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蠢貨

作 者 作 品

天命貴女 2
天命貴女 1
天命貴女 3
天命貴女 4
天命貴女 5
天命貴女 6 完結篇
皇家福女 1
皇家福女 3
皇家福女 4
皇家福女 5

愛情文藝

【類別最新出版】
本宮不好惹 3
誘郎小皇后 上
誘郎小皇后 中
誘郎小皇后 下
本宮不好惹 1


皇家福女 2(WDB0544)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愛情文藝
叢書系列:信昌出版
作者:薔薇初雪
出版社:信昌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01月11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0頁
ISBN:4712927505341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蠢貨



  第一章 蠢貨

馮氏目光陰狠的看過去。
夫……劉嬤嬤的嘴唇在抖,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恐懼,居然半天沒說出一個字來。
嚴錦寧急切的上前一步,難以置信道:難道是妳給玉釧兒下的毒?劉嬤嬤妳也是受了莫姨娘的指使嗎?
我沒有!劉嬤嬤還是矢口否認。
香草為了減輕罪責,搶著就開口道:劉嬤嬤和莫姨娘之間早就有所往來,以前莫姨娘就間或的會給她些好處,直到上個月出了藍琪的事情,莫姨娘兩次算計世子的名聲,又嫁禍二小姐,她為了以防萬一,就一下子給了劉嬤嬤一百兩銀子收買,當時奴婢就在場,那銀子劉嬤嬤是接了的。
不是,夫人當時是……劉嬤嬤幾乎魂飛魄散,連忙解釋。
馮氏卻不聽,直接上前,一腳踹在她臉上,踢掉她兩顆門牙,喝問道:我只問妳,昨晚妳就是受了這個賤人的指使去在華兒的馬鞍上做手腳的嗎?
我沒有!劉嬤嬤有口難言,拼命的搖頭。
這邊嚴錦寧沒再摻合,只安靜的站在旁邊。
莫姨娘已然盯著她看了許久……她想起昨天一早嚴錦寧和她說過的話,當時這丫頭恐嚇她,叫她等死。她惶惶不安了一整夜,本來還想利用玉釧兒在嚴錦寧身邊的便利,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的鋤掉這個丫頭,不曾想嚴錦寧的動作居然如此之快,都沒給她再出手的機會。
今天這裡的事她看得很清楚……
嚴錦甯知道她和劉嬤嬤之間有來往,並且精准無比的用罕見的罌粟對嚴錦華出手,步步周到的把所有線索都引到了她的身上。
莫姨娘雖想不通她是怎麼做到的,但是這個少女如此狠辣深沉的心機卻是叫她自愧不如的。此刻她心裡不甘又憤恨,恨不能跳起來活剝了這死丫頭的一層皮,可是……另外還有一件事她也看得清楚,正是因為嚴錦寧網開一面,才沒牽連嚴錦辰。
這個丫頭的心太狠,莫姨娘已然知道馮氏今天不會放過自己,即使心裡再恨,也再不敢試圖拉嚴錦寧下水。
那邊劉嬤嬤還欲辯駁,她便就心一橫,冷冷的開口道:劉嬤嬤,做都做了,這個時候再強辯也沒用了。
劉嬤嬤的話被打斷,驚了一跳,大嚷道:妳胡說,我沒做!
馮氏一聽,頓時怒火焚心。她的眼神狠厲,滿臉的殺氣,轉身提起莫姨娘的領子,逼視她的眼睛,咬牙切齒地道:果然是妳做的?
莫姨娘被她盯著,也害怕,但卻心如死灰的沒有回避,苦笑道:是我做得又怎麼樣?妳和妳那兒子女兒,幾時有把我當人看了?只准妳天天處心積慮的想著要我們母子的性命,就不准我先發制人的還以顏色了?
莫姨娘倒也聰明,只說是她對馮氏積怨已深,而避開了她想扶持自己兒子上位的敏感話題。
劉嬤嬤目瞪口呆,回過神來還是拼命的搖頭道:夫人,她做的事情和我沒……
彼時馮氏已經被仇恨沖昏了頭腦,她啐了一口,獰笑著將莫姨娘又一把推倒在地,指著她,指尖顫抖道:好!既然妳認了就好。來人,給我把這賤人拖下去,先砍了她的手腳,再亂棍打死!
馮氏是心裡恨極了,就是死,也不會叫莫姨娘死得那麼容易。
有護院進來拿人,莫姨娘的眼神裡都是恐懼的神色,全身發軟,根本就無禮反抗,直接被人拖了出去。
夫人饒命!奴婢冤枉,我沒害世子,沒……劉嬤嬤倉惶大叫道。
馮氏哪裡還聽得進去,冷冷地道:還有這個奴才,也一併拖下去。
又有護院進來,不由分說的將劉嬤嬤拖了出去。
香草和玉釧兒兩個都似篩糠,連哭都不敢哭出聲音,只恨不能挖個洞躲起來,讓馮氏忘了她們的存在。
然則……馮氏隨後又再目光狠厲的移過來。
兩個丫頭連忙以頭觸地。
嚴錦甯上前一步道:母親,玉釧兒雖然也有過錯,但念在她是受人脅迫,而且畢竟手上也還沒沾血,到底罪不至死。看在她服侍女兒一場的份上,您饒她一命吧!
玉釧兒倒是沒想她會在這個節骨眼上當面給自己求情,愣了一愣,面色感激又愧疚。嚴錦寧開口就把姿態擺得很低。
馮氏看了她一眼,沉默片刻,居然真的給了她面子,稍稍緩和了語氣,先是一指香草:這個丫頭助紂為虐,發賣出去。然後又轉而看了金釧兒一眼:她……就直接趕出府去吧。
兩個丫頭只想著總算保住了一條命,也不敢再求情,連忙磕頭道:謝謝夫人!謝謝夫人!
馮氏誰也沒看,轉身往屋子裡走去:都散了吧,別叫我看著心煩!
楊嬤嬤帶人收拾院子裡的亂局。
既然所有的事情都已經塵埃落定,嚴錦寧也沒興趣再繼續留下來扮什麼兄妹情深的等嚴錦華醒來,直接帶了靈玉離開。
府裡有專門的刑房,就是用來私刑處置犯了錯的奴才的。
從嚴錦華那裡出來,嚴錦甯繞路先過去了那邊。
雖然馮氏下令處置莫姨娘和劉嬤嬤,但這次的事情不少,下頭的人肯定要先將始末稟報了老夫人才動手,所以這會兒人必然還活著。
這裡髒,二小姐怎麼過來了?見嚴錦寧過來,刑房的管事婆子臉上就笑著堆起了褶子。
莫姨娘到底是三弟的生母,我來問她一聲有什麼話要交代三弟的。嚴錦寧淡淡說道,靈玉已經從荷包裡掏出一角碎銀子塞給那婆子。
那婆子不曾多想,捏了銀子在手,就更是笑得熱情:二小姐是菩薩心腸,這是應當應分的,就是這屋子裡髒,您擔待!
菩薩心腸?只怕剛剛相反吧!
嚴錦寧但笑不語。
那婆子親自將她領到右側一間陰暗的廂房裡,並且周到的將裡面看管莫姨娘的一個婆子給扯了出去。
彼時莫姨娘正面如死灰的呆坐在冰冷肮髒的地面上,回頭見到嚴錦寧,她先是一愣,但隨後眼睛裡就閃過一絲的光亮,爬過去抓住嚴錦寧的裙角,不安道:妳不會動我兒子吧?
嚴錦寧靜立不動,冷眸俾睨。她居高臨下的看過去一眼,莫姨娘莫名的就是心裡一抖,悻悻的縮了手。
怎麼,這會兒知道怕了?嚴錦寧這才開口問道。
莫姨娘咬著唇,神情有些混亂,卻不說話。
不想再求饒了?嚴錦寧好脾氣的又問道。
莫姨娘頓時泄了氣,癱坐在地上,苦笑出聲:妳既然出手,必是一擊必殺,夫人那麼精明的人都被妳玩弄於股掌之間了,我……她說著,頓了一下,再看向嚴錦寧的目光就像是見了鬼,難以置信道:世子馬鞍上的手腳是妳動的?就為了嫁禍給我,妳居然對他都下狠手?妳是瘋了嗎?如果馮氏那毒婦知道了……
設計害我二哥的人,不是莫姨娘妳嗎?她還能知道什麼?嚴錦寧居然毫無懼色,款款而笑。
莫姨娘啞然,看著她臉上收放自如的笑容,居然第一次覺得這少女絕美的面孔像是一張迷惑世人的面具。心思歹毒的人,她見得多了,但是害人殺人的時候還能沒事人一樣談笑風生,半點跡象也不露的……
嚴錦寧絕對是她所見的第一人!
其實我知道妳今天這處境有點冤枉,但是誰讓妳招惹上我了?嚴錦寧只當沒看到她那神情,繼續道:不過就算沒有我,妳在我母親面前也本來就只夠得上是個跳樑小醜的份量,既然怎麼都是個死,妳也就趁早認命,別再抱怨了。
胡說!提起馮氏,莫姨娘並不掩飾眼中怨毒的神色,尖聲道:要不是仗著她是老爺的正妻,她憑什麼踩到我的頭上來?她……
話音未落,卻見嚴錦寧嘆惋著搖頭一笑。
嚴錦寧抬手,點了點自己的腦袋,肯定道:她踩著妳,憑的是這裡,可不只因為她有一個當家主母的身份。她那眼中,有種明顯戲謔的情緒。
莫姨娘心中的一根弦莫名緊繃,突然覺得她話裡有話:這是什麼意思?妳到底想說什麼?
沒什麼!嚴錦寧道,卻是再不肯多說。嚴錦寧轉身往外走。
莫姨娘一急,連忙強打著精神爬起來,跪在她腳下,懇求道:二小姐,這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三少爺還小,妳也知道,這些事他都不知情的,夫人容不下他,我求妳,妳別為難他,妳……妳保他一命吧!她說著,眼淚就瞬間流了滿臉。
三弟是父親的子嗣,祖母的脾氣妳知道,只要日後他不像妳這個娘一樣做蠢事,自然可保一生康泰。嚴錦寧道。
她沒有插手的意思,只是陳述了一個事實。
莫姨娘想想也是,遂就又坐回了地上,目光呆滯。
嚴錦寧沒再與她多言,她知道莫姨娘這樣陰險的人縱然到死也是不甘心的,可是為了嚴錦辰,這女人現在也不敢說任何一句重話來招惹她。她轉身出了屋子。
二小姐!兩個婆子趕緊迎上來。
嚴錦寧笑笑,四下裡看了一眼道:劉嬤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