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情海翻波

作 者 作 品

相公請下堂 1
相公請下堂 2
相公請下堂 3
請君擷金葉 1
請君擷金葉 2
請君擷金葉 3
請君擷金葉 4 完結篇

愛情文藝

【類別最新出版】
喜遇良辰 5
喜遇良辰 6
喜遇良辰 3
喜遇良辰 4
喜遇良辰 1


相公請下堂 4 完結篇(WDB0870)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愛情文藝
叢書系列:信昌出版
作者:遠月
出版社:信昌文化
出版日期:2021年12月17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0頁
ISBN:9789860753837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情海翻波



  第一章 情海翻波

我們繼續在山底尋找出路,殊不知整座羅迦山都被人踏破了,各路人馬都在尋找著

我們,冷淩風帶著人來了,狼雲軍的人來了,龍七的人來了,但讓我想不到的是秦

厲也來了。

好久不見,想不到龍城主風采更勝以前。秦厲淡漠而冷靜地走近龍七的身邊,目光

落在我被咬破的唇,還有那身寬大的衣袍的瞬間,整個人怔了怔。

皇上,好久不見。龍七笑著說,兩人客套地聊著。

雲兒!秦厲突然轉過身子,深深看著我,手伸過來,似乎想摸一下我的臉龐,龍七

眉一皺,貼了過來,似乎想出手阻止,但秦厲的手突然改變了方向,出手如風,朝

龍七的胸膛狠狠就是一拳。

這一拳帶著雷霆萬鈞的氣勢,又狠又快,他們兩人距離很近,龍七根本無法阻擋,

一個踉蹌,整個人往後連退了幾步才勉強站穩。

醉翁之意不在酒,秦厲的手摸我是假,打龍七才是真。

這突然變故,幾撥人同時拔出了武器,氣氛一時劍拔弩張。

秦厲站在我身前不遠處,身姿挺拔如蒼松,一雙寒星般的雙目微微看向遠方,如天

神勾勒出的輪廓冷硬而分明,渾身上下散發著王者霸氣,只是雙眼中透出血絲,似

乎好些天沒睡過。 北天弘也還沒走,白衣飄飄華貴倜儻,看見我還好好活著,他朝我走過來,牧歌與冷淩風也站在不遠處,但秦厲那一拳,讓所有人暫時都停下了腳步,龍七的人先拔出了劍,秦厲的人緊隨著,牧歌與身後的狼雲軍也把劍對著秦厲的人,唯有冷淩風衣袂飄飄,一臉淡定。 很好,這一拳我不跟你計較。龍七一副胸襟廣闊的樣子,他站穩之後,用手輕輕拭了一下唇邊,秦厲這一拳打得他氣血翻湧。 因為雲兒已經是我的人了。龍七突然又補上這麼一句,笑得如夏花般絢爛,生生奪了所有人的目光,秦厲本來已經緩下來的臉,一下子變得陰沉,深邃的眸子如刀鋒般淩厲,渾身上下散發出陰寒的光芒。 我沉著臉走開,心裡沉沉的似乎有東西壓著,有點喘不過氣來。 漫雲……秦厲低低喊了我一聲,我的腳步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但沒有轉過身子,我把頭低了下去,只是依然能感受到那來自四面八方的目光。 人不是我派的。秦厲說。 我知道。我低頭說道,在他出現在我眼前的那一瞬間,我就知道殺手不是他派來的。 那就好。很久之後,他說了這麼一句話,這句話之後,又是長久的沉默,因為我們都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他的手上沾滿了涼州將士的鮮血,我的劍也飽飲了西淩將士的鮮血,那麼多的恩怨橫亙在我們中間,我們還能如何? 情愛不是他生命的全部,也不是我的全部,我還有需要守護的人、捍衛的城牆,我與他註定只能錯過,越行越遠,這道理他懂,我也明白。年少的輕狂,早被歲月漸

漸剝蝕脫落,只是偶爾想起相遇的那些年歲,想起那牽著我的手,輕喊我小鬼的俊朗少年,心裡還是微微扯著在痛。 整整七年的夢,日日夜夜,年年歲歲,只是這夢在他攻打涼州那會兒已經徹底破碎了。 人不是我派的,妳自己小心點,別以為自己很能打,還有,別死在我前頭。秦厲說完走了,我沒有回頭,卻清楚地聽到他離開的腳步聲,一步又一步,沉重而緩慢。 我秦厲的妻子只有一個,那就是妳楚漫雲,很多年前,我就將我的小鬼娶進門來了。秦厲的話遠遠傳來,聲音不大,但每一個字都異常沉重,壓得我的心呼吸困難,我微微揚起頭,不讓淚水落下。 別犯傻了,回去立後納妃,好好過日子。我低低說了一句,他沒有任何回應,不知道是沒有聽到,還是?歲月如水,舊夢終究了無痕。 要看就轉過身子看一眼,這眼之後,這男人就與妳楚漫雲沒有任何關係了,妳看的,妳想的,妳抱的,妳親的,妳床上躺的只能是一個叫龍七的男人。龍七走到我身邊,聲音不大,但卻帶著十二分的力度。 好!我輕輕應了一聲。 妳剛才說什麼?龍七問我,聲音微微顫抖。 我剛才什麼也沒說。說完我大步流星地走了,最後都沒有回眸再看秦厲的背影。 妳剛才明明說好的,妳一城之主,別說話不算話?兄弟們,你們剛才是不是聽到她說好的?龍七轉過身子問他的手下。 是,我們都聽到了。龍七的弟兄們齊聲答得氣勢如虹,讓整個山脈也微微震了震,

聽到這話,龍七的笑容絢爛得不行,藍色的眸子散發出璀璨的光芒。 狼雲軍的弟兄們,你們是不是也聽到你們城主說好的?龍七笑容可掬地轉身問牧歌身後的狼雲軍。 我們什麼都沒聽到。我的狼雲軍一點不買他的帳,不是給他甩白眼,就是直接扭頭,龍七的笑容一下子凝結在臉上,看得冷淩風朗聲大笑。 我懶得理會他們倆,快步離開,就在這時,身後有腳步聲響起,扭頭一看,是北天弘,幸好他沒事。 漫雲,看到妳沒事我就安心了,妳如果不是跟著我一起來這一趟羅伽山,也不至於差點喪命在此,今日我就將啟程回北國,不知道妳是否願意隨行?北天弘看著我,目光帶著期待,甚至有了一些平日沒有的灼熱。 北天弘這樣的目光,讓我隱隱有些不安,一直以來,他的目光都是溫暖而柔和,如春日的暖陽,讓我十分舒服,感覺彷彿哥哥就在我的身邊,他一直都這樣寵溺地看著我,第一次面對他這般滾燙如烈日般的目光,我有點不適應,哥哥從來不會這般看我。 北國嗎?聽說北國風景優美,美人如雲,雲兒妳想去嗎?如果想去,為夫陪妳去好不好?不知道什麼時候,龍七無聲無息地走了過來,那聲雲兒甜膩得讓人汗毛豎起。 反正為夫這段日子也不忙。很快他又補上了一句,我眉頭一皺,龍七怎麼臉皮這麼厚?居然就自稱為夫了? 龍七!我低低喝了他一聲,免得他繼續在這裡胡言亂語。 聽說北國美男眾多,尤其北國的皇上也是一等一的美男子,別的不說,就說三王爺

您,在涼州這麼一站,就不知道勾走了多少少女的芳心,不過聽說北國的皇室有一條俗例,皇上駕崩了,他的妃子要全部殉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聽著真讓人毛骨悚然,嫁過去的女人,您說是不是犯傻呢?龍七笑咪咪地說著,只要不是聾子,都知道他想說什麼。 龍丞相多慮了,皇上駕崩了,妃子是要殉葬,但王爺死了,他的妃子可以好好活著。我雖然不會武功,但身體尚好,估計不會短命,所以龍丞相無需為我日後的妻子擔憂。北天弘也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