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延伸閱讀

線 上 試 閱

卷六~卷十
卷一~卷五
卷十一~卷十五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尋秦記〈卷三〉
尋秦記〈卷四〉
尋秦記〈卷五〉
尋秦記〈卷六〉
尋秦記〈卷七〉
大唐雙龍傳【卷一】: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二】: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三】: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明長歌 全系列套書
大明長歌 卷四 小重山
大明長歌 卷三 覓封侯
大明長歌 卷二 前出塞
大明長歌 卷一 採蓮曲


大唐雙龍傳【卷廿】(AK0127)──修訂版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繪圖:李澤寧、MICHAEL LAU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2年12月16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52頁
ISBN:9571338133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卷六~卷十卷一~卷五卷十一~卷十五書摘 1 書摘 2書摘 3



  書摘 1

愛之真諦

徐子陵沿龍池放開腳步,往花萼樓方向邁去,由於李淵把興慶宮南區的巡衛撤走,只留衛士把守大門,以示對他們的尊重,所以對他們或敵人來說,都出入方便,而花萼樓本身當然由王玄恕指揮的飛雲衛精銳輪番值衛。倏地徐子陵停下腳步,事實上心中早現警兆,只因不知敵友,故裝作若無其事。
一身夜行衣的玲瓏嬌掠到他身前,神色凝重的道:「你們怎可到長安來?」
徐子陵微笑道:「讓我看你的右手掌。」
玲瓏嬌愕然道:「手掌有甚麼好看呢?你的心情似乎很好?」
徐子陵心忖我的心情當然非常好,且是從未有過的好,柔聲道:「信任我好嗎?」
玲瓏嬌略作猶豫,終舉掌攤開。徐子陵從懷內掏出五采石,放到她手心。玲瓏嬌露出不能相信、不敢相信的驚喜神色,另一手自然探出,兩掌相掬珍而重之的捧著五采石,俏臉散發著神聖潔美的光輝,「啊」的一聲嬌呼,目光再不能從五采石移離。
徐子陵心中湧起物歸原主的欣慰,輕輕道:「長安已成是非爭戰之地,任何事均可發生,嬌小姐不宜留此,更不用擔心我們,我們既敢來此,自有活著離開的把握。馬吉現在正在長安,美艷夫人更不會甘心五采石為我奪去,可慮者尚有奸狡多智的烈瑕,嬌小姐千萬要聽我的勸告。」
玲瓏嬌雙手合攏,把五采石緊捧手內,頭往他瞧來,感動至淚花滾動,顫聲道:「謝謝你,玲瓏嬌謹代表教內同人拜謝徐公子的大恩大德,波斯聖教終有望再次團結合一。」
徐子陵道:「這是老天爺的意旨,讓我在機緣巧合下取回聖石。」
玲瓏嬌小心翼翼的把五采石貼身收藏,道:「我今晚來找你們,沒想過可得回聖石。我正猶豫該不該入樓,幸好見著你回來。」
徐子陵明白她是怕見到寇仲傷情,故在樓外徘徊,只恨在這方面他是愛莫能助。寇仲已因尚秀芳痛苦到想自盡自毀,豈能加添他的精神困擾?
玲瓏嬌續道:「董小姐仍是關心你們的,故為你們的處境非常擔心。秦王的事發生後,她召我去說話,著我向你們提出警告,指秦王命不久矣,你們必須立即離開長安。」
徐子陵立時眉頭大皺道:「竟是董淑妮著你來的嗎?」
玲瓏嬌道:「皇宮寸步難行,若非得她安排,我實無法到這裏來。」
徐子陵更是眉頭深鎖道:「那你如何回宮去?」
玲瓏嬌疑惑地道:「董小姐的侍衛長在宮外等候我,有甚麼不妥當的地方嗎?」
徐子陵嘆道:「希望是我多疑,但若沒有猜錯,這該是一個陷阱,目的是經由你把五采石從我手上奪回去。」
玲瓏嬌劇震道:「董小姐該不是這種人,她雖是刁蠻任性,但從不害人。」
徐子陵道:「我先要弄清楚兩件事情,首先是董小姐怎會知秦王的性命危在旦夕,在著你來之前她曾見過甚麼人?」
玲瓏嬌道:「秦王之事該是獨孤鳳告訴她的,董小姐與我說此事前,據我所知她們談了近半個時辰,接著董小姐便喚我去。第二件要弄清楚的是何事?」
徐子陵道:「其次是董淑妮的侍衛長是否那叫顏歷的人?」
玲瓏嬌一呆道:「你怎會曉得的?顏歷昨天才被李淵任命負責保護董小姐。」
徐子陵嘆道:「那我的猜測將有八、九成準繩,此事乃楊虛彥在幕後一手策畫,五采石最後會交到烈瑕手上。由此看來,獨孤家已站到建成、元吉一方去。」
玲瓏嬌駭然道:「那我怎辦好?」
徐子陵肯定的道:「嬌小姐必須立即離開長安,我們會為你作出最妥善的安排。」

四人徒步離開興慶宮,轉入光明大街,朝朱雀大門油然走去。他們分作兩組,寇仲和徐子陵居前,跋鋒寒與侯希白在後。玲瓏嬌則由飛雲衛暗地送往司徒府,再連夜由寶庫祕道讓她出城,遠走高飛。
寇仲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向身旁的徐子陵嘆道:「今晚將是漫長難捱的一夜,我真害怕明天醒來,我會後悔作出來長安的決定。」
徐子陵記起石青璇對幸福的定義,有感而發道:「幸福是要由人爭取的,千萬不可失去鬥志,不論事情如何發展,我們務要沉著應變,直至我們能煩惱盡去的倒頭大睡,並且期待充滿希望新一天的來臨。」
寇仲聽得一知半解,訝道:「你似乎比我更有信心?」
徐子陵道:「自離開揚州後,我們經歷過無數次的狂風暴雨,每一次我們總能在跌倒後站起來,並比以前更堅強。這回我們面對的雖是前所未有的危機,但只要我們像以往般奮鬥不休,終可把形勢扭轉過來,事實會證明我這番話。」
寇仲明顯精神一振,湊到他耳旁道:「告訴我,你是否對未來生出感應,所以有這番話?」
徐子陵沒好氣道:「我但願能說些違心之言,以增加你的信心,可惜不忍騙你。」
寇仲笑道:「坦白承認吧!我敢肯定你自己也分不清楚究竟是憑對未來的預感還是過度樂觀?所以至少有五成機會。唉!他奶奶的熊,只要有一線機會,我已心滿意足,何況是五五之數。哈!我的心情好多哩!」接著忽然停步,累得尾隨在後正聆聽他們對答的跋鋒寒和侯希白差點撞上來。
侯希白咕噥道:「少點功夫也不要跟貼你這傢伙。」
寇仲反手一把摟著侯希白肩頭,道:「我們先去找人出口鳥氣。」
三人見他轉入橫街,都摸不著頭腦。跋鋒寒抗議道:「我們現在要見的是傅采林,你似乎走錯方向?」
寇仲笑道:「費不了多少時間,一場兄弟,把你老哥的寶貴時間給我些許行嗎?」
三人無奈下,加上侯希白又被他「挾持著」,只好隨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