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延伸閱讀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書摘 6

作 者 作 品

蛋白質女孩
蛋白質女孩2:風華永存寶琳娜版
寶貝,只剩下我和你
倒數第2個女朋友
史丹佛的銀色子彈:行銷、職場、愛情,與人生的祕密武器
蛋白質女孩2:限量珍藏佳佳版
蛋白質女孩十週年紀念版
50個女朋友
蛋白質女孩十週年紀念版+50個女朋友限量書盒套裝
創業教我的50件事

愛情文藝

【類別最新出版】
侯府小福妻 3
侯府小福妻 4 完結篇
吾家有福 1
吾家有福 2
侯府小福妻 1


61 × 57(PW0002)
偶像劇「愛情新呼吸」原著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愛情文藝
叢書系列:王文華作品集
作者:王文華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6月13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2頁
ISBN:9571334022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書摘 6



  書摘 5

【2】

靜惠和徐凱在一場派對上認識。那時靜惠回國已經兩年,一直沒有男朋友,她的同事帶她去一個生日派對,她不認識壽星,不過當天一半的人都不認識壽星。徐凱和他的朋友站在一起,他的朋友過來和靜惠的同事打招呼,四個人就聊開來。和大部分人一樣,靜惠對徐凱的第一個印象是他的外型。他帥,沒有人會否認。

那年靜惠 32 歲,帥哥看過不少,但徐凱仍讓她顫動了一下。他的帥沒有流氣,不至於雅痞。他不會隨時播弄自己的頭髮,眼神游移看有沒有人在注意他。他不會把手放在口袋,不時低頭看褲子的線直不直。他不會擠眉弄眼,抓住每一個機會放電。他不會娘娘腔,細緻到讓人緊張。他穿著黑色高領毛衣,長髮和毛衣自然溶在一起。外面一件西裝,很好很輕的料子。他很年輕,很輕鬆,很安靜,很憂鬱。

「我叫徐凱,」他開口,聲音很低沉,超過他的年齡,「在廣告公司做事。」

「哇──廣告公司,」靜惠的同事問徐凱,「你們做過哪些廣告?」

「最近會跳舞的手機那支廣告看過沒有?」

「那是你們做的?我很喜歡結尾男主角送訊息給那個女的。」

「真有趣,我認識的女生都喜歡那個結局,男生都不以為然。」

靜惠的同事和徐凱聊了起來,徐凱的朋友和靜惠則沉默對看。徐凱分出眼神看靜惠,靜惠並沒有察覺。

「你們在哪高就?」徐凱問。

靜惠和同事都拿出名片。

「嘿,我用你們銀行的信用卡!」

他們又聊了一會兒,徐凱去拿飲料來給大家喝。

「我很喜歡你的耳環,」徐凱對靜惠說,「哪裏買的?」

「通化街夜市。有個頭髮染成金色的男孩,他和他女朋友各有一個攤子。女朋友賣女裝,他賣飾品。他們一起到泰國批貨,帶回國內賣。」

「革命情侶,真好。」

「我問她他們在一起多久,她說十年了,我看他們才二十幾歲……」

「青梅竹馬,更好!」

徐凱微笑,把柳橙汁拿給靜惠。靜惠驚訝自己變得多話,拿過柳澄汁塞住嘴,「謝謝。」靜惠說。

靜惠和同事離開派對時又撞見徐凱和他朋友,徐凱說:「過兩個禮拜我們公司聖誕派對,找你們來玩。」

那晚見面後,靜惠和徐凱沒有聯絡。她雖然給了他名片,但並沒有接到電話。兩個禮拜後的聖誕派對,靜惠和同事都沒有受到邀請。靜惠偶爾會想起徐凱,在漫長的公司會議、擁擠的捷運車廂、夜裏CNBC的財經新聞、清晨蓮蓬頭噴下的水柱中。當她遮住要打哈欠的嘴,抱住好不容易搶到的扶桿,記下電視螢幕下跑過的股價,抹掉臉上的水珠時,她會想起徐凱。但她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她不喜歡這麼好看的男生。

聖誕過去,新年過去,靜惠去了幾個大而無當的 party,交換了許多手機號碼。農曆年時,她去了一趟奧斯汀,住在以前公司同事 Ann 的家裏。Ann 的家在郊區,一個樹多過人的小鎮。兩層樓的大房子,屋內的佈置雖不豪華,卻很精緻。米色調的沙發和木頭地板給人溫暖的感覺,沙發上一個個膨起的椅墊像麵包一樣令人垂涎。高高的天花板,天花板上吊下一具咖啡色的轉扇,比太陽還緩慢地移動著。

「你們家好多日本的東西。」靜惠站在一個大型的搗米缸前。

「我和我老公是在日本認識的。」Ann 說。

「那是什麼?」靜惠指著牆上一個玻璃裱起來的日文海報。

「那是 Mitsukoshi 百貨公司周年慶的促銷海報,我把它掛起來,紀念我們在那家百貨公司認識。」

「你們在百貨公司裏認識?」

「那年我在東京學日文,白天在 Mitsukoshi 工作,幫助調到日本的美國人租傢俱,我老公就是我的客戶。」

「好幸福喔!」

靜惠走到廚房,二十坪大,窗明几淨,洗手台看出去就是一大片草坪。草坪中央有一張森林公園式的木桌椅,適合星期天的烤肉聚會。廚房正中央一張木桌,鍋盤懸在頭頂。靜惠打開水龍頭,強勁的水柱沖在手上,讓她感覺富足。臨睡前靜惠走進客房內的廁所,洗手台上擺著鮮花和蠟燭,旁邊花籃裏放滿主人從世界各地旅館帶回來的小肥皂和洗髮精。馬桶上放著幾本雜誌:Vogue、Good Housekeeping,The New Yorker……靜惠光腳坐在浴池旁的踩腳毛巾上,下巴頂著膝蓋,這是一個家,一個她一直想要的家。

離開奧斯汀前兩天,她打電話給明正。她刻意沒有事先告訴他她要來美國。隨緣吧,她對自己說,她不要讓他覺得她特地來找他。她打了好幾次都找不到他,留了言,輕鬆地說自己來奧斯汀過年,問他好不好,最後留了 Ann 家的電話。

第三天清晨她提著行李走到門口。

「一路順風。」Ann 抱住她。

「你多保重。」靜惠說。

她走向停在門口的計程車,司機把行李搬進後車廂。她坐進去,隔著窗揮手道別,Ann 也揮手。她搖下窗戶,大聲問:「你這兩天有沒有接到找我的電話?」

「什麼?」Ann 跑到車窗前。

「這兩天有沒有接到找我的電話?」

「沒有。你在等電話嗎?」

「沒有,」她微笑,「我以為我媽會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