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楔子

作 者 作 品

相公請下堂 2
相公請下堂 3
相公請下堂 4 完結篇
請君擷金葉 1
請君擷金葉 2
請君擷金葉 3
請君擷金葉 4 完結篇

愛情文藝

【類別最新出版】
喜遇良辰 5
喜遇良辰 6
喜遇良辰 3
喜遇良辰 4
喜遇良辰 1


相公請下堂 1(WDB0867)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愛情文藝
叢書系列:信昌出版
作者:遠月
出版社:信昌文化
出版日期:2021年12月17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0頁
ISBN:978986075380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楔子



  第一章 楔子

晚霞如火,夕照如畫。夕照霞影下,大曆帝王楚君庭,牽著皇后白依雅的手,登上

風月亭,風起,滿樹花絮飄飛,花影下那相依相偎的身影成了一道絕美的風景。

雅兒,朕很快就能看到我們的孩兒出世了。楚君庭輕輕撫摸著白依雅那隆起的肚

子,輕語呢喃,溫柔而深情。淡淡的霞光照在他們相擁的身影上,兩人的臉上現出

幸福的光芒。但誰也不知道,這是他們相互依偎的最後一個晚上。

入夜,風雲突變,寒風驟起。城外馬蹄滾滾,踏碎所有深閨春夢,城內殺聲陣陣,

震破所有的繁華喧囂。

皇上不好了,亂軍攻入皇城。

皇上不好了,守軍叛變。

皇上不好了,宮門被撞開了。

皇宮內外,人影淩亂,破碎的瓷器,傾翻的桌椅,伴隨著淒厲的尖叫,聲聲嚇人,

巨木轟轟的撞擊聲,震斷了大曆皇宮屋簷上雕刻的那騰空的九天飛鷹。

邗啟,朕把皇后及皇家血脈託付給你了,無論如何一定護她們平安。楚君庭頭髮淩

亂,滔天的火光映紅了他那雙悲涼而不捨的眸子,但那一聲從肺腑喊出來的護她們平安,卻是那樣的沉重有力,這一句話似乎將他一身的力氣全部用盡。 皇上,跟臣等逃出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邗啟跪地請求,神色焦急。 不,朕是楚家罪人,是朕把大好河山葬送,這皇宮是朕的家,朕不走。你們再不護送皇后出宮,楚家就真的絕後了,快!快!怒吼如獅,眼眸滴血,火光中楚君庭俊顏慘澹。 火光滔天,屍橫遍地,廝殺聲震天,鮮血染紅了大曆皇宮內新鋪的青石磚,血水橫流,染紅那一池水浮蓮。 楚君庭頭髮淩亂,執筆狂書,似唱似歌,似泣似吼。 大曆帝國君王楚君庭四歲能詩,五歲譜曲,善繪畫,尤其在琴曲上的造詣曠古爍今,人稱千古琴帝。只是生性柔弱,任人唯親,醉心琴棋書畫,無心政事,寵信小人,依賴奸邪,導致宦官專權,外戚橫行,民不聊生。 國亡宮傾之時,楚君庭譜寫的曲子悼字跡蒼遒,悲憤蒼涼。叛軍闖進大殿時,墨蹟未乾,他坐在金鑾大殿,單手撫琴,琴音錚錚,天地荒涼。 第二天,大曆帝王楚君庭的頭顱被人擲於一角,臉上淚痕未乾,嘴角還帶著些許墨痕,他永遠無法闔上的雙眼,帶著悲憤,帶著愧疚,帶著遺憾,一直望著遠方。許是想親眼看著他的孩兒出世,許是不敢回眸看身後的狼藉淒涼。 大曆順景五年,大曆皇朝被秦霖、西楚漣、冷孤鴻三人聯手攻破,國亡。 同年西楚漣稱帝,改國號西淩,定都西京,史稱西元帝。 大曆王朝最美麗的女子,白依雅皇后逃脫。國亡宮傾之時身懷六甲,元帝多次派兵

搜查圍剿,未果。 ?DY??BT1?第一章仰望蒼穹 涼州,穀底。 大曆順景五年,國亡,大曆皇族輾轉逃難避禍至此,隱世百年,泱泱大曆,如今國土只剩一座深谷。 我,大曆亡國公主楚漫雲,自幼好動,惹得人神共憤,娘總是輕撫我的髮絲歎息,這孩子註定一生勞碌。爹捏著我粉嫩的臉頰歎息,這麼好動的女娃,日後哪家少年郎敢娶?只有楚寒劍仰天大笑,說此女甚好,甚好,天佑大曆,聲音豪邁,響徹山谷。 楚寒劍是昔日大曆大將軍邗啟的後人。大曆亡國帝王楚君庭臨危托孤,邗啟殿前對天許諾,生生世世,代代輩輩,誓死守護。 我們的族人曾是最尊貴的族群血族,是整個大陸的最強者,血族的人身上都會有帶紅色的印記,我的是腳底那一彎紅色彎月,而我的爹娘卻是紅眸。 那豔麗的眸子曾是血族最尊貴的標誌,但當我們的皇朝覆滅之後,紅眸成了妖魔的標誌,一經發現就會被人屠殺。直至今日,西淩、風國、古夏等國每年還大量活捉我們血族的人,架在高高的祭臺上,用熊熊烈火將他們活活燒死,祈求天上的神明,永保江山穩固。 楚寒劍那即將成親的妻子,就是這樣被燒死的。聽說她只是想偷偷出去買一身最漂亮的嫁衣,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嫁給最心愛的男人。她的死亡留給楚寒劍無法磨滅的傷痛,此後他再不曾笑過。

自小我喜歡抬頭看天,那裡偶爾有飛鳥掠過,娘與族人也喜歡仰望蒼穹,一看就是大半天,她們喃喃地說天的盡頭是故鄉。 白雲依舊,家國今何在?爹偶爾喝醉時,會仰天長嚎,那聲音有說不出的悲壯,如樊籠困獸,失群孤鳥。 這時,娘素手輕彈,一曲清心咒在山谷悠揚飄盪,宛若天籟,爹好看的唇角微微上揚。 我還光著屁股爬的時候,號稱西淩第一美男子的哥哥楚傲天,娶了西淩長公主為妻。但隔著國仇家恨的情緣,隔著屍山血海的相知,註定哀怨纏綿,坎坷悲壯。 哥哥說我野性難馴,必須自小陶冶性情。所以在我懵懂不知的時候,全族最好的樂師在我身旁彈琴吹簫,最好的畫師在我身側從容作畫,最美麗優雅的柳絲姑娘在我耳畔低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我身旁淺唱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我三歲那年,哥哥將我帶出穀,交到楚寒劍手中,讓我們假扮父女,其時楚寒劍已經是涼州城城主,楚寒劍在我面前大口吃肉,狂放喝酒,還天天叫武士在我面前耍劍,打鬥,試圖讓我耳濡目染,愛上練武。在這兩個人矛盾的影響下,我既有溫柔優雅的一面,也有強悍霸道的時候。 出谷後,楚寒劍將平生武藝傾心相授,我天賦之高,讓楚寒劍驚歎,所以我五歲的時候,楚寒劍帶我拜天下武功第一的天狂老人為師,不想吃了閉門羹。 江湖人封天狂老人武功天下第一,但他老人家卻自認棋藝天下無雙。那天他與我哥哥楚傲天對弈慘敗,願賭服輸,不得不勉為其難收我為徒。

同一天,師父又敗在冷淩風的手下,一天之內,他將原先自封的棋藝天下無雙,改為天下第三。我在想是哥哥他們棋藝太厲害,還是師父太差? 我和冷淩風拜師三個月之後,我哥哥將一個英俊的少年帶到師父跟前,他就是雲清,師父將他收為關門弟子。師父說我們三人,悟性之佳,百年難遇,他此生無憾。 為了保住我這個大師姐的頭銜,我憋足勁兒苦學三年。為了不叫一個小他五歲的女娃為大師姐,冷淩風也卯足勁兒去苦練了三載。 我以習武為趣,冷淩風也能苦中作樂,只有雲清怕苦,喜歡彈琴作畫,悲秋傷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