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局面翻轉

作 者 作 品

天命貴女 2
天命貴女 1
天命貴女 3
天命貴女 4
天命貴女 5
天命貴女 6 完結篇
皇家福女 1
皇家福女 2
皇家福女 4
皇家福女 5

愛情文藝

【類別最新出版】
嬌貴福妻 3
福貴寶妻 上
福貴寶妻 下
畫春嬌 6
畫春嬌 7 完結篇


皇家福女 3(WDB0550)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愛情文藝
叢書系列:信昌出版
作者:薔薇初雪
出版社:信昌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01月18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0頁
ISBN:4712927505402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局面翻轉



  第一章 局面翻轉

司徒宸先行一步回宮了,此時負責隨行的是一位禮部官員,那人已經是出了滿頭冷汗,趕緊走上前來,跪地請罪:太子殿下臨行前囑咐下官,一定要照管好回程的儀仗,是下官失職,還請夜帝陛下恕罪!
夜傾華淡淡的瞧了他一眼,就又看向了自己的親衛道:怎麼回事?
陛下,刺客共有三名,皆已伏誅,應該還是尾隨過來的西津的餘孽。那親衛回道。哦!夜傾華並沒有大驚小怪,好像方才經歷的就只是一件無關痛癢的小事一樣,他略一頷首:那就收拾了繼續趕路吧,是咱們自己的事,就別叫東陵人跟著受連累了。他卻居然是這樣的好說話?
那官員大為意外,卻已然顧不得別的,還是連聲道謝:陛下雅量,多謝陛下寬宏。夜傾華沒再多言,四下環視一眼,就又轉身上了馬車。
把受傷的人都留下來原地包紮,其他人整理好,繼續上路!那侍衛有條不紊的做著安排。
夜傾華上車之後,嚴錦寧就更加警覺,狐疑的盯著他道:看來陛下與我朝交好之心是真的堅定,這樣的事也能一笑置之,全不株連?
夜傾華重新撿起桌上那個杯盞,把裡面的冷茶從視窗潑出去,又去過旁邊的茶壺再斟茶,一邊冷淡說道:妳一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就不要操心這些與妳無關的閒事了。
其實夜傾華並不是個好說話的人。
嚴錦寧當然識趣,也知道兩國之間的事情完全沒有她置喙的餘地,乾脆就閉了嘴。外面侍衛們很快打點好一切,重新啟程。
嚴錦寧不再說話,夜傾華只是默默飲茶。
剩下的一半路,走得倒是十分順暢,在進城之前,夜傾華就下令停車,把嚴錦寧放下了。
因為還沒過城門,附近也沒什麼人來人往,倒也沒過多的人關注。
他把嚴錦寧放下就沒再管,儀仗繼續進城。
嚴錦甯退到路旁目送,過了有一會兒,玲瓏和靈玉也從後面快跑著趕來。
小姐!奴婢聽說路上夜帝陛下的車駕遇襲了,您沒事吧?玲瓏拉著她的手上下打量。
沒事!嚴錦寧搖頭,遞給她一個寬慰的笑容,然後道:天色也不早了,我們趕緊進城,僱一輛馬車回府吧!
嗯!兩個丫頭對望一眼,主僕一行匆匆進了城。
嚴錦甯回到永毅侯府,府裡表面看上去一切如常,只說是嚴錦玉在養病,本來就只是件很平常的事,嚴錦寧的心裡卻總覺得奇怪。
小姐,您怎麼了?靈玉伺候她換了身輕便點的衣裳,見她心不在焉的樣子,就試著開口問道。
沒什麼。嚴錦寧搖頭,坐下來,捧過她準備的熱茶喝了一口:就是嚴錦玉的事,我總覺得怪怪的。珠胎暗結,這可不是件小事,按理說不管是母親還是南康公主都不該會息事寧人的!
靈玉想了想,皺眉道:可是也沒聽說有怎麼鬧啊……
妳去暗中打聽一下,嚴錦玉回來之後到底都發生了些什麼事,當心別叫母親察覺了。嚴錦寧道。
是!靈玉謹慎應了,轉身抱著她換下來的衣服出去了。
雖然馮氏壓下了一切的風聲,知道嚴錦玉回京先去過南康公主府的人不多,大部份的下人都只以為她是因為不舒服,連夜從行宮回來的,可她離開行宮的時間嚴錦寧是有數的,聽了靈玉打聽到的消息,馬上就察覺了其中的反常之處。
門房那邊說大小姐是半夜回來的,還是夫人不放心,親自出府去接的,回來之後就找了姜大夫,病得不輕,這兩天一直足不出戶的在養病。靈玉說道:可是大小姐明明中午就已經往回走了,怎麼會半夜才回呢!
是啊!嚴錦寧也是微微嘆了口氣道:從行程上看,她不可能是那時候才回城的,那麼中間那兩三個時辰,她又是去做什麼去了?
和蕭廷玉有關?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馮氏讓嚴錦玉養病,八成是為了遮掩嚴錦玉有孕的醜事,可她這樣冷靜的處理一切,反而不正常,難道她是和南康公主府之間又達成了某種約定了嗎?
蕭廷玉去而複返,分明是對自己還不死心的,難不成……
嚴錦甯一時也理不清楚頭緒,只覺得心煩意亂。
這一天,已然是正月十四,次日便是上元節,一大早,嚴錦甯和嚴錦雯等人要去給老夫人請安,卻都被擋了回去,說是南康公主到訪,正在老夫人在屋子裡商量事情。嚴錦寧心裡一陣緊張,唯恐嚴家的這些人會為了嚴錦玉再把她給賣了,回到凝香齋也還是心緒不寧。
靈玉見她一直抿唇不語的坐著,也是心急如焚,試著安撫道:小姐您先放寬心吧,老夫人也知道這門親事您不樂意,而且南康公主咄咄逼人,老夫人哪裡會那麼容易鬆口的。
畢竟前世,馮氏這些人聯合起來坑她的時候,老夫人就算沒摻合,也只是袖手旁觀了,嚴錦寧對老夫人也沒什麼信心,這會兒就更不敢大意。
就這麼乾坐著,一直過了一個多時辰,玲瓏才從外面跑進來:小姐,有結果了!嚴錦寧心裡的一根弦猛然繃緊,下意識的坐直了身子。
怎麼樣了?南康公主過府到底是為了什麼事?靈玉趕緊迎上去。
大小姐的婚事定下來了。玲瓏道:婚期就定在二月裡,說是南康公主府明日就過來下聘。
靈玉心裡也是一陣緊張,回頭看了嚴錦寧一眼,又再確認:就只是定了大小姐的婚事?
是的!玲瓏點頭道:奴婢本來也不放心,特意跟陳嬤嬤確認過的,陳嬤嬤親口說的,南康公主鬆口了,說願意聘大小姐做江城郡王的郡王妃,可能……是因為大小姐有了身孕的關係吧!
這麼說倒也解釋得通。靈玉道,還是回頭去看嚴錦寧的反應。
嚴錦寧面上表情不見半點放鬆,思忖了片刻,還是篤定的搖頭道:不!事情絕對不會這麼簡單的!
這件事裡面,肯定還夾帶著問題,只是……
馮氏和南康公主他們到底在做什麼打算呢?不可能一個兩個的就這麼皆大歡喜的各自妥協了。
一時間嚴錦寧也只覺得千頭萬緒,正在費力的思索,外面就有門房的婆子陪著笑過來:二小姐,這裡有給您的帖子!
嗯!拿過來吧!嚴錦寧馬上收攝心神,使了個眼色。
兩個丫頭也趕緊重整了神色。
交給我吧!靈玉走上前去接了。
那婆子道:是趙王府送來的。
靈玉把帖子取回,嚴謹寧打開了看了眼,是清河郡主約她晚上去逛燈會的。
小姐要去嗎?靈玉問道。
眼下這是個多事之秋,可也總不能因為區區一個蕭廷玉就投鼠忌器,讓她什麼事都不敢做了吧?
趙王府的人還在等著嗎?放下帖子,嚴錦寧問道。
是的!那婆子恭敬回道。
去回話吧,讓他轉告郡主,晚上我準時赴約。嚴錦寧道。
是!那婆子應了,先行轉身退下。
那奴婢去給小姐準備晚上要穿的衣裳。玲瓏試探著問道,見嚴錦寧點頭,就轉身進了裡屋。
嚴錦甯因為嚴錦玉的婚事,一直有些憂心,整天都沒什麼心情,拿了本書靠在榻上,也是半天沒有翻動一頁。
這邊的紫薇齋裡,嚴錦雯繡了一上午的嫁妝,中午丫頭去大廚房取她的午膳,回來喚她:三小姐,用膳了!
嚴錦雯正繡得認真,一直把手上的絲線用完才起身。
姨娘已經吃了嗎?走到桌旁坐下,嚴錦雯問道。
沒!這不是大小姐的婚事定下來了嗎,時間倉促,整個府裡都忙起來了,姨娘也被叫過去幫忙了。丫頭回道:今兒個是上元節,廚房特意煮了元宵,奴婢給您要了芝麻餡的,小姐嚐嚐。
嗯!嚴錦雯接了碗,慢慢的用飯。
丫頭在旁邊忙活著給她佈菜,她吃了兩口,也是想到了嚴錦玉的事,就問道:二姐姐那裡……這會兒有什麼動靜嗎?
畢竟就算外人不知道,他們府裡的人卻都清楚蕭廷玉和嚴錦玉這樁婚事裡頭摻合了嚴錦寧的因素,事情會用這種方式解決,也難怪嚴錦雯都覺得奇怪了。
也沒什麼……丫頭想了想,搖頭道:哦,不過奴婢剛從廚房回來的路上遇到凝香齋的丫頭了,說是去馬房吩咐備車,好像是清河郡主邀約,請二小姐晚上一起出門去賞燈。
嚴錦雯本來只是事不關己的聽著,聞言,手下動作便是微微一頓。
丫頭見她突然不動了,奇怪道:小姐,您怎麼了?是不合胃口?
沒!嚴錦雯回過神來,擠出一個笑容,面上仍是聊作不經意的問道:妳剛才說是清河郡主約的二姐姐?
是啊!丫頭點頭,語氣難掩的有些羡慕:今天可是上元節呢,每年這個時候,西街都有廟會,肯定很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