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不平靜的壽宴

作 者 作 品

侯府嬌寵 1
侯府嬌寵 3
侯府嬌寵 4 完結篇
錦妝盛寵 上
錦妝盛寵 中
錦妝盛寵 下
嬌貴福妻 1
嬌貴福妻 2
嬌貴福妻 3
嬌貴福妻 4

愛情文藝

【類別最新出版】
盛世嬌寵 3
盛世嬌寵 4
盛世嬌寵 5 完結篇
盛世嬌寵 1
盛世嬌寵 2


侯府嬌寵 2(WDB0440)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愛情文藝
叢書系列:信昌出版
作者:君曼
出版社:信昌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07月13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0頁
ISBN:4712927504306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不平靜的壽宴



  第一章 不平靜的壽宴

思緒拉回來,此刻還是在忠勇侯府後院的花廳裡,老太太孫氏和蔣母吳氏上前去給今日的壽星老夫人王氏見禮。
好姐姐,這許久沒見妳了,真是想念得緊,今日妳生辰,我專門來看妳,見到妳就高興了。老太太孫氏走上前去,口中說著各種親近的話。
老夫人王氏跟老太太孫氏也有一些交情,見她如此熱情,當然也是笑臉相迎道:好久不見,快坐快坐。
老太太孫氏客氣了兩句,就坐到了旁邊的位置上,又看到老夫人王氏身邊的韓蕊,穿著一身紅衣裳,脖子上掛著金項圈,模樣兒長得喜人。
她當然是認得韓蕊的,知道韓蕊是老夫人王氏的心頭寶,誇獎的話就跟不要錢一樣劈里啪啦地直往外冒道:哎喲,這個是蕊兒吧,長得可真好看啊,妳出生時我還抱過妳呢,幾年不見都長這麼大了,模樣兒生得如此好,真是可愛啊!
母親說得是,蕊小姐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孩子了。蔣母吳氏也在旁邊幫腔道:母親妳說我們家那幾個丫頭怎麼就沒長得這麼好看呢?
老太太孫氏笑著嗔她一句:我們家那幾個姑娘跟野丫頭似的,哪可能長得跟蕊小姐一樣水靈。
蔣母吳氏連忙點頭稱是。
有人誇獎韓蕊好看,不管這話是真是假,老夫人王氏到底心裡喜歡,口上謙虛了兩句,臉上的笑容卻做不了假,一直就沒有消下去過。
韓蕊也是十分的得意,還朝斜對面的沈靜瑤挑釁地揚了揚下巴。
論長相沈靜瑤根本不輸韓蕊,甚至比韓蕊長得更可愛一些,眉眼也比韓蕊生得更乖巧,韓蕊挑釁她,她才懶得跟她計較,偏過去不理會她就是了。
沈靜瑤心想著,蔣家一家子從上到下都是口腹蜜劍、虛情假意之人,嘴上說得越好,心裡打的主意就越噁心,把妳捧上天,說得天花亂墜,不過是妳能對她有好處而已,聽這種人誇獎她只覺得想吐,也只有韓蕊天真的信以為真,真是傻瓜一個!
似乎是韓蕊看過來挑釁的動作引起了蔣母吳氏的注意,她便順著韓蕊的目光往沈靜瑤看了過去,正好看到沈靜瑤臉上露出嫌棄的表情。
蔣母吳氏頓時皺了一下眉頭,心下有了一絲懷疑,小聲地問了一句:這個小姑娘是誰,以前怎麼沒有見過?
韓蕊輕嗤了一下,扯著嘴角道:她是我大伯母的侄女兒,現在就住在我們家。
聽了這話,蔣母吳氏立馬就想起來了,前些日子蔣文濤回去跟她抱怨過,說忠勇侯府裡來了一個比韓蕊還張狂的野丫頭,人家韓蕊還是正正經經的忠勇侯府小姐,她是韓岳新夫人帶進府的拖油瓶!
蔣母吳氏又朝沈靜瑤看了一眼,心道:長得一般般,心眼兒還不好,果然沒法跟韓蕊比,看了就讓人討厭!
沈靜瑤也看到了蔣母吳氏對她嫌棄的眼神,對此她只想送她一個大白眼。
蔣家一家人從上到下是什麼貨色,心裡沒點兒數嗎?嫌棄她出身卑微,難道她們就很高貴,簡直搞笑!
懶得再看蔣母吳氏一眼,免得被她自以為高貴的模樣傷了眼睛,沈靜瑤轉過頭去陪沈秀英說話了。
今日來的賓客眾多,各府各家的人都不少,好在之前有韓岳幫沈秀英牢記那些賓客都是誰,誰有什麼特點,沈秀英把那些內容都牢牢地記在心中,見著人的時候也能對上,應付得體沒有出錯。
沈秀英悄悄地跟沈靜瑤道:我都要緊張死了。
今日是沈秀英第一次正是出來見客,還是在老夫人王氏的生辰宴上。
沈靜瑤理解她害怕出錯的心情,拉著她的手,沖她一笑道:姑姑,妳做得很好,繼續保持就行了。
沈秀英不著痕跡地掃了周圍的人一眼,小小聲地道:剛才楊家的夫人過來跟我說話,我差一點兒就沒想起來她是誰,真害怕說錯了話,背上都急出了冷汗。
沈靜瑤安撫她道:姑姑,妳不用緊張,妳要是實在想不起來客人是誰也不用在意,只管對著客人微笑就好,少說話,多微笑,伸手不打笑臉人,她們也不會跟妳計較那麼多了。
沈秀英想了想,覺得沈靜瑤說得有理,她的心裡也就沒有那麼緊張了。
後來又陸陸續續來了一些人,沈秀英都好好地應付了過去,她表現得體大方,規矩禮儀周到,讓人挑不出錯來。
來參加老夫人王氏生辰宴的人都是聽說過她的出身的,知道她是個出身低微又大字不識的鄉下女人,卻沒想嫁給韓嶽沒幾個月,就已經學得落落大方了,倒是讓她們刮目相看。
殊不知沈秀英能表現成現在這副樣子完全是因為跟著幾個教引嬤嬤突擊學習的結果,更有韓嶽幫她牢記所有的賓客,以及吳嬤嬤和沈靜瑤在旁邊提醒她,才能表現得這麼好。
說話間,又來了賓客,李嬤嬤把人領進花廳,沈靜瑤抬眼一看,呵,居然有一個認識的人也在。
原來此刻進來的人是周家老太太帶著周佩芸來參加老夫人王氏的生辰宴了。
上一回韓煜帶著沈靜瑤出去逛街,在玲瓏閣門口碰到了周佩芸,也不知道周佩芸是怎麼想的,她想要藉著小時候的事情親近韓煜,遭到韓煜拒絕之後就當街哭了,引得來來往往不少人圍觀,搞得好像韓煜欺負了她似的,讓韓煜很是生氣,杜絕了她所有的妄想,帶著沈靜瑤就走了。
沒想到今日周家老太太還有臉帶著周佩芸到忠勇侯府來參加老夫人王氏的生辰宴!周家又不是沒有其他的女兒了,帶周佩芸來打的什麼主意?
片刻間周家老太太已經帶著周佩芸走上前來,滿臉堆笑地跟老夫人王氏套近乎道:親家母,多日不見,真是想念得很啊!
如今周家已經不是當年的周家,當年老夫人王氏願意跟周家結親,讓周氏嫁給韓岳為妻,那也是看在周家老太爺的份上,當時的周老太爺可是皇帝的老師,周家在朝中也有一席之地,如今周老太爺去了,周氏也去了,這七八年間,周家越發不成樣子了,老夫人王氏心中自有一番衡量。
如今的情勢是忠勇侯府遠超過周家,周家的兒孫輩裡就沒有一個拿得出手的,以後只會越來越差,騎馬也趕不上忠勇侯府。
周老太太願意腆著臉跟老夫人王氏套近乎,老夫人王氏卻神情淡淡的,那端著的疏離模樣,還不及對蔣家老太太孫氏來得親熱。
親家母,妳坐吧。
這話說得雖然沒錯處,聽起來卻叫人不舒服。
來參加生辰宴的人哪個不是人精啦,一聽這話就知道老夫人王氏不太待見周家人。想想也是啊,周家現在哪裡還配得上忠勇侯府,要是周氏還活著,這事兒也就另當別論了。
可誰叫周氏是個沒福氣的人呢,年紀輕輕就病死了,如今韓嶽是越來越位高權重了,可也顧及不到周家了啊!
更何況韓嶽如今又娶了新夫人了,新夫人又長得如此貌美,溫柔可人,國色天姿。雖然出身差了一點兒吧,可是韓嶽那樣有權有勢的人,哪裡在乎出身不出身,只要自個兒在床上抱起來舒服就行了。
有了新人忘舊人,韓嶽哪裡還會去管周家不周家啊,周家已經翻篇兒了。
在場的眾人都有意無意地偷瞧著周家老太太,想看她今日來了這裡要如何應對。
誰知周家老太太也是個臉皮厚的,既然老夫人王氏叫她坐,她見老夫人王氏的旁邊正好有個空位置,索性就在那位置上一屁股坐了下來,彷彿沒有看到旁的人看好戲的眼神,繼續笑咪咪地跟老夫人王氏說著話。
親家母,今日是妳生辰,有件事我本來不該說的,可是這不說我就心裡難安,索性趁著這個機會還是當面說清楚比較好。
老夫人王氏一聽,心中一咯蹬,拿眼盯著周家老太太的臉,仔仔細細地打量著她,揣摩著她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她究竟是有什麼事要說?
當初周氏嫁到忠勇侯府來,沒多久就開始生病,誰會喜歡剛進門的新媳婦是個病秧子啊!她自然也很嫌棄周氏,但是面子上的功夫還是做得很好的,她自認並沒有太虧待周氏。
周氏在忠勇侯府裡養病那些年,用了那麼多的好藥,花了那麼多的銀錢,她這個做婆婆的一句話都不沒多說,還讓周氏把侄女兒周佩芸接到府裡來住了好久,沒責怪周氏沒有給韓嶽生下一兒半女已經算是她仁慈了,拖累了韓嶽那麼多年,她可算是仁至義盡了。
如今周老太太在她的生辰宴上,當著那麼多賓客的面,做出一副意味深長的樣子說有話說。好啊,她倒要看看她到底有什麼話要說!
許多想法在腦海裡轉了又轉,老夫人王氏頓了一下才扯出一抹笑來:妳有什麼話不妨直說。
有了這句話,周家老太太也不跟老夫人王氏客氣,直接把身旁的周佩芸拉了出來,推到老夫人王氏的面前,呵斥一聲道:妳還不快給老夫人賠禮道歉,那日妳在玲瓏閣外面都幹了什麼,生生把妳煜表哥氣成那副樣子!
哎喲,這話說得可真是不明不白,黏黏糊糊,知道的知道是周佩芸在玲瓏閣外面莫名其妙地哭,把冷面殺神韓煜給惹毛了。
不知道的說不定會怎麼想,搞不好以為韓煜對周佩芸做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