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定風波

作 者 作 品

大符篆師(第一卷):符篆學徒
大符篆師(第二卷):烈火之毒
大符篆師(第三卷):百花杯賽
大符篆師(第四卷):防禦符篆
大符篆師(第五卷):黑域歷練
大符篆師(第六卷):城北大佬
大符篆師(第八卷):斂財組織
大符篆師(第九卷):神族控魂
大符篆師(第十卷):倔強青銅
大符篆師(第十一卷):地下遺跡

愛情文藝

【類別最新出版】
皇家小嬌妃 1
皇家小嬌妃 2
一世清歡 上
一世清歡 下
嬌媚表小姐 上


大符篆師(第七卷):百花冠軍(WDA0854)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愛情文藝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小刀鋒利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01月31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25437992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定風波



  第一章 定風波

白牧野看著麻爺,也有一個憋在心裡的疑問,便道:看起來,你似乎並不在意你那個兄弟被抓,但為什麼不能等風頭過去再出來?你現在做出來的這種舉動令我很不解。
麻爺又有一股想要吐血的衝動,他一雙眼陰冷的看著白牧野,道:如果不是你身上有古怪,你能活到現在?
所以說是你倒楣嘍,遇到我這個天才,認栽吧,老麻。白牧野假假的嘆了口氣道。
孫瑞在一旁都看得直咧嘴,這臭小子能把人活活給氣死。
我之前就跟他說,別出去,千萬別出去,不會有好下場,只要老老實實的躲著,這股風總會過去。你們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真的掘地三尺找我們。麻爺的心態估計徹底崩了,看著白牧野慘笑道:可他不信,說不拿出一個交代,這件事肯定不算完,你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他說犧牲他一個,可以保全我……但是我不需要。果然不出我所料,他被抓了,我當時就知道,他完了。他幹的那些事,判個一千年都是少的,而且你們不可能讓他這種人活下去的,他這輩子徹底完了。我雖然有能力,但哪有本事去把他撈出來?所以我恨你們,我要一個一個殺光你們!原本我沒想現在動手,只是想去看看,觀察一下你們,但我發現你竟然被一群女人給嚇跑了……當時我就意識到,這是一個難得的好機會。大丈夫做事,當斷則斷。沒想到不但被你識破,還被你給坑到死!你他媽的就是一個怪物!妖孽!
白牧野:嗯。
孫瑞:……
麻爺長嘆一聲,閉上雙眼道:活該我們兄弟倒楣。
麻爺被孫瑞帶走了,至於回頭怎麼拷問,拷問之後怎麼處理,那就不是白牧野需要關心的事情了,反正麻爺這兩兄弟這輩子是別想再出來了,白牧野甚至懷疑他們能不能見到明年的太陽。
雖然瑞叔沒說要怎麼處理這兩人,但白牧野相信,他們應該是活不了太久的。
孫恒既然要回歸第七軍團,就絕不會在百花城留下這樣兩個禍害,萬一再有人拿麻爺這兩兄弟搞事情呢?
白牧野相信,他能想到的事情,瑞叔和恒叔他們肯定都能想到。
又廢掉一輛飛車,白牧野有點心疼,不過還好價格不算貴,要是孫岳琳送他的那輛毀掉,肯定得心疼死。
白牧野坐著孫瑞的車回城,一路上孫瑞也沒給他什麼好臉色。
老頭生氣啊!
一方面是替白牧野感到後怕。
這小子膽子太大了,才這麼點歲數,就敢一個人做這種事情。哪怕事前通知了他,可萬一有點什麼意外,那可不是說著玩的,性命攸關啊,這種歪風邪氣堅決不能鼓勵。
另一方面孫瑞隱隱有種感覺,覺得自己好像被小白給耍了。
小傢伙剛才一臉無辜地表示自己之前什麼都不知道,純粹是因為發現被跟蹤,才找他求援,後面的戰鬥,也是被動的。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就不能說他是膽大包天,沒法繼續批評他,反倒還要鼓勵他一番。因為他的應變能力太強了,簡直就是天生的戰士。
哪怕在第七軍團,也需要經過大量訓練才能具備這種素質。而這小子,才十七歲,從未接受過這方面的專業訓練。
問題是,孫瑞覺得小白在撒謊。
小破孩恐怕一早就猜到這人是麻爺了,也是故意把他引出去的。這不是他胡亂猜測,這是他這麼多年看人的經驗。
儘管他到現在都有些無法相信,縱橫城北多年的王二麻子居然會是兩個人,可這小傢伙抵死不認帳,所以他一路上都沒理小白。
進城之後,他把小白隨便往路上一丟,就拉著麻爺逕自離去了。
白牧野也不惱,不是誰都敢在一個大宗師面前撒謊的,也不是哪一個大宗師都會像孫瑞這樣慣著他。
他不說是因為有難言之隱,並非想要刻意騙人,但心裡面終究是覺得有些對不起瑞叔,等以後自己精神力封印解開,多送瑞叔一些保命符好了,讓這老頭能快快樂樂的殺敵。
嗯,就這麼辦。
白牧野叫了一輛計程車,又回到了米線店。
但他沒有從正門進去,一方面怕再次引起轟動,另一方面,他現在的樣子也多少有些狼狽。
之前從飛車上撲出來,一頓翻滾,防禦符失效之後,身上的衣服全都弄髒了,頭髮也亂亂的,沒工夫打理。
他從後門溜進後廚,笑咪咪的沖著目瞪口呆的郭姐和幾個廚師擺擺手,快速跑到內部休息區。
司音和單穀正躲在這裡偷懶,看見白牧野去而複返,以及他這一身狼狽樣,兩人都是一臉驚訝。
小白哥你這是怎麼了?
你幹什麼去了?讓人給糟蹋了?
兩人異口同聲的問道,顯然後面那句是單穀說的。
去野外抓兔子,沒抓著,你們信嗎?白牧野一臉真誠的道。
信你個鬼!單穀翻了個白眼,認真的看著白牧野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沒事,晚點再說。白牧野笑道。
小白哥,你頭髮上有草。司音說著走過來,把白牧野頭頂的幾根乾草拿掉,道:野外真有兔子嗎?
咳咳……白牧野老臉一紅道:這個,也許是有的吧。
哦……司音拉了個長音,看了他一眼,回到座位上。
很快姬彩衣和劉志遠也都聞訊趕來。
姬彩衣一進門就劈頭蓋臉的問道:郭姐說你回來了,你到底幹什麼去了?咦?你身上怎麼弄的?
白牧野平日裡一直乾淨俐索,衣服從來連點褶皺都沒有,現在卻給人一種狼狽的感覺。
單穀在一旁嘿嘿笑道:可能被人拉出去給糟蹋了。
姬彩衣瞪了他一眼,然後一臉嚴肅的看著白牧野。
幹嘛這樣看著我?白牧野笑著問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