色相示人,現在你懷內的不會是完璧之軀。」

項少龍感到兩句話內所包含的無限辛酸,心中暗嘆,道:「妳惡兮兮的樣子也是裝出來唬人的哩。」

小屏兒露出一絲笑意,秀目閃亮道:「開頭是裝的,但慢慢就習慣了。唉!你有點像另一個人。」

項少龍生出輕微妒意,道:「是你的情郎嗎?」

小屏兒有點不滿地嗔道:「你想到哪裡去!那人我只見過一面,不過也像你般最懂咄咄迫人,眼睛像是可看進人心內去那樣。小姐對那人印象也很深呢!」

這回輪到項少龍吃驚,知她說的正是自己,哪敢再問下去。

小屏兒赧然道:「剛才你抱得人家很舒服,原來男女間的滋味是這樣的,難怪雲娘要找談先生到她房內去。」

項少龍失笑道:「小屏姐今年貴庚?」

小屏兒含羞道:「足十七哩!十三歲時鬻身給大小姐。」

項少龍硬著心腸緊迫道:「大小姐為何要妳這麼做?」

小屏兒淒然道:「不要迫人家好嗎?小屏兒現在矛盾死了。唉!我該怎麼辦呢?」

項少龍半扶半抱的讓她坐起來,咬著她耳珠柔聲道:「可以怎麼樣呢?老實的回去告訴大小姐,她的計謀已給我識破,這個他奶奶的什麼正執事我不想幹了。」

說到最後一句話,他像放下心頭大石。那確是他難以勝任的工作,而且風險太大。

小屏兒駭然道:「怎麼行?」

項少龍溫柔的愛撫她動人的玉背粉頸,微笑道:「妳把這番話回去向小姐直說就可以,其他的不用妳煩心。」

小屏兒顯是非常沉醉於他的撫摸,夢囈般顫聲道:「你如何猜到是小姐差使我來的呢?」

項少龍坦然道:「因為根本不像妳一向的作風。」

小屏兒像變成另外一個人似的,不依道:「人家的確有些兒喜歡上你嘛。」

項少龍失笑道:「你也懂說只是有些兒歡喜。來!乖乖的回去,我不想在妳奉命的情況下得到妳。」

小屏兒「嚶嚀」一聲,投入他懷裡,心顫神迷的道:「小姐說得不錯,你是個很特別的人,與其他男人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