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延伸閱讀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書摘 6

作 者 作 品

蛋白質女孩
蛋白質女孩2:風華永存寶琳娜版
寶貝,只剩下我和你
倒數第2個女朋友
史丹佛的銀色子彈:行銷、職場、愛情,與人生的祕密武器
蛋白質女孩2:限量珍藏佳佳版
蛋白質女孩十週年紀念版
50個女朋友
蛋白質女孩十週年紀念版+50個女朋友限量書盒套裝
創業教我的50件事

愛情文藝

【類別最新出版】
侯府小福妻 3
侯府小福妻 4 完結篇
吾家有福 1
吾家有福 2
侯府小福妻 1


61 × 57(PW0002)
偶像劇「愛情新呼吸」原著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愛情文藝
叢書系列:王文華作品集
作者:王文華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6月13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2頁
ISBN:9571334022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書摘 6



  書摘 3

「你們還有聯絡嗎?」

明正轉頭看她,吃驚她問這樣的問題。

「沒有了。當然沒有了。」

「你喜歡我什麼?」

「幹嘛突然問這些?」

「告訴我,我想知道。」

「我喜歡你的純真……很多方面,你還是一個高中生。」

「我是高中生,那麼那個女人應該是研究所囉!」

「你不要這樣,」明正笑笑,「我跟她已經沒有聯絡了。」

「她是不是比我漂亮?」

「沒有。」

「她學歷是不是比我好?」

「我們不要講她了好不好?」

「你心裏有鬼?」

「她是我在柏克萊的同學。」

「所以她學歷比我好。她做什麼工作?」

「她在 SAP 做事。」

「SAP 是什麼?」

「一家軟體公司。」

「她是不是有 stock options?」

「我怎麼知道她有沒有 stock options?」

「侯──你們還有聯絡,所以你知道她在哪裏工作!」

「我……」

「我是高中生,那你是不是比較喜歡像她那樣的研究生?」

「她雖然上過研究所,其實是個小學生。」

第一次的嫉妒,像清晨四點批發市場的青菜,很濕,很鮮,很便宜,很翠綠。靜惠把它放進冰庫,眼不見為淨。

除了嫉妒,靜惠也開始第一次感受到很多新的情緒。有時她找不到明正,會忽然慌亂起來,從書桌撤退到床上,一直盯著電話。約會時,有時候明正一個不留神,沒聽到她問的問題,她會覺得自己說錯或做錯了什麼。像得知自己得了絕症,她突然害怕地發現:她二十多年來完全主控自己生活的日子結束了,她的喜樂,如今被另一個人牽引。

和明正交往最大的恐懼,倒還不是幾個小時找不到明正,而是明正遲早要回美國。他們刻意不談這個問題,但兩人都知道明正在台灣只待一年。面對這個陰影,他們學會轉變話題,不談「你什麼時候回美國」,而談「你什麼時候去美國留學」。像所有傳統的台灣學生,留學是靜惠和她家人對她的計畫之一。不管她喜不喜歡、會不會念書、能申請到什麼學校,美國總是得跑一趟的。但因為托福成績不好,家裏又無法資助她,她只有先工作,一邊念托福,一邊存錢準備出國。

「我可以借你錢。」

「不要。」

那「不要」是很堅定的,彷彿是一種道德的尺度。如果她連父母都不依賴,怎麼能依賴黃明正?

黃明正也沒有強求,他想只要時間一到,事情自然會解決。他專心地幫靜惠申請學校,特別是舊金山矽谷附近的學校。他們到南海路的美國文化中心,在鋪滿地毯的圖書館,兩個人脫掉鞋,穿著襪子在一排排書架間找留學資料。他們背對背,隔著書架和上面厚重的書,坐在地上,輕聲爭論著各校的優缺點。

「我去東岸好了,」靜惠故意說,「東岸學校比較多──」

「不行!」明正大叫。

她好樂。

他們捧了一大疊書到桌上,長方形桌上只有他們兩個人。她的頭斜靠在他肩膀,一起看著靜惠的入學申請書。

「你這裏在提到自己優點的時候,必須很明確,只說我的分析能力強、組織技巧好不行,你要舉出一些實例,比如你在工作上的經驗,你的分析能力到底為公司賺了多少錢……」

她喜歡看他這樣認真,激動地抓出她的第三人稱單數的動詞沒加s。好像他的世界只有她,她一份小小的申請書是他公司幾百萬美金的合約。「好,這份改這些地方就好了……」黃明正從申請書中抬起頭,靜惠的手撐著下巴,臉朝著他,眼睛卻閉了起來,她睡著了。那是一個星期六下午,陽光想偷看這對情侶,不知什麼時候,透過落地窗,和紅色的十字形窗櫺,悄悄爬了進來。陽光先是鬼祟地流過地毯,然後爬上桌腳,撐著手臂跳上桌緣,然後放肆地咬住黃明正的右臂,最後,親上靜惠沉睡的額頭。那一刻,明正在桌前,靜惠在夢中,兩個人都相信他們是可以在一起的。

半年後,黃明正回美國的日子到了,靜惠沒有申請到舊金山的學校,她申請到最好的學校,在德州奧斯汀。

「沒關係,我每個禮拜飛去德州看你。」

靜惠點頭,「還是我去加州那個學校?雖然不在舊金山,總是近一點。」

「或者我再跟公司說說看,在台灣多留一年,你再申請一次,也許明年就上了。」

「我不要你為我改變計畫。」

「那你跟我去舊金山,到那邊再申請。」

「那我在那邊幹什麼?」

「我們結婚。」

靜惠第一次聽到這兩個字,笑笑,畢竟他們才認識一年,「學業還沒有完成,怎麼結婚?」

「這兩件事有衝突嗎?」

「沒有,只是不合順序。」

「誰訂的順序?」

「大家都是這樣,總是先拿到學位,再成家。」

「為什麼每一件事都要符合順序?」

「因為……」靜惠說不下去。

他們沒有達成協議,最後的決定是一個模糊的「我會常去看你」。靜惠到了德州奧斯汀,立刻被課業壓得喘不過氣。感冒變成支氣管炎,咳了三個月,喝遍市面上所有的咳嗽藥水,連大陸的中藥也試了。為了不讓明正擔心,她沒有告訴他她病了。每次講電話,她都用力憋氣,猛喝水,不讓自己咳。幾個周末明正說要來找她,她都以要考試而婉拒。

「你是不是交了新的男朋友?」

為此他們大吵一架。

第一個寒假明正終於來了,住在五星級飯店,她去找他,看他房間只有一張雙人床,肌肉立刻抽緊。她帶他玩奧斯汀,台北的愉快又都回來了。晚上回到旅館,12 點了,看到雙人床,她突然慌張。

「我好累,該回去了。」

「喔……」明正當然很失望,「累的話要不要就在這兒休息?」

「不用了。」

「沒關係啊……」

「不用了!」

「好,那我陪你回去,你一個人,總是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