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卷一~卷五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尋秦記〈卷三〉
尋秦記〈卷四〉
尋秦記〈卷五〉
尋秦記〈卷六〉
尋秦記〈卷七〉
大唐雙龍傳【卷一】: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三】: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四】: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大唐雙龍傳【卷二】(AK0109)──修訂版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新人間叢書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2年09月16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8頁
ISBN:9571337498

停售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 書摘 4書摘 5卷一~卷五



  書摘 2

寇仲和徐子陵可說已成為逃亡的專家,趁混亂之際,迅速逃離王府,並不遠去,只躲到附近另一家大宅院落的一間柴房裏,相互大叫僥倖。兩人舒適地躺在一堆禾草上,均覺王府之行不虛。
寇仲嘆道:「雖然給惡公主發覺了我們仍然健在人間,但能睹風濕寒和歐陽老頭的比武,又聽到江湖奇女的簫藝,怎都值得。」
徐子陵羨慕道:「風濕寒比我們大不上幾年,不過手底真硬,何時我們能像他那樣呢?」
寇仲冷哼道:「這傢伙看來好人有限,而且似乎很擅長勾引女人,給他目光瞟過的女人都要失魂落魄,看來你的公主也給他勾了魂魄呢!」
徐子陵哂道:「甚麼你的我的?鬼才會歡喜那種目中無人的女人,管她是甚麼臭屁公主?」
寇仲坐起來,豎起拇指讚道:「有種!哈!我似乎也忘記了我的秀寧妹子呢!」
徐子陵搖頭晃腦道:「原來對陣要講氣勢,我的娘!氣勢究竟是怎樣營造出來的呢?那絕不是發惡發狠就成的,談笑間用兵,始是上乘之道。」
寇仲思索片晌,正容道:「那該是精神加上內勁合起來的效果。真個高下立判,一點不能勉強。」又道:「你猜風濕寒能否追上石青璇?若給他勾引了,我們豈非沒有機會?」
徐子陵皺眉道:「你省點精神不要癡心妄想好嗎?李秀寧的教訓還不夠重嗎?」
寇仲尷尬地躺回禾草堆上,閉起眼吁一口長氣,頹然道:「好吧!明早我們立即起程到滎陽找素素姐,甚麼都不再想。」
徐子陵突然道:「你說憑我們的輕功,能否越過城牆?」
寇仲一震道:「你怕那官兒認出我們嗎?」
徐子陵道:「像我們這種超卓的人材,哈!實在太易認出來。換了你是他,會怎麼辦?」
寇仲色變道:「他自然知會宇文化骨。」
徐子陵道:「若如此我們早走遠了,最怕就是他立即自己動手拿人,只看他的眼神和聽他喝令那低手陳當家退下的口氣,便知他可能比我們要多兩下子。所以我現在怕的是他而非臭屁公主。」
寇仲道:「怎辦好?」
徐子陵苦笑道:「我正要你想辦法,虧你還有臉來問我。」
寇仲惟有大動腦筋,接著一拍額頭道:「只要我們足不出柴房的在這裏躲上三天,夜深人靜才去偷吃偷喝,等所有人以為我們已逃遠了後,施施然動身,你說這妙計夠不夠妙?」
徐子陵奮然道:「好!讓我們潛修他娘的三天,把這些日子得來的經驗和所見所聞融會貫通,倘獲大成,那就不用每回都給人殺得落荒而逃。」
寇仲道:「解決了這道難題,尚有另一道難題,就是安頓了素素姐後,我們究竟是拿賬簿返揚州向皇帝老子告宇文化骨的御狀,還是到東都去碰和氏璧的運氣,抑或去京師把楊公寶藏發掘出來?」
徐子陵道:「你又怎麼想哩?」
寇仲道:「我是尊重你才問你嘛?」 徐子陵沒好氣道:「你若問我,我當然會說給娘報仇最重要。」
寇仲不悅道:「在我來說不也是那麼樣嗎?讓我們先回江都好了。」
徐子陵笑道:「竟然發我脾氣,好吧!算我誤會了你好哩。」
暗黑裏,寇仲默然半晌,道:「你是我的好兄弟,世上唯一的親人,無論你怎樣說我,我也不會發你脾氣的。」
徐子陵道:「只是說說吧!不過我們想的東西似乎愈來愈有分別呢。」
寇仲又坐起來,抱頭默想片刻,點頭道:「你一向比我隨遇而安,容易感到滿足,我卻愛胡思亂想的。唉!人生在世,不好好幹他一番事業,是多麼沒趣。」
徐子陵道:「我絕對同意你的話。坦白說只是對妞兒我的心似沒你那麼多,除非遇上能令我情不自禁的人兒,否則我不會輕易動情。但我若真的喜歡上她,便永不會改變,更不會三心兩意。」
寇仲抱著膝頭,把臉埋在兩腿間沉吟道:「我是否很易愛上不同的女子呢?像李秀寧、惡公主,甚至美人兒師傅,至乎沈落雁那婆娘,我都覺得她們很不錯,但又知自己不會只鍾情於任何一個。我究竟是比你更多情,還是更無情?」
徐子陵好一會後,淡淡應道:「我想因為女人並非你最大的目標。自少我便覺得你仲少是天生做領袖的那種人,最愛出頭作主,而我亦很歡喜你那樣子。唉!夜了!我要練功哩。」
聽著徐子陵均勻的吐納聲,寇仲腦海中不由重演跋鋒寒和歐陽希夷劇戰的每招每式,一時心神俱醉,完全覺察不到時光的流逝。體內真氣隨意念運行,臻至忘我忘情的道境。徐子陵從深沉的養息中醒過來,他仍是那樣坐著。而屋外早天光了。 三天轉眼即過,兩人又有點不願動身。這三天他們像回到了傅君婥的埋香之地,恢復渾渾茫茫的心境,不分晝夜的埋首練功,只在聽到人聲時先一步躲了起來。能目睹跋鋒寒與歐陽希夷令人驚心動魄的一戰,對他們的益處實在非同小可。以前他們練功因乏人指點,總像盲人騎瞎馬,又或似在沒有箭靶的情況下胡亂放箭。這回他們卻有了明顯的指引和目標,明白精神、真氣、戰略三者必須合而為一,才能成為真正高手。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從︽長生訣︾學來的練氣之道,本身已是專講精、氣、神的無上妙法。這刻給他們誤打誤撞下,竟無意中掌握了其中精髓,故雖只是區區三天光陰,卻使他們在武道上得到裨益終生的突破。兩人商量過後,決意多留七天。正是此一決定,使他們避過一場災禍。
王世充當晚對他們起疑後,找來沈乃堂說話,知道他們曾和杜伏威在一起,猛然醒悟當面溜走了兩個寶,忙發散人手,四出搜捕。同時通知正在附近的宇文閥另一號人物宇文仕及親來主持。差點把東平郡翻轉過來,最後認定兩人已逃遠。換了搜捕行動由杜伏威來主持,定會看破兩人仍留在城裏。宇文仕及哪想得到兩人如此沉得住氣,五天過後,將搜捕網撒往鄰近的郡縣,再不著意於東平。
到第六天早上,兩人心念素素,又練得有點氣悶,寇仲道:「娘不是說過練功最好在有意無意之間進行嗎?這兩天不知是否太刻意,反有點心浮氣躁的感覺。」
徐子陵同意道:「我剛在思索這問題,娘說過練內功至緊要是調節火候,寒熱適中,我們這麼埋頭埋腦的苦練,看來是過火了,好該暫時放緩下來。」
寇仲道:「不如立即起程往滎陽吧!真怕素素姐已出事。」
徐子陵道:「不能這樣出城的,說不定那官兒已下了搜捕我們的命令,莫忘了沈乃堂是知我們底細的人。」
寇仲冷哼道:「在朝廷眼中,沈老頭不也是與反賊梁師都勾結的人嗎?只是別人不知道吧!」稍頓又道:「現在天氣日漸寒冷,我們也應添置點禦寒衣物,順便買些繩索鐵鉤一類東西,到晚上攀牆出城,萬無一失。」
主意既定,兩人有點依依不捨地離開柴房,展開他們下一步的行動。當晚無驚無險地越城離去,有若脫籠小鳥,認準滎陽的方向,在荒野中狂奔一晚。天明時,已是身疲力竭。
坐下來時,寇仲笑道:「我們真笨,竟忘了自己身家豐厚,待會我們就近買兩匹馬兒代步,豈非可免了跋涉旅途之苦。」
徐子陵笑道:「乘馬不如坐船,索性買艘小漁舟,你我還可輪番操舟和睡覺練功,豈不快哉。」
寇仲搖頭道:「你當我們是遊山玩水嗎?現在去的地方是瓦崗軍的賊巢,若你是官兵,肯讓人隨便進進出出嗎?還是陸路穩妥一點。哈!給你提醒,就讓我們買輛馬車如何?依然可輪流驅車休息,哈!既省時又省力,你跟著我是沒錯的。」
笑罵聲中,兩人馳往附近最大的城鎮,購買了輛由兩匹健馬拖曳的簡陋馬車,繼續行程。兩人還是初次擁有這麼貴重有用的交通工具,對兩匹馬兒寵愛有加,把較白的一匹喚作白兒,灰色的一匹叫作灰兒。四天後,他們到了翟讓起義的瓦崗城,不過這時此城已再落入朝廷兵馬手內。兩人甫入城便感到氣氛緊張,不但城防加強,街道上更不時遇上一隊隊不知開往何處的軍隊。
找到客棧落腳後,寇仲特意打賞店夥記,千叮萬囑要善待馬兒,順便向他探聽形勢。在客棧附設的飯館用飯時,低聲道:「原來李密本要攻打東都洛陽,不知如何洩漏秘密,現在改為攻打興洛倉。而鎮守東都的越王楊侗則派出劉長恭阻截,還有鎮守滎陽西虎牢的裴仁基,則準備拖李密的後腿,看來李密的形勢並非那麼樂觀。」
徐子陵奇道:「瓦崗軍的大龍頭不是素素姐的主子翟讓嗎?為何你開口閉口只是李密甚麼的?」
寇仲聳肩道:「夥計就是如此說,可能翟讓因被那怪人打傷而要閉關修練,又或,唉!希望他不是給李密宰了吧!」
說到這裏,兩人心焦如焚,恨不得可插翼飛到滎陽去。
寇仲苦笑道:「我剛才向夥計探問過滎陽的路途,夥計力勸我不要去那裏,還說過了陽武便亂成一團,隨時會遇上危險。哈!他說遇上瓦崗軍反沒有問題,最怕是遇上官家開小差的逃兵又或敗軍,那比遇上虎狼還慘。」
徐子陵想起那支殺人放火的敗軍,嘆了一口氣。
寇仲忽又興奮起來,低聲道:「現在天下愈來愈亂。聽說金城府一個本是當校衛叫薛舉的人,起兵造反,竟自稱西秦霸王,想學秦始皇般一統天下,現在攻陷天水,並以之為都。我看這個薛舉也不是甚麼了得人物,換了是我,怎會笨得急於稱帝,擺明看不起其他義軍,變成眾矢之的。」
徐子陵道:「天水在哪裏?」
寇仲得意洋洋道:「天水在秦嶺之外,京師之西,難怪你不知道。」接著分析道:「若非瓦崗軍拖住京師和東都的大軍,恐怕薛舉仍不敢造反。另外還有個叫李軌的傢伙在武威起兵,自封為大涼王。短短幾個月多了兩支義軍,看來隋室氣數已盡。」又道:「照我看正如李大哥所說,除了竇建德、李密、王薄和我們的老爹外,其他人恐怕難有多大作為。」
徐子陵笑道:「你忘了李小子嗎?」
寇仲老臉一紅道:「坦白說,我確不想記住李小子。」
此時管馬廄的人氣急敗壞的來到兩人檯前,惶然道:「兩位少爺不好了,有人要搶你們的馬兒。」
寇仲和徐子陵同時色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