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往事

作 者 作 品

錦上花 1
錦上花 2
錦上花 3
錦上花 4 完結篇
畫春嬌 1
畫春嬌 2
畫春嬌 3
畫春嬌 4
畫春嬌 5
畫春嬌 7 完結篇

愛情文藝

【類別最新出版】
農女也彪悍 3
農女也彪悍 4
農女也彪悍 5 完結篇
農女也彪悍 1
農女也彪悍 2


畫春嬌 6(WDB0688)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愛情文藝
叢書系列:信昌出版
作者:衛幽
出版社:信昌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11月01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0頁
ISBN:4712927506799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往事



  第一章 往事

果然,如同林煥和朱萸所說一般,進入山洞之後就能立刻看到儲藏食物的地方,滿滿噹噹堆滿了蔬菜水果還有肉類。
這山洞很是風涼,算是天然的地窖,存儲的食物很長時間都不會壞掉。
江南書院畢竟是在山上,平時要下山採買也是挺辛苦的。下山不易,就只能多買一些儲存起來。否則,那麼多口人要吃飯的,萬一遇到打雷下雨極端天氣,那沒法下山,豈不是就沒有好菜吃了嗎?
薛琬有備而來,手中帶著的便不只是尋常的火摺子,而是一種特製的銅油燈。油燈有玻璃罩子蓋住,哪怕有風有水都不會滅掉。
這是她之前從二伯母的船上拿的,當初想的也很簡單,他們接了弟弟直接回去,說不定是要走陸路的,到時候難免趕夜路,有這麼個東西在,照明也是方便一點。但沒有想到,居然用在了此處。
油燈照射之下,薛琬走向了第二間,照著林煥他們的話,她很快就發現了那個階梯。階梯確實很窄,而且旁邊沒有圍欄,所以不存在有人特意堵在了半路上,就為了推朱萸下樓。
所以,朱萸很大可能是被人從背後推下去的。
要不然的話,正面相對,是不可能達到推下樓的效果。除非那個人武藝高強,之前一直都盤旋在半空之中。
可是薛琬四處看了一下,這山洞很高,中間沒有任何攀附物,就算是武林高手,也沒有能耐做到。
何況,若真的是武林高手,那麼要害死這幾個學生,也就不需要推這個動作了。
可是,這就解釋不通了。
照林煥的說法,當時他和琛哥兒是在平臺上的,兩個人在一起。好吧,這應該是真的,若是說謊的話,琛哥兒必定也會對乘風提起。
那麼那個第四人,又是怎麼能夾在他們三人之間的呢?
薛琬沒有理會那個平臺。她已經知道階梯一路向上,就是平臺,平臺上什麼都沒有。而且平臺的外貌她在藏書館的一樓也能看得很清楚。所以,她決定先進去再看看。因為聽到這幾個孩子的說辭,他們對於這個山洞的認知,也就僅僅到這裡而已。可她一路所見,卻並沒有發現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存在。
這裡雖然很黑,可是她的油燈卻十分亮,幾乎是一覽無餘的。
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了,就是這裡本來有的東西,被人移走了。但不可能是往外移動的。除了那扇鐵門之外,這裡到底是江南書院的地盤,若是往外搬東西,還是很容易被人撞見發現的。所以,必定是又向內了。
而且,這山洞回聲很大,想來這才是剛剛開始,裡面的空間還大得很。
薛琬仗著自己藝高人膽大,身上有藏著各種毒藥毒針,這次她準備周全,連暗器都帶上了。所以,她對自己還是有幾分自信的。
哪怕對方是個野人,力大無窮,她一看形勢不利,就立刻發暗器走人也是來得及的。再說,魏玳瑁不是還跟在後面嘛!
她臨走之前也給魏玳瑁全身上下都裝備了一番,到時候,若是性命攸關的時刻,她相信魏玳瑁一定可以拯救自己的。所以,薛琬沒有猶豫,立刻進了後面的屋子。
仍舊是空空的一座石屋,只不過這一次,有一面牆是裂開的。那牆體很厚,大約是有五指之寬,看材質應該比較堅固。卻不知道因為何緣故,從中間開始歪歪斜斜裂了開來。
裂口不是很平整,但卻露出縫隙來,薛琬可以從那縫隙間影影綽綽看見裡面的情形。是一個更大的空間。因為太黑了,自己的油燈又無法照得那麼遠,所以只能大概看清一個輪廓。中間是空的,周圍有兩排鼎,其他就什麼也沒有了。
她心裡微微一凜,傷害了琛哥兒等人的那個幕後真凶,想要掩蓋的是這個嗎?
那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座石牆裂開了,但頂多只能看到裡面的情形,想要進去卻還要另外想辦法。
薛琬不由在四周摸索開來。她前世在千機司受過訓練,知道這種地窟山洞有很多都是設置了機關了,有些是為了掩蓋一些秘密行動,有些是古代皇帝為了追求成仙道而設的仙宮,甚至還有些是達官貴人的墓穴。
總之,一旦在這種山腹內建立了石室,那必定是藏著各種機關的。
這種看似沒有門的,其實只要細心尋找,就可以找到門。果然,不多時之後,薛琬就在隔壁的牆面上摸到了一個很微小的圓點,圓點是活動的,當然不仔細摸索根本就不可能找得到。
這個點按下去之後,應該就會有一扇門徐徐打開。到底是要按還是不按呢?若是按了下去,那萬一門一放斷,自己就徹底進入了別人的地盤。
這種地方機關重重,就是自己能一一破解,但到底也是挺陰森的。而且,她其實對這裡藏著的秘密並不感興趣,只是想要找到傷害自己弟弟的兇手罷了。
可若是不按下去,那難道要返回去嗎?
那道目光一直注視著自己,若是自己停止了行動,那個人會作何反應呢?是會立刻殺她滅口。還是等到下次再……
不,不行的。
薛琬想到自己如今頂著的是林煥的面孔,若是那個人不立刻對自己發難,那遭殃的可就是林煥了。她想了想,決定還是要按下這按鈕。
正當這時,身後忽然傳來嗖嗖的聲音,有兩支鏢葉飛了過來。
薛琬耳聰目明,自然隨身躲過了。可當她轉過身來之後,卻發現四下空蕩蕩的,只有她一個人。她連敵人的影子都沒有看到。但是身上那種被盯著的感覺卻沒有消失。薛琬心下頓時有些駭然,有人就在這間屋子裡盯著她,可是她卻看不到對方的人。難道……這世界上真的有鬼嗎?一想到朱萸的遭遇,她心中難免有些毛毛的。
不過,身為前世千機司主,就算面對的是鬼神,她也照樣要氣勢如虹。
薛琬低著聲音說道:是誰?躲在陰暗的角落裡算什麼英雄好漢?敢不敢站出來,和我面對面打一場!
話音剛落,又不知道從哪裡射出兩枚飛鏢來。
這一次,薛琬沒有躲開。她剛才說話的時候掏出了隨身攜帶的金絲手套。就算飛鏢上塗抹了毒藥,她也不怕。所以,這次,她徒手就將飛鏢接住了,接著手中的油燈的光亮,她看到這枚飛鏢居然是黃金打造,上面的雕花有些特別。古樸,圓潤,有質感。居然還是個古董。
薛琬隨手便往兜裡一揣:我覺得有話我們應該坐下來面對面地談。你這莫名其妙地亂射一通,完全就不講道理嘛!
這下,又來了兩枚飛鏢。薛琬有了經驗,接得比剛才還穩。她皺了皺眉:你若是不願意我再進去裡面,那我不進去就可以了,你只要說出來,又何必非要這樣動武呢?敵人在暗,她在明。老實說,也就是對方一下給兩飛鏢,若是一次性給二十個飛鏢,那她總會被流鏢射中的。
這樣僵持下去不是辦法,還是需要尋找突破口。
薛琬一邊想著,一邊將第一次那兩枚飛鏢也撿了起來放進了口袋。
笑話,這都是黃金打造的,份量還都不輕,值不少錢,就這一塊夠尋常百姓家過一輩子的了吧!
用鏢的人不心疼,她還是節約的。
既然已經引得人出來了,那必定要將人擒獲,否則的話,哪怕自己打贏了,對方逃走了,說不定下次還要繼續找麻煩。
可下一次就不是自己了,而是林煥。
林煥一個文弱書生,根本吃不起這人的一鏢。
這樣想著,薛琬忽然便按下了那個圓球,轟一聲,果然裂開的那扇石門,一下子就開了。
她笑著說道:你這個人我和你好好談的時候你不出現,非要當縮頭烏龜,現在爺爺我不想和你好好談了。你想要守護的秘密是什麼?為了這個秘密,你不惜數次三番殺人,而且殺害的都是無辜的孩子,那一定是個了不起的秘密吧?可是現在,我就非要讓你的這個秘密大白於天下!來呀,出來追我呀!我就是要進去看看,裡面是什麼!難不成還躺著什麼天子的屍身不成?就算是!那又怎麼樣?人間早就改朝換代多少年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飛身而入,手中的油燈立刻將這個空曠的大間照得明亮。
果然是一個大廳。中間空空的四方,四個角落各擺放著銅鼎。正對著她的,是一扇更大的門。
薛琬笑著說道:看來我猜得沒錯了,這裡面是個大墓吧?而你,是守墓人嗎?但你這守墓人也當得太不靈活了,有人侵犯你守護的領地自然是一回事,可是那幾個孩子只不過進來取了東西罷了,根本就沒有走到這裡,你怎能將他們都害了?我原本對這裡根本不感興趣。但是既然你興風作浪害人,那我就只能將這裡翻個底朝天了!那道目光仍然黏在她身上,可是四周仍然沒有出現人。
薛琬此時已經不害怕了,因為外面的裂縫門並沒有落下。
她進入之後已經飛快地觀察了四周,看到這門的機關安然無恙地卡在那邊。只要機關不斷,門就不會斷。而她雖然一直往裡面走,但目光卻不曾離開機關太遠。只要門有所異動,她立刻會原路返回。
果然,在她說出這段話後,藏在黑影後面的人終於熬不住了。
不知道那個人是怎麼做到的,但忽明忽暗的石室裡,不知道什麼時候無聲無息多了一個人。
不,也許不能將它稱之為人。
因為它全身都被黑色的麻布包裹著,連臉都包住了,根本看不清到底是人是鬼。
薛琬挑了挑眉:怎麼?終於不當縮頭烏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