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意外

作 者 作 品

侯府嬌寵 1
侯府嬌寵 2
侯府嬌寵 3
侯府嬌寵 4 完結篇
錦妝盛寵 上
錦妝盛寵 中
錦妝盛寵 下
嬌貴福妻 1
嬌貴福妻 2
嬌貴福妻 4

愛情文藝

【類別最新出版】
侯府小福妻 1
侯府小福妻 2
帝王掌中嬌 上
帝王掌中嬌 中
帝王掌中嬌 下


嬌貴福妻 3(WDB0692)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愛情文藝
叢書系列:信昌出版
作者:君曼
出版社:信昌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11月08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8頁
ISBN:471292750683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意外



  第一章 意外

齊都城段府,段瑤在外面逛了一圈,坐馬車回到府中,剛下馬車,就聽到下人來稟告,周成易命人給她送了禮物回來。
這還真是個意外之喜,段瑤歡喜地道:他送的什麼,我去看看。
段瑤快步回了錦瑟居,一跨進院子,就看到院子裡擺了一個大籠子,籠子裡關著一隻灰毛的狐狸,大腿上中了一箭,現在箭已經取掉,用布巾在傷口處包紮了一下,它就那麼趴在籠子裡,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可憐兮兮的望著段瑤,看起來悲傷有又無助。
段瑤都要被它那雙濕漉漉的眼睛看得心軟了,心道這狐狸要成精了,是不是把它放出來,它會變成人啊!
它這樣子看得人都不忍心了。段瑤笑著說了一句。
妙言建議道:不如就把養起來吧。
段瑤想了想,點了點頭道:好啊,只是我不會養啊。
妙言道:老張頭不是很會養這些動物嗎,不如交給他照看。
也行。段瑤點頭,命人去把老張頭叫來,讓他把這隻灰狐狸搬到後面去。
妙言又道:肅王還讓人送來了一隻山雞和一隻肥大的野兔,奴婢已經讓人送到廚房去了,山雞用來紅燒,野兔一半拿來燒烤,一半拿來做辣子兔丁。
段瑤口中生津,吞了一下口水:這安排不錯,今晚上有口福了。想了一下又道:等會兒廚房做好了,叫他們分成三份,送一份到祖母房裡去,送一份給母親,另外去把二姐和安哥兒請過來一起用晚膳。
好的,奴婢這就去。妙言答應一聲往外走。
段瑤又忙叫住她,補充一句:妳再多走一趟,去前院看看大哥回來沒有,他回來了就叫他一起過來用膳。這些日子他天天往崔師父那兒跑,每天那麼辛苦,整個人看起來都瘦了一圈。趁此機會給他補一補。
好的。妙言笑著答應著走了。
晚上,大哥段雲琪沒能趕回來,他在忙著考武舉人,天天跟著崔師父學習。
段瑤只好和段馨、安哥兒一起用的晚膳,紅燒山雞和烤兔子、辣子兔丁,三人吃得十分開心。
真好吃。安哥兒吃得滿嘴是油,笑得眉眼彎彎。
段瑤伸手摸摸他的頭,笑著道:喜歡吃就多吃一點兒。
三姐姐,這是三姐夫讓人送來的嗎?安哥兒一臉純真的模樣,眨巴著眼睛看著她。段瑤一聽三姐夫這個詞,險些咬到舌頭,睨他一眼:誰教妳這麼說的?
安哥兒一指段馨:二姐姐說的。
段瑤嬌嗔一句:二姐!
段馨呵呵一笑,給段瑤夾了一塊辣子兔丁:快吃吧,這可是肅王讓人送過來的,妳多吃一點兒。
二姐……
好了好了,不逗妳了,妳快多吃一點兒。段馨又給她夾了一塊。
段瑤瞪了她一眼,害羞地低下頭去,夾起碗裡的兔丁,塞進嘴裡吃起來。
※※※
一夜平安過去,當燦爛的陽光灑下,城外皇家獵場,人聲鼎沸,廣場上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
景熙帝一聲令下,參加狩獵比賽的眾人就如離弦的箭一般飛奔了出去,在獵場上捕殺自己的獵物。
場上眾人興致勃勃,景熙帝也看得熱血沸騰,躍躍欲試,翻身就上了馬,一拍馬屁股,帶著一對侍衛就沖了出去。
前面,前面,追!景熙帝領著一隊侍衛很快就消失在了樹林裡。
那邊好像有一隻白狐!一個侍衛指著前面道。
在哪兒?景熙帝順著侍衛指的方向望過去,果然見到有一個白色的影子從前面的草叢間一晃而過,機靈得不得了的樣子,不用猜也知道是那隻白狐了,景熙帝臉上露出了興奮的表情,大喝一聲:在那邊,追!駕著馬就沖進了密林深處,其他侍衛也緊隨其後追了上去。
密林雜亂,景熙帝一馬當先,很快就把其他人甩在了後面,他一心追著那個白色影子往前跑,只想把它追到,殊不知他已經陷入了一個十分危險的境地之中。
突然之間,景熙帝垮下的馬兒發出一聲驚恐的嘶鳴,身子不受控制抖動,景熙帝感覺到不對勁兒,剛要叫侍衛上前,卻發現周圍根本沒有侍衛,而就在正前方的樹林裡,一隻斑斕大虎邁著巍峨的步伐走了出來。
銅鈴一樣大的眼睛牢牢鎖住了他。
皇家獵場裡怎麼會有老虎?景熙帝來不及細想這個問題。他只想驅使著胯下的馬兒趕快離開。
然而他的馬兒就像是被森林之王的威儀震懾到了,嚇得渾身瑟瑟發抖,完全不敢挪動一步,不管他怎麼驅使,它還是沒法逃離,那懼怕的模樣彷彿是要向森林之王臣服。
兩條腿是跑不贏森林之王的。
景熙帝不敢從馬背上下來。他只希望著他的那些侍衛能夠趕快趕來。
老虎已經完全鎖定了他。它緩慢地邁著優雅的步伐向他走來。猶如在庭院裡閒庭信步一般。但是景熙帝知道,這哪裡是什麼閒庭信步,這根本就是在蓄勢待發,他今日難道就要命喪虎口?他下意識地捏緊了手中的弓箭。
斑斕大虎似乎已經感受到了來自於他身上的威脅,張開血盆大口朝著他一聲怒吼,強大的吼聲,震盪著整個樹林都在發抖,回聲陣陣,聽得人毛骨悚然,景熙帝背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冷汗順著額角滑下。
景熙帝緊張地注視著前方的斑斕大虎,握緊了手中的弓箭,手指都用力到發麻,指節間泛起了青白色,頭上的汗水滲出得更多,彙聚成一條線流下來,滴入他的眼中,叫他快要睜不開眼睛。
眼睛中進了汗水,又癢又痛,刺得景熙帝快要睜不開眼睛,他以前從未遭過這樣的罪,實在太難受了,他想用手去揉一揉眼睛,以便能看得更清楚。
只是就在他抬手的那一瞬間,斑斕大虎忽然咧開大嘴朝他嘶吼一聲,他還沒反應過來,只見老虎後腿發力,整個龐大的身子猛然一躍而起,黑色的影子籠罩過來,如一張鋪天蓋地的網一樣,叫景熙帝無處可逃。
救命啊!護駕,護駕,啊!景熙帝嚇得臉色慘白,口中發出嘶聲裂肺的恐懼叫喊,那是人瀕臨死亡時本能的求救反應。
他不想死,他還想活,他是這個天下的主宰,他是皇帝,世間的榮華富貴還沒有享受完,各種山珍海味還沒有吃夠,權利美人任他揮霍的舒爽還沒有盡興,他怎麼能死,他不想死,不想死……
救命啊!景熙帝口中發出狼狽的慘叫,倉皇中想要拉弓放箭,卻手軟得拉不動弓。斑斕大虎已經撲到眼前,帶來一股強烈的勁風,景熙帝被那股勁風掃到,臉上的肌肉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抖動,放大的瞳孔裡露出將死之人的恐懼駭然之色。
這是最危險的時刻!
最後的時刻!
死亡就在眼前,危在旦夕!
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景熙帝絕望地閉上眼等著落去虎口的那一?那,一道剛勁的破空之聲響起,刷地一聲射入斑斕大虎的眼中。
老虎吃痛,惱怒地大吼一聲,鋒利的虎爪往前一掃,就要擦著景熙帝的面門而過,保證在他臉上留下幾條深可見古的血痕。
而就在這一瞬間,有人閃電般地甩了一條長鞭過來,捲住景熙帝的腰部,拉著他往後一帶,他整個人就像紙片一樣飛了出去,堪堪避開了斑斕大虎的那一擊。
幾個人侍衛從旁邊跳了出來,手握鋒利的大刀上前去對付斑斕大虎。
景熙帝落入身後人的懷抱裡,周成易扶住他站穩,快速地檢查了一下,確定他沒有受傷,躬身行禮:父皇,兒臣救駕來遲,請父皇恕罪。
驚魂未定的景熙帝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定睛看向在危機時刻救了他的周成易,他恭謹地跪在他的身前,這是他的兒子,以前他從不重視他,現在他救了他的命,一時之間,他的內心湧起許多紛雜的情緒。
起來。景熙帝對周成易抬了一下手,看向他的目光中已經不同往日,暗藏著一絲難得的父子親情了。
周成易謝過景熙帝之後起身,看了一眼前方的戰況,幾個武藝高強、身材魁梧的侍衛已經把老虎圍住了,他們手中都有鋒利的大刀,要對付一隻畜生那是綽綽有餘,老虎再勇猛也不是他們的對手,眼看就要被制服了。
周成易對景熙帝道:父皇,兒臣送你回去營地吧。
景熙帝剛才被驚嚇了一場,手腳現在還在發軟,確實不想再待在這兒,但還有一件他更想要查明白的事情。
他沉下臉,帶著帝王的怒火和憤怒:易兒,皇家獵場裡怎麼會出現老虎,意欲何為?這件事交給你去辦,不管是誰指使的這件事,你都要把人給朕找出來,朕撥一隊人手給你,你儘管去查,不管是王公大臣,還是皇子後妃,你都不要放過。
是。周成易躬身領命。
※※※
京中段府錦瑟居。
段瑤昨天晚上睡得不太好,一晚上都在做夢。
夢裡面,一隻碩大的斑斕大虎從樹林裡跳出來,帶著強勁地勁風朝周成易撲去,周成易躲閃不及時,被斑斕大虎撲到了地上,老虎張開血盆大口,一下子就咬住了周成易的脖子,鮮血從他的脖頸間噴湧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