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延伸閱讀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卷一~卷五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尋秦記〈卷三〉
尋秦記〈卷四〉
尋秦記〈卷五〉
尋秦記〈卷六〉
尋秦記〈卷七〉
大唐雙龍傳【卷二】: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三】: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四】: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大唐雙龍傳【卷一】(AK0108)──修訂版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2年09月16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60頁
ISBN:9571337374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卷一~卷五



  書摘 2

揚州城逐漸熱鬧起來,城門於卯時中啟關後,商旅農民爭相出入城門。昨天抵達的舟船,貨物卸在碼頭,趁此時送入城來,一時車馬喧逐,鬧哄哄一片。從揚州東下長江,可出海往倭國、琉球及南洋諸地,故揚州成了全國對外最重要的轉運站之一,比任何城市更要繁忙緊張。不過今天的氣氛卻有點異樣,城裏城外都多了大批官兵,過關的檢查亦嚴格多了,累得大排長龍。不過雖是人人心焦如焚,卻沒有人敢口出怨言,因為跑慣江湖的人,都看出在地方官兵中雜了不少身穿禁衛官服的大漢,除非想不要命,否則誰敢開罪來自京城最霸道的御衛軍。城內共有五個市集,其中又以面向長江的南門市集最是興旺,提供各類膳食的店家少說也有數十間,大小不一,乃準備到大江乘船的旅客進早膳的理想地點。
揚州除了是交通的樞紐外,更是自古以來名傳天下的煙花勝地,不論腰纏萬貫的富商公子,又或以文采風流自命的名士、擊劍任俠的浪蕩兒,若沒有到此一遊,就不算是風月場中的好漢。 其況之盛,可以想見。
南門的膳食店中,以老馮的菜肉包子最是有名。加上專管賣包子的老馮小妾貞嫂,生得花容月貌,更成為招徠生意的活招牌。當老馮由內進的廚房托著一盤熱氣騰騰的菜肉包交到鋪前讓貞嫂售賣時,等得不耐煩的顧客紛紛搶著遞錢。
貞嫂正忙得香汗淋漓,驀地人堆裏鑽了個少年的大頭出來,眉花眼笑道:「八個菜肉包子,貞嫂你好!」
此子正是徐子陵,由於他怕給老馮看到,故意弓著身子,比其他人都矮了半截,形態惹人發噱。幸好他的長相非常討人歡喜,雙目長而精靈,鼻正樑高,額角寬廣,嘴角掛著一絲陽光般的笑意。若非臉帶油污,衣衫襤褸,兼之被言老大打得臉青唇腫,長相實在不俗。現在嘛!就教人不大敢恭維了。
貞嫂見到他,先擔心的回頭瞥一眼在內進廚房忙個不了的老馮和惡大婦,見他們看不到這邊的情況,方放下心來。她一邊應付其他客人,一邊假作嬌嗔道:「沒錢學人買甚麼包子?」
徐子陵陪笑道:「有拖無欠,明天定還給你。」
貞嫂以最快的手法執了四個包子,猶豫片刻,又多拿起兩個,用紙包好,塞到他手上,低罵道:「這是最後一次,唉!看你給人打成了甚麼樣子。」
徐子陵一聲歡呼,退出人堆外,腰肢一挺,立即神氣多了。原來他年紀雖輕,但已長得和成年漢子般高大,肩寬腰窄,只是因營養不良,比較瘦削。擠過一排蔬果攤,橫裏寇仲搶出來,探手抓起一個包子,往口裏塞去,含糊不清道:「是否又是最後一次呢?」
寇仲雖比他大上一歲,卻矮他半寸,肩寬膊厚,頗為粗壯。他雖欠了徐子陵的俊秀,但方面大耳,輪廓有種充滿男兒氣概的強悍味道,神態漫不在乎的,非常引人;眼神深邃靈動,更絕不遜於徐子陵,使人感到此子他日定非池中之物。不過他的衣衫東補西綴,比徐子陵更污穢,比小乞丐也好不了多少。
徐子陵已在吃著第三個菜肉包,皺眉道:「不要說貞嫂長短好嗎?現在揚州有多少個像她那麼好心腸的人呢?只可惜她娘家欠人銀兩,老爹又視財如命,竟把她賣了給臭老馮作小妾,老天爺定是盲眼的。」
兩人此時走出市集,來到大街上,擠在出城的人流裏,朝南門走去。
寇仲填飽肚子,搭著徐子陵的肩頭左顧右盼道:「今天的肥羊特多,最好找個上了點年紀,衣服華麗,單身一人,且又滿懷心事,掉了錢袋也不知的那種老胡塗蟲。」
徐子陵苦笑道:「那回就是你這混蛋要找老人家下手,後來見人搶地呼天,又詐作拾到錢袋還給人家,累得我給臭言老大狠揍一頓。」
寇仲哂道:「別忘了我只是準備還一半錢給那老頭,是你這傢伙要討那老頭歡心,硬要我原封不動全數還人,現在還來說我。嘿!不過我們盜亦有道,是真正的好漢子。哈!你看!」
徐子陵循他目光望去,剛好瞥見一個五十來歲的老儒生,朝城門方向走著。此君衣著華麗,神色匆匆,低頭疾走,完全符合寇仲提出的所有條件。又會這麼巧的。兩人看呆了眼,目光落在他背後衣服微隆處,當然他是把錢袋藏到後腰去了。
寇仲湊到徐子陵耳旁道:「我們能否交得好運,須看這傢伙是否虛有其表。」
徐子陵急道:「我定要先還了貞嫂那筆錢的。」
兩人急步追去,忽然一隊官兵迎面而來,兩人大吃一驚,掉頭轉身,閃進橫巷,急步趕到橫巷另一端去,外面就是與城南平行的另一條大街。兩人頹然挨牆坐下來。
寇仲大嘆一會倒楣後,又忽發異想道:「不如我們試試報考科舉,我們的材料雖是偷聽白老夫子講學而來的,但至少卻強過交足銀兩聽書的那班廢料子,倘獲榜上題名,那時既不需盤纏,又不用冒長途跋涉的風險,就可以做大官。」
徐子陵光火道:「去投效義軍是你說的,現在又改口要去考科舉,說得就像去偷看春風院那些姑娘洗澡般輕鬆,究--」
寇仲一肘打在他脅下,擠眉弄眼。徐子陵朝來路望去,只見那老儒生也學他們般倉皇走來,對他們視如不見的奔往大街去。兩人喜出望外,跳了起來,往老儒生追去。行動的時刻來臨。

老儒生匆匆趕路,茫然不知身後衣服被割開一道裂縫。剛才他想由南門出城,給森嚴的關防嚇得縮了回來,知道此時不宜出去,又不敢返回家,找朋友更怕牽累別人,正心中徬徨,人影一閃,給人攔住去路。老儒生駭然大震,已左右給人挾持著,動彈不得。
攔路者正是宇文化及和一眾手下,這宇文閥的高手含笑來到老儒生身前,上上下下打量他幾眼,淡然道:「這位不是以詩文名揚江都的田文老師嗎?聽說老師乃石龍師傅的至交好友。剛才我們不嫌冒昧到貴府拜會田老師,竟無意在井底撈出石師傅的屍身,現在田老師又行色匆匆,不知所為何事?」
田文臉色劇變,哪還說得出話來。此時路過者發覺有異,只是見到圍著田文的人中有本城的守備大人在,誰敢過問干涉?挾著田文那兩名大漢騰出來的手沒有閒著,搜遍田文全身,只是找不到理該在他身上的《長生訣》。
張士和親自出手,不片晌發覺田文背後的衣服給利器割破,色變道:「不好!《長生訣》給扒走了。」
宇文化及雙目閃過寒芒,沉聲道:「陳守備!」
平時橫行霸道的陳守備急步上前,與宇文化及的眼神一觸,立時雙腿發軟,跪了下來,顫聲道:「卑職在!」
宇文化及冷冷道:「立即封閉城門,同時把所有小偷地痞全給我揪來,若交不出聖上要的東西,他們休想再有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