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山洪暴發

作 者 作 品

農家世子妃 1
農家世子妃 2
農家世子妃 3
農家世子妃 5
農家世子妃 6 完結篇
相府貴女 2
相府貴女 1
相府貴女 3
相府貴女 4
相府貴女 5

愛情文藝

【類別最新出版】
齊歡 9
齊歡 10
齊歡 7
齊歡 8
齊歡 5


農家世子妃 4(WDC0345)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愛情文藝
叢書系列:錦聿豐文化
作者:迷花
出版社:錦聿豐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07月07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0頁
ISBN:4713025433239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山洪暴發



  第一章 山洪暴發

姜郭氏面色陰沉,拖著淩紫鳶的手,進了自己的房間,將門窗關好後,這才咬牙切齒地道:把賣身契拿出來,別說沒有,我知道是妳拿走的!
淩紫鳶聽她娘這麼說,也不遮著掩著,直接道:不可能,我還有用。這事娘妳不用管,妳若是怕事,我馬上讓人送妳到江南和爹他們一起。
姜郭氏氣得胸口疼痛,伸手指著淩紫鳶的腦門,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妳,妳好糊塗!那淩府是妳能夠對付的了的?還有那宸王府?這京城有幾個敢對他們出手,妳看看顧府。那是什麼樣的家族,妳再看看自己又是什麼。別以為妳來這裡,就是鳳凰了,妳不過是鄉下飛出來的一隻野雞罷了。
淩紫鳶聽到她娘這麼說,面色變得陰沉起來道:是,我是鄉下飛出來的野雞,可妳別忘了,妳現在過得好日子,好生活,可是我這只野雞帶給妳的。沒有我這只野雞,妳可是什麼都沒有。
姜郭氏氣得一個倒仰,手捂胸口深呼吸了幾次後,咬著牙,沉聲道:妳以為自己有幾斤幾兩重?妳別忘了,自己是個村姑,鄉下出來的村姑。妳以為妳有那樣的本事,在這京城裡能夠興風作浪?妳別指望那什麼五爺,他要真有那本事,還會一直在淩府裡什麼都不是?妳別忘了,他始終是個庶子。妳在這京城這麼久,難道不知道嫡庶有別?
淩紫鳶聞言,冷笑一聲道:那妳還讓我生孩子,我就算生下兒子又怎樣,還不是一個妳眼裡什麼都不是的庶子。妳別看不起我,不試試,又怎麼知道我沒本事在這京城裡興風作浪?妳要是怕了,我馬上讓人送妳走!
姜郭氏看她這樣,心急,但是沒用,最後索性眼睛一閉,彷彿下了很大的決心道:妳要送死,我該勸也勸了,妳要不聽我也沒辦法。既然這樣,明日我就走,妳翅膀硬了,愛怎樣就怎樣。
淩紫鳶深深地看了她娘一眼,覺得她娘瞧不起她,心下更加決定,一定要讓看不起她的人,都好好看看,她淩紫鳶,不,她薑紫鳶,即便是一個村姑,一個鄉下裡飛出的野雞,其實也能變成鳳凰的。
姜郭氏看她一言不發,轉身離去,眼裡閃過一抹傷痛,心想自己當初到底是不是錯了。當初是不是不該貪念富貴生活,帶她來京城?
如今姜郭氏已經迷了眼,到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地步。在京城的這幾年,她雖然在內宅,可關於京城裡的一些人事物,她還是瞭解的。
別說是紫鳶和淩天雲了,就算是京城四大家族加起來,都未必能鬥得過宸王府。要知道宸王是當今皇上的親弟弟,代表的是皇室宗族,代表這皇權,那些人與他們鬥,無疑是以卵擊石。
再說,四大家族裡,除了慕容府暫且不知道什麼態度外,聽聞淩萱與江府的關係好,淩府又是她娘家,光是憑著這兩點,淩萱就能夠一回到京城,就能馬上站穩。
至於顧府,現在不在考慮範圍內,他們自己都要自顧不暇了,哪裡有那麼多閒情逸致管那麼多事。
紫鳶那傻丫頭,不知道到底哪根筋不對,一心要和淩萱作對,難道是自己給她輸入的觀念?
姜郭氏心裡這麼想,但也沒停止手中收拾包袱的動作。她必須在事情發生之前,先遠離這京城的是非之地。至於紫鳶,但願淩萱看在婆婆的撫養過她一場的份上,饒了她一命。
青衣跟著淩紫鳶派出去的丫頭,一路到了淩府淩天雲的院落,找了個最佳的位置,俯首傾聽。
在聽到淩萱賣身契五個字後,便眯了眯眼,原來他們打的是這個算盤,難怪他覺得奇怪。
五爺,六姨娘的意思,咱們可以把這賣身契以高價的形式,賣給顧府。以宸王府和顧府的形式而言,想必顧府會很感興趣。六姨娘還說,只要淩萱成為顧府的婢子,想必老太君也不會再認下她。
青衣聽到這裡,輕哼一聲,眼裡閃過一抹危險的光芒,都不必告知首領,他就知道該怎麼做。敢動他們的世子妃,給他等著!
賣身契是嗎?很好,那母女倆還這樣算計他未來的女主人,他倒要看看,到底那狗膽到底有多大!
淩紫鳶在等到婢女回來後,得到確定的答覆後,心情很是雀躍。想到淩天雲,她便開始挑選衣服,明日她一定要以最好的姿態出現在他的面前。有幾日不見了,心裡還怪想的!
主院
夫人,六姨娘身邊的丫頭出去回了淩府一趟,不知是何事,不過看得出來,六姨娘的心情一直很好。還有六姨娘的那個養母,說明日要回江南,六姨娘那邊暫時沒表示。
京兆尹夫人秋思在聽到這些彙報後,眼眸一轉道:繼續盯著點,著重盯著六姨娘那邊,有一絲的風吹草動,都馬上給本夫人彙報!
是,夫人!
等到婢女退下後,秋思這才站起來,在屋內來回徘徊。她一直覺得那個六姨娘淩紫鳶很奇怪,說不上哪裡,但就是覺得有問題。
老爺說,這是淩府送過來的,她沒辦法,只好接受,隨即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好在那女人,也沒把心思放在老爺的身上。
只是那女人一看,就不是個安份的。秋思一直在等,等抓到那女人的把柄,就可以把人送出去了。
眼下她只求府上平平安安,不要出什麼大事。
姜郭氏的包袱已經收拾好了,看了看這幾年攢下為數不多的銀子,牙根一咬,心一狠便又來到淩紫鳶的院落。
當看到淩紫鳶看也不看自己一眼,正在換明日該穿什麼衣裳之時,那股恨鐵不成鋼的心思再次浮現。
以前在淩府,沒根基必須依靠男人也就罷了,現在既然已經嫁人,這生活也還不錯,為何還不能安份?瞧瞧淩府二老爺,他那下慘不就是最好的證明?
妳們都先出去!
姜郭氏看著正在幫淩紫鳶梳妝打扮的婢子們,心中的那股恐懼越來越甚。
原本還很高興的淩紫鳶,見狀臉立刻沉了下來道:娘,妳這是幹什麼?
姜郭氏轉身將門關好,仔細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生的女兒,眼裡閃過一抹痛惜。
紫鳶,咱們就不能好好過眼下的日子嗎?妳想想那個二爺,他如今生不如死的躺在鄉下別莊裡。他可還是淩府的庶長子,若是妳……
淩紫鳶所有的好心情,在聽到這話後,消失殆盡。她寧願她娘像以前一樣,為了富貴生活,什麼都做得出來,而不是像現在,膽小如鼠。
她已經決定的事情,誰都更改不了,即便那人是她娘,也不行!
娘,妳可別說這喪氣的話,事情我都安排好了,賣身契我肯定是不會還給妳的。妳要不放心,我明天出門之前,就讓人送妳走!
姜郭氏一聽她這話,就知道她明天還要出門,這出門做什麼事,不必想也知道。
妳如今都已經嫁人了,就好好過日子不成嗎?妳這樣要是被人發現,被亂棍打死也不為過。這可是偷人,即便女婿再是看在淩府的面上,也不會善罷甘休的。淩府不會為了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人,與女婿撕破臉。紫鳶,妳就聽娘的話,別再折騰了!姜郭氏的苦口婆心,顯然淩紫鳶是不接受的,只見她很是不耐煩道:娘,妳到底有什麼事?如果來這裡只是為了和我說這些,那就免了。
算了,既然妳一心求死,我也沒話說。包袱我已經收拾好了,明天我就走。妳隨便給我幾百兩銀子,以後我們的事情,就不用妳管了!
姜郭氏也惱了,好說歹說不領情,她也沒辦法。明日一別,她就當沒生過這個女兒。這幾年,富貴人家的生活,她也是體會了。等有了銀子,到哪裡不能好好過活?這個女兒這裡,趁早斷了關係,以後就算有什麼事情,也尋不到他們的頭上去。
淩紫鳶看著鏡中的自己,心下頗為滿意,只是在聽到幾百兩銀子後,手一頓,不可思議地轉過身看著姜郭氏。
幾百兩銀子?娘妳這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我的月銀,與夫人一樣,一個月也不過是八兩銀子。妳這一開口,就要幾百兩銀子,娘,妳怎麼不去搶呢?
淩紫鳶看她娘的目光,就像看怪物一樣。這幾年到現在,她攢下的銀子,一共都沒有一百兩。她娘倒好,一開口就要幾百兩,真是癡人說夢。
我知道妳有,妳給了這一次,以後我們再也不用妳管。
淩紫鳶惱了道:我有?我哪裡有?以前在淩府的時候,哪怕頂著表小姐的身份,一個月也不過是二兩銀子。可那時候,吃穿用,哪樣不需要花錢?是,現在是嫁人了,夫人也大方,可除了吃穿用都是有限制的,若是想要什麼,還得自己掏錢買。一個月八兩銀子,還不夠我買一根簪子。
姜郭氏懶得和她說這些,直言道:當初妳嫁過來的時候,淩府不是給了妳二百兩現銀和兩家鋪子做嫁妝嗎?妳現在給我一百兩就行!
說到這個,淩紫鳶更惱了道:娘妳當淩府人都是傻子不成?