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卷一~卷五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尋秦記〈卷三〉
尋秦記〈卷四〉
尋秦記〈卷五〉
尋秦記〈卷六〉
尋秦記〈卷七〉
大唐雙龍傳【卷一】: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三】: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四】: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大唐雙龍傳【卷二】(AK0109)──修訂版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新人間叢書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2年09月16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8頁
ISBN:9571337498

停售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 書摘 4書摘 5卷一~卷五



  書摘 5

大龍頭府座落於滎陽城中心位置,為以前城官的太守府,落在翟讓手裏,加以擴建,本已宏偉的府第,更氣象萬千。滎陽位於大運河通濟渠之南,沿運河西上,經虎牢、偃師兩城便可抵東都洛陽,不過數天水程。所以瓦崗軍能在此生根立基,對隋室造成重大的威脅。若東都失守,不但截斷西面京師與東方的水路連繫,在心理上勝利者還可立時躍登天下眾起義軍霸主的寶座。滎陽因其地理位置恰好是黃河大運河和其他河流交匯處,又是歷代驛道必經之地,故春秋戰國以來一直非常興旺,乃東西水運中心之地,其重要性僅次於洛陽。故雖際此戰亂之時,滎陽城內仍是非常繁榮,由南城門到大龍頭府的一段路上,糧行、油坊、雜貨店舖林立,閭閭相接。街道寬敞,可容十馬並馳,一派大城大邑的氣象。
滎陽與緊傍大運河的滎澤,一主一副,實際是二而為一。滎澤如同滎陽的大碼頭,是船隻轉駁的地點,而滎陽則是南船北馬的轉運處,又是洧水和大運河物資交匯處。兩地都是位於主要交通線上,中間形成漫長的官道,道旁民居店舖相連,為當地一大特色。
寇仲和徐子陵沿途不時見到巍峨的梵寺佛塔、高院大宅,暗忖難怪瓦崗軍要以此大城作基地。到大龍頭府後,素素領他們去沐浴更衣,千叮萬囑他們守規矩,接著帶他們到翟嬌閨院的大廳見愛擺架子的小姐。兩人看在素素分上,畢恭畢敬地依足禮數,垂手立在高踞主家座上的翟家大小姐之前,像犯人接受審訊般的模樣。翟嬌喝退左右婢女僕婦,把素素一併趕走,冷冷瞧兩人好一會,卻毫無要他們坐下的意思。
兩人心中暗罵,翟嬌道:「再說一次來給我聽聽。」
寇仲心中嘆一口氣,繪影繪聲再把當日發生的事詳述一遍,然後道:「不知當時小姐到了哪裏呢?」
翟嬌粗聲喝道:「現在是我問你還是你問我。」
寇仲為之啞口無言。
徐子陵心中有氣,道:「請問小姐大龍頭是否在府內!」
翟嬌一掌拍在身旁小几上,怒道:「奴才好膽!你是聾的嗎?儘說多餘話,是否要給我打一頓才肯守規矩。」
寇徐兩人愕然以對。他們帶來這麼重要有用的情報,豈知換來的卻是奴才長奴才短,還喊打喊殺。
翟嬌見兩人終噤若寒蟬,始感滿意,指著徐子陵道:「你看來老實點,由你來說。」
徐子陵忍氣吞聲道:「請小姐垂詢。」
翟嬌神色稍緩,點頭道:「你們憑甚麼爬上屋樑去。以爹的功夫,怎會不知你們躲在那裏。更何況以爹的功夫,就算有人躲在箱子內要偷襲他,亦不會得手。我看爹一點沒有受過傷的樣子,那被襲的人定不是我爹。」 寇仲一呆道:「這事很容易弄清楚,只要小姐問問大龍頭,不是可以分曉嗎?」
翟嬌大怒道:「閉嘴!誰准你說話?」
徐子陵苦笑道:「我要說的正是這幾句,找大龍頭一問可真相大白。」
翟嬌飽滿但絕不玲瓏浮凸的巨胸劇烈地起伏幾下,大目一瞪道:「這事我自有分寸,你們留在這裏,待爹回來。」
徐子陵皺眉道:「要等多久呢?」
翟嬌對徐子陵比較溫和點,竟肯答道:「十天八天吧!誰說得上來。你們懂甚麼,我可不能白養你們。」
徐子陵和寇仲聽得你眼望我眼,素素口中只是「脾氣差卻心地好」的翟家大小姐,真的把他們當作來投奔她的奴才。
寇仲試探道:「請問小姐,現在我可以說話嗎?」
翟嬌似是特別憎厭寇仲,不耐煩道:「快說!」
寇仲道:「我們可否休息幾天,待大龍頭回來後才決定做甚麼工作?」
翟嬌不悅道:「早知你是愛偷懶的傢伙,昨晚還休息得不夠嗎?剛巧膳房缺人,你們到那裏幫忙吧!記著!不准你們對任何人說出這件事,否則我斬了你們。」
寇徐兩人哭笑不得,打定主意,怎也要說服素素隨他們離去。

兩人在膳房搬搬抬抬,斬瓜切肉,洗碗洗碟,忙到晚上,脫身回到下人起居的小房子裏歇息。 正唉聲嘆氣,素素來了,歉然道:「我不明白小姐為何待你們特別差,但兩位好弟弟忍著點吧!大龍頭回來後,一切會不同的。」
寇仲分析道:「我看她是惱我們揭破她曾被人擄走的事,她是那麼愛面子的人,當然不高興!」
素素嗔道:「不要那樣說她好嗎?」
徐子陵聳肩道:「現在你小姐已清楚事情的始末,姐姐亦盡了責任,不如我們立刻離開,到洛陽去找李大哥。」
素素神色微變,無力地搖搖頭。
寇仲訝道:「素素姐難道不想李大哥嗎?」
素素咬著下唇輕輕道:「想有甚麼用?」
兩人聽得心往下沉,難道竟是神女有心,李靖卻襄王無夢嗎?
素素淒然瞧兩人幾眼,強笑道:「你們的李大哥志比天高,對兒女之情哪會放在心上,求你們以後不要把他和人家拉在一起好嗎?何況我根本配不上他。」
兩人無言以對,都為她難過,卻沒細想她為何自感不配。
素素換過笑容道:「你們尚未有機會告訴姐姐別後的遭遇,還不說來給姐姐聽。」
兩人像遇到了世上唯一的親人般,談談笑笑說出年許來的經歷。
素素俏臉微紅道:「兩位弟弟真壞,整天想去逛妓院。」
徐子陵想不到說了這麼多驚險的故事,素素只是著意於這方面,抱屈叫道:「是寇仲的主意,我只是被迫的。」
寇仲陰陽怪氣地笑道:「你這傢伙只懂賴在我身上,你自己沒有這個心嗎?」
素素俏臉更紅了,大嗔道:「不要說,男人都是這樣的!」
兩人訝然朝她打量。
素素垂下俏臉,忽以蚊蚋般的聲音道:「要不要姐姐侍候你們呢?」
徐子陵劇震道:「素素姐!」
素素淒然道:「姐姐既可陪別的男人,你們又不是我的親弟弟,有甚麼關係呢?」
寇仲色變道:「姐姐怎可去和別的男人好?李大哥--嘿--」
素素秀眸淚花打滾,垂首道:「姐姐只是奴婢的身分,主子有命,便要依從,哪能為自己作主。」
兩人恍然,立時義憤填膺。
寇仲霍地立起,大怒道:「我去找那婆娘拚命!」
素素駭然扯著他悲叫道:「不關小姐事。」
徐子陵雙目噴火道:「那關誰的事呢?」
素素迫寇仲坐回椅內後,飲泣道:「那時小姐尚未回來,老爺在府內款待手下,密公也來了,那晚我出來侍宴,有人向老爺要我,老爺答應了--」說到這裏,早泣不成聲。
兩人怒火中燒,追問那人姓名,素素卻不肯說出來。好一會後,三人的情緒才平靜了點。
寇仲憤然道:「定是李密這賤種,讓我們去找他拚命。」
素素色變道:「不是他。」
徐子陵怒道:「你不說出來,我們就當是他。翟老頭亦非好人。」
素素急道:「老爺是無可奈何的,自滎陽大勝後,人人都說功勞盡屬密公,蒲山公營的人更是氣燄高張,唉!我是不該告訴你們的。」
寇仲咬牙切齒道:「早叫素素姐不要回來。」
素素以袖角拭去淚漬,勉強擠出一絲苦澀的笑容,低聲道:「現在你們該知姐姐為何不願見到李大哥。何況他只當我是個小妹子,事情發生後,姐姐再不想活,但總覺得你們吉人有天相,故忍辱偷生,希望有重見你們的一天,現在終達成心願。」
徐子陵斷然道:「素素姐萬勿有輕生之念,我們今晚立即走,只要找到鉤索一類的東西,我們有把握將姐姐帶走,以後我們姐弟再不會分開。」
素素只是搖頭。
寇仲嘆道:「姐姐還留戀甚麼呢?是否--嘿--」
素素狠狠道:「不要亂猜,我恨不得將那奸賊碎屍萬段,只是念著小姐的恩情。唉!這樣好嗎?待老爺回來,把事情說清楚,姐姐全依你們意思吧。」
徐子陵哪還有待下去的心情,斷然道:「翟讓一聽便知事情真偽,我們留下來沒有甚麼意思,姐姐若下決心隨我們離開,明天我們溜出府外張羅逃生工具,入黑即走。」
寇仲道:「最緊要是避過沈婆娘的耳目。」
在兩人期待的目光下,素素終於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