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邊關告捷

作 者 作 品

獨寵嬌后 上
獨寵嬌后 中
獨寵嬌后 下
蜜寵小繡娘 上
蜜寵小繡娘 下

愛情文藝

【類別最新出版】
妙手千金 3
妙手千金 4
妙手千金 5 完結篇
嫡女歸來 上
嫡女歸來 下


蜜寵小繡娘 中(WDB0660)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愛情文藝
叢書系列:信昌出版
作者:慕瑤
出版社:信昌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08月16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8頁
ISBN:4712927506515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邊關告捷



  第一章 邊關告捷

賞梅會過去快一個月時間,即便有人好奇彩墨山人畫作的估計也沒耐心繼續守在彩墨軒了。文絲娘想去看看自己的六幅畫賣了多少銀子。
因著要去彩墨軒,文絲娘便沒約林珍,一個人徑直先到了彩墨軒。才剛剛進了彩墨軒門口,櫃檯後的莫彩軒眼中便綻放出灼灼光華。
文姑娘,妳可算是來了!
那模樣,若非文絲娘閃躲得快,他都能激動地把人抱住。即便是這樣,頭一次沒能碰到文絲娘後,回神的莫彩軒也沒止住心情的激動,掃了一圈舖子裡僅有的一個老書生,對文絲娘說了稍待,直接過去將那位書生連帶書生手裡的書一起送到了舖子外。
莫彩軒還想關門,文絲娘連忙攔了下來:莫掌櫃這是要做什麼?
分銀子啊!莫彩軒以為,經過了賞梅會後面十來天的寢食難安,他已經過了激動的階段。不曾想見著文絲娘秀麗淡然的小臉時還是沒能止住內心滔滔不絕的激動。
文絲娘依然冷著臉擋著他放門板的動作,問他:難不成是白花花的銀元寶不成,還需避人耳目?
這個,當然不是銀元寶。莫彩軒也發現自己好像又激動過度了,不好意思地放下了門板:抱歉,是莫某失態了。不過,莫某不信文姑娘聽到令兄的畫作賣了多少錢之後不激動。
很可惜,文絲娘出生的時候父親便中了進士,雖說日子不大富大貴,但絕對不差銀錢。後來她借著絲墨山人的名頭賣了幾幅畫後更是對銀錢數目沒了太多關注。現在的她只是希望賣畫的銀錢越多,便能越早還清戚雲祺的花費。
莫彩軒看到了差距,果然不愧是彩墨山人的妹妹啊,居然如此氣度高雅、臨什麼都不亂。屬於少年慕艾的那點小心思又冒了出來,清了清喉嚨,終於恢復了幾分讀書人的清正模樣。
令兄六幅畫作中,屬最早那幅富貴榮華價錢低,堪堪只得一千兩銀。
這個答案在文絲娘意料之中,價格倒是比她預想的要高出一兩百兩。畢竟那幅畫畫境雖好,但因著色彩單調,想要高價根本不太可能。
莫彩軒見文絲娘只是皺了皺眉,便沒了賣關子的心情。一口氣將另外幾幅畫的價格報了出來,從一千兩、一千五百兩、二千兩、到最後那幅煙雨獨釣圖居然賣出了六千兩高價。
六千兩!怎麼會賣六千兩?煙雨獨釣圖是和牡丹圖、竹林幽境一起畫的,當時還丟了一幅菊花圖,照理說這三幅畫應該是價格最低的三幅。而且她的畫作以絲墨山人的名字就算放在京城也不過兩三千兩,衡昌縣城怎麼可能高出京城!
還有一點,她最看好的一幅山水畫價位位居第二賣出了二千五百兩,但也和煙雨獨釣圖相差了三千五百兩的差距。這也太扯了吧!
如願看到文絲娘變了臉色,莫彩軒卻是沒了剛開始的緊張。實際上他也是有些摸不著頭腦:價格最低的兩幅是書院山長和臨江先生買下的,另外三幅分別被戚家二老爺和衡昌當舖的唐老爺買下的。那幅煙雨獨釣圖看的人多,但看了之後都覺得心裡難受,出價反而不夠豪氣。沒想到的是突然冒出來個錦繡坊管事直接給出了六千兩高價,讓本來想買三幅畫的戚家二老爺鎩羽而歸。
錦繡坊?文絲娘一愣,豈不是榮胤買的!
他怎麼會出這麼高價錢買這幅畫?是察覺到了什麼嗎?隨即搖頭否定,她用的畫法並非以前絲墨山人常用,而且以絲墨山人名義賣出去的畫作和府裡練習的畫作畫法也不盡相同,就算大理寺從府裡丫鬟口中知道她會畫畫,也不會將三者聯繫到一處。對!就是錦繡坊的管事。嘖嘖,我也是那天才知道託我畫小花樓織機圖的榮公子可居然是錦繡坊的幕後老闆。我記得文小姐和他還在這彩墨軒中有過一面之緣。就是不知道花錢的是榮公子還是另有其人,一口氣拿出六千兩銀子買一幅畫,這樣的人怎麼會看上衡昌縣城一個小小繡坊呢?
不知道怎麼回事,文絲娘腦海裡出現了榮胤迎面大步而來的身影。高大的身軀、冷硬的表情、深邃銳利的眼神,無不彰顯著沉重的壓迫之感。還有他有力的臂彎,溫暖的胸膛和關切擔憂的黑眸。
文絲娘倒吸了一口涼氣,她不能再想他了!兩人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甩頭將人的身影甩出腦海,她對莫彩軒說道:如此一說,五五分成後我應得柒仟壹佰兩銀子,有銀票吧,給我七千兩銀票,剩下的一百兩拿成現銀。
莫彩軒沒想到文絲娘這麼快就算出了銀錢數量,但更驚訝的是文絲娘聽說了銀錢數量後會是這樣的分法。愣了好一會兒才連連擺手:怎麼能這個演算法!我,我沒想過令兄的畫作會賣這麼多銀錢。即便是按照行規,我也只能從中抽一成。更何況,這麼大數量,文姑娘不回去和令兄商量下?
一萬四千二百兩銀子,哪怕是一成也是一千四百兩,以彩墨軒以往的生意,就是一年也不一定能賺這麼多銀子。
自古財帛動人心,莫彩軒面對這麼多銀子絲毫沒動心,這一點讓文絲娘已經對他刮目相看。而對於主動送上門的五成份子錢也不要,文絲娘對他就只有佩服了。
當初戚雲祺從教坊司救她出來花了大約五千兩銀子,後來又給爹娘收屍,還想法子救出了武郎。
人情債不好還暫且放在一邊,這八千多兩銀子的贖身錢卻是可以先還上。
想到了這些,文絲娘便從莫彩軒拿出來的銀票裡數了十張一千兩面額的留下,另外讓莫彩軒給她拿了十張一百兩的銀票和一百兩現銀,剩下的重新推給莫彩軒:拿著吧。‘物以稀為貴’,彩墨山人的作品以後不宜太多,每年出一兩幅即可。
這……這是令兄的意思?突來的消息太讓人驚訝,莫彩軒都忘了往回推銀票了。
對,來的時候兄長就託我告訴您一聲,不管這次六幅畫賣了多少銀錢,他今後都不會再頻繁地拿畫作出來。一是掉價錢,二是賣畫並非他所願。文絲娘這也是變相解釋了她為何能在銀錢上做主的原因。
莫彩軒又是驚訝又是遺憾,還帶著傷心:這真是……這真是太可惜了!我……我還說下一次令兄長的畫拿來,我就是傾家蕩產也買一幅。不行!我這就關門,隨文姑娘上門一趟,一定要向令兄求一幅畫作!我知道文姑娘和令兄都不欲讓人知道身份,我可以對天發下毒誓:若是向人洩露令兄妹身份便不得好死!
莫彩軒急得在屋裡團團轉,形同瘋魔。見他這樣子,文絲娘也覺頭疼:等一等,我兄長是不會見你的。但是我可以向兄長轉達你的崇拜之意。你幫了我們兄妹倆大忙,我讓兄長專門為你作一幅畫作為感謝,不知莫掌櫃喜歡山水還是花草鳥獸?
還能專門為我畫一幅!莫彩軒瞪圓了雙眼,本來還算清秀俊俏的面龐透著一股子傻意。
嗯,可以的。兄長脾氣怪了一點但絕對不小器,何況贈與和買賣不同,想必他不會推諉的。文絲娘眉目柔和,嘴角有著淡淡的笑意。
莫彩軒再一次慨嘆文絲娘怎麼會已經許了人家,簡直暴殄天物。不過,這也一點都不妨礙他對文絲娘兄妹倆的敬意和謝意。文兄深藏不露沒法子感謝,可是文姑娘人就在身邊啊!
文姑娘,妳今日出門晚,是否打算在縣城住上一夜?
文絲娘的確打算在秀色坊住一晚明日回繡院的,點了點頭道:莫掌櫃是有什麼打算?
莫彩軒莫名緊張,搓了搓手道:莫某……莫某想請姑娘一同去燈街賞燈。文姑娘切莫誤會,莫某只是覺得姑娘孤身一人逛街不甚安全。有莫某在,好歹能杜絕宵小。當然,若是姑娘有伴,莫某絕不自告奮勇。
文絲娘本就是背人來拿銀子的,對秀色坊的人說的便是專程來縣城賞燈,做戲做全套,晚上自然是要到燈街走上一走的。
那就有勞了。文絲娘落落大方,神情再自然不過。
莫彩軒卻又是莫名紅了臉,雙眼放光:即是如此,莫某這就關了舖子。先去燈街牌坊的悅來樓用膳,那裡能縱覽整條燈街。文姑娘放心,沿途都是官道,莫某光明正大。
我知莫大哥毫無惡意。
衡昌縣城這地方要開放些,街上男女結伴的不少。兄妹也好、偽兄妹也罷,反正出了門女子頭臉都有絲巾遮擋,並不算?頭露面。
悅來樓下,文絲娘心思有些恍惚。這兒居然是上次她強被小左請上樓吃了一頓精緻午膳的地方,那是她離開京城後到現在吃得最合口的一頓飯。最重要的是,當時那個人就在身邊……
去二樓包廂吧。莫彩軒邀請道。
悅來樓因著是燈街的一頭起點,樓下許多小攤販已經擺開了陣勢吆喝,有那稍微住得遠的已經結伴進城,沿著右邊小橋往綿延而去的燈街緩緩走動,和站在樓下眼神飄忽的文絲娘好像身處兩個世界。
文絲娘回神,再次將榮胤身影趕出腦海之外,提裙子領先上了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