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疑心漸生

作 者 作 品

將府美嬌娘 1
將府美嬌娘 2
將府美嬌娘 4 完結篇
冒牌小太妃 上
冒牌小太妃 中
冒牌小太妃 下

愛情文藝

【類別最新出版】
農女也彪悍 3
農女也彪悍 4
農女也彪悍 5 完結篇
農女也彪悍 1
農女也彪悍 2


將府美嬌娘 3(WDB0736)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愛情文藝
叢書系列:信昌出版
作者:展顏
出版社:信昌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05月15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0頁
ISBN:4712927507277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疑心漸生



  第一章 疑心漸生

轉眼就到了臘月初八。
就在汴京百姓窩在家裡喝著香甜軟糯的臘八粥時,一個天大的餡餅砸到了紀氏頭上。
安國長公主,今上嫡親的姐姐,貴婦圈裡的領頭人,主動來到定遠侯府為她的侄女,安華縣主提親。
安華縣主趙攸寧是今上唯一的同胞兄弟,已故肅王的獨女,也是今上最親的侄女,這樣的身份幾乎是全天下的男子任她挑,而她偏偏看中了秦修。
秦修只是定遠侯府的次子,將來沒有爵位可以繼承,學業不上不下,母親又出身商戶,這樣的人怎麼看都不是良配。
其實趙攸寧早就求過安國長公主,長公主卻沒答應,說到底是怕侄女將來吃苦。
這次之所以會同意,還是因著紀氏的行事。
秦家和宋家結親的詳情哄得了旁人,卻瞞不過安國長公主。
長公主把紀氏的所做所為一一看在眼裡,瞧著她心地善良,做事大氣,這才消了固有的成見,又瞧著秦修性子豁達,待人和善,心下不禁暗贊。
於是,趙攸寧再次求到她跟前的時候,安國長公主終於肯了,轉天便帶著媒人和登門禮去了定遠侯府。
當時,侯府上下聽說安國長公主來了,全都矇了,又聽說她是來替趙攸寧提親的,徹底傻了。
安國長公主是個果斷的性子,直截了當地問秦三叔:這樁婚事你可願意?
秦三叔愣愣地指了指紀氏:我聽我家大娘子的。
安國長公主笑笑,看向紀氏:三大娘子可有意見?
紀氏傻傻地點點頭,反應過來又連連搖頭:妾、妾身沒意見!
二郎呢?長公主看向秦修。
……沒。秦修腦子裡反復回憶著趙攸寧的模樣,臉色古怪。
安國長公主笑笑道:那就這麼定了。
於是,兩家當即換了庚帖,定好了下聘的日子,秦修那份是紀氏早八百年前就準備好的,趙攸甯的是安國長公主臨時寫下的。
直到把長公主的鑾駕送出街口,紀氏依舊愣愣的。看著手上還散著墨香的庚帖,她捏了捏秦修的臉,又扯了扯耳朵,直把秦修疼得呲牙咧嘴,才終於確認了這不是在做夢,她真把兒子嫁出去了,嫁的還是皇家貴女,堂堂縣主!
這下,紀氏真真是揚了眉,吐了氣。皇家都肯把女兒許給她家,看誰還敢笑話她出身低賤,不堪為配!
安國長公主滿意于秦家的態度,直接乘著鑾駕入了宮。
一個時辰之後,賜婚的聖旨就送到了定遠侯府。
趙攸寧那裡也得了一份,她搖身一變,從縣主升成了郡主,按大昭的宗法,除非官家特許,只有太子之女才可稱為郡主。
官家原本要封趙攸甯為公主,趙攸寧硬是不要,若成了公主就得跟駙馬分府別住,她才不樂意。
紀氏可謂是欣喜若狂。這些年,秦修和秦三郎的婚事成了梗在她心頭的一根刺,如今這根刺被一道聖旨轟成了渣渣,紀氏就像脫胎換骨一般,渾身輕鬆。
她也不再低調,就著下聘禮的日子將整個樊樓包下,把朝中的同僚、生意上的夥伴,以及安國長公主府、肅王府、梁家、宋家、紀家、韓家、顧家二房等所有的姻親都請了來,足足擺了幾十桌。
長輩們在大堂中吃酒,小輩們在樓上說話,跑堂的夥計忙不過來,樊樓的掌櫃又從別處調來一些。
這一日,全城的目光都彙聚在秦家人身上。
秦耀看著此等情形,悶了許久才憋出一句:委屈妳了。
宋丹青拿帕子掩著嘴,盈盈笑道:郎君這是哪裡的話?
秦耀抿了抿嘴,沉聲道:當初我下聘時……忒寒酸了些。
宋丹青彎著眼睛,溫溫柔柔地說道:郎君捨得把遼東海戰的戰船模型、龍舟競標的彩頭、漠北王庭的朝珠、官家賞賜的青銅古器充作聘禮,若這還叫寒酸,奴家不知什麼才叫‘不寒酸’。
秦耀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妳識得?
郎君說的是哪樣?
戰船……還有競標的彩頭。
宋丹青笑笑,在心裡默默回道:關於你的一切,我都牢牢地記著。
秦耀看著她,深黑的眸子裡映著小娘子嬌笑的模樣。他情不自禁地搭上她的手,飛快地握了一下,又連忙放開,無比鄭重地說道:我會好好待妳。
宋丹青輕輕地嗯了一聲,面上飛起兩片紅雲。
看著她那張溫婉端莊的臉,秦耀這顆穩了二十年的心生生漏跳了一拍。
另一邊,秦修也尋了個機會,把趙攸寧約到觀景臺上。他終於問出了那個憋了許久的問題:縣,不,郡主為何會瞧上我?
這話當真直白,若放在別的小娘子身上,八成會惹出一串眼淚或兩個巴掌,趙攸寧卻不然。
她就像在談論今晚吃什麼一般,用十分平靜的語調說道:我喜歡看畫冊,尤其崇拜那位叫做‘大將軍’的畫師。他的畫風細膩,故事也別緻,我禁不住好奇,便去印局打聽他的身份……
聽到這裡,秦修突然生出某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下一刻趙攸寧便盯著他道:印局的人告訴我,畫稿是定遠侯府的二郎君送去的。你,就是那位‘大將軍’吧?
秦修整個人僵在原地。在那短短的一瞬間,他的內心經歷了極其激烈的思想鬥爭,說出實情,這樁婚事可能會告吹,他母親會無比失望;倘若不說,這個謊言會一直梗在他和趙攸寧之間,這對趙攸寧不公平。
最後,秦修還是咬了咬牙,道:郡主誤會了,那些畫稿不是我畫的,我只是代人送去刊印……
看著趙攸寧震驚又失望的神色,秦修突然說不下去了,不知怎麼的竟有點心疼。
他沉默了片刻,忍著心內的異樣,低聲道:抱歉,我事先並不知道……倘若你不願意,我這就去懇求母親!
不必。趙攸寧打斷他,心裡想說其實你也挺好的,然而說出口就變成了那個人是誰。
面對未來大娘子的逼問,秦修毫不猶豫地把自家妹妹賣了:是我大妹妹,莞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