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卷一~卷五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尋秦記〈卷三〉
尋秦記〈卷四〉
尋秦記〈卷五〉
尋秦記〈卷六〉
尋秦記〈卷七〉
大唐雙龍傳【卷一】: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三】: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四】: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大唐雙龍傳【卷二】(AK0109)──修訂版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新人間叢書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2年09月16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8頁
ISBN:9571337498

停售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 書摘 4書摘 5卷一~卷五



  書摘 3

兩人趕到客棧院落的馬廄,白兒灰兒和另十多匹馬給十多名官兵硬牽出來,正準備離去。寇仲和徐子陵撲了過去,攔住去路,大聲喝止。官兵們顯是想不到有人敢這麼斗膽,齊聲叱喝,其中兩人還抽出佩刀。
寇仲湊到徐子陵耳旁道:「你搶馬,我應付人,看老子的氣勢!」
刀光一閃,當先一名官兵的大刀照頸劈至,完全不管會否弄出人命來。寇仲雙目精芒亮起,臉容變得無比冷酷,似足跋鋒寒,覷準來勢,右手閃電探出,竟一把捏住了刀把,底下則閃電飛出一腳。官兵慘叫聲中,應腳飛出丈餘,撞在後來另一官兵身上,兩人登時滾作一團,狼狽不堪。其他官兵都看呆了眼,始知遇上高手。寇仲和徐子陵卻是面面相覷,想不到寇仲的腳竟是如此厲害。
寇仲把刀拋上半空,落下來時抓著刀把,學跋鋒寒般橫刀而立,以睥睨當世的氣概冷然道:「爾等身為官兵,竟公然強搶民馬,是否活得不耐煩?」
官兵為他氣勢所懾,竟沒有人敢再出手。
一個頭目模樣的壯漢踏前一步,怒喝道:「我們奉了將軍之命,徵集馬匹,小子你竟敢違旨抗命,才是活得不耐煩了,還不滾開?」
寇仲本身是欽犯,哪會把這種欺壓良民的皇法看在眼內,兼之出手得勝,正在興頭上,也踏前兩步,到離那個頭目只有丈許遠近,整個人的精神集中到刀鋒上去,同時催發體內真氣。一股凜冽的刀氣,立時由刀鋒透出,最奇怪的是整把刀竟亮了起來。十多名官兵同時色變,兵頭首當其衝,竟硬被刀氣衝退兩步。寇仲想不到自己竟真能有此功力,心中一喜,立時打回原形,刀氣消去。兵頭還以為剛才是自己的錯覺,又欺他們年輕,招呼一聲,十多人撲上來,舉刀往兩人招呼過去。寇仲怕徐子陵沒有兵器會吃虧,大喝一聲,搶前畫出一道半圓形的刀芒,敵刀遇上這芒圈,六柄竟有四柄脫手甩出,另兩個腕力較強的,亦因虎口震痛退了開去。徐子陵這時搶到灰兒白兒旁,把牽馬的兩名官兵打得變作倒地葫蘆,順手奪了一把佩刀。
寇仲佩刀閃電劈出,登時又有一人中刀倒地,大快笑道:「明年今日就是你這些賊兵的忌辰,遇到我們算你們倒足楣頭。」
眾官兵聽到他要殺人,未受傷的立時作鳥獸散,受傷的只好連爬帶滾走了。
寇仲撫刀嘆道:「官兵如此膽小如鼠,只懂欺壓平民,難怪這麼多人被迫造反。」
徐子陵牽馬過來,苦笑道:「若我們再不溜走,敵人班兵回來,明年今日真的是我們的忌辰。」

寇仲和徐子陵手揮長刀,策馬硬闖城門。守城門的士兵顯然尚未接到消息,措手不及下,給他們衝倒五、六個人,欲追趕時,兩人早絕塵而去。他們自是心懷大快,雖對捨下的車廂衣物有點心痛,但吐氣揚眉的感覺卻暫時蓋過一切。馳了二十多里路,已是黃昏時分,兩人在路旁山野露宿。寇仲打了隻山雞回來,徐子陵早採集足夠柴枝,生火燒烤。兩人嗅著香氣,生出心滿意足的感覺。
寇仲關心地瞥了正在左近山坡悠閒吃草的馬兒,嘆道:「想不到我們兩個窮光蛋,終於擁有兩頭乖馬兒,我都說終會有出頭的日子哩。」
徐子陵道:「你這傢伙總是有頭威卻沒有後勁,開始時一派高手風範,只憑刀氣迫得那兵頭倉皇後退,接著後勁不繼,像你這種高手真丟人。」
寇仲陪笑道:「下回不會這樣的,可知心法最是重要。作戰時要絕對冷靜,像井中之月,任何情緒波動,會使高手變成低手。」
徐子陵道:「說來容易做來難,例如若你見到我被人傷了,還能將精氣神保持在那種井中月境界嗎?」
寇仲自問辦不到,苦惱道:「跋鋒寒那小子看來天生便是這種人。我們卻是感情豐富,究竟有其麼方法可鍛鍊出這種鐵石般的心志?」
徐子陵皺眉想了一會,沉聲道:「看來只能在生死決戰時去追尋領會,若一天未達到這境界,我們仍未可自誇高手。」
寇仲興奮道:「但我們已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在柴房苦練了幾天,我體內的真氣已比以前像樣多了,只--咦!」
兩人同時生出警兆,朝馬兒望去,一見下立時睚眥欲裂,拔刀跳起來。只見一個雄偉如山,散髮披肩,身穿黃衣的巨漢,兩手似若無力地分別拍在灰兒和白兒馬頭上,可憐兩人的愛騎立時響起可怕的骨折聲,一聲不響的傾頹倒斃地上,翻滾滑落坡腳去。
寇仲發出驚天動地的悲叫,正要撲過去拚命,徐子陵暴喝道:「水中月!」
寇仲虎軀劇震,猛然剎止。那人足不沾地的飄下山坡,到了兩人尋丈許外,傲然立定。此人臉如銅鑄,濃眉大眼,額上正中處生了個肉瘤,像一隻有角的怪物,猙獰可怖。他的手腳比一般人粗大,予人力大無窮的感覺。
他一對巨目內厲芒閃動,狠狠的打量兩人,最後目光落到兩人遙指著他的刀鋒,冷哼道:「憑你們也配和我宇文無敵動手嗎?」
寇仲得徐子陵提醒,更明白這是生死關頭,逐漸冷靜下來,沉聲道:「配或不配,動手見個真章便清楚分明。」
徐子陵則以平靜得連寇仲亦驚奇的語氣淡淡道:「究竟是否你的爹娘恬不知恥,竟給你改了個這麼吹牛皮的名字呢?」
宇文無敵眼中掠過狂怒的神色,伸手往後一抹,把背上的長矛取到手中,登時生出一股凜厲的殺氣,直衝過來。就在此刻,兩人晉入水中月的精神境界,同時催發刀氣,憑聯手之力,堪堪抵著這可怕的對手。宇文無敵掠過訝色,長矛一擺,腳下就勢搶前三步,矛勢展開,幻作千百矛影,長江大河般朝兩人攻去。寇仲和徐子陵已把體內奇異的真氣運行到極致,感官以倍數的增強,清楚地感到對方矛影幾全是虛招,只有攻向徐子陵咽喉的一矛,方是實著。
寇仲狂喝一聲,容色卻是靜若止水,猛往前衝,運刀劈出,直取宇文無敵左肩,真氣透刀而去,發出破開空氣的尖嘯,聲勢驚人至極。徐子陵亦是心境玲瓏剔透,比之平時練功還要澄明清晰,完全把握到敵矛的來勢和速度,沒有半點遺漏,當下沉腰坐馬,一刀劈去。對方閃電橫移,不但避過了寇仲一刀,還改變了長矛的角度和速度,轉取他的右脅。徐子陵原式不變,略微改變角度,「鏘」的一聲劈在對方矛尖上。勁氣交擊。徐子陵悶哼一聲,給對方長矛傳來有若千重浪湧的勁力震得整個人拋跌開去。
宇文無敵亦不好受,刀鋒傳來的真勁怪異無比,似有若無,又是灼熱如火,遇上自己的真氣,卻化作了游絲般的細線,箭矢地射入經脈裏,勉強化去,已不由往後退開小半步。他乃宇文閥中的高手,除閥主宇文傷不論外,論武功僅次於宇文化及,宇文成都和宇文仕及三人,豈知全力出手,不但殺不了徐子陵,還給他逼退半步,此事若傳出去,立要威名盡喪,不由殺機大起。他自接到手下報告寇徐兩人在瓦崗城現身後,自恃武功高強,孤身一人追來,抱定主意先下手殺死其中一人,再向另一個逼出賬簿下落來。原來那晚登船偷賬簿者,正是宇文成都,他吃了大虧回來,不敢說出真相,只說賬簿先一步被兩人偷了,累得宇文無敵心存輕視,到此刻才醒覺兩人大不簡單。
寇仲直覺知道徐子陵死不了,但更知道若不能纏著宇文無敵,那徐子陵就死定了。哪敢猶豫,使出「血戰十式」最凌厲的一式「君臨天下」,人刀化而為一,撞入宇文無敵掣起的另一圈矛影裏。徐子陵凌空飛跌的當兒,已知機地運行體內灼熱的真氣,到跌實地上,彈簧般跳起來,見兩丈外寇仲被宇文無敵的矛影困在其中,不住發出刀矛交擊的鳴響,忙朝兩人衝去。
宇文無敵卻是叫苦連天,吃了暗虧。原來他捉錯用神,接寇仲的第一刀時以為他亦和徐子陵走同一路子,遂以硬碰硬,運起十成陽勁,去應付他以為同是偏熱的陽勁。豈知矛刀絞擊時,一股奇寒無比的陰氣,由寇仲刀鋒傳入。陰陽天性相剋,宇文無敵猝不及防下,立時傷了幾道經脈,最後雖勉強化去,功力已打了個折扣,兼之寇仲刀刀以命博命,一時竟擺脫不了他。此時徐子陵又安然無恙地殺來。宇文無敵信心頓失,因他本以為徐子陵不死亦傷,哪知對方竟像個沒事人似的,怎不教他駭然欲絕。但他畢竟乃一流高手,心神絲毫不亂,狂喝一聲,矛勢擴大,把徐子陵也捲了進去。更施展渾身解數,務要殺死兩人,能否取得賬簿已屬次要。
刀矛每次相觸,都生出嘹亮的脆鳴,倍添此戰險惡之勢。愈打宇文無敵愈感吃力,對方一寒一熱,一陰一陽,使他窮於應付。而且兩人的真氣博大精深、玄奧莫測,似是潛力無窮,永不衰竭。
不過寇仲和徐子陵事實上亦已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而敵矛那似可無限期地繼續下去的狂猛攻勢,更形成他們千斤重的心頭壓力,逐分消磨他們的意志。對兩人來說,這實是自出道以來最大的挑戰和鍛鍊,假設他們能捱過此關而不死,立即可晉身一流高手之列。在這情況下,宇文無敵等於他們的導師,以死脅迫他們來作一次總鍛鍊。就在兩人快要崩潰的一刻,矛勢忽地緩了一緩。
宇文無敵心神劇震,知道自己被受了傷的經脈拖累,終於出現空隙,大叫不妙,寇仲和徐子陵立即聲勢劇增。宇文無敵雖不情願,卻知此時不走,休想活命。猛提真氣兩手移到矛桿正中,腳踏奇門步法,矛頭桿尾準確無誤地抽擊在兩人刀鋒,猛地抽身朝後飛退。
寇仲和徐子陵在氣機牽引下,刀化長虹,直擊宇文無敵。這宇文閥的高手一聲痛哼,帶著兩蓬血雨,轉瞬消沒在暗黑的山林裏。寇仲和徐子陵同時跪倒地上,以刀撐地。此仗實是勝得險至極點,總算撿回兩條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