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延伸閱讀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書摘 6

作 者 作 品

蛋白質女孩
蛋白質女孩2:風華永存寶琳娜版
寶貝,只剩下我和你
倒數第2個女朋友
史丹佛的銀色子彈:行銷、職場、愛情,與人生的祕密武器
蛋白質女孩2:限量珍藏佳佳版
蛋白質女孩十週年紀念版
50個女朋友
蛋白質女孩十週年紀念版+50個女朋友限量書盒套裝
創業教我的50件事

愛情文藝

【類別最新出版】
侯府小福妻 3
侯府小福妻 4 完結篇
吾家有福 1
吾家有福 2
侯府小福妻 1


61 × 57(PW0002)
偶像劇「愛情新呼吸」原著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愛情文藝
叢書系列:王文華作品集
作者:王文華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6月13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2頁
ISBN:9571334022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書摘 6



  書摘 1

【1】

林靜惠是一個平凡的女子。她在一個中產階級家庭長大,父親是公務員,母親是老師。家在台南,她一直到大學才離家。她和妹妹靜雯從小得到父母的寵愛,物質和精神的需求從未缺乏。父母對她們的要求不多,好好念書就好。她的確好好念書,只是成績並不出色,小學起在班上的排名就在中等,一直到大學。家裏花了很多錢讓她補習,都沒什麼起色。大學畢業後,她申請了幾次美國研究所都沒有上。做了四年事,才申請到德州一所大學。碩士畢業時,爸媽特別從台灣趕來參加她的畢業典禮。從台北到她學校,折騰了 24 小時。六月的德州豔陽下,兩個穿著太厚、太多、太正式的老人家坐在後排,努力撐頭看著舞台。當系主任吃力地唸出「Chin Huei Lin」,她低著頭上台,爸爸從座位上幫她拍了一張拍立得,洗出來的靜惠只有小小的一點。那晚,爸媽在中國餐廳為她慶功。爸爸替她夾起一塊肥魚,然後拍拍她的肩膀說:「學業完成,可以找個對象了。」

這隱隱觸到靜惠的痛處,她感覺魚骨卡在喉間,吞不下,也吐不出來。靜惠是個可愛的女孩,稍微打扮,甚至有人會說她漂亮。從小到大,她給人的感覺是很聽話,而在她成長的年代,聽話的基本要求是感情空白。高中時,當同學們已經開始戀愛和墮胎,她對男孩子正眼都不敢看。每晚補完習就回家,周末也很少出去玩。鄰居們都說:「你們家靜惠真乖,你這個媽好福氣!」「靜惠這麼漂亮,卻不貪玩,你們教得真好!」林媽媽總是堆滿笑容、客氣地說:「哪裡,哪裡……」,心裡卻無比得意。

只不過這個曾經令父母驕傲的優點,隨著靜惠長大,慢慢變成擔心的來源。特別是當林伯伯發過一次心臟病後,開始關心靜惠的終身大事。

「靜惠大學都畢業了,有沒有交過男朋友?」林伯伯問。

「不知道,從沒聽她提過。」林媽媽說,「你姊姊有沒有男朋友?」

「姊姊從來沒交過男朋友,」靜雯嚼著口香糖說,「我懷疑她是同性戀!」

「你胡說什麼?」

「真的啊,我看到她在看女明星的寫真集!」

爸媽雖然不會把這樣的說法當真,但難免有些疑慮。靜惠畢業後第二年,林媽媽的好友陳阿姨的大兒子碩士畢業。兩個媽媽煞費苦心,特別上台北,暗中安排四個人港式飲茶。靜惠走到餐廳,看到有陌生人在,很得體地握手寒喧,整個飯局中笑容滿盈,像桌上燒賣裏滿出的蝦仁。陳阿姨的兒子一表人才,聰明體貼,拿到學位後立刻在台北一家跨國電腦公司工作,是一般女孩都會心儀的對象。他幫靜惠夾菜,有禮貌地把筷子轉過來。靜惠替他加茶,他不停地喝。兩個媽媽吃得不多,離開餐廳時卻最開心。

「最近有沒有跟陳阿姨的兒子連絡?」一個月後靜惠回台南,幫媽媽洗菜,林媽媽一邊刷鍋子一邊問。

「我們去看了一場電影。」

「玩得還愉快嗎?」

「還不錯。」

「陳阿姨說他兒子後來約你,你都沒去。」

「最近比較忙一點。」

這樣的對話反覆了幾次,靜惠每次都用忙著工作、忙著準備托福應付過去。她的態度很好,絲毫不會不耐煩或責怪她媽多事。但久了之後,林母也覺得自討沒趣。有時她希望靜惠耍個脾氣,她就可以藉機罵她兩句。但靜惠不會。她總是和言悅色、彬彬有禮,你不知道怎麼和她生氣。

沒有人會生靜惠的氣,她好像從小到大也沒生過氣。她在學校人緣很好。下課時同學圍在陽台上談笑,她不會是中間那個耍寶的人,但永遠是旁邊拍手附和的一員。國中時,因為她人緣好,同學選她當風紀股長,結果班上秩序比賽連續幾周最後一名。有一次同學蹺課,事先來請她護航。她一句話不問,只說:「出去一切小心。」

「什麼?」同學問。

「出去一切小心。」

後來被老師發現,她說是自己請那個同學出去幫她買東西。她站在教室中央,老師拿著點名簿,在全班面前罵她假公濟私,講得她流下淚來。她立刻被解職,記了一個警告。第二天那個同學問她。

「昨天老師沒點名吧?」

「沒有啊。」

後來那個同學才知道靜惠為她頂罪,她們變成了好朋友。

到了大學,同學間的交情比較淡,但她還是大家喜歡的對象。倘若有人問:「你覺得林靜惠這個人怎麼樣?」「她人很好。」「她很客氣。」「她很有氣質。」倘若你想問她最好的朋友對她的感覺,你會發現,她沒有最好的朋友,或是說,她是每個人最好的朋友。

她是每個人最好的朋友,所以她周末只能待在家裏。靜惠給人的感覺是:她是個好人,好得有點距離,好得十分無趣。她像紅十字會,默默行善,災難時特別耀眼,但平常時你不會想到她。她不是一個令人興奮、令人嚮往的人。

她當然也不至於與世隔絕。為了將來申請國外的研究所,她在大三時參加了一些社團活動,跟著慈幼社去育幼院帶小朋友玩。因為她長得可愛,孩子緣特別好。在孩子面前,她擺脫了成人世界的疏離。玩捉迷藏,被抓到時總是誇張地大叫大笑,跪地求饒,起初她還會用手遮嘴,後來就自由地叫出來。有時甚至像個小女生,躺在地上,雙手握拳在眼前轉動,像在哭鬧和擦淚,雙腿猛踢天空,奮力抱不平。

當時育幼院有個孩子叫阿金,被老師和其他孩子冷落。阿金個性孤僻,不喜歡吃飯,也不參加任何活動。老師跟他講話,他故意側過頭去。老師若逼他吃飯,他就跑到房間躲起來。育幼院的老師都放棄了阿金,但靜惠卻注意到他。連續半年,每個禮拜三,她都做一份義大利麵給阿金。連續半年,那份義大利麵原封不動地被丟到垃圾桶。直到有一回她改變口味,帶來蚵仔麵線,阿金才開始吃。她暗中觀察阿金,想了解他喜歡什麼。同齡孩子喜歡的 Game Boy、圓牌、機器人、遙控汽車,他完全沒有興趣。他唯一喜歡的,是收集帽子。他總是坐在角落,戴著棒球帽,把帽緣壓低,對著帽子內緣吹氣。於是靜惠開始買帽子送他。她知道他不會收,所以不直接交給他,偷偷放在他床中央,像白床單上開出的一朵花。起先阿金不知道是誰送的,不敢戴,通通放在床頭,一頂一頂排好。慢慢他知道是靜惠,就開始戴了。有一回,靜惠買了兩頂相同的帽子,紅色的,一頂戴在頭上,一頂放在阿金床前。當靜惠帶著別的孩子在院子玩時,阿金走出來。

「看,阿金和林姊姊戴一樣的帽子!」

靜惠指著自己帽子上 Nike 的標誌,再指他帽上同樣的標誌。

阿金第一次笑了。

靜惠一直和阿金保持聯絡,甚至她畢業後開始上班,每個周末還是去看阿金。阿金上小學那天,心情很緊張。早上六點就醒來,八點還不願出門。靜惠請假帶他去學校。她牽著他,替他綁好鞋帶,檢查他口袋裏的面紙,順便塞進了一張一百元。他走進教室之前,她叫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