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手足相殘

作 者 作 品

將府美嬌娘 1
將府美嬌娘 2
將府美嬌娘 3
冒牌小太妃 上
冒牌小太妃 中
冒牌小太妃 下

愛情文藝

【類別最新出版】
侯府小福妻 1
侯府小福妻 2
帝王掌中嬌 上
帝王掌中嬌 中
帝王掌中嬌 下


將府美嬌娘 4 完結篇(WDB0737)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愛情文藝
叢書系列:信昌出版
作者:展顏
出版社:信昌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05月15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0頁
ISBN:4712927507284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手足相殘



  第一章 手足相殘

秦莞知道二皇子來了將軍府,也猜到了他的目的。她忍不住內疚,魏如安的事原本是她的私事,沒想到竟成了二皇子要脅梁大將軍的把柄。
秦莞來到書房,主動認錯:抱歉,將軍,給你添麻煩了。
彼時,梁楨正為母親的枉死心緒難平,看到她進來,所有的悲傷和憤懣都壓了下去。他故作輕鬆地笑笑,說道:妳本來就是個小麻煩,添不添的就這樣了。
秦莞原本還自責得想哭,聽到這話,流了一半的眼淚立馬憋了回去。
我要是小麻煩,你就是大麻煩,當初我明明可以不嫁給你,是楨哥兒說梁家危在旦夕,我才捨身相嫁!
看著她瞪著眼睛氣鼓鼓的可愛樣子,梁楨不由笑了,這次是發自內心的。
大娘子說得對,本就是我欠妳的。所以楨兒護著妳也是應該的。
秦莞又心軟了,彆彆扭扭地說道:既然做了夫妻,就別說什麼欠不欠的了。
梁楨笑意加深:是,從我們成親的那一刻起,妳我便註定了風雨同舟,榮辱與共。
聽他用低沉又深情的聲音說出這句話,秦莞的一顆心怦怦直跳。
看著他英挺的鼻樑,含笑的鳳眸,微勾的唇角,就覺得……真英武,真俊朗。就連那臉紮手的鬍子都變得可愛起來。
說到鬍子,秦莞不由想到了他的隱疾心頭冷不丁湧出一股衝動。
她想把自己的心意告訴他:她想和他共度餘生。
雖然這種心情不知道能維持多久,也不知道將來會不會後悔,但是秦莞不想等了。
她是活過兩次的人,沒人比她更清楚意外和死亡多麼猝不及防。
就拿梁大將軍來說,上一世他的死訊是今年春天傳進京城的,然而直到一年後他的遺體才被找到。
秦莞忍不住陰謀論,會不會這一年梁大將軍根本沒有死,是某些人為了打壓梁家而佈的局?
她不能確定直到哪年哪天梁大將軍才能真正安全,更不敢保證明天他們就一定能安安穩穩地度過,所以她決定現在就說出來,不想留下遺憾。
於是,秦莞給梁大將軍捏了捏肩膀,又剝了個圓溜溜的葡萄遞到他嘴邊,表現得前所未有的溫柔體貼。
梁楨不僅沒覺得感動,反而沉著聲音問道:老實交待,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
秦莞笑容一僵,氣哼哼地把葡萄塞進他嘴裡。
這才對嘛,我家大娘子合該是這種灑脫又跋扈的模樣。梁楨翹起腿,放鬆了警惕。
秦莞白了他一眼:你才跋扈。
嗯嗯,我跋扈。梁楨笑咪咪地嚼著葡萄。
秦莞氣得打了他一下,直截了當地說道:我想和妳過一輩子,成不成的,妳給句話吧!
咳、咳咳……梁楨差點被葡萄噎死。
秦莞重重地拍在他背上,胡亂揪著帕子抹了抹他的嘴,急道:行不行,妳快說!
若是平時,梁楨八成會插科打諢糊弄過去,然而此刻,眼睜睜看著秦莞明明緊張得手都在發顫,卻還是努力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模樣,他不可避免地心疼了。
又疼又酸。
他多希望這句話是秦莞對著他那張臉說的!
然而,這世間的事總是這麼不湊巧。
梁楨沉默了許久。
秦莞咬著嘴唇,沒再催他。
半晌,梁楨才艱難地開口:……不行。
秦莞怔怔地眨了眨眼,似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梁楨嘆了口氣,拿手輕輕捏住她的下巴。
那一刻,秦莞以為他要親她。她甚至想了一下,要是他真敢親下來,她必要搧他一個大嘴巴。不,一個不夠,要左右兩邊各一個,湊成一對。只是,梁楨沒有親她,而是把她因為緊張而咬得紅腫的唇瓣解救出來。
他垂著眼,動作十分輕柔,目光也很虔誠,就像對待極其珍貴的寶物。
秦莞卻莫名湧出濃濃的委屈,淚珠不受控制地湧出眼眶:梁晦,你還有沒有點良心?我一個正值妙齡的小娘子都沒嫌你、你……那個啥,願意和你過一輩子,你居然有臉說不行!
梁楨嘆了口氣,不顧她的掙扎,強勢卻又溫柔地捧著她的臉,將那道他看著極不順眼的淚痕重重抹去。
秦莞被他弄疼了,抓住他的手狠狠地咬下去。
梁楨眼睛都沒眨一下。他撫了撫秦莞的烏髮,溫聲說道:就是因為有良心,我才說不行。
不用多做解釋,秦莞就懂了。只是,懂了不代表不生氣。
她都要氣死了,當天晚上就把梁大將軍趕出了臥房。
梁楨大可以厚著臉皮或霸道或無賴地把她哄好,兩個人還像從前那樣相敬相惜,維持著彼此心知肚明卻又心照不宣的小曖昧。
可是,他沒那樣做。
秦莞和梁大將軍之間的界限對他,對他父親,對秦莞本人來說至關重要,他想讓秦莞自己想通。
於是,梁楨只是討了床被子,抱著去了書房。
秦莞更生氣了。
原本想著等他改變了主意就原諒他;這時候變成了即使他哭著喊著求我一起過日子我都不帶同意的。
丫鬟們圍在臥房門口,想勸勸秦莞,又怕惹得她更難過。
大海和黑子齊齊聚到書房,戰戰兢兢地對著梁楨的冷臉。
黑子清了清嗓子,不那麼確定地說道:不然少將軍就直說了吧,秦小娘子看著也是個可信的。
梁楨搖了搖頭。
不是他不信任秦莞,而是不想連累她。
如今他父親下落不明,他的身份隨時都有可能暴露,所有知情的人都面臨著未知的危險,他絕不會把秦莞牽扯進來。
大海大大咧咧地說道:既然人家對你也有心,少將軍就乾脆把生米煮成熟飯唄,等大將軍回來跟他說說,讓秦娘子改個嫁不就成了!
成個屁!
讓他怎麼頂著他爹的臉去和他的心上人生米煮成熟飯?單是想想就暴躁得想拿劍紮人血窟窿。
梁楨頭疼地擺了擺手,打斷這倆不斷出餿主意的下屬,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處理公事。
派出去找尋父親的人有進展了嗎?
黑子忙道:剛傳來的消息,咱們的人在夏州邊境發現了大將軍留下的記號。說著,便從袖中取出一個細小的竹筒,遞到梁楨跟前。
梁楨迅速拆開,反反復複看了好幾遍,老頭子呀,你可趕緊回來吧!
他長到二十多歲,從來沒這麼想念過親爹。
秦莞把梁楨趕去了書房,自己也沒睡好。
睡到半夜又做了噩夢,她習慣性地叫了聲將軍卻沒聽見那道低沉的聲音回應。
只有清風從屏風後走出來,輕聲問道:大娘子可是睡得不踏實?奴婢去請將軍回來。
秦莞搖搖頭,賭氣般說道:不許去。
這股氣一直憋到了第二天早上。
以往時候秦莞都會等梁楨下了朝一起用早飯,這次卻不然,不等梁楨回來她自己就吃上了。
梁楨一進屋,便瞧見秦莞拿著勺子在喝粥,他挑了挑眉,沒說什麼,只把油紙包放在桌子中間。裡面是秦莞最愛吃的馬蹄燒餅和護心肉,是他特意繞了兩條街買的。
若是以往,秦莞必會迫不及待地拆開紙包,再嘴甜地說上幾句討好的話,這次卻看都沒看一眼。
梁楨無奈地笑笑,伸手解開麻繩,挑了塊連著筋的瘦肉放到秦莞面前的碟子裡。
秦莞連個眼神都沒給他,還十分嫌棄地把肉撥到了一邊,就是不吃。
梁楨好脾氣地笑笑,又給她夾了一塊。
秦莞照樣撥開。
梁楨也不急,手下不停,挑著她愛吃的菜左夾右夾,直到把那個小小的瓷碟裝得冒了尖。
秦莞終於看了他一眼,故意裝作嫌棄的樣子,然而在旁人看來像是在撒嬌:我秦家的丫鬟都不得用嗎,何時用得著大將軍屈尊佈菜?
梁楨露出一個寵溺的笑:伺候大娘子,我樂意。
秦莞哼了聲,吩咐道:明月,這個碟子髒了,撤掉,換個新的。
梁楨道:不許換。語氣雖平淡,卻飽含威嚴。
明月縮了縮脖子,一臉為難:大娘子,將軍好心好意給您夾的,您就吃了吧!
梁楨勾了勾唇:好丫頭。
秦莞橫了她一眼:月錢減半!
明月苦著臉,簡直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