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延伸閱讀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卷一~卷五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尋秦記〈卷三〉
尋秦記〈卷四〉
尋秦記〈卷五〉
尋秦記〈卷六〉
尋秦記〈卷七〉
大唐雙龍傳【卷二】: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三】: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四】: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大唐雙龍傳【卷一】(AK0108)──修訂版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2年09月16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60頁
ISBN:9571337374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卷一~卷五



  書摘 5

寇仲一覺醒來,天仍未亮。想起昨天舌粲蓮花,騙吃騙住,連縣老爺都把他們視作貴賓,只覺得意之極。睜開眼來,發覺睡在旁邊的徐子陵早醒了過來,半坐半臥地雙手放在腦枕處,兩眼直勾勾望著帳頂,想得入神。
寇仲正愁沒有人分享他的光采,大喜坐起來道:「小陵你看吧!在揚州城我們是乞兒流氓,但一離開揚州城,我們便成了大少爺,這一世人我兩兄弟還是首次睡在這般舒服的床上,摟著香噴噴的棉被做夢。脫衣穿衣都有小美人兒侍候,啊!給那小娟姐的小手摸到身上,我已感到自己似當上丞相般哩。」
徐子陵無動於衷道:「若你想不到脫身的方法,給人送回揚州城,那就真的棒極。」
寇仲低笑道:「你放十二萬個心吧!待會餵飽肚子,我們回來揀幾件精品,再隨便找個藉口,例如想四處看看風景諸如此類,到了鎮外,要溜走還不容易嗎?」
徐子陵知他詭計多端,故此並非真的擔心,嘆一口氣,沒再說話。
寇仲奇道:「你昨晚不是沒有睡好吧?為何這麼早醒來?」
徐子陵沒好氣道:「我們昨晚晚膳後立即上床,甚麼都睡夠了吧!」
寇仲步步進逼道:「那你在想甚麼呢?嘿!不是在想那惡婆娘吧?」 徐子陵顯是給他說破心事,沒有作聲。
寇仲挨到他旁,貼著他肩頭道:「小陵你不是愛上她吧?」
徐子陵哂道:「真是去你的娘,她的年紀至少可作我半個親娘,而且正如她所說,我們連和她論交的資格都沒有。只是心中奇怪,你這混賬傢伙一向最愛看標緻的妞兒,這婆娘比我們以前見過的任何妞兒都要美,為何你總是要逼她走呢?她表面雖凶巴巴的,但對我們著實不錯,否則不會把我們送到鎮門來。」
寇仲嘆道:「我只是為我們的前途作想,正因這惡婆娘美得厲害,我們和她又曾有過肌膚之親,所以要特別提防。大丈夫以功業為重,尤其我們功業未成,更忌迷戀美色,以致壯志消沉--嘿!你在笑甚麼--哈--」
兩人笑作一團,天已微明,外面隱隱傳來婢僕活動打掃的聲音。
寇仲搓著仍是酸痛不堪的雙腿,道:「待會讓我騙那沈縣丞說要騎馬逛逛,那麼溜走時既可快點,又有馬腿代替我們的丞相和大將軍的寶腿。」
徐子陵苦笑道:「你懂騎馬嗎?」
寇仲傲然道:「有甚麼難的?只要爬上馬鞍去,調轉馬頭朝的方向,在馬屁股敲他娘的兩記,不就成嗎?」
徐子陵正要說他,「篤篤篤」,敲門聲起。
寇仲還以為又是那模樣兒不俗的小娟姐,乾咳一聲道:「進來!」
大門敞開,又矮又胖的沈縣丞旋風般衝進來,直抵兩人床前,手忙腳亂的施禮道:「兩位大少爺醒來真好哩,昨夜下官得到消息,貴叔台宇文大人正發散人手,四處找尋兩位大少爺的下落,我已連夜遣人去與令叔接觸,宇文大人隨時駕臨。兩位大少爺見到令叔,千萬勿忘記要多為下官說兩句好話。」
寇徐兩人像由仙界丟進十八層地獄之下,登時手足冰冷,魂飛魄散。
沈縣丞還以為他們歡喜得呆了,打躬作揖道:「我吩咐下人侍候兩位公子沐浴更衣,下官將在大廳恭候兩位公子共進早膳,請恕下官告退。」
他退出去,接著包括小娟在內的四位小婢入房悉心侍候他們,比起昨天,更隆重週到。最要命是周平和陳望都來了,殷勤陪侍一旁,教他們一籌莫展,無計脫身。到與沈縣丞共席進膳,那陣仗更加不得了,十多名衙差排列兩旁侍候,吃得兩人心驚膽顫,苦不堪言。
給徐子陵在檯子下重重踢了一腳,寇仲哈哈笑道:「不知縣城附近有甚麼名勝古蹟,橫豎我叔父尚未來,藉此機會略作觀賞遊玩,也不枉曾到此一遊。」
沈縣丞的五官全擠到一起,露出個難看之極的笑容,陪笑道:「近年來盜賊四起,兩位大少爺還是不宜到鎮外去,否則若出了事,下官怎擔當得起。」
寇仲心中恨不得把他捏死,表面當然裝作欣然從命道:「縣大人想得週到,嘿!縣大人的好處,我們兩兄弟自會如實報上叔父,讓他論功行賞。不過我們兩兄弟最怕悶在屋內,這樣吧!縣內有沒有甚麼青樓妓寨一類的尋樂之處,唉!離開大都後,便一直沒有--嘿!縣大人也該知道沒有甚麼,本以為到了揚州,可以快活一番,現在睡得精滿神足,怎也要去--哈--這等小事,自然難不倒縣大人。」
後面的周平道:「樓內的姑娘怕仍未起床哩!」
沈縣丞向他喝道:「未起床便教她們起床吧!」到面對寇徐兩人,立即換回笑臉,頻道:「只是小事一件,下官會安排一切。」再向周平喝道:「還不去好好安排。」
寇仲和徐子陵交換個眼色,暗忖若不能藉青樓鼠遁,他們偉大的前途和寶貴的小生命,都要宣告完蛋。

兩人坐在馬車內,由沈縣丞親自陪伴,朝縣內最具規模的青樓開去。北坡縣乃揚州附近首屈一指的大縣城,熱鬧的情況並不比揚州城遜色多少,由於屬隸江都郡,有直接外銷渠道,故手工業特別興旺。可惜兩人心懸小命,儘管沈縣丞口沫橫飛地推介自己在縣內的德政,沿途指點個不亦樂乎,兩人卻是無心裝載,隨口虛應。尤其看到十多名縣差策馬護持前後,那感覺和被押赴刑場的囚犯實在沒有多大分別。其實寇仲已非常有急智,想到只有和青樓的姑娘躲進房內,方有機會避開別人視線,但能否成功溜走,卻仍是未知之數,哪能不暗暗心焦。最大威脅是宇文化及隨時到達,將他們打回原形,既失面子又要丟命,那種窩囊感覺真是提也不用提。
每次當沈縣丞望往窗外,兩人就暗打手勢,以慣用的方式商量逃生大計。馬車聲勢浩蕩的駛入院內去。兩人隨沈縣丞走下馬車,幾名睡眼惺忪,姿色普通之極的妓女,在一名鴇母率領下,向這兩個冒牌公子施體。兩人對視苦笑,蹄聲驟響,由遠而近。
寇仲、徐子陵這對難兄難弟,心知要糟,正想拚力逃命,勁風狂起,由上方壓下。沈縣丞和眾衙役尚不知發生甚麼事,已紛紛往四外拋跌,混亂間似乎見到一道白影自天降下。到爬起身來,寇仲兩人已不翼而飛,只有被勁風捲起的塵土,仍在半空飄蕩。

白衣女抓著兩人的寬腰帶,竄房越脊,瞬息間遠離北坡縣,在山野間全速飛馳,似若不費吹灰之力。兩人絕處逢生,差點忍不住喝采叫好,又怕觸怒白衣女,只好悶聲不響。不片刻,二人來到江邊,渡頭處泊了數艘小艇,岸邊有幾個漁伕正在整理修補魚網。白衣女想也不想,強登其中一艇,把兩人拋到艇內,揮劍斬斷繫索,抓著船櫓,運勁猛搖。水花四濺下,小艇箭般逆流而去,把大怒追來的漁伕遠遠拋在後方。兩個小子給她擲得渾身疼痛,哼哼唧唧坐起來,你眼望我眼,見白衣女臉罩寒霜,哪敢說話,氣氛駭人之極。小艇全速走了最少二、三十里水路,白衣女冷哼一聲,放緩船速。
寇仲鼓起勇氣,試探道:「大士你是否一直跟著我們,否則怎會來得這麼湊巧?」
白衣女看也不看他們,微怒道:「誰有興趣跟著你這兩個只懂偷搶拐騙的小鬼,只是見宇文化及派人搜索附近的鄉鎮,才再來找你們。」
徐子陵恭敬道:「多謝大士救命之恩,有機會我們兩兄弟定會報答大士的。」
白衣女不屑道:「我並非要做甚麼好心,只是凡能令宇文化及不開心的事,我都要去做,所以不用感激我。到了丹陽,大家各走各路,以後再不准你們提起我,否則我就宰了你們兩頭小狗。」
寇仲哈哈笑道:「各走各路便各走各路,將來我們若學成蓋世武功,看你還敢小狗前小狗後的叫我們。」
白衣女先是雙目厲芒一閃,旋又斂去,沒好氣道:「就算你們現在拜在突厥族的﹃武尊﹄畢玄門下,休想可練出甚麼本領來。所以最好是死去這條心,找門可以賺錢的手藝學好它,娶妻生子,快快樂樂過了這一生才最是正經。」
兩人聽得大受傷害,呆瞪她好一會,徐子陵忍不住道:「難道是我們資質太差嗎?」
白衣女嘆一口氣,俯頭看著兩人,出奇地溫和的道:「你們當知道自己連要我騙你的資格也沒有。你們的資質比我曾見過的任何人都要好,前晚那麼折騰仍沒有生病,實在難得,只是欠了運道。」
兩人得她讚賞,稍為回復了點自尊和信心,齊聲道:「甚麼運道?」
白衣女一邊搖櫓,一邊道:「是練功的運道,凡想成為出類拔萃的高手者,必要由孩提時練起。據我師傅說,每個人想把任何東西學至得心應手,最重要的一段時間是五歲至十五歲這十年之內,就像學語言,過了這段時間才學,怎也語音不正。武功亦然,假若你們現在起步,無論如何勤奮,都是事倍功半。若只是做個跑腿的庸手,遲早給人宰掉,那就不如不去學了。明白嗎?」
兩人呆了起來,只覺手足冰冷,天地似若失去所有生機和意義。
寇仲終是倔強心性,一拍背後寶書,嚷道:「我們或者是例外呢?而且我們還有秘笈在身,怎也會有點不同吧?」
白衣女秀眸首次射出憐憫之色,搖頭道:「說真話總是令人難受的,你們得到的那本書我查看過,叫︽長生訣︾,確是道家的寶典,但卻與武功沒有半點關係,你們最好找個地方丟掉它,否則說不定終會因它而大禍臨身。唉!照我看那只是騙人的東西,人怎能長生不死呢?」
兩人臉上血色立時退得一分不剩,說不出話來。艇上一片難堪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