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卷一~卷五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大唐雙龍傳【卷三】(AK0110)──修訂版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新人間叢書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2年09月18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12頁
ISBN:9571337544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卷一~卷五



  書摘 1

桂錫良和幸容兩人被逼退在一角,後者左臂受傷淌血,顯是落在下風。其他客人夥計縮在靠廚房的一邊,人人臉現憤慨之色,卻是敢怒而不敢言。
寇徐兩人剛跨入門檻,給兩名守門的雨竹堂徒戟指喝道:「你這兩個小嘍囉給滾出去,這裏沒你們說話的餘地。」
徐子陵見舊友受傷,冷哼一聲,逼上前去。劍光一閃,其中一人揮劍斬往他左肩。徐子陵尚未動手,寇仲飛出一腳。「砰!」那人給踢得長劍脫手,身子離地拋飛,重重掉在一張椅子上,登時一陣木碎折裂的聲音。館內人人動容。其他五名雨竹堂的人給寇仲這一招嚇寒了膽,退往一邊,反陷兩面受敵的劣勢中。桂錫良和幸容則不能置信地瞧著寇、徐兩人。
寇仲抱拳道:「桂香主要下屬怎樣處置這幾個膽敢以下犯上的叛徒呢?」
雨竹堂帶頭的健碩漢子喝道:「甚麼以下犯上,我白榮乃雨竹堂香主,奉堂主羅賢之命請桂香主去說話,你兩個才是以下犯上。」
桂錫良看著仍在地上掙扎爬不起來的敵人,沉聲道:「請我去說話要動刀子嗎?」
寇仲指著白榮笑道:「這就是白香主不對了。這樣吧!我們把他們縛了去請羅堂主評評理,看看誰對誰錯。」
白榮使了個眼色,登時有兩人撲出,揮刀疾斬寇仲。徐子陵冷哼一聲,掩到寇仲前面,左右開弓,在兩柄刀斬下前,先一步轟在兩人小腹處。兩人給擊得倒跌在白榮身上,三人同時變作滾地葫蘆,狼狽不堪,剩下的幾個人噤若寒蟬,更不要說動手了。桂錫良與幸容則看呆了眼。大有士別三日,刮目相看的感慨。
寇仲好整以暇地拍拍手道:「怎麼樣?要不要去大鬧雨竹堂,殺殺羅大堂主的威風。桂香主你若不去,由我們兩個小嘍囉代勞。」
桂錫良一聲不響,向幸容打個眼色,硬把寇徐扯到街上,道:「先回軍師府再說吧。」
寇仲和徐子陵知他膽怯,只好苦笑以對。

像江南大部分城市那樣,河道組成了江陰城內外與四鄉農村聯繫的紐帶,亦是城市布局的骨架。臨河傍水的民居,粉牆照影、蠡窗映波,構成了充滿水鄉風光的清新畫面。一派「水巷小橋多,春舡載綺羅」的動人美景。軍師府的前身是江陰的都督府,位於市內中心河道交匯處,正門有條跨河大橋通達,襯得整個軍師府的建築組群格外有氣勢。比較而言,南方比北方安靖,故江陰湧來了大批南逃的北方百姓,更呈現一片繁華的景象。亂世人心思治,老百姓不希望竹花幫有變化,這種心情是很易理解的。即使徐子陵不願捲入這種權力與地盤的爭端中,亦感到該阻止像鐵騎會那種惡名遠播的強徒把竹花幫兼併過去。桂錫良領兩人過橋時,卻遇上麻煩。 負責守衛的另一位香主麥雲飛乃軍師邵令周的首徒,生得頗為英俊軒昂、高傲自負,盯著寇、徐兩人道:「師傅有命令,由現在起,所有陌生人均不得進入軍師府。」
桂錫良在寇徐兩人之前大失面子,偏又毫無辦法,盡最後努力道:「他兩個是當年在揚州壯烈犧牲的忠烈士言寬的門生,近年在江湖闖蕩,練得一身好武藝,剛才還把雨竹堂的白榮打得落花流水,所以我希望能向邵軍師作推介。」
麥雲飛帶點鄙屑地掃了兩人一眼,擺出這又如何的神色,搖頭道:「過了今晚才行。」
桂錫良無奈下把兩人拉到一旁道:「待我先自入府見邵軍師,待會再來接你們進府。」
幸容怒哼道:「麥雲飛恃著自己是邵軍師的大弟子,又得邵蘭芳的鍾情,一向作威作福,特別排擠我們這批跟隨先幫主的舊人。遲早我們要使他栽個大觔斗。」
桂錫良倒有自知之明,知道鬥不過麥雲飛,扯了幸容一把道:「不要說廢話,進去再說,你兩人記緊在這裏等我們。」
兩人去後,寇仲和徐子陵避到橋端一旁沿河建成的石岸,像以前過小混混生涯時吊兒郎當的面河坐下。
寇仲瞧瞧守在橋頭的麥雲飛,笑道:「錫良這混蛋的運道似乎不太好,本有機會飛黃騰達,幫主偏又給昏君宰了。現在更遇上這個處處與他作對的麥雲飛,連帶兩個人入府都給阻頭阻勢,這種香主還當來作甚麼?」旋又興奮地道:「邵蘭芳乃我們竹花幫著名的美人兒,不如我們來個橫刀奪愛,好氣死麥雲飛。」
徐子陵沒好氣道:「若你為這個原因去勾引人家的愛侶,我絕不會容許。」
寇仲摟著他肩頭陪笑道:「我只是說著玩兒吧!小陵何必認真。」隨又岔開話題道:「錫良身位香主,又是先幫主的關門弟子,地位不低;兼且還有一群先幫主的直屬手下支持,你說有沒有機會作新幫主呢?否則該不會令麥雲飛故意擠壓他。」
徐子陵這時正兩手反撐身後,仰直身體享受午後的陽光,聞言一呆道:「錫良的道行太淺,怎有資格當幫主。不要扯東道西了,你自己想當幫主才真呢!」
寇仲搖頭道:「我真的沒有此心,亦行不通。現在李密勢盛,若我成了竹花幫的龍頭,竹花幫可能不到幾天就完了。但若錫良成了新幫主,他便只有倚靠我們來支持他,那和我當上幫主沒有甚麼分別。」
徐子陵苦笑道:「你若想錫良當幫主,恐怕要先把幫裏現有的甚麼軍師堂主一股腦兒殺個精光才行,你有那麼厲害嗎?」
寇仲瞧著腳下平靜的河水,沉吟道:「這事確有點困難,卻非絕不可能,最重要是錫良乃先幫主的弟子。他這人本來很有膽色,不過可能近來慣於被人欺壓,才會失去信心。唔!」 徐子陵低聲道:「那麥雲飛又來了!」
寇仲別頭看去,見那麥雲飛正領著四名手下離開橋頭,沿石岸朝他們走來。笑道:「該否為錫良出一口氣呢?」
徐子陵未及回答,麥雲飛隔遠喝道:「你這兩個小子,這樣子在軍師府前又坐又臥,成何體統,立即給我滾回所屬堂口去。」
徐子陵毫無反應,還閉目享受他的日光浴,寇仲則瞇眼瞧著他道:「麥香主你是否聾了耳朵,聽不到桂香主吩咐我們在這裏等他嗎?你自己滾回去站崗好了。」
麥雲飛勃然色變,後面的四個走狗手下撲了過來,把兩人逼在河邊,聲勢洶洶。
寇仲笑道:「怎麼?想動手嗎?」
麥雲飛氣得俊臉發青,陰惻惻道:「給我站起來!」
寇仲好整以暇道:「你既非幫主,又非我們的老大,憑甚麼對我們呼呼喝喝!」
麥雲飛按捺不住,喝道:「擲他們下河!」
四人正要動手,徐子陵往後臥倒,兩手閃電探出,抓緊後面兩人足踝。接著在麥雲飛等駭然大驚下,徐子陵也不知使了甚麼手法,把兩人摔得越過頭頂,「噗通」兩聲掉進河水裏,掙扎著爬往對岸。喝喊連聲中,本是守在橋頭的十多名竹花幫弟子全趕了過來。「鏘!」麥雲飛和另兩個手下拔出長劍,卻又往後退開,顯然要待各人趕到才敢動手。寇仲哈哈大笑,彈了起來,長刀離鞘而出,往麥雲飛劈去。麥雲飛橫劍擋格。「噹!」寇仲的井中月回到鞘去。麥雲飛則蹌踉跌退五步,勉強站穩,臉色變得難看之極。這時他的援兵已至,擁在他身後,卻沒有人敢上前動手。
徐子陵跳起身來,指著對橋的方向道:「有人來了,你們正事不理,只管欺壓自己人,是否有虧職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